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744章 :自己说露了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杨忠勇怒吼的声音实在太大了,尽管梁辰已经有意落后了两步去接他的电话,可是他的怒吼声还是顺着电话听筒传了出去,虽然听不清楚,但前面高羽几个人还是能听得见那无比高昂的吼声。

    “这是谁啊?这么横?”马滔忿忿然地转过头来问来,敢在电话里跟辰哥这么吼的,他还是从来没见过呢,心底下当然不忿。

    “一个老朋友。”梁辰唇畔泛起了一丝苦笑来,叹了口气,“你们先走吧,一定要注意安全。我有些事情,要出去一趟。”梁辰揉了揉眉心,一想到杨忠勇,头皮就有些发麻。

    这老爷子可是生冷不忌的一位大煞神,好不容易离开了j省,怎么突然间又回来了?他是为什么而回来的?

    “难道是为了叶梓?”梁辰心底下突地一跳,头皮麻得更厉害了。

    叶梓跟他之间那些不清不楚的事情,也不知道杨忠勇是否知道。更何况,叶梓现在还怀了他的孩子,受到的伤害和所承受的痛苦更是无法想像,更何况他跟陈美琪之间,同样是缠夹不清,陈美琪也同样受伤离去,转学走人了。这两个女孩子,一个是杨忠勇的养女,一个是杨忠勇的亲外孙女,如果杨忠勇真是为了她们来找他算帐,那他今天可真是有麻烦了。

    不过,如果他不去,恐怕麻烦会更大。

    慢悠悠地开着车子,思来想去,梁辰叹了口气,还是决定去看看杨忠勇,至于结果如何,希望老天爷能开眼吧。但愿那位老煞星这一次回来别又把他把那大砍刀带回来。

    车子加速跑了起来,虽然杨忠勇并没有明说自己现在住在哪里,但梁辰哪里还不知道他肯定住在省老干部疗养院那片自留地?

    车子一路呼啸,终于来到了省老干部疗养院。

    院子门口,正有一辆吉普车在那里等着梁辰,苟栖和赵阳正在车子上抽烟聊天,见到梁辰来了,脸上都露出了亲切的笑容来,一同迎了出来。

    “两位大哥,近来可好?”梁辰微笑走了过去,看来杨忠勇老爷子虽然升官了,但警卫却依旧没换,还是以前的这两个人,很是念旧。

    “哈哈,好,好,梁辰老弟,你也挺好吧?”苟栖和赵阳一同走过来亲切地握住了他的手,打起了招呼。

    说起来,两个人对梁辰的佩服还得从那一次不打不相识开始,随着交往愈深,那种知己的感觉就更浓了,三个人骨子里都有一种相同的只属于军人的那种铁血的特质,所以,相处起来就更加简单融洽了。@&@!

    “不算太好,烂事缠身,想得一刻都不可能。”梁辰苦笑着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丝疲惫的神色来。今天下午这场与周宇扬的斗智斗勇,实在耗费了他大量的精力与体力,现在还有些累呢。跟这样的人斗法,确实是艰难的一件事情。

    “呵呵,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事情当然也就更多了。”苟栖呵呵一笑,饶有深意地说道。

    “老哥你可真是高抬我了。”梁辰摇头叹道。

    三个人又寒喧了几句,而后梁辰便将自己的车子停在了一旁,上了两个人的吉普车,一路呼啸而去了。

    省老干部疗养院倒是没什么变化,依旧是大树参天,环境优雅,不少在这里疗养的老干部在乘凉下棋,安享晚年。*&)

    “老爷子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梁辰靠在后座上,半眯着眼睛问道。他这也是在探探口风,问问清楚老爷子的来意。毕竟,像老爷子已经是总参的副参谋长了,职务级别在军中已经是相当高的位置了,除非有特殊的任务,否则,他这样的高级干部不可能轻易到地方上来,回老家的地方上更是很避诲的事情,因为这里面涉及到的事情太多太多了,搞不好就会给对手以攻讦的机会。

    “昨天刚回来的,轻车简行,秘密而回,并没有惊动任何人,只有极少的人知道而已。”苟栖倒是不避诲,直接回答道。梁辰的身份,他们大略也早已经知道了,同样是自己人,而且是更高级别的自己人,所以,对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哦?为什么回来,两位大哥知道吗?”梁辰挑了挑黑亮的眉毛,小声地问道。

    “这个倒不清楚,不过他回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你,兄弟,要说他老人家不是为了你回来的,我们都不信。哈哈……”直肠直肚的赵阳哈哈大笑道。

    梁辰没有说话,只是一颗心略略往下一沉,杨忠勇这样的高级大干部居然秘密回来,回来后第一个找的就是他,这让他开始有心理压力了。

    车子一路向前,转眼间已经来到了疗养院后面的那个警备区,停下了车来。

    依旧有哨兵把守,守卫也依旧很森严,甚至摆设都差不多少,一切仿佛跟以前都没什么两样,包括主人都没有变化,或许,变的只有人的心境而已。

    到了那个三层小别墅的门口,苟栖和赵阳都停了下来,示意自己不进去了,杨忠勇就在里面等着他。

    梁辰整理了一下衣服,深吸了口气,推门而入,不过开门的时候却是一怔,想像中的,杨忠勇正拿着一块磨刀石在磨着那把大砍刀、目光比刀光还寒冷的场景并没有出现,相反,现在杨忠勇却搓着脚丫子,正端着一个粗瓷大碗在喝酒,桌子上摆着酱牛肉、烧鸡、花生米还有一盘黄瓜大葱,以及一碟生酱,吃得津津有味儿的样子。

    抬头见到梁辰已经走进了屋子,哈哈一笑,向梁辰招手道,“来来来,小辰子,快过来,让我看看你这半年出息没有。不错,不错,更加成熟稳重了。嗯?傻愣在那里干什么?过来,陪老子喝酒。”

    梁辰只能小心翼翼走过去坐在了他的对面,尽管他平生天不怕地怕,但面对这个喜怒无常的老煞星,他必须要承认,自己还是有些心里打怵。

    “小辰子,你最近做得不错啊。”杨忠勇笑眯眯地望着他说道,边说边给他拿过了一只大碗,满满地给他倒了一碗酒,酒液甫一出坛,甘香四溢,清洌扑鼻,让梁辰这种其实对酒并没有什么瘾的人一闻到这酒香也忍不住有些食指大动起来。

    “承蒙您老人家和陈省长的照顾,还有上面的恩泽,一切不是小辰子之功。”梁辰很是谦虚地说道。他还以为杨忠勇说他最近一段时间对j省暗秩序的清除和掌控做得不错呢。心底下倒是松了口气,看来,这老煞星并不是来跟他算帐的。

    哪想到,刚松了口气,对面那个喜怒无常的老煞星就是“砰”的一拍桌子,站起来暴怒指着他道,“放屁,少他吗在那里跟老子装糊涂。老子说的不是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如果你梁辰连这点份内的小事儿都做不好,还有什么资格坐在老子面前跟老子喝酒?”杨忠勇眼睛里仿佛有火星儿要往外冒,死死地盯着梁辰,看那架势,如果可以,他真想把梁辰掐巴成一盘下酒菜就着酒直接生吞活咽下去。

    “杨司令,您这是什么意思?”梁辰有些艰难地咽了口唾沫,这哪里是什么老煞星?简直就是一头老妖精,说变脸就变脸啊。

    “什么意思?我身为总参副参谋长,专程秘密赶到j省找你来,你还问我什么意思?”杨忠勇冷笑着,眼里杀机迸现,笑容早就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狂暴的怒与恨,边冷笑地说道,边从桌子底下缓缓地抽出了一把黄铜把儿、一掌宽的雪亮三环大砍刀来。

    “晕,又来,他什么时候能不拿这把破刀出来砍人啊……”梁辰都无奈得有些崩溃了,赶紧摆手说道,“杨司令,您消消气,消消气,我真不知道您是为什么而来的……”

    “我让你不知道……”杨忠勇豁地就是一刀横着抹了过来,这一刀货真价实,绝对不搀任何水份,如果抹实了,梁辰的脖子就要开一个血瀑布了。

    梁辰向后便是一仰,一个铁板桥险险地避了开去,鼻子尖儿上都能感觉得到那刀锋掠过时的阵阵寒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