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825章 :吓死你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我自幼生在战火中边境,虽然我是一个t国人,但从小便被好心的华夏养父母收养,所以,我感谢我的养父母,感谢这个国家……”这些短信应该是属于他的心语日记再加上情报之类的东西,或许,也是他在这个残酷的军营最好的一种情感渲泻方式了。

    梁辰一行行很耐心地看了下去,这是对一个真正的情报工作者应有的尊敬,况且,他确确实实是这样的一个英雄。

    虽然暂时没有找到最有用的情报,但通过他简短的叙述,对他的生平也有了一些了解,知道这个人从小被华夏人收养,并且还在华夏念的大学,虽然外貌上是一个t国人,但骨子里却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华夏人,对于华夏的爱,比起那些整天在嘴上标榜自己有多爱国其实背地里干着损国利己无良勾当的人要强上一百倍了。

    他内心底处,早已经把华夏当成了是生养自己的祖国,当然,对于t国,他也同样热爱,不过,对于巴库,他却是恨到了骨子里去,因为他憎恨毒品,也憎恨这个害了无数个国家无数个人的大毒枭,从骨子里说,他是一个极具正义感的人。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义无反顾地秘密加入了国安,通过严格的训练,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国安特工。并且借助自己外貌的优势,成功地打入到了库巴的内部,拿到了许多有价值的情报。不过,最后他还是被库巴发现了,并且活生生地打死在了梁辰的身畔。

    继续向下看去,当看到最后一段时,梁辰眼前一亮,因为他终于看到了最有用的信息,“陌生的兄弟,我很怀疑,库巴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毒枭军阀,毒品只不过是他生意的一部分罢了,他跟一个神秘的美国人有勾结,好像有更大的图谋。军营正北,一百五十公里处的一座秘密山沟处,好像就是那个美国人的一个秘密据点,不过没人知道那里隐藏着什么……”写到这里,他的笔迹已经极其潦草,戛然而止,好像是被人突然闯进来惊到了一样。

    这封信,也便到此为止了。

    梁辰将那封信紧紧地攥在手里,半晌,掏出火机点燃,任凭其化为风中的一团火焰。

    这一刻,他心情沉痛而复杂。这个到目前为止他甚至还不知道姓名的兄弟,用生命为代价在死亡前的最后一刻给他传递了这个有用的情报,他想说谢谢,却无法说得出口。因为,这些视荣誉为生命的真正硬汉面前,任何感谢都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尤其是,这样一个血统异藉的特情人员!这是一个真正为了正义而不惜以生命为代价打入敌人内部的英雄,他让任何人在他面前都会肃然起敬,一句谢谢恐怕只会将这尊敬的意义涮浅、涮轻。

    “好兄弟,谢谢你。”梁辰握住了他已经冰冷的手,半跪在那里,向他敬了一个庄重的军礼,而后伸出手去轻轻地抚上了他尚还微睁已经蒙上无数尘埃的眼睛。

    这一刻,突然间听到身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响起,梁辰猛然间回头,就发现身后有一个人正傻站在那里,张大了嘴巴,满目惊恐地望着他,甚至因为恐惧,全身上下已经不停地颤抖哆嗦起来,连手电掉在了地上都一无所知。看那身难看的土灰色军装,还有肩上扛着的那把铁锹,他应该是库巴派来埋尸体的人。好像是刚才有什么东西落在这里了,临时又返回来。

    现在,呈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副无以复加的恐怖场面——惨白的月光下,坟包已经被完全扒开,正有一个人,不,不,是一只人形的恶鬼正蹲在一具尸体旁边,满身是血和尘土,形状凄厉,正捧着那具尸体的胳膊正撕咬个不停……

    “该死!”梁辰心底下暗骂了一声,刚才情绪激荡间,心神有些失守,他居然都没有发现背后有人过来。心念电转间,他刚想出手杀了这个家伙,不过甫一站起,却看见对面的那个家伙身体摇了两摇,晃了两晃,随后便沿着嘴角淌着涎水,无声地栽倒在了那里。

    梁辰一皱眉,火速赶到了他的身旁一探脖颈的大动脉,心底又是吃惊又是好笑,这个家伙,居然死了?

    转念想了想,又看了看眼前的场景,梁辰有些无奈地吁口长气,也是的,别说是他,就算是搁在自己的身上,如果冷不防看到这种场面,恐怕也要无比震骇。毕竟,大半夜的来扒尸坑,捧着一具死尸的手臂看个没完,恐怕谁见了都要吓破胆子。

    不过,眼前这个人胆子好像也忒小了点儿,居然就这样直接被吓死了,不过这倒也省了梁辰不少事儿。

    其实亲手杀了他然后让他失踪倒也不费什么事,但这个人一死不打紧,库巴和那个奸似鬼的阿达通立即便会有察觉,如果这个人是死于外伤,并且还是死在这几个间谍坟前,就算掩饰得再好,以阿达通的心机也肯定能猜得出来这里面一定与梁辰有关系,否则的话,凭什么梁辰刚来到这里,这里就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不过,如果这个人是吓死的,并无外伤,并且要是梁辰把现场处理好的话,一切就会变得很简单起来,并且把一切巧妙地掩饰过去,谁也不知道是梁辰深夜刨坟吓死了这个胆小的家伙,只会以为那个家伙不小心落了东西在坟地自己跑回来拿,然后在坟地这边被吓死而已。

    梁辰心念电转,确认这小子确实是死掉了之后,索性也不再去理会他,而是拿过了他的锹,将坟地快速地按照原样儿快速地填埋起来,随后又将在坟地周围乱挖了一气,破坏了自己现场的脚印,却又显得并不是那样刻做作。

    处理好一切之后,他才将铁锹重新塞回到那个人的身畔,再次确认他的死亡后,顺着原路返回到了营房,一切做得悄无声息。

    当他翻窗而入的时候,所有人终于都松了一口气,“我走的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问题?”梁辰轻声问道。

    “没有。师傅,没事儿吧?”张达小声地问道。

    “没事儿,睡觉吧!”梁辰躲在床上,翻了个身,便睡去了。借着窗外的月光,张达看到了他微微上扬的唇角,还有唇畔那抹胸有成竹的微笑,他心底的一块大石落了地。

    虽然不知道师傅倒底去做什么了,但他很清楚,只要师傅露出这样的表情时,那多半事情就成了。

    第二天梁辰几个人起得很早,凌晨四点钟便起来了,按照昨天说的,梁辰今天就要带着货离开这里了。山路很远,要走很长时间,所以必须要早起才行,赶到天黑的时候才好越过边境在大山中“偷渡”回去。

    并且,梁辰也必须要表现出这种很急迫的样子,否则的话,借故在库巴这里磨磨蹭蹭不想走,无论找什么样的理由,都会引起库巴和阿达通的怀疑来,到时候就会有暴露的危险了。

    早晨的时候,库巴将军并没有露面,只有阿达通带着人将重达二百公斤的货运到了他们面前,一小袋一小袋的包装,好大的一堆。

    幸亏梁辰六个人都是身强力壮,否则带走这些货还真是个麻烦事儿。

    看着这些货,梁辰脸上露出了一个新晋毒枭满意的神色,这些货可是最高纯度的海洛因,市场上最少六百块钱一克,如果梁辰真是个毒枭,能够成功地运回去的话,这一趟下来,最少净赚几千万,确实是巨额利润。

    “辰哥,这么多的货,你带得走么?要知道,通过大山穿绕过边境线,最少还要走三天山路呢。”阿达通望着梁辰笑道,很是好心地提醒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