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53章 :双双遇难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梁辰狂吃了一惊,“李想,你不要慌,不要害怕,现在是什么情况?还有谁在家?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这个情况的?”饶是以他的镇静,可是陡然间听到这个惊天噩耗,也忍不住心底下大乱起来。

    毕竟,李厚民跟他的关系实在不一般。

    “我,我是放学回来之后,车子到了山下就进不去了,来了好多警察,好多人,还有救护车,后来我挤进去看的时候,郑管家把我硬拉了出来,说我父母在家里遇到了意外,有生命危险,叫我不要进去,然后,然后我就给你打电话了……”李想边哭边道。

    梁辰听到这里的时候,一颗心陡然间便凉了下来。

    原本,他还以为李想见到了现场的情况,说李厚民两口子有生命危险,那应该就是还有救。但如果按照她这么一说,那就彻底完了,如果不出意外,李厚民夫妻两个肯定已经死了,只不过郑管家出于好心,不想用这样的消息吓到李想,怕她一下经受不起这个打击,所以才骗她的。

    “李想,你不要急,千万不要急,你爸爸妈妈一定会没事的,相信我。我现在就赶过去。”梁辰边讲着电话,边抓起了衣服便向外面跑了出去。

    “你,你快来吧,我现在唯一依靠的人就是你了……”李想已经哭得意识有些模糊了,迷迷糊糊地说道,现在在她的潜意识时,或许除了她父亲之外,能撑起她生命之梁的,也只有梁辰了,所以,家里出了事情,她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梁辰了。

    当梁辰风驰电掣地赶到李厚民家中的时候,现场的场面着实骇了他一大跳。

    只见从那个小区山脚下开始,就已经拉起了黄.色的警戒带,无数持枪荷弹的武警站在那里,还有无数防暴警察,一层又一层地护卫着这个整个江城最高档的小区,从山脚下一直到山上的别墅区里,满是忙碌着的警察的身影。

    梁辰到了山脚下就已经被拦住了,根本过不去。

    毕竟,这里是整个江城最豪华的富人居住区,可以说在这里居住的人最少集聚了整个江城至少百分之十的产业,这绝对是一个很恐怖的数字了。

    也正是这些实业家们、纳税大户们撑起了整个江城财政税收的半壁江山,尤其是李厚民,他可是整个江城的超级富豪,是最大的实业家,现在他出了事情,恐怕要引起整个江城商界的一场大地震了,涉及的事情太多太多了,就连省委省政府也不敢怠慢,发动了无数警力,发誓要将这件事情彻查清楚。

    梁辰在山下心急如焚地转了半天,却依旧没有上得山去,那些小武警们板着脸,持着枪,拦住了他,根本就不给他任何机会,他也无可奈何。

    好在这个时候白先明正从山上走下来,他现在已经是江城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了,正好管这件案子,所以今天亲自带队来查案。

    他一边走一边神色威严地跟身旁的人说着些什么,偶然间一抬头,便看到了山下的梁辰,紧皱的眉头松了开来,脸上露出了一抹由衷的喜悦神色,赶紧让人拉开了警戒线,放梁辰进来。

    “现在什么情况?”梁辰一走进来,也不再寒喧那些废话,直截了当地便问道。现在情况紧迫,他也顾不得那许多了。

    “据郑管家说,好像是家里进了窃贼,行窃不成,便杀了李厚民两口子。但经过警方初步勘查,好像情况并不是这么简单,据案发现场来看,极为可能是一场蓄意谋杀案。”白先明赶紧说道,像是一个下属在向上级汇报工作似的,与梁辰这样说话,他已经形成了一种直觉似的习惯了。他很清楚梁辰与李厚民之间的关系,绝非简单,所以,便直接将案情向梁辰清清楚楚地说了一遍。

    不过,他这么说就有些违反原则了,毕竟,梁辰可不是警局的人。

    “好,白局,那你们先继续吧,我去看看情况。”梁辰点了点头,抬腿便往里走,似乎只是把白先明当成了一个问话的工具而已。事急从权,他也顾不得那么多俗礼了。

    “靠,他是什么人啊?怎么跟白局这么牛?”旁边的一个刚参加工作不久的小民警很有些气愤地盯着梁辰的背影,忿忿地说道。

    旁边的一个刑侦副支队长“啪”地照着他的脖子就来了一下,笑骂了一句,“小兔崽子,你个嘴上没把门儿的,说话当心点儿,这个人就是你的偶像,师大一条龙,梁辰。”

    “我靠,原来他就是辰哥啊?这,这也太年轻了,好像比我还小几岁呢……”那个小刑警目瞪口呆地望着梁辰的背影,眼睛瞪得比牛还大。

    身后的人议论什么,梁辰一概没听见,从山下到山上,就算开车都需要三分钟的路,他硬生生不到两分钟便跑上来了。

    刚跑到大门外,便看见了更加森严的民警守卫,不时还有穿着白大卦的法警一个个地出来进去,紧张地忙碌着,屋子里还有闪光灯的灯光不停地亮起,那是刑警们在取证。

    大门外闲杂人等都被驱散得远远的,离得老远,梁辰便已经看见了郑管家正牵着李想的手,满脸悲痛,而李想则挂着满脸的泪水,跷着脚不停地往里看着,偶然间一回头,她便看到了梁辰,登时“哇”的一声再次大哭起来,向着梁辰这跑了过来,一头扎进了梁辰的怀里,“梁辰,梁辰,我爸爸妈妈倒底怎么样了?他们是不是还活着?你告诉我,你告诉我呀……”李想已经哭昏了头,把梁辰当成了万事通了,梁辰也仅仅只是刚到而已,又哪里知道什么情况?

    郑管家也两眼含泪地走了过来,这位在李家工作了近十年的老管家满脸悲痛,刚要张嘴说些什么,几个人便看见屋子里面已经有抬着两具担架出来了,担架上蒙着白布,还有漓漓啦啦的血不停地从担架上渗了出来,在地面上淌成了一道腥红的血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