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66章 :前因后果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说吧,我在听。”梁辰走到了旁边的一块大石旁,坐下去,喷出了一口白色的烟雾,望着她淡淡地道。

    “我可以说,但问题是,你确定要听?并且,你肯相信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古芸芸抚着喉咙,心下带着一丝怨忧地狠盯了梁辰一眼道。

    这个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是温柔的铁石心肠男,那手可真有力量,刚才被他掐住的时候,古芸芸还以为自己马上就要被掐死了呢。

    “如何判断在我,如何去说在你。如果你想活着离开,就请你别说假话。”梁辰淡淡地道。

    “算你狠。”古芸芸深吸了口大气,灵慧的眼里闪过了一丝无比的愤怒。不过同时她也深刻地认识到,眼前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一个可以轻易被人动摇心神的男人,换句话说,他的一切只为目标服务,就比如眼前,就绝对不会因为自己是个女人而对自己有半点怜悯之心。这样的人,才是缺点最少的人,才是最可怕的人。

    深吸了口气,她走到了梁辰对面,定定地望着他,“刚才想必你也听到那个杀手在说什么了。”

    “听到过,汕海王家。”梁辰点了点头道。

    “那多余的我也不说了。王丽薇,就是汕海王家家主的妹妹。而我,则是王丽薇的保镖。十五年前,王丽薇不顾家族反对,为了爱情,毅然嫁给身无分文的穷小子李厚民。当然,时任家主的王丽薇的父亲王国正因为对其疼爱有加,所以并没有太过干涉。后来,王家通过观察,发现李厚民居然是个天生做生意的人才,对于市场的把握能力极强,所以,王家家主倒也动了惜才的心思,准备承认他,让他真正进入王家。不过,也就在那个时候,突然间李厚民的生意就失败了,随后又出现了刘文波的事情,让他们之间误会重重,最后不欢而散,王丽薇伤心远走,李厚民愤怒独居。

    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这不过就是一场人世间最普通的悲观离合而已,可后来通过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才发现,这居然是一场阴谋。而李厚民居然是周家的人。唔,也不能这么说,应该是,周家给了他一个起步的平台和发展的空间,他借助着周家成就了现在的事业。”古芸芸深吸口气道。

    “周家是干什么的?什么来历?”梁辰喷出口烟雾,缓缓问道。

    “你这么问,让我很难回答你。”古芸芸苦笑了一下,耸耸肩膀说道。

    “我不急,你有很多时间去想。只要能把问题回答清楚就可以了。”梁辰将烟头踩熄在地上,又点燃了一枝烟说道。

    “好吧,我只能这样说,我们王家在华夏其实就已经很低调,很神秘了,但这个周家,比我们更低调,更神秘,更莫测,诡异到,甚至到甚至我们都不知道这个周家倒底从什么地方来,主营的业务是什么。只知道,他们在全世界各地物色杰出的商业精英,然后在他们身上倾注大量心血,培养他们成为商界能人,通过他们的产业发展,每年抽取一定的佣金做为向他们的回馈,这就是他们一种圈养吸血式的生存方式,并且以此积聚了大量了人脉和惊人的财富。所涉及的产业也遍布全世界各地,各种产业,打造了一个隐蔽却又强大得可怕的地下商业帝国。

    而李厚民,就是他们曾经关注并培养的一个商业人才。要不然,你以为李厚民凭什么短短的十几年间,就可以把生意做得这样大,成为了j省首屈一指的大富豪?”古芸芸说道。

    “这么说,你们也不知道这个周家倒底是什么来历?”梁辰皱了皱眉头,事情好像越来越复杂了,超乎了他的想像。

    “确实不知道,我们也曾经查过这个周家,真的是查不到。当然,我并不是家族的核心,就算家族查到了有什么秘密,大概也不会跟我说的了。”古芸芸耸了耸肩膀说道。

    “嗯。”梁辰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随后抬头问道,“如你所说,李厚民和王丽薇当初的分开,是一场阴谋,这指的又是什么意思?”

    “这个很简单了,周家当初因为知道了王丽薇的身份,并且也知道李厚民就是我们王家的女婿,而当初周家的人已经开始决定培养李厚民,并且李厚民已经做出了很大的一番成绩来,最主要的是,王家当时已经有意想将李厚民招进家族核心去发展,一旦这样的话,周家在李厚民身上所花的心血将化为乌有,全都是为他人做嫁衣了。所以,他们必须要将李厚民和王丽薇分开,无论用何种方式,只有他们分开,李厚民才能更专注于周家给他提供的这个平台去发展他的事业,而周家才能从李厚民这里获得更大的利益。所以,十年前的刘文波事件,就绝对不是偶然的了,而是事先预设埋伏好的一个阴谋。只不过,处于被阴谋设计中的两个相爱的人,一直以来都不知情罢了。说到底,他们才是真正的可怜人。”古芸芸说到这里,叹息了一声道。

    “嗯?这是什么意思?他们不知情?”梁辰皱起了眉头,颇有些不解地望着古芸芸。

    “嗯,李厚民恐怕到死也不知道王丽薇背后是那样的一个大家族,更不知道当初自己与王丽薇的分开是因为阴谋的结果造成的。而天性善良的王丽薇也同样不知道李厚民背后有一个周家,更不知道回到李厚民身边会是如何的危险,这么多年,还对李厚民一直念念不忘,还想回到他的身边,共享天伦圆满之乐。陷入爱情之中的女人啊,是不是一个个的都这么傻呢?”古芸芸叹息了一声说道。

    梁辰自动过滤了她最后的一句话,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思索着,眉头深深皱起,像一把川形的锁。

    “既然如此,你们家族为什么不告诉王丽薇这件事情?”梁辰眯眼问道。

    “告诉她?呵呵,如果告诉她,你觉得无论是对王丽薇来讲,还是对李厚民来讲,都是一件好事吗?况且,家族根本就不想再让她跟李厚民重聚在一起,更对这个神秘莫测的周家有一种本能的提防,所以,更不可能让王丽薇知道这件事情,只能将错就错,这样下去吧。但没有想到,王丽薇依旧是这样执着,十年了,对李厚民还是念念不忘,甚至不惜以死相逼,再次回到江城,就为了李厚民,为了她的女儿。她身为家主的大哥也实在拗不过她,所以也只能同意她来江城了,但前题是,她不能再与李厚民在一起,我,也就算是王家派来的保镖兼监视人吧。可惜,最后阴错阳差,她与李厚民还是复合了,这一点,我也无能为力。”古芸芸深深地叹息了一声道。她感觉今天自己好像把一辈子的气全都叹完了似的。

    “嗯,看情形,李厚民好像也不知道周家和王家的存在,不过,我很疑惑的是,倒底是谁要杀他?又为什么要杀他?”梁辰终于问到了重点。

    “我不知道。但我可以对天发誓,杀他的人绝对不是王家的人,更不会是我,况且,王家就算想要杀他,又怎么可能连王丽薇也一起杀死?”古芸芸惨笑了一声道。虽然平时王丽薇因为她来监视自己的原因,并不怎么待见她,但说到底,她也是为王家效力的,王丽薇的死,对她来说也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那就是说,杀李厚民的人,是周家的人?可周家为什么要杀李厚民夫妻两个?”梁辰眯眼望着古芸芸,眼睛乍开乍合,里面精光四射,他在判断着古芸芸的话倒底是真还是假。

    “这个你就别问我了,我也不知道。我当时一直在楼下的客厅里看电视,然后便听到了楼上有异响,职业本能让我冲了过去。等到了李厚民他们夫妻两个的卧室里时,才骇然发现他们两个人居然都死了,而且都是被人一枪爆头。而这时,楼下有很多人往上涌,如果当时我不走的话,很有可能就会被人当成是杀人凶手,背上一口永远都拿不掉的黑锅,成为阴谋设计者的替罪羊。

    所以,我必须要走,就这样,从楼上跃下逃走。再往后的事情,想必你也清楚了,就不用我再来赘述了。”古芸芸苦笑了一声,回想起今天曾经经历的一切,简直就是一场无法说清楚的噩梦。

    现在,只希望梁辰别真的那么愚蠢,真的把自己当成杀人凶手来处理掉。那样的话,她可真是冤死了。

    “那几个人,为什么要来杀你?而你为什么就知道他们必定是周家的人?”梁辰思索了半晌,再度开口问道。

    “呵呵,梁辰,我倒觉得你这么问是在装糊涂了。他们这是摆明了想拿我当替罪羊,所以当然不能再给我说话辩驳的机会,并且,我有预感,这一切都是精心策好了的。当然,如果不是你的及时出现,或许,现在我已经在喝阎王爷喝茶了。”古芸芸哂然一笑道,笑容却颇有些沧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