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44章 :传话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梁辰看了何玉文一眼,何玉文倒是头脑转得快,“你接电话,正好我出去抽根烟。”他转身就走了出去,不过这倒让外人有些看不明白了,倒底梁辰是系主任还是他是系主任啊?!

    “辰哥,查清楚了,张明达居然是那个死鬼法院院长张克礼的堂兄。只不过张明达年幼时父母遭遇车祸,从小被送人了,知道这一层关系的人并不多。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张明达因堂兄之死而迁怒于你,想借机会小小地报复一下你。”六子低声在电话里说道。

    “原来是这样。不过他的报复目标好像错了,张克礼并不是我们杀的,他要恨也恨不到我的头上。”梁辰点了点头道。

    “呵呵,辰哥,您这可就有点灯下黑了。我们知道这个情况,可张明达知道吗?搞不好,甚至被别有用心的人借机会搅风搅雨,摆您一道也说不定。”六子呵呵一笑道。

    “倒也好。”梁辰怔了一下,失笑道。正如六子所言,张明达是不知道具体情况的,因为张克礼的死,对自己进行蓄意报复,倒也说得过去。

    只不过,这种不咬人恶心人的手段实在有些太过迂腐了,又不能对自己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打击,这还真是只有文化人才能干得出来的蠢事。

    想到这里,他不禁摇头笑了笑,眼神油然掠过楼下的操场时,他不禁再次怔住了,因为这一次,他看到了一个年轻的男子正站在树林中,仰头望向这边的教学楼,咬牙切齿,满脸怨毒。

    他与教学楼的直线距离并不算远,以梁辰的视力自然能看得清清楚楚,这个人,居然就是房书君。

    缓步走到了窗子前,他打开了窗子,居高临下地向下望过去,房书君正好眼神也转到此处,与他一碰,怔了一下,随后眼睛里有着躲闪的畏惧,更有着无比的怨毒,死死地盯了梁辰一眼,他转身就走,转眼间便已经消失在学校的建筑群,看不到了。

    “难道,是你唆使张明达捣的鬼吗?”梁辰挑了挑浓黑的眉毛,靠在窗边,点燃了一枝烟,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道。

    不过,这个问题现在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以后还要小心再小心,要不然,被这种时刻躲在阴沟里随时准备抽冷子给他来一口的小人咬一下,也是犯不上的事情了。

    过了一会儿,何玉文走进了屋子里来,梁辰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向他出声问道,“何主任,我想知道,咱们系里有一个海外留学回来的研究生叫房书君的,他是否参与了这一次期末考试的批卷呢?”

    “参加了。不过你现在问这个问题也没什么必要了,因为他已经出于种种原因退学不念了。”何玉文看了梁辰一眼,有些尴尬地说道。

    毕竟,他还是了解一些房书君的底细的,知道房书君是房德坤的儿子,而房德坤就是梁辰整倒的,搞不好,这件事情就有房书君在背后捣鬼的影子。如果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的发生,那他当初根本不会同意房书君参与批卷了。

    “呵呵,原来如此。”梁辰点点头站了起来,也不再多留,看到外面的学生全都散去了,他也往主任办公室外走,准备回去上最后一节课了。无论如何,他都不是一个喜欢破坏规矩的人,包括校园规矩。

    “梁辰,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直接来找我就可以了,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帮忙。”何玉文赶紧追在后面道。

    “好的,那先谢过何主任了。”梁辰回头一笑,替他关上了办公室的门。

    回到教室的时候,正值那个教授文化社会学的短头发的女老师在上课,梁辰刚走到教室门口,还没等敲门呢,教室里陡然间便爆发出一阵热烈的欢呼声,像是学生们在迎接他们载誉归来的英雄似的,把那个女老师吓了好大的一跳,差点把手里的书本都扔出去。

    不得已,梁辰只好把手指竖在唇上,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这是在上课,无论如何都不能影响课堂秩序,而后,在得到那个女老师的允许后,才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前,彼时,张凯早已经坐在了那里,正如梁辰以前一般,两脚离地十公分,边听老师讲课边锻炼,见到他回来,只是转头一笑,然后继续过去翻看书本了。他现在虽然是梁子恒老大的代言人,j省一跺脚风云顿变的人物,不过日常实际工作中,手底下有铁龙等一批好手帮衬着,再有张岩他们一群自己家的兄弟支撑着,如果不是重大事情需要请示他的,就根本没什么事儿,所以,他跟李吉现在都很悠闲,完全可以回到学校做一个乖乖学生来上课了。

    教室里再度静了下来,老师在黑板上沙沙地写着字、讲着课,梁辰也一如既往地抬腿练习腿部和腰腹力量,后面王琳琳则百无聊赖地拿着小镜子照镜子,一切,都跟往常一样。

    可是,一样中却又透着几许不一样,却说不出来这是为什么,让他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像是弄丢了什么东西似的,却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丢了。

    “陈美琪转学了。”张凯半眯着眼睛,低声在他耳畔说道。

    “哦。”梁辰狂吃了一惊,但他历练磨炼,早就练成了刀枪加诸身而不变色的本事,所以尽管心底下吃惊,但脸色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是真的,这一次,她不会再回来了,永远都不会了。”张凯半闭着眼睛看也不看他道。

    梁辰没有说话,只是心底下突如其来的,有一种说不出的茫然和失落感,心里面,好空,好空。

    “小丹也走了,做为交换生,远赴维也纳舒伯特音乐学院深造,她以后也不会再回来了。”张凯这一次睁开了眼睛,转头望了他一眼,面无表情地道。

    “什么?”梁辰再度狂吃一惊,一颗心,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颤了起来,颤得那样剧烈,颤得他的整个人都有一种无力的感觉。

    “这是她让我转交给你的一封信。”张凯递给了他一封信,信还未至,清凉的薄荷香味儿已经袭了过来,同时,信上那娟秀的字体映入了眼帘。

    梁辰接过了信,接信的刹那,手轻颤了一下,像他这样的人,如果不是极度心神失守,是永远都不会手颤的这种状态的。

    打开了信,上面只有短短几句话,“爱你,是我的事情。或许我爱的只是自己的心理感觉,与你无关,所以,无论结局怎样,你都不必在意。我走了,你保重。”廖廖几十字,于故做轻松间,透着一缕无法言说的肝肠寸断!

    “其实,她是个好女孩儿。可惜,你同样是个好男人。”张凯深深地叹息了一声,轻拍了拍他的手,以示安慰。

    “呵呵,好男人,终究是要以伤害他人为代价的。这种好,也算不上什么好了。小凯,你会不会觉得,我很虚伪?”梁辰心头纷乱如麻,喃喃而问道,像是在问,又像是在问己。

    “我不知道。”张凯摇了摇头,脸上同样有迷茫的神色闪过。他真的不知道如何去评判自己老大这件事情。

    两个人俱都沉默了下来,再没人说什么了,只有前面那个老师在讲着课,然后,不时地停下来问几个问题。

    最后一节课的铃声终于响起,新学期的第一节课终于上完了,所有同学都兴奋地围了过来,不过随后就被王琳琳凶巴巴地赶走了。

    “喂,梁辰,我有话跟你说。”王琳琳指着梁辰道。

    “你胡闹什么?怎么跟辰哥说话呢?”张凯脸色登时就变了,就算再怕老婆,他也不能容忍自己的女人这么跟辰哥说话。

    “死木头,你知道啥啊?这可不是我在跟辰哥说话,是替陈美琪传话的,我要最大限度地还原陈美琪班长当时的语气神态。况且,陈美琪平时跟辰哥讲话就是这个态度的,人家还为辰哥做了那么多事情,甚至不惜自己的名誉,好感动人的,所以,就算这样对辰哥说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王琳琳瞪了张凯一眼,提起陈美琪来,除了同情,还是同情,颇有为她心碎神伤的感觉。

    “你……”张凯被她顶得说不出话来,只能干瞪眼。

    “小凯,你在外面等我一会儿吧。”梁辰的一颗心抽紧起来,深吸口气,转头向张凯说道。

    “好的,等你吃饭。”张凯点了点头,用手指无声地点了点王琳琳,示意她别恃宠而娇太过份,然后便走出去了。

    “辰哥,接下来,我就不是我了,是陈美琪,如果有什么得罪的地方,那是大班长的事情,可不关我的事儿啊,你可别怪我啊。”王琳琳嘻嘻一笑,小意地望着梁辰说道。

    “没关系的。”梁辰摇了摇头,淡淡一笑道。

    “那就好。”王琳琳掐起了腰,像是造型奇特的茶壶,然后指着梁辰,“喂,你这个臭小子,本姑娘要走了,转学,不在这儿念了,也不会再缠着你了,你心满意足了吧?你得偿所愿了吧?我现在能想像得到你那种如释重负的表情,你这个假道学,你这个伪君子,你这个不懂女人的大混蛋……”王琳琳开始滔滔不绝地学着陈美琪的样子说话了,语气神态,全都转述过了来,惟妙惟肖,让人忍俊不住。可梁辰却没有半点想笑的意思,他静静地望着眼前的王琳琳,仿佛,依稀间看到了那个跳脱搞怪一肚子鬼心眼儿却又至情至性、敢爱敢恨的女孩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