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57章 :你不该卷进来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只可惜,她还没来得及去勾动手机的扳机,梁辰握着她脖子的大手早已经狠狠地一捏,正捏在脖颈处最重要的神经交汇处,她只觉得全身上下一阵酸软,手指上半点力量也使不出来,居然连枪都握不住了,这一次,整个人已经真正的晕迷了过去,除非是梁辰想要救醒她,否则短时间内是再也醒不过来了。

    梁辰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心地将她往地上一扔,就如同在扔一片破抹布似的,对于这个心狠手辣且功夫超群的女人,他除了愤怒与仇恨,再没有其他。

    低头看了一眼那个已经死掉的男子,梳理了一下思路,他还是没有搞清楚这个死人倒底是什么来路,跟古芸芸又有什么关系,为什么他会在古芸芸的家里,而古芸芸为什么又要干掉他。

    转过头去,眼神缓缓地在屋子里巡视了一圈儿,这间公寓并不算太大,顶多八十个平方,两室一厅,布局很合理,那个小客厅方方正正,正对面的墙上,还挂着一幅水墨画,好像是兰花图,笔工很精致。除此之外,屋子里的设置很简单,并没有多余的东西。

    不过屋子里现在已经被翻得稀烂,也不知道经过了刚才那个死去的男子和古芸芸还有自己跟她之间的一番打斗,还是因为古芸芸要仓惶逃走,才搞成了这副样子。

    看了一圈儿,屋子里并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梁辰正准备将古芸芸弄醒,细细地盘问她一下,可是眼神不知不觉中鬼神神差的,又转到了对面墙上的那幅兰花图上。

    细细望过去,居然是一幅模仿郑板桥的破盆兰花图,笔法很精湛,用笔风格也很有郑老大的风范,但梁辰关心的不是这些,隐隐约约,他总感觉到这幅副好像是在哪里见过,因为这幅画的神韵很特殊,透着一股子天然的灵气儿,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了。

    不过现在的重点不是关心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了。

    想了想,他走了过去,将古芸芸拎到了面前,也懒得去绑缚她了,二话不说,“喀喀”两声轻响,伸手间便已经将她的两臂关节卸了下来。

    虽然尚且处在晕迷之中,可古芸芸还是痛得浑身上下颤抖不停,显然承受着巨大的痛楚。

    随后,去洗手间打了盆水,“哗”地一下便粗暴地泼在了古芸芸的脸上,古芸芸一个激灵,登时便悠悠醒转了过来。

    “我做过七年佣兵,见过无数人间酷刑。告诉我这一切是为什么,否则你想死都不会那么容易。”梁辰用冷酷到令人发指的声音坐在古芸芸面前,眼神中闪动着极度愤怒甚至趋于残暴的光芒。

    他实在是怒极了。

    李厚民对他来说,是他来江城之后真心交往的第一个朋友,并且李想也是他的第一个学生,李厚民夫妻两个之所以能够破镜重圆,也是因为他在其中牵线搭桥。

    可以说,这一家与梁辰之间的感情深厚得无法形容,现在突遭大难,而且极有可能就是眼前这个女子所为,如果不是梁辰强自遏制着内心中的冲动,他现在已经暴起杀人了。

    快一年了,他还没有真正地主动出手想杀过谁,现在,古芸芸已经激起他曾经压抑在心中的那股曾经做佣兵时的噬血欲望。这种欲望也让他身上腾起了一股似若有形有质的残暴气息来。

    不过,出奇的,现在的古芸芸却出奇地镇定,只是用一双清澈无比的眼睛盯着梁辰,“我知道你会找到我。”她并没有回答梁辰的问题,反而淡淡地一笑道。

    “为什么?”梁辰挑了挑眉毛,冷冷地哼了一声道。

    “因为下面那家便利店,就是你的人开的。从见面的那天起,你一直就不相信我,对我有一种莫名的敌意,我能感觉得出来。所以,这一次你找到我,我并不感觉到惊讶。”古芸芸软软地垂着手臂,脸上现出了一丝痛楚道。关节被卸,那种痛苦的滋味恐怕搁谁身上都不好受。

    “啪”一个大耳光落在了古芸芸的脸上,梁辰收回了手,面无表情地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再重复问一遍,这一切是为什么?”他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耐性再跟古芸芸这样磨下去了。

    这记耳光十分沉重,打得古芸芸一个剧烈地后仰,靠在了身后的沙发上,再抬头时,白晰美丽的脸蛋儿上已经出现了四道指痕,高高肿起,嘴角也渗出了血迹来。

    可她依旧那样盯着梁辰,非但没有恐惧、没有愤怒,相反,唇畔却现出了一丝讥讽的意味来,居然摇了摇头。

    “梁辰,你知道吗?其实,你不该来,更不应该卷入这件事情之中。”此刻,她说话的态度很诡异,好像是讥讽,又好像是深深的怜悯与叹息。

    总之,给人一种很古怪的感觉。

    “不必故弄玄虚,既然我来找你了,这件事情我就管到底了。我不管你是什么背景,什么身份,总之,告诉我你杀人的目的,告诉我这背后的事情,全部。”梁辰冷冷一笑,眼神如钢针,仿佛能穿透古芸芸的心,让她的眼睛有一种奇异的刺痛感。

    不过,听了梁辰的话,古芸芸唇畔的笑容却愈发浓厚了,并且变得意味深长。“管到底?恐怕你还真没有这个资格去管这件事情。想必你现在也应该清楚了,这绝对不是一桩简单的谋杀案,那只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背后牵涉到的事情惊天庞大,而你如果继续往里面淌的话,恐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对面的一个大浪打过来,而后,消失得无影无踪,连半点痕迹都不会在这个世界上留下。”

    “那是我的事情。现在,我问你答。第一个问题,李厚民夫妻两个,是不是你杀的?”梁辰心中一动,隐隐间,后背上突然升腾起了一阵莫名的寒意,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我说不是,你会相信吗?”古芸芸再次笑了,这一次却是苦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