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86章 :巨滑头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他这句话一出口,旁边的刘宇和王见远登时就急了,拼命地向他使眼色。

    要知道,这是多么好的一个借势杀死梁辰的机会,怎么就能这样轻易放弃呢?这位老大是自负过头了,还是高傲大劲了啊?就想凭着自己的力量跟梁辰死嗑到底?可能吗?

    刘华强却是理也不理两个人的眼神,只是向着奏三韧微微一笑,“所以,实在对不起了,三韧兄弟,明少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我实在没有什么非要置梁辰于死地的理由。况且,我们江湖上暗秩序的规矩怕是明少并不是十分清楚,请三韧兄弟转告明少,无论何时何地,总盟会的暗秩序内部是严禁同门相残的,一经发现,便会毫不留情地处决始作俑者,所以,我就算有心也不敢,更何况,我与梁辰也并非有什么难解的死仇。”

    “哦?这就是刘先生给明少的回复?”秦三韧挑了挑眉毛,冷冷地说道,眼里有掩不住的怒意。

    大概,他是根本就没有将刘华强放在眼里,替明少来传话,是高抬他了,却没有想到,这个刘华强居然如此不识抬举,还敢拒绝明少的盛情相邀,简直有些给脸不要脸了。

    “就算是吧。”刘华强微微一笑,十分客气地道。

    “好,我会将刘先生的意思如实转达给明少。至于这个消息,目前来说,j省之中也只有我们四个知道而已……刘先生,还有这两位老大,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吧?”秦三韧说到这里,已经不再客气,眼神骤然间再度锋锐起来,死死地盯住几个人不放。

    “当然清楚,也请三韧兄弟还有明少放心,从我们这里,不会走露一星半点儿的。”刘华强信誓旦旦地道。

    “好。”秦三韧转身就走,再没有半句废话。

    刘华强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微微一笑,“兄弟好走,因为情况特殊,就不远送了。”

    “不劳您的大驾,我自己会走。”秦三韧冷笑着,已经走远了。

    那边秦三韧刚走,这边的王见远便已经急不可待地走了过来,“刘老大,为什么不邀请他坐下来好好谈谈?宋家的明少啊,这可是一方巨头级的人物,如果他要真是跟梁辰杠上了,就想置他于死地,那可是一个绝佳的契机啊,你怎么能轻易放过呢?”

    刘宇却不说话,只是盯着刘华强,眼神若有所思。

    刘华强并未答话,只是眼神阴冷地盯着已经渐行渐远的秦三韧,半晌,才冷冷一笑,“随便来一个人说是宋家的人,你怎么就知道这是真是假?就算他是真的,你怎么又知道这是宋明义明少的意思?主算是宋明义的意思,你怎么知道这是不是宋家的通盘考虑?”他连续三个问题,倒是把王见远问得瞠目结舌,有些答不上来了。

    这个时候,旁边的刘宇眼神闪烁了一下,大略有些明白刘华强的意思了。

    呵呵一笑,走了过来,“原来刘老大并不是不想借势,而是想探清楚虚实再说,是这个意思吧?”

    刘华强点了点头,抬头望了一眼天空,“如果能够探清楚,真是宋家想对付梁辰,那就更要慎重考虑了。帮了宋家,借他们的手除掉了梁辰,看似美妙合理的算盘,其实这同样是一把双刃剑。总盟汪会长是一直很讨厌那些家族把手伸到j省来的,就算我们和宋家联手干掉了梁辰,以后怎么办?宋家会不会反过来以此为把柄,要胁我们为他们做事?如果这样的话,那就等同于我们对总盟不忠,对汪会长不忠,一旦被汪会长发现,我们又该如何自处?结局会不会和梁辰压榨欺凌我们的结果是一样的?”

    说到这里,他抬起了头,望了刘宇和王见远一眼,眼里泛起了一丝冷意来,继续说道,“恕我直言,其实你们是无所谓的。因为即便是日后事情败露,上面有赵会长和李会长他们罩着你们,你们也不会有多大的闪失,顶多就是卷起铺盖走人,离开j省回到上京去。而我呢?我无根无脉,却依旧要在这个地方混下去,所以,仇恨归仇恨,但从长远考虑,我也必须要为自己做打算了。否则,就是对自己的不负责,对自己这些忠心的兄弟们的不负责。”

    他这番话的意思说得倒是明白无误了,你们两个现在联合我,其实就是拿我当枪使罢了,真要出了事,上面有人保你们,你们一走了之,到时候还把我供出来做挡箭牌,我刘华强可不是任你们摆布的傻子。

    刘宇和王见远听了这话,都有些尴尬,没想到今天刘华强借着这个机会说出了这番话来,毫不客气地戳破了他们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不觉都有些难堪。

    “呵呵,刘老大这是说哪里话?其实我们现在是同一战线上的人,赵会长不仅要保我们,更会保护你的周全的,否则的话,又哪里敢有人为他做事了?”刘宇讪笑了几声说道。

    “是么?”刘华强不置可否地反诘了一句道,两个人更加难堪起来。

    咬了咬牙,刘宇收起了笑容,郑重其事地说道,“这样吧,刘老大,我们也不为难你,反正这一次我们来的目的就是要搞垮梁辰,如果能直接弄死梁辰以解赵会长心头一口恶气更能狠狠地打击一下虞占元那个老匹夫嚣张的气焰,更是再好不过的事情。所以,冲锋陷阵的事情,就不需要刘老大你来做了,我们哥俩个去做。就算出了什么事情,也可以保证你万无一失,没有任何事情,这样总可以了吧?”刘宇望着刘华强脸色凝重地说道。

    他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了。

    没办法,刘华强这家伙喜怒不形于色,心机深沉得要死要活,这么多年来能在j省屹立不倒,就能看得出来他这个人的厉害之处——那可是最基层的小混混凭着勇武和智慧一刀一枪地杀上来才坐到今天这个位置上的老大,平生见惯了无数的风雨。

    自己两个虽然自命不凡,但跟这位没根没底从最基层摸爬滚打上来、斗争经验无比丰富的老江湖比起来,多少还是有些嫩,跟人家不在一个量级上,所以,想拿人家当枪使,也是力有不逮。

    可现在的事实上,如果宋家真要想对付梁辰的话,那可是一个绝好的契机,求之不得,说什么都得利用上,不能浪费掉。毕竟,自己两个人可是奉了会长的命令就是跟梁辰做对来的,能杀死梁辰的大好契机哪里能丢掉?可刘华强却是艾艾斯斯,怕担责任,不吐真话,摆明了就是想借着这个机会反将一军,让他们出头去做,自己乐得坐山观虎斗,说穿了,就是既想当婊.子又想立贞洁牌坊。但他还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下来,因为他现在想收拾掉梁辰的心思比刘华强要迫切得多。

    被逼到了南墙上,他倒也光棍起来,索性直接地就认了下来,光明正大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为的就是让刘华强安心。

    其实他现在很是憋屈愤怒,那个宋家来的人,找刘华强干什么?还不如就直接找他们两个了,岂不是更好,更加名正言顺?

    天不帮人,郁闷哪。

    果然,听了刘宇的这番话,刘华强面色缓和多了,微微一笑,“呵呵,兄弟这番话倒是说得见外了,其实我也不是想把自己撇清,主要就是,这里面关系纷杂,兼且后果难料,所以我有些担心而已。”

    “刘老大不用有任何担心,只要能确认那个秦三韧是宋家来人并且真的想置梁辰于死地,其他的事情,我们兄弟俩个去做,与刘老大半点关系都不会有。到时候,梁辰一死,我们哥俩儿的任务也算完成了,而你兄弟的血海深仇也能得报,所有人皆大欢喜,这样不是最好?”刘宇劝导着刘华强道。

    “唔,那好,我就让人去试探一下吧,真要是有什么结果,嗯,你们就可以直接去跟那个秦三韧谈。至于怎么谈,就是你们的事情了,跟我也没有太多的关系了。”刘华强笑笑说道。

    “这个老狐狸,真他吗的滑头。”王见远和刘宇在心底怒骂了一声,可是脸上却不好露出丝毫不敬来,毕竟,现在刘华强拿住了这个契机,也就拿住了他们的命脉,他们有求于刘华强,自然不敢多说什么。

    “好的,那就麻烦刘老大了。”刘宇抱了抱拳说道。

    “那好,你们就在这里等消息吧,我估计,有关秦三韧的消息马上就会传回来了。”刘华强微笑说道,其实就在秦三韧来的时候,他已经秘密派人过去查秦三韧的根底了,现在估计会有结果了。

    转眼间,一下午的时间就过去了,临近天黑,就在几个人收杆不打准备回会所里按摩放松一下的时候,消息终于传回来了。

    刘华强三个人坐在会所里一间装饰理美仑美奂的会议内,凝神听着关于秦三韧的窃听录音,刘华强脸上没什么变化,刘宇和王见远脸上却是无法掩饰的狂喜神色。

    因为,窃听录音中显示,那个秦三韧正在很愤怒地向宋明义明少进行汇报,大骂刘华强给脸不要脸,不识抬举云云之词。

    并且,根据消息情报显示,宋明义确实有一个下属叫做秦三韧。

    这一切,就足够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