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23章 :不是我帮你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梁辰盯着龙天行的背影,深深地皱起了眉头。无疑,龙天行在他眼里,已经愈发诡异起来。

    直觉判定,龙天行绝对不会无故向自己提什么忠告,可他倒底具体寓意何在,那就不得而知了。梁辰也不是神,动指一掐就能算得到对方心里在想什么。

    不过,他依旧对龙天行的忠告给予了足够的重视。当然,这种重视并不是决定立刻要与李厚民夫妻两个保持距离,而是,要真正的提高警觉去面对未知的一切了。

    对于李厚民夫妻两个,他向来不怀疑他们有什么想害自己的心思。

    毕竟,当初李厚民认识自己的时候,那时候的自己还仅仅只是一个兜里只剩下百多块钱的穷小子,要说他对自己有什么企图,简直就是个笑话。

    并且,无论是李厚民还是王丽薇,对于自己,或许更多的只有欣赏与感激,至于所谓的功利心,大概还不曾有过。就算是现在,恐怕他们对自己已经成为j省暗秩序的大哥的事情,怕是还不算十分清楚的了。光是看他们当时听到单强居然“赠与”了自己十个亿的消息后那无比吃惊的表情,就能将他们的心理摸一个大概。

    可空穴不来风,龙天行对自己所提出的这个忠告,倒底意识着什么?

    难道,是那个什么周家?

    梁辰心底下一跳,突然间想到了这个问题。

    正想到这里,兜里的电话突然间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梁辰唇畔泛起了一丝微笑,将电话贴到了耳畔,“秋林。”

    “哈哈,兄弟,我是不是要恭喜你一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里话里响起了秋林的声音,听上去像是很开心的样子。

    “算了吧。这一次可是白道的力量公器私用来对付我,如果不是你,我不死也要扒层皮了。”梁辰心底下泛起了一丝温暖,微笑说道。

    “别谢我,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能搬得到钱仲培,那是我未来的老丈人亲自出面替你说的话。”秋林在电话里哈哈大笑道。

    “如果不是你,又怎么可能求得到你的老泰山呢?”梁辰哑然失笑。@&@!

    “真的不是我,唔,要谢的话,就谢我家老爷子好了。”秋林说到这里,语气已经不知不觉地带上了一丝肃重,悄然说道。

    “什么?是秋老将军发的话?”梁辰这一次真的是大吃一惊了,同时,心底下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重袭了上来。隐隐约约间,他感觉到自己担心的一切将要发生了。

    “嗯,是。其实,我接到你的那个手下吴泽的电话后,就准备马上赶过来救你了。因为这种事情,家里的长辈们是不可能轻易出头的,那是牵一发而动全身的事情,意味着太多太多,你应该能清楚的。所以,我准备飞到j省来,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机会,通过某些非正规渠道把你捞出来。但还没等我走的时候,便已经收到了若潺的电话,说是她父亲,已经替你说话了,而让她父亲说话的人,就是我家老爷子。”秋林低声说道,语气里喜忧掺半,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喜为什么忧了。

    他所说的若潺,自然就是那个一直陪在他身畔不离不弃的青梅竹马的邻家小妹了。

    “老爷子为什么要动用这么庞大的政治资源来帮我?”梁辰有些艰难地吸了口气,缓缓吐出,低声问道。*&)

    这件事情已经惊动了秋老爷子,那就说明很严重了。

    这个严重,并不是指梁辰被抓的事件本身,而是指秋老将军亲口下指令。秋老将军是什么人?那可是现在的共和国资历最老、最具有话语权、每一句话都影响到国家走向的政治巨人。他居然为了自己这样一个平时根本不会放在眼里的小人物说话,这意味着什么?这可不是什么人情不人情的问题了,从问题的本身,便已经折射出了背后的问题。普通的事情,值得秋老将军启金唇叩玉齿吗?

    “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起码我家老爷子能为你说话,就证明你已经在他眼里是个人物了,这也是件好事。”秋林安慰梁辰道,其实自家老爷子的心思,他也有些猜不透。

    他自忖,就算是自己再大的面子,再受老爷子的宠爱,好像也还达不到让老爷子亲自为他的朋友说话的地步。

    “我最担心的,恰恰就是这个。”梁辰心底下苦笑道,不过却不能将这句话说出来了。

    深深地吸了口气,梁辰思索了一下,突然间皱眉问道,“李治国倒底是谁的人?或者,他属于哪个政治集团?”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那边的秋林顿时沉默了,半晌后,才语声嘶哑地道,“你真想知道?”

    “我必须要知道。”梁辰隐隐约约间好像抓住了什么,紧紧地逼问道。事关重大,他必须要有自己的态度了。

    “他是马家派系的人,而马家,也是我们华夏正在崛起的一个强大的政治集团。虽然与我们秋家为主的政治集团还没办法相比,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集团很庞大,很强大!”秋林提起了这个政治集团,咬了咬牙根儿,好像有着说不出的恨。

    “马家?我跟他们有什么仇怨?他们为什么非要置我于死地,甚至要将我连根拔起?”梁辰皱眉问道,颇有些不解。

    这一次,秋林再次沉默了下去,梁辰却并没着急逼问,因为他很清楚,想告诉自己,秋林无论怎样沉默也会告诉他。如果不想说,就算他怎样逼迫,秋林也不会说的。

    沉默了好长时间,甚至梁辰手里刚刚点燃的烟已经快燃到烟蒂了,他才重新开口,有些艰涩地道,“梁辰,我怀疑,是我连累了你。”

    “什么意思?”梁辰颇有些不解,随后就是一个激灵,脑海里电光火石地一闪,已经猜到了最重要的问题,“难道,这个马家跟那个什么京城四少之一的赵培宁有什么关系?”他几乎是脱口而出地问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