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55章 :难道是她?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等等,你是说,那个有可能是女人的窃贼,是短发?”梁辰紧盯着郑管家问道。

    “我,我也看不太清楚,当时她的速度太快了……”郑管家擦着眼泪说道,眼神里有些说不出的茫然。

    他已经在李家当管家当了十年了,如果李先生这一走,现在他又将何去何从?况且,先生对他又是如此之好,简直把他当成了家里的亲人一般,骤然间失去了这个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先生,他心中也是无限悲痛,连带地,他甚至不愿意回忆当时那些令他无比痛苦的事情了。

    “嗯,我知道了,你能否再回忆一下,还有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梁辰点了点头问道。

    “梁先生,请您别问我了,我,我现在脑子里很乱,实在有些想不起来了……”郑管家痛苦地捂着头,脚步虚浮,如果不是扶着李想,他现在恐怕已经站不住了。

    “好了,你也先扶着小姐找个地方休息一下吧。”梁辰叹了口气,轻拍拍他的肩膀说道,刚要举步往外走,油然间,眼神便落在了身旁的一丝血迹上,尽管只有几滴,并且混合在灰褐色的土壤中,看上去并不明显,但依旧被梁辰敏锐的眼神捕捉到了。

    皱着眉头,他抬头向远处看了看,蹲在地上又琢磨了一下,随后站了起来,沿着那几滴血迹往前走,又走了几步,当他来到楼下的时候,再次发现了一滴血迹。

    梁辰抬头向上看了看,便看到了楼上的窗子正开着,依稀能够看见办案的刑侦人员在里面出出进进,那正好是李厚民夫妻两个遇害时的那间卧室。

    梁辰的眉头皱了起来。

    按照道理,这几滴血迹绝对不是李厚民两口子的,因为按照郑管家当时的描述,那个女窃贼在屋子里行凶的时候,已经杀掉了李厚民两口子,跳窗逃跑。

    当然,也不排除是她身上沾上了李厚民或是王丽薇的血迹后逃生,可要是她满身是血地跑出去,就算监设备已经被破坏,根本无法查到她,但从山上到山下这么长的路,她绝对不可能不被人发现,并且当时警察来得很快,已经在来之前就将周边的区域封锁了,她想跑出去恐怕是千难万难。

    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当时她应该是受了伤。至于伤到了哪里,恐怕只有天知道了。

    想到这里,梁辰的眼神森寒起来,豁地站起身来便向着院外走去。

    “梁先生,梁先生,您去哪里?”郑管家慌忙叫道。@&@!

    “你先照顾好小姐,稍后我会派人来接你们,今天晚上暂时就安顿在我那里住吧。”梁辰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下了山,上了自己的车子,他一路上狂加油门,奔驰而去,路上,拨通了六子的电话。

    “六子,我曾经让你监视的那个与李厚民家有着密切关系的人,你是否一直在派人监视?”梁辰低声问道。

    “是的,辰哥,我们一直没有放松。始终都有人在她家附近监视。”六子在电话里回答道。

    “今天她出去了没有?如果出去了,又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有没有什么异样?”梁辰咬了咬牙,继续问道。*&)

    “好的,我问一下……”随后,六子那边响起了电脑噼哩啪啦的声音,随后有些兴奋地道,“辰哥,她是今天早晨出去的,一身运动装打扮,一直没有回来。不过十分钟前她回来了,看样子好像很疲惫,连她平时最喜欢吃的果汁软糖都没有买。”

    “好,给我继续盯死她,有什么消息,马上通知我。”梁辰急急地道。

    “好,没问题,辰哥。”六子连问一个为什么都没有问,辰哥的话就是比天还大的命令。至于天命……还用问么?执行就是了。

    将电话一扔,风驰电掣地向着江城市文园区驶了过去。

    因为,古芸芸的住处就在那里。

    或许是一种在战场上养成的直觉,或许是天性里对危险的极度敏感,自从梁辰见到古芸芸的第一天开始,便总觉得这个酷似华夏版黛咪摩尔的女孩子有些古怪,至于古怪在哪里,他也说不清楚。

    所以,从六子和百事通的情报系统组建后的第一天开始,盯住古芸芸,也便成了他给六子和百事能的第一个江城本市的秘密任务。

    六子和百事通对梁辰一向是敬若神明的,辰哥的话对他来说就是圣旨,更何况是还是梁辰亲口向他交待的?

    于是,百事通的人便干脆在古芸芸的楼下买下了一间巷道门市,开起了一个小小的便利店,主要目的就是为了盯死古芸芸,现在,这一招事先埋下的伏兵,终于奏效了。

    根据种种判断,他现在严重怀疑古芸芸有可能与李厚民夫妻两个的死有关,甚至,不排除古芸芸就是直接杀害他们夫妻两个的凶手。

    只不过,他需要进一步证实。

    梁辰心急如焚,车子开得无比之快,市区内都快达到每小时百公里了,一路上,也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逆行、强行转弯等等,估计这一趟下来,够他吊销几十个驾照的。

    车子一路呼啸而去,十五分钟后,便已经赶到了古芸芸的住处,那个叫做青年公寓的地方。

    在楼区里拐了几个弯儿,梁辰在一栋六层灰楼前停了下来,火速下了车子,便往楼上赶了过去。

    一路上,他脑子里在不停地思考着,“如果凶手是古芸芸,那她明明是以保护王丽薇的身份护佑在她身旁的,为什么要杀她?而古芸芸倒底又是什么身份?她以前有的是机会杀了她们夫妻两个,可为什么早不动手,偏偏选择了这个时间动手?”

    转眼间,便已经来到了楼上。

    古芸芸家住在四楼,她住在西侧,对面还有一户人家,梁辰知道,对面那户一直没有租出去,所以,这个楼层只有她一个住户。

    将至四楼时,梁辰将脚步放轻下来,竭力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力争让自己进入到最佳状态,而后,来到了门前。左右看了看,他从怀里摸出了一把钥匙,无声地捅进了锁眼儿里,以缓慢无比的动作旋转着,将要打开那扇未知的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