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765章 :卖饭神人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嗯?楚老板每一次都要亲自去拿货么?我也需要每一次都亲自去么?”梁辰目光一闪,沉吟了一下,徐徐问道。

    楚振东心底下一紧,暗骂这小崽子好生滑头,不过语气却半点不露,依旧极其放松地道,“当然不是这样了,只不过,根据我们的绝密消息,过些日子国家要和国际缉毒组织搞一次大型缉毒行动,据说这次行动要持续很长时间,所以,这一次我亲自去,就是要把货吃足,以便于今后一段时间避过这阵风头,吃进来的货量比较大,所以才要亲自去。而辰哥您是我在j省唯一的合伙人,最好也要一起去,毕竟,现在我们吃货都要现金交易的,而且全都是美元,不允许转帐,还要跟我们的卖家见一面的嘛,以方便日后的接洽,如果辰哥只派个代表过去,未免对那边的卖家有些怠慢了,恐怕以后人家不太愿意出货给我们。毕竟,大家都是出来混的,凡事都要讲面子嘛。况且,这一次交易,至少一千万美金的货,辰哥不会这么相信我,完全由我带过去吧?”楚振东哈哈一笑道,倒是把事情圆得滴水不漏。

    梁辰并没有说话,不过心底下却是惊喜交加,倒是没想到,这条傻鱼居然主动上钩了,他原以为还要花费好大的力气才能让这家伙相信自己让自己一起跟着去呢,可现在,他却主动提出这个要求来了。可是与此同时,心底下却有一丝疑惑涌了上来,感觉,这件事情好像来得太容易了,仿佛自己心想事成一样,多少透着一丝说不出的诡异。

    不过,至于哪里诡异,他却说不上来。心底哑然一笑,心道是不是自己太多疑了?其实换位思考一下,自己是迫切地想要一个身份通过这条渠道来接近泰国军方,而没等自己努力说服楚振东呢,结果他就自动来“帮”自己来了,这件事情看起来好像很是轻松,可是实际上如果不是自己别有用心的话,也不至于会这么想了,毕竟,要是换位思考一下,如果自己是楚振东,现在已经被逼得快要上吊了,自然也会这样做的。

    想到这里,心下倒也释然了,但还是有一丝说不出的怪怪的感觉始终萦绕在心头,让他感觉到有些诡异。

    深吸了口气,暂时不去想这些,只要能通过这条渠道快速地打入t国就好。

    想到这里,梁辰点了点头,不再犹豫,“好,既然楚老板这么诚意,如果我要是不拿出些诚意来,那也未免有些说不过去了。这样吧,我这边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另外,七百万美金,资金方面我还要抽调一下,也需要时间,六天后,我们就出发,怎么样?”

    “好,辰哥真是爽快,六天后我们见。”楚振东心下狂喜,没口子地应道。

    挂上了电话,梁辰站起身来负手在凉亭里踱了几步,还是觉得有些不安,思虑了片刻,却还是没有想清楚,摇了摇头,索性也不再去想,去洗漱室冲了个澡,吃过早饭,穿上了衣服,清清爽爽地去上学了。

    现在摊子越铺越大,手下的兄弟也是不断地成长,不需要他去太多的操心什么,他现在悠哉游哉,除了重大事情需要他决策处理外,基本上是很清闲的,可以静下心来去学学习、读读书了。

    虽然已经为几天后的t国之行请了假,但这几天梁辰还是坚持去上学。

    静静地课堂里听了一上午的课,他伸了个懒腰,去食堂吃饭。不过今天的十二号食堂因为昨天晚上着了一场不大不小的火,暂时关掉了,他之前倒是不知道,等到了门前才发现,无奈之下只能绕道走了好远,去了另外一家食堂。

    那家食堂就座落于政治学院旁边的外语学院,不多时已经来到了食堂,只不过,刚一走进食堂,便是一怔,只见一幕奇景出现在眼前——整个食堂一共有十二个打饭窗口,可偏偏就左侧最中间处的那个饭口挤了好多人,排了长龙也似的一个队伍,而其他的十一个饭口,可怜到门可罗雀,全加起来都不到十个人。

    与此同时,那个饭口前呜哩哇啦一阵阵外国话传了过来,不仅仅有英语,还有俄语、法语,多种语言交织混杂在一起,那场面,简直跟到了老外集散地似的,听得梁辰一阵阵头大,真不愧是外国语学院。

    不过令梁辰很好奇的是,为什么这些外语学院的学生都挤在这一个窗口呢?难道别的窗口打不了饭?

    走到附近一个窗口,梁辰掏出饭卡边打了一份饭菜,顺便问了那个服务员一嘴。

    “唉,人家那个饭口不知道这几个月从哪儿雇来一位超级神人,居然会说好几国的语言,连卖饭都用多国语言卖饭,而且每一国语言说得都特地道,这不,所有的学生都对他很好奇,都想来看看他。就纳了闷了,你说你一个会说多国语言的人你干什么不好啊?当翻译不成么?实在不成你上网翻译外片去也能赚钱啊,非得跑过来跟我们抢什么饭碗?如果他再这么卖上几天,我们饭口就要关门大吉,到时候我们也要卷铺盖走人了。”那个卖饭的大姐长吁短叹地叹,对那位会多国语言却居然跑来卖饭的家伙很是超级愤慨。

    “嗬,这倒真是位神人!”梁辰忍不住笑了,心下啧啧称奇的同时,倒是对这位卖饭的神人忍不住好奇起来,端着盘子往那边走了几步,想看看那位神人倒底什么模样。

    只不过,侧脸一看之下,梁辰登时大吃一惊,连手里的盘子都险些扔到地上去,那个家伙,居然,是他唯一的徒弟,张达。

    此刻,张达正扎着小围裙,双手如飞,熟练至极地操作着打卡机给人算帐打饭,同时嘴里不停地回应着对面饭口不断传来的各种外语问话,甚至包括聊家常,反正有问必答,而每一次回答,那标准至极的语音和语法运用,都引起了对面饭口的学生们一片啧啧的惊叹声。

    对此,张达却是早已经习惯得不能再习惯了,为了学习外语,他这几个月以来白天用梁辰给他办的旁听证不断地奔波于外语学院的任何一间教室,有课就上,赶上什么课上什么课,并且,他早已经不再满足于对英语的学习,大概是学习外语学上瘾了,他居然同时狂啃起各种外语来,并且为了不断地增强口语水平,还专门跑到外国语学院来当起了饭口服务员兼洗碗工,就是为了跟那些学生们对话,免费强化口语能力。说起来这家伙好像对外语极其有天赋,再加上这种全身心地投入的狂热状态,让他的外语水平成几何状直线飙升,不仅仅是英语,包括法语、俄语、德语,水平疯狂上涨,英语自不必说,考托福都已经是绰绰有余了,而其他几门语言,虽然不会写,但说与听的能力已经完全达到了日常对话的水平,说起来,这简直就是一个奇迹了。

    当然,每天都在这样超强度的学习与实际会话当中,这也是他语言能力飞速飙升的一个重要原因了。

    而张达始终坚信,只要自己努力到了,师傅就一定会帮自己进入北方师大的,而自己也一定不能让师傅丢脸,一定要风风光光地进师大,以真正的实力让所有人都折服,让他们相信自己并不仅仅是靠着师傅的能量才能进得了师大,他同样有着念大学的能力。当然,他更想要的是,能看到师傅那满意的目光,能博得师傅一句真心的赞美,一个让他无比开怀的欣慰微笑。

    “小兄弟,给我来一份柿子汤,还有六两米饭,一份红烧排骨。”对面传来了一个浑厚的声音,是用英文说的,很标准的牛津腔儿。

    “好咧!”张达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声,又用英语重复了一遍,就准备打卡,可是突然间摁在卡机上的动作就僵住了,一抬头,不禁惊喜交加地喊了一声,“师傅……”

    只见他对面,梁辰正微笑望着他,眼中满是欣慰和赞赏的神色,当看到梁辰脸上的微笑和眼中的欣慰神色时,张达突然间就心头一酸,眼圈儿登时就有些发红,他突然间,真的很想大哭一场,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大哭一场,就像是一个不成器的孩子终于通过了自己的努力有一天得到了大人的认可与表扬时的那种心情。

    “我在那边等你,忙完了来找我。”梁辰将手伸进了饭口,轻拍了下他的手,端着盘转身而去。

    张达隐蔽地抹了抹眼睛,继续打起了精神,给学生们打饭,他的回应更嘹亮了,用语也更准确了,远处,学生们的惊叹声还在继续,望着窗口里那个忙碌的身影,梁辰也欣慰地点了点头,这个徒弟,其实真的很争气,他能明白自己的用心,并且踏踏实实一心一意地去做,才有了今天的这种可以用辉煌来形容的成就,也不枉自己苦心熬鹰熬了他这么长时间了。

    当然,梁辰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徒弟居然自我加压跑到饭口卖饭来了,这倒是让他有些哭笑不得了。

    不过,就在他正望着张达有些发怔的时候,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个陌生的号码,皱了下眉头,接了起来,电话里传来了一个陌生却沉稳的声音,听了几声之后,点了点头,应了一声,“好!”便放下了电话。那是杨忠勇的人打来的电话,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告诉他应该知道的那些事情,方便之后的行动。

    挂上了电话,沉思了一下,回头望向远处的张达,突然间心神一动,他想到了一件事情。

    此时,张达已经向梁辰跑了过来。

    经过了将近一年的熬鹰,原来那个桀傲不逊并且极其无良的社会小痞子,现在已经变得极其深沉内敛,脸上始终着谦和的微笑,接人待事再不像以前那样飞扬跋扈,而是变得极有涵养和包容性了,对于他来说,这是一个无比巨大的转变,事实也证明了,梁辰的这种苛刻至极的熬鹰式教育还是收到了应有的效果。

    “师傅,对不起,我刚才没看到您来。”张达满头大汗地坐在梁辰的对面,此刻,还有不少学生往这边挤,想要跟张达说话,不过碰巧几个运动学院的棒小伙儿来到这家餐厅吃饭,一看到辰哥在这里坐着,那还了得?当场就把所有人都驱逐到了一边凉快去,颠儿颠儿地忙前忙后在梁辰身前身后伺候着,不敢有半点怠慢。

    要知道,梁辰跟师大运动学院的渊源实在是太深了,他当初一百单八将起家打下这个j省偌大的一片江山时,就是靠着运动学院的一帮老兄弟,那可是他起步的基础学院,整个运动学院的学生都以此为荣,又哪里有不认识辰哥的?

    “呵呵,你们吃饭去吧,有劳各位兄弟了。”梁辰笑笑,望着这一群无比恭敬激动的小兄弟说道。虽然梁辰现在已经有了偌大的名气,但在这里小兄弟们面前,从来没有过任何架子,这也是他在整个师大都深受学生们爱戴拥护的主要原因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