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68章 :惊人相似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哦,她叫做什么名字?”梁辰略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随口问道。

    其实他并不想去关心古芸芸的妹妹是何许人也,只不过,这幅画引起了他的兴趣而已。

    “她叫冬冬。”古芸芸想起了自己的妹妹,微微一笑道。

    “古冬冬?咕咚咚……呵呵,这个名字和这个姓连起来,倒也蛮有意思的。”梁辰禁不住失笑道。在他想来,古芸芸的妹妹,应该也姓古才对了。不过和这个名字连起来一念,多少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不是的。她不姓古,就叫冬冬。”古芸芸摇了摇头道,眼里闪掠过了一丝说不出的心疼来。

    “嗯?什么意思?”梁辰皱起了眉头,心底下又燃起了一丝莫名的希望来。

    “她并不是我父母的孩子,而是小时候捡回来的。事实上,我也不是我父母的女儿,我们都是在年幼的时候被捡回来的。”古芸芸被勾起了伤心的往事来,轻轻地叹了口气,托着下巴,望着窗外的落日余晖,眼神有些迷离了起来。

    “这么说,你和冬冬都是被人收养的?那你知道你妹妹冬冬是在什么情况下被人收养的吗?”梁辰挑了挑眉毛,心底下突如其来的一丝悸动,好像有一个曾经已经定论却又依旧属于未知的秘密,就在现在,即将揭开谜底。虽然这个谜底与他并没有多大的关系,但对于某些人来说,却是他们生命中无法承受的重量,对他们的重要性勿庸置疑。

    他当时记得很清楚,曾经在牛玉才家中听玉才的父亲说起过他的女儿时,那种父亲的愧疚与浓浓的思念之情,曾经让他感动和心伤。不过,他记得更清楚,当初牛局可是说,他的女儿当初已经在脱轨的火车上被砸死了的,而且当时脑浆迸裂,凄惨无比,牛玉才的母亲亲眼看见的,当时肝肠欲断,痛不欲生。

    不过,这幅神似至极的破盆兰花图,还是让梁辰动了疑心。如果当初那个被砸死的小姑娘不是牛玉才的姐姐,而是赵盈香看错了,亦或是出现了其他的状况呢?那这个画画神似的女孩子,有没有可能就是赵盈香的女儿?

    当然,凭画定人,而且还是画意,这种东西未免有些太玄乎了,可梁辰就是无法遏制心底下的那种悸动,万一,万一真的是赵盈香的女儿呢?

    虽然这件事情说破大天去,跟他也没有多大的关系,但赵盈香现在已经是他的下属,并且开始死心塌地的为他卖命,而牛玉才更是他的好兄弟,如果真有可能,他是真的希望这一家人能够重新团聚。

    只不过,回想一下,连他自己都有些好笑,最近是不是受刺激过多,导致有些神经兮兮的了?怎么这种连赵盈香都已经确认并放弃了,并且还是十几年前的事情,现在自己却要往出翻?

    可他就是无法控制住这种探寻的欲望,好像冥冥中有什么指引着他,非要把这件事情弄清楚似的。

    至于把这件事情弄清楚倒底有多大的意义,这个,好像并不在他现在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嗯?看起来,你对我妹妹好像很感兴趣?啧啧,算你有眼光,我妹妹可是大美人一个,而且是国家美术学院的高才生,才华横溢,被喻为国家美术学院的人间四月天。怎么样?真有兴趣的话,我介绍她给你认识认识。别看你现在威风八面,跺一跺脚整个j省都要颤上三颤,可我妹妹心气儿更高,还不一定把你放在眼里呢。”古芸芸抬头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不过语气里却夹杂着一丝莫名的醋意,好像是在说,虽然我妹妹优秀,好像我也不差吧?怎么我这样一个大美女放在你眼前,你连看也不多看一眼,却偏偏追着我妹妹不放?这也太过份了吧?

    “呵呵,你误会了,只不过,你妹妹画的这幅画确实很有意境,如果可以的话,我倒真的希望能结识下你妹妹。”梁辰淡淡一笑道。

    “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真的像传说中因画识人,喜欢上我妹妹了呢。不过就算你喜欢也白搭,因为我妹妹现在已经有心上人了。她这丫头啊,特别死心眼儿,一旦喜欢上谁就不可能再有改变的道理,人家小两口现在蜜调油,好着呢。”古芸芸掠了掠几天没剪已经有些略长挡着眼睛的一丝发丝,嘻嘻一笑说道。

    没有外人在场的时候,她不再是那个精明干练能力超强的女保镖,相反,却是一个精明跳脱且女人味十足的小女子,别具一番另类的风情。

    “不要再胡扯这些没用的了。你妹妹倒底是什么时候被收养的?”梁辰摆了摆手,继续问道。

    “唔,那是十五年前的一个夏天。我养父母家就在一个小村子里,早晨的时候,我养父照例去河里起挂子捞鱼,然后就看到河面上漂过来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儿,穿着小花袄,满身是血。我养父就赶紧把她救起来,送到了当地的医院,经过两天的救治,冬冬才脱离危险,但因为头部受到剧烈撞击,造成了她的失忆,虽然智力等方面都没有受影响,但以前的事情,她什么都回忆不起来了。并且,刚被治好的那段时间,她一直很害怕,处于极度惊慌状态,尤其是一听到巨大的声响时,总会嘴里大喊着,‘咚咚’‘咚咚’,然后跑到屋子的隐蔽处躲起来。后来,大家就习惯地叫她做冬冬了,户口上也只写了这个名字。

    大家都在猜想,那个女孩子顺河飘流过来的时候,上游三百多里外的一座桥上,据说当时发生了火车相撞脱轨事件,而冬冬就是从当时上游的地方飘过来的,她会不会就是当时那两辆火车上谁家的孩子?只不过,我好心的养父母去当地的铁路部门包括民政部门很多次,希望能找到冬冬的亲生父母,但一直没有找到,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她也就一直住在我们家里,成为了我养父母的第二个孩子。”古芸芸说到这里,禁不住轻轻叹息了一声,凝视着那幅破盆兰花图,眼里有说不出的怜悯和同情。

    “原来如此。”梁辰的眉毛剧烈地跳动了几下,良久,才恢复过来,竭力压制着内心底处强烈涌动的情绪,望着古芸芸缓缓地道,“据说,你妹妹现在在上学?如果有机会,带我去见见她,怎么样?”

    他直截了当地说道。

    古芸芸惊诧地抬起了头,眼里闪掠过了一丝警惕,同时脸色转寒下来,眼神也阴冷了下来,“你想干什么?拿我的家人来威胁我?梁辰,我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你这样为难我一个小卒子,好像没有多大用处。事实上,我只不过是一个家族保镖而已,所知有限,你从我这里也得不到更多有用的信息。”古芸芸狠盯了梁辰一眼,警惕中半带着哀求道。

    “不,你误会了,其实我是想说,如果可以的话,我倒是可以帮帮你的妹妹,看能不能找得到她的亲生父母。”梁辰知道古芸芸多想了,摆了摆手,微笑说道。

    “什么?你,你真能做到?”古芸芸愣在了那里,随后一下跳了起来,惊喜交加地抓住了梁辰的手,不,应该是一下抱住了梁辰的胳膊,因为长时间的锻炼,胸前的两座高耸带着惊人的弹性紧紧地贴在梁辰的胳膊上,平素里穿着总是很随意,所以看似资本并不雄厚的古芸芸,没想到身姿却是如此的伟岸。

    “咳,我只是说,有这样的可能而已,事实上,我也不敢确定。”梁辰轻咳了一声,不动声色地轻轻从她怀里抽出了胳膊,笑笑说道。

    “可能也行啊,只要有可能,就有希望。天啊,如果真能帮这丫头找到她的亲生父母,这孩子,不知道会多高兴呢……”古芸芸倒是没在意梁辰的动作,或者说现在心情激荡之下,她根本就没理会到这里。

    说到这里时,她的眼圈儿已经红了,轻轻地抽了两下鼻子。

    不过随后又抬起头来,眼里闪过一丝困惑与不解,同时依旧有着说不出的警惕神色,“你为什么要帮我?”

    梁辰一阵头大。

    “古小姐,其实我这并不是在帮你,是在帮你妹妹。”他试图解释一下,不过最后还是徒劳地放弃了,现在这种情况,帮她妹妹跟帮她,并没有太大的本质区别。

    “都一样。如果你不认识我,又怎么谈得上帮我妹妹。”古芸芸一脸的不相信,实在让梁辰很无语。

    “好吧,那我可以告诉你,其实我的一个下属十五年前就丢了一个女儿,并且情况与你刚才所说的冬冬的情况非常相似,所以,我才想想试试看,如果真能帮到这对苦命的母女两个,这也算是积了点阴德了。”梁辰叹口气说道。

    正说到这里,口袋里的电话突然间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倒真是巧了,居然是赵盈香打来的电话。这可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