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39章 :小手段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后面的几个人虽然没有见到这件事情有什么结果,可是隐隐间他们都感觉得到,辰哥虽然一直在笑,可他温和的笑容下有一种愤怒的症兆,接下来,不知道他会怎样,想一想,都让人有些小兴奋。

    于是,几个无良的家伙居然开始开盘聚赌了,赌的就是梁辰最后会不会被开除。

    梁辰走出去后,张明达放下了手中的笔,抬起头来,皱眉望着门口,出了好一会儿的神,才重新低头去批阅文件,却是批不下去了。

    颇有些心神不宁地负手在屋子里踱起了步子,想了想,拿起了电话拨了几个号码打了出去,“喂,小陈吗?现在方便讲电话吗?唔,好,你出来一下。我是想问问,那个梁辰试卷的问题。你确定没问题?好,那就好。小陈,谢谢你了。呵呵,不是客气,你的能力也是很出众的,并且也到了该提职的时候了。近期内,学校可能会有人事变动,到时候,会动一批中层干部,你在教务处副处长的位置上也干了许多年了,这一次或许可以去校办任正职。唔,不要对别人说。好,好,就这样。”张明达放下了手里的电话,唇畔露出了一丝微笑来,自言自语道,“小子,我的学校可养不下你这尊大神,所以,你还是走人吧。”

    正想到出神时,突然间办公桌上的电话再度响了起来,响得很急切。

    他抓起来一听,却是教务处小陈打来的电话,“张校长,好像有些不对,学校里,刚才来了好多记者啊,他们正在拍贴在各系门前的那些告示,现在已经到了社会学系门口了。而且,学校的论坛里现在已经有人贴出了题为‘不公、不正、不义的大学考试’等等几十篇贴子,都是攻击梁辰清退事件的,虽然我们已经联系校园网络办采取紧急措施封杀,但这些贴子已经在各大校园的网站传开了,并且还传到了新华、新浪、搜狐、天涯各大社区里,已经被炒起来了。”小陈的声音紧张地说道。

    “嗯?怎么会这样?不要慌,我去看看。”张明达皱了皱眉头,倒是临乱不慌,点了点头,刚要放下电话,又不放心地问了一句,“梁辰的卷子,你是不是已经处理好了?”

    “处理好了,肯定没有问题。”小陈咽了口唾沫,小声地回答道。

    “嗯,那就好,这都是梁辰这个卑劣的学生玩的小技俩罢了,意图败坏我们学校的声誉,不要紧,我们马上下去,向媒体解释清楚,你准备一下,实在不行,联系校办,准备开一个临时新闻通气会。”张明达处理手法倒很是老练,如此这般地吩咐道。

    “好的。”小陈放下了电话,紧急去安排部署了。

    张复礼凝神想了一下,抓起了西装开门就往下走,不过刚出门,就碰到了副校长姜怀义,也是行色匆匆地往外走,看来也是因为那些不请自来的记者们的事情。

    “哟,张校长,你也在啊。听说咱们学校来了好多记者,现在满世界地抓清退令,还找学生进行采访呢,正好,你主管这一块,咱们一起去看看吧?”姜怀义看到了他,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嗯。”张明达淡淡地应了一声道,穿衣便往楼下走。

    因为竞争的原因,他跟姜怀义平时就很不对付,今天这种情况他当然知道姜怀义应付记者去是假,看他笑话是真。现在他能出声应张明达一声,已经是很难得的事情了。@&@!

    “张校长,我听说,那个梁辰平时学习成绩好像很好啊,社会学系返聘回来的王教授可是对他赞誉有加,亲口向他承诺以后他这一科免试呢。所以,再不济,他也不至于七科都不及格吧?况且,我还听说,他这七科好像都是五十九左右,就离及格线差那么一点点。所以,有人把这个消息捅出去之后,那些社会新闻版的记者就蜂涌而来了。啧啧,你看这事儿闹的,要是事先知道会搞成这样,还不如之前就做做工作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算了。”姜怀义摇头啧啧地说道,其实话里话外颇多幸灾乐祸的味道。

    “想不到姜校居然是这样没有原则的人。”张明达冷冷地望了他一眼,不假辞色地说道。

    “原则当然是要坚持的,不过,虚假原则好像就不可取了。”姜怀义摇了摇头,似笑非笑地说道。

    这也让张明达心底下一跳,难道他发现了什么?不过仔细回想一下,这好像不太可能,事实上,知道某些事情起源的人真的不多,姜怀义绝对不会是其中的一个。

    也不再理会姜怀义,张明达匆匆往楼下走,只不过,还没等走到楼下的时候,就被梁辰再次堵着了。*&)

    梁辰手里依旧拿着那张系里开出的证明,似笑非笑地望着他,“张校长,我想了想,还是决定查阅一下自己的试卷,这样的话,就算我被清退,也是心服口服。要不然的话,对自己没有个交待也说不过去。您说呢?”

    “不行,这是学校做出的决定,你要相信学校。”张明达摇头说道,刚说到这里,一群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记者已经跑了过来,长枪短炮嘁哩咔嚓照个不停,同时将无数个话筒递到了他的嘴边,“您就是北方师大的教务考务张明达副校长吧?请问为什么被清退学生要求查阅试卷却不被允许?”

    “这不符合规定。”张明达皱眉回答道。

    “不符合哪项规定?难道被清退学生就没有查阅自己试卷知悉真实情况的权力?”发问的记者咄咄逼人地道。

    “这当然是学生的权力,不过学校没有这个先例,也不能开这个先例,这是对学校批卷老师的不信任。”

    “那怎样才算是信任的?假如,批卷教师要是随便写几个数字,学校也当真吗?要是这样的话,学校依照成绩进行奖学金发放,这是否值得公众质疑呢?”

    “我没这样说。你是哪个报社的?怎么说话这样不负责任?”张明达被逼问得有些怒了。

    “我是江城晚报社会新闻部的记者。”那个记者当场就亮明了身份,属于正式在编在岗人员,而且江城晚报论影响力绝对不含糊,是一份民办报纸,在老百姓心里拥有很重要的份量,张明达也不敢小觑,一时间倒是有些骑虎难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