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28章 :所谓真理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那个人看上去仿佛只有五十岁左右的样子,头发乌黑,眼睛明亮,随便往那里一坐,身上自有一股多年久居高位养成的威严之势。

    此刻,他正望着梁辰微笑说道,好像对梁辰十分欣赏。

    梁辰抬头望过去,眉头皱了起来,他感觉到这个人好像很熟悉,但他分明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不过细细看去,梁辰终于知道自己心底下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的原因了。

    因为这个人与秋老将军长得很像,并且,与秋桐更像。

    “您是……”梁辰不敢怠慢,用上了敬语。

    “我叫秋澹明,是秋桐的父亲。”秋澹明微笑道。

    “嗬……”梁辰吸了口冷气,神态愈发的恭敬了起来。

    秋澹明,那可是现任副国级领导之一,在国家领导人当中,排名还在马钰梅之前,因为家族原因和自身能力超强,所以民间威望也是极高。

    他今天至少应该有六十三四岁了,大概是因为保养得好再加上注意仪容的缘故,他的样子实在是很年轻,面相与实际年龄至少相差了十几岁。

    “秋伯父,您好。”梁辰不敢怠慢,躬身说道。现在这个时候是谈合作与利益的事情,所以,他并没有很俗套地叫秋澹明官称了。

    况且,从人家的年龄来讲,叫人家一声伯父他也不吃亏,况且还更能拉近他们之间的距离。毕竟,梁辰本心的目的并不是想跟秋家真正地把关系搞僵。

    “梁辰,你也好,很高兴见到你。”秋澹明微笑道。

    秋桐紧紧地抿了抿嘴唇,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的神色,走到了一旁坐下,仿佛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这份养气的功夫确实不俗。

    “刚才的一切,我都看到了。唔,梁辰,你确实很优秀。并且,有勇有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你应该是早就知道秋家还会有二代甚至更高辈份的人出来与你谈这件事情,所以才故意激怒小桐,逼我出来与你相见吧?”秋澹明倒很是直接,哈哈大笑道,不过脸上却没有半点怒意,笑容很是欢畅,像是从心底往外透出的喜悦和高兴似的。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儿子刚才搞不定梁辰且吃了瘪,就很愤怒。

    “不敢。晚辈没有那么深的心机,并且一直在诚恳地与秋桐大哥谈合作而已。”梁辰直起了身子,脸上满是谦恭的笑容,让人根本看不透他内心深处心理状态的虚实。

    “哈哈,好了好了,你这小子,还真能装相。刚刚明明就是你入布疑阵,设下了一个个心理陷陡,引诱着秋桐一步步走了进去,最后把我逼了出来来收拾局面。你是什么样的一个人,通过刚才我已经看得清清楚楚了,没那么多掩饰。不过你可以放心,这些都是小小不言的事情,不必小心翼翼地小心在心上。你自有你自己的思忖与考量,我们都会理解的。所以,无论怎样,你都不必害怕与我们秋家交恶秋家会出手为难你的,我们秋家的人还不至于如此心胸狭窄。如果这样量小,又会成得什么大事?”秋澹明哈哈大笑道,他的笑声很是爽朗明亮,折射出了豪爽的性格来,倒也让梁辰心下好感倍增。

    “秋伯父说得是,在秋伯父身上,晚辈也领教了什么是做大事的人的那种大气。”梁辰笑道,顺便拍了秋澹明一个小小的马屁。

    过刚易折,所以见好须收,要不然就是不知进退的装13了,装13的结果用脚趾头想想都没什么好,尤其是在这种叱咤风云的人物面前,更是找死的行为。

    “好了好了,这些话在我们之间,说起来也没什么意思,言师正传吧。梁辰,直接开出你的条件吧,具体一些,要怎么样,你才能加入我们。唔,或者,用你的说法也行,叫合作。”秋澹明摆了摆手,一笑说道。

    说到这里,他的神色已经凝重起来,显然,今天务必要将梁辰拉进他们的阵营之中了,甚至不惜亲自出马。

    他的态度,现在已经不仅仅代表着秋家的态度,更代表着整个以秋家为首的政治联盟的态度了,梁辰想到这个关键之处,心中不禁一凛,他知道,真正考验自己的时刻终于来临了。

    轻咳了一声,“合作只是笑谈,晚辈愧不敢当,也没有那个资格。”梁辰摇了摇头说道,随后凝视着屏幕上的秋澹明,“秋伯父,我现在只有一个最大的困惑,也算是问题,希望秋伯父能替我解开这个疑惑。”

    “好,你问。”秋澹明怔了一下,脸上露出了可堪玩味的神色,点点头说道。

    “我想知道,秋家动用了如此庞大的政治资源来替我解难,甚至连秋伯父您也直接出面盛邀晚辈,晚辈在感激涕零不胜荣耀的同时也有些惶恐,我区区梁辰,又是何德何能,值得您甚至是您身后的秋家如此高看一眼,厚爱一层,青眼有加?”梁辰神色肃穆起来,缓缓地,一句一顿地问道。

    秋澹明笑了,笑容中却有着说不出的复杂意味,让梁辰有些看不太懂。

    “原因很简单,因为老爷子很喜欢你这个年轻人,他想栽培你。”秋澹明给出了一个出乎梁辰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答案。

    似乎,这个理由真的说得过去。秋老将军青眼有加相栽培的人,秋家一系这个大型政治集团,自然要不遗余力地去维护他,保护他。不需要任何理由,只需要秋老将军一句话就可以了。

    但往深里想想,似乎又不是那么回事。因为,这样的政治集团虽然是以秋老将军为核心的,他说出的话自然一言九鼎,可问题是,任何政治集团都是政客的组合,政客是什么人?或许用唯利是图来说有些进行尖刻了,但实质上他们跟那些市侩小人也没有太大的区别。只不过一个是以窃国为利,一个是以绳头小惠为利,都是为利,一图大利,一图小利而已。

    要这样的一群人并没有从实际利益进行考量,只为了服从老爷子的一句话就摆出了这么大的阵仗来“讨好”梁辰,甚至不惜让秋澹明出头露面来对梁辰进行招揽,这可能吗?况且,就算是真的能从梁辰身上得到什么利益,但问题是,目前来看,能从梁辰身上得到的利益还远不至于能让秋澹明这样的人物亲身以待。

    这里面的事情,倒是愈发的诡异了。

    不过梁辰尽管心中疑惑重重,却是聪明地没有再问下去。

    他很清楚,秋澹明这样的人,想说的自然会对他说,不想说的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让人家说?所以,他只能掐断这个话头,沉默了下来。

    秋澹明也没再说话,只是静静地望着他,观察着他神色的变化。

    秋桐也望着他,目前深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晌,梁辰绽颜笑了,“那就多谢秋老将军对晚辈的栽培了。不过,有可能晚辈天资愚钝,恐怕会有负秋老将军的厚望。”

    “老爷子一辈子都没错过,我相信,这一次他老人家也同样不会错。”秋澹明摇头笑笑,好像对自己的父亲无比敬仰,极具信心。

    “秋伯父,那我应该怎样做?”梁辰再次将话题转折了开去。

    “唔,这么说,你是答应了?”秋澹明脸上掠过了一丝喜悦,微笑问道。

    “这是晚辈的荣幸。”梁辰脸上在笑,心底却叹了口气,他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出现了。

    “先说说你的条件吧。”秋澹明点了点头,神色逐渐恢复了威严。

    “很简单,符合双方一致的利益,给我最大限度的自由和裁量权就可以了。”梁辰点点头,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这个时候不说,等一切基调都定下来的时候,就不好说了,他必须要抢抓先机。

    “可以,你甚至完全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任何事情,并且我们会给予你最大的帮助。只需要在关键的时刻,你站在你应该站到的位置上,就可以了。”秋澹明的回答还是有些含糊,好像条件很宽松,并且并没有指明梁辰一定要做什么,甚至表露出了随便梁辰去做什么,秋家都会不遗余力地去帮助他,只要适合梁辰选择好站位就是了。好像梁辰占尽了便宜,但细细想来,这才是世界上最难的要求。这个要求可以突然间无限宏大,也可以突然无具体,虽然这是对对方的宽松,但更是一个无形的可以随意控制的捆仙绳,随时可紧,也随时可松,就在于控制这条绳索的主人是如何去想了。

    “看起来,我好像点了不少的便宜?”梁辰笑了,唇畔掠过了一抹不易察觉的冷笑。

    “也不能这么说,世界上终究不会有免费的午餐的。”秋澹明呵呵一笑,语里同样大有深意地道。

    “您说得是真理。”梁辰不动声色地道。

    “敢于坚持真理的人,永远都会得到厚报的。”秋澹明的笑容越来越复杂了。

    “这句话也是真理。”梁辰仿佛笑得很灿烂,很开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