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11章 :如何证明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荒唐,实在是荒唐。”那个审判长摇了摇头,心底下对公诉方简直都无语了,用法锤敲了敲桌子,宣布这个控诉同样因为证据不足,就此办结。接下来,就是第四个案子了。

    不过,审理这个案子时,公诉方这一次又换了一位律师,神色威严,不苟言笑,而他面前则摆了厚厚的一摞调查资料,显然,这件做为压轴的案子,这一次恐怕不是那么好糊弄过去了。

    此刻,台上的审判长也抬起了头,威严地向着下面的人扫射了一眼后,缓缓宣布,“梁辰案检方的第四项指控,指控梁辰杀害市金融办主任刘文波,现在开始审理。首先请公诉方陈述案情。”

    随后,已经换上来的公诉方律师站了起来,开始宣读指控书。

    指控书大意就是梁辰在哪年哪月哪天潜入了刘文波的宾馆中,将其杀害。陈述很简单,但有一条却对梁辰极其不利,那就是刘文波遇害的时间。

    因为刘文波遇害的时间段儿里,梁辰刚好也在这间宾馆之内,并没有出来。除非他能找到有力的证据来证明他当时不在案发现场。这个证据,说找到也能找到,可如果找起来的话,未免就有些让人尴尬了。

    当然,这一切暂且按下不提。

    此刻,台上的审判长望向梁辰,“被告,检方对你的指控你是否承认?”

    “我不承认。”梁辰当然否定。这件事情他理直气壮,况且他确实根本就没有杀刘文波。现在他还无比的疑惑,倒底是谁杀了刘文波,杀他的目的何在?跟自己倒底有没有关系?

    只是,他也一直没有查出来这件事情倒底是谁干的,并且,杀人的这个人,实在是很高明,现在做得滴水不漏,没有留下半点痕迹。相反,倒是梁辰的指纹和脚印随处可见——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梁辰当时可不是为了杀他而去的,自然不用加上十万分的小心了。但检方可不管你这个,只讲求你在现场的证据。

    “你当天去找刘文波,有什么目的和企图?”得到审判长的允许后,那个律师走到了梁辰身畔,冷冷地盯着他问道。他就是检方请来的专业刑事律师,只是就案子说案子,倒并不是得到了谁的授意,与梁辰有什么仇恨或是搀杂什么功利思想在内了。毕竟,这件案子也引起了省里的高度重视,检方不敢怠慢,成立了专案组,一直在努力地查找线索,只为了早日案情大白,今天倒是与梁辰案并案审理了。

    “这个问题,可以由我代我的当事人来回答。”此刻刘传文已经站了起来,准备说话了。

    “审判长,由于这是一件刑事案件,被害人身份特殊,案情重大,请允许我向被告询并由被告亲自回答。”那个律师看也没看刘传文一眼,转头向审判长请求道。

    “可以。被告,现在由你亲自回答公诉方律师的询问,不得委托律师回答或是沉默不回答亦或是遮遮掩掩,混淆视听,含糊不清,模棱两可。”审判长点了点头,同意了那个律师的要求,还用了一系列成语,好像肚子里墨水不少似的。@&@!

    “好的。”梁辰点了点头,心底下叹了口气,望了远处的李厚民和王丽薇一眼,却看到了两个人并没有一丝不豫之色,夫妇俩个反而向自己重重地点了点头,好像在示意,你就照直说吧,一切都无所谓的。

    梁辰沉吟了一下,缓缓说道,“我去找刘文波,是想请求刘文波帮忙,让一对因为误会而劳燕双分的夫妻俩个破镜重圆。”

    当下,梁辰便将这件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并没有隐瞒什么。不过照顾到李厚民和王丽薇的面子,关键之处还是用了些春秋笔法。

    毕竟,两个人可都是江城市有名的大企业家,尤其是李厚民的轩域集团,号称江城第一集团,有些话当然不能说得那么直接了,需要委婉一些。

    不过,当听说这件案子与李厚民还有王丽薇居然还有联系的时候,所有人都是瞠目结舌,有熟悉他们夫妇两个人的,都忍不住一个劲儿地回头望过去。*&)

    李想瞪着一双皂白分明的大眼睛毫不客气地回瞪了过去,皱着小鼻子向他们不停地示威,看起来很讨厌这些八卦至极的人。

    “审判长,我请求李厚民和王丽薇夫妻暂时回归。同时临时成为庭审取证的证人。”那个律师经验老到,一见提到了李厚民两口子,马上叫了个暂停,防止无形中的串供情况发生。

    于是,李厚民两口子则被分别被法警客气地请到了法庭后面,等待着一会儿取证。

    “你和李厚民还有王丽薇是怎么认识的?”那个律师盯着梁辰问道。

    梁辰以实说实,把具体情况说了一遍。

    “为什么他们夫妻两个不自己亲自出面,反而要你出面?”那个律师突然间话风一转,语利如刀地问道。

    “李董事长性格倔犟且对王总误会一直没有消除,对刘文波成见极深,不可能再去找刘文波问清缘由。否则,当年他也不会一怒之下不问缘由便与王总离婚。而王总回到江城,是想与李董事长重修旧好,恢复这个美满的家庭,她更不想与自己昔日的恋人见面,避免引起不必要的尴尬,甚至如果让李董事长知道了,更加深他的误会。”梁辰侃侃而谈。

    “为什么他们没有找别人,而是找到了你?”那个律师步步紧逼地问道。

    “因为我跟他们之间的关系比较友好,算得上是他们的好朋友,他们很信任我。”梁辰微微一笑道。

    接下来,那个律师便开始传唤李厚民两口子,得到的证词与梁辰如出一辄,并且,李厚民两口对梁辰赞誉有加,甚至当庭之上将梁辰夸得天上少有,地下绝无,并且对梁辰的感激无以复加,都不知道怎么感谢他好了。

    不过那个律师很不给他们面子,还没等他们说完,就已经把他们客气地撵下去了。

    “被告梁辰,虽然从证人举证和系列事情来看,你并没有犯罪动机,但你进入刘文波的房间这个时间段与刘文波死亡时间极其吻合,所以,依旧不能排除你有杀害刘文波的重大嫌疑。下面,回答我的问题。据监控录像显示,你是当天下午两点零三分进入刘文波的房间,并且在屋子里待了十分钟左右,之后你又返回,进了对面的房间。而刘文波死亡时间初步认定就是在这一段时间,从时间来讲,你具有重大作案嫌疑。第一个问题,你在刘文波的房间里,做了什么?”那个律师紧盯着梁辰问道。

    所有关心梁辰的人神经再一次绷紧了起来。毕竟,这个时间一下就把梁辰咬住了。如果他不能说明自己在这个时间内具体行为,这口黑锅恐怕就不好往下摘了。

    当然,所有人都相信,梁辰必定不是凶手。现在只是怎样证明的问题了。

    “我当时在刘文波的房间里恳请他出面帮助李厚民夫妇破镜重圆。”梁辰淡淡地道,不过心底下却是一跳,因为他想起了当初刘文波面对他的诘难时是如何的惊慌,并且还说他是周家派来杀他的人,那个周家,倒底是什么来路?只不过,这一切他倒没必要说了,避免节外生枝。

    “你们当时有没有发生争执?”那个律师板着脸继续问道。

    “没有。”梁辰摇了摇头。

    “当时讨论的结果怎么样?”

    “没什么实质性的结果,他支支吾吾,言辞闪烁,似乎不想就这件事情深谈,具体原因我并不清楚。”梁辰坦然说道。

    “你是什么时间离开刘文波房间的?”

    “大概十分钟以后。”

    “离开刘文波的房间后,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我……”梁辰有些迟疑了起来。

    毕竟,这件事情已经涉及到了陈美琪还有高丹,她们现在可都在这里,甚至陈秉岳也在这里,如果说出来,陈秉岳脸上如何能挂得住?

    “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被告,回答我的问题。”那个律师语气愈发冷厉起来,好像真的抓住了梁辰的痛脚似的。

    梁辰依旧沉默着,没有回答,只是眼神向着下方游移着,望向了陈美琪和高丹的方向,就看见两个人美丽的脸蛋已经成了一块大红布,正偷眼望着他,一见到他,有些不自然地扭过了头去,不敢再看。

    都说女孩子的直觉是最敏锐的,李想此刻也仿佛发现了什么似的,正狐疑地用一对皂白分明的大眼睛盯着她们两个没完没了地看,眼神里满是审视的光芒。

    其实也没她什么事儿,但问题是现在她的一颗心已经牢牢地拴在了梁辰的身上,所以此类触感也高度发达,严重怀疑梁辰和这两个靓得有些不像话的大姐姐之间,存在着什么暧昧的、不可告人的事情,不过她没敢往深里面想。当然,也可以说,以她现在的年纪,还想不到某些“深入”而“实际”的事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