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16章 :证物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我本身就是证人,当时的情况是……”叶梓刚刚说到这里,审判长轻轻挥起了法锤,打断了她的说话。

    “先把高丹和陈美琪带下去。”审判长轻喝了一声道。他做事极为严谨,出于职业道德和负责的心理,他不能允许高丹和陈美琪旁听,否则的话,就有串供的嫌疑了。

    当然,这一切也是在做给下面的听审组在看,在中央的特别听审组面前,他不能有半点马虎,必须要保证整个案件审理过程的公正、公平、合理、合法,哪怕程序上都不能出现一点点的小失误。

    陈美琪和高丹被带下去后,审判长继续示意叶梓可以说下去了。“确实是陈美琪一时糊涂设下了这个局,想引梁辰入瓮,以另类的方式打破他心底的防线,为自己争取到一线机会。不过后来梁辰进入屋子后,还保持着最后一线清明,为了不在药物的作用下侵犯他们,便将自己反锁在了洗手间里。正巧在此之前,我见到了陈美琪去楼上开房。身为陈美琪的小姨,我有责任管教她,于是便跟了上去。进了屋子后发现了陈美琪和高丹在屋子里,神色慌张,还没等说上几句话,被反锁在洗手间里的梁辰药力发作,已经扑了出来,并且阴错阳差之下,将陈美琪和高丹反锁在卫生间,无法出来。在卧室里,梁辰侵犯了我。过程将近一个小时。”说到这里,叶梓脸蛋上已经蒙上了一层粉红的颜色,像涂了一层胭脂,再怎样她也是云英未嫁身,一个未婚女子,说出这么私密的事情来,无论对她的神经还是心理,都是极严重的考验。

    虽然表面上看去她很坚强,但实际上内心底下真的几乎快要崩溃了。羞与愤、悔与怒,还有无法言说的种种情感,这一刻她倍受煎熬,可她还要保持冷静,继续说下去。

    “所以,综上所述,梁辰出了刘文波的房间后,便一直待在对面的房间里,他并没有任何做案时间,因此,他是无辜的。”叶梓脸色貌似平静地道,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就看到远处的梁辰已经彻底傻掉了,正茫然地又羞愧地望着她,仿佛不相信这一切居然是真的。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梁辰确实与你发生了关系?证明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审判长皱着眉头问道,不过叶梓的身份却是让他吃了一惊,军委副总参谋长的养女,这个身份可不一般,并且居然能前来这里做证人,并且把这些事情毫无保留地端出来,这个梁辰,还真他吗的有本事啊。

    想到这里,他不禁暗自庆幸起来,幸亏刚才同意了刘传文的提议,把这次公开审判临时改成了不公开审判,要不然的话,这个秘密如果传扬出去,会在社会上掀起多大的波澜来,造成多么恶劣的影响,这是谁也无法想像得到的事情了。

    “我有证据。”叶梓咬了咬牙,小心翼翼地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塑料袋,袋子里,装着的是一块好像从床单上剪下来的布片。

    “这上面,有我和梁辰的体液,你们一验便知。并且以现在的科技手段,同样能验证得出来,这些体液排出体外的具体时间。”叶梓说完了这句话,整个人仿佛在缩小,不断地缩小,好像随时都能缩成一粒尘埃,消失在空中,恨不得永远都不再出现。

    “拿下去,立即交由技术部门进行检验。”审判长也颇有些尴尬,不过还是按照程序让手下人把东西拿了过去,并临时叫上来两名医护人员对叶梓和梁辰抽血,随后匆匆离开了。

    接下来,便再次传唤陈美琪和高丹,两个女孩子一见情况如此,也没办法再隐瞒什么了,只好将当时的情况一五一十地全部说了出来,跟刚才叶梓所说的情况别无二致。

    但就叶梓倒底有没有被梁辰侵犯这个环节,她们两个人知之不详,也不敢做出判断,可是只有傻子才不知道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了。

    等一切听证过程结束后,化验结果也出来了,结果显示,被剪床单确实属于凯乐酒店的床单,上面的体液dna对比化验结果也正是梁辰和叶梓两个人的,时间也大体吻合。

    此时的结果便呼出欲出了。

    证据确凿,还有三个证人来证明当时的情况,也没什么好说的,第四项指控同样不成立。

    暂时休庭后,再次召集所有人,审判长宣布了庭审结果。

    “四项指控罪名均不成立,梁辰无罪,当庭释放。至于本案所涉及的其他人诬告、渎职、张克礼被谋杀等案,另案审理。”随着审判长法锤敲响,整个案子终于结束了。

    而稍后,房德坤和李治国也被中纪委派下来的一个联合调查组带走,至于带到了什么地方去,那就不得而知了。反而退一万步来说,想回到j省来再次搅风搅雨,好像是不太可能了。

    所有的一切都宣告结束。

    庭内庭外,欢声雷动,梁辰的一群兄弟更是激动得热泪盈眶,这简直就是一次生死大考验,不过他们最后终于闯过来了,安然无恙。只是其中动用的无数资源人脉,从上到下,庞大得惊人,但幸好朝阳人对这一次进攻早就做好了万全准备,这也是他们成功地闯过来的关键所在了。

    但阵阵后怕还是涌上心头,这四项指控,但凡是有一项罪名成立,最后的结果用脚趾头想想也能知道了。

    梁辰一旦倒了,他所建立的朝阳就算不会立刻分崩离析,恐怕也会在政府和其他j省老大的强势打击下,逐步萎缩,最后被彻底扫出j省,连渣子都剩不下。

    在一众兄弟们还大学城的老百姓的簇拥下,梁辰走出了江城区法院,终于恢复了自由身,但此时此刻,他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快乐的神色,相反,却有一丝无法说出的愧疚和茫然,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了。

    “辰哥,兄弟们给你摆了接风宴,你看现在咱们要不要回去……”高羽看梁辰气色不太好,试探性地问了一句。

    “不必了,我还有些事情,等晚上回去的时候再说吧。你们先和兄弟们去闹吧。”梁辰摆了摆手,随后向高羽他们要了一辆车子,自己开着车子,汇入了街上的车流之中,渐渐地消失不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