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09章 :暗示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不过这番话可把下面不少仇富的人给气惨了,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啊,这个王八蛋,就因为打了一架白送人家十亿不认为是败家,却认为梁辰捐资助学助贫是败家的行为,他们无比的义愤填赝。当然,更让他们气愤的是——这孙子怎么不白给自己十亿呢?别说十亿了,就算十万也是好的啊。于是乎,不少自认为身手不错的人开始摩拳擦掌,准备等单强出去的时候找他找一架,最好也是酒醉之后,或许,十亿大礼包就会凭空落在自己的脑袋上也说不定了……

    而那边,刘传文也早已经将单强赠给梁辰十亿的相关证明提交法庭,交由审判长和陪审团以及公诉方检审。

    经过验校检审,事实证明,一切无误,果然就是单强转赠给梁辰的十亿证明,一切合法有效,时间上也完全吻合,不存在任何争议。单强是什么人?做事情滴水漏,这方面在几天前接到高羽几个人的消息后就已经做好了准备,他派出了专门的人手与李铁的团队汇合一处,用了足足三天时间将所有的账目梳理清楚,无分巨细,全都摆布得合理明白,别说法庭当庭验校了,就算是派一个高级会计师团队来查上一个月,也保证滴水不漏,这就是真得不能再真的证据了。

    不得不说,单强确实也尽了全力在帮助梁辰了,好在这一切功夫都没有白费。

    审判长点了点头,将这证明收入卷宗,做为证据留存。就在他刚刚举起法锤准备敲响宣布这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就此审结的时候,公诉方律师此刻又依照程序提出了质疑,被审判长批准。

    “被告梁辰,单强赠与你十亿启动资金不假,但你这笔钱都用在了何处?”公诉方律师向梁辰发问道。

    “这个可以由我的律师来回答。”梁辰微微一哂,并没有直接回答公诉方律师的问题。

    “这些钱,分别用来修建修配厂、购买沙石厂、购买店铺街面、成立朝阳安保公司、人员的开支……”刘传文有条不紊地一一道来,并且准备得极其充分,将所有往来帐目明细全都抽了出来,厚厚的一迭,放到了审判长席上。同时对公诉方律师的发问有问必答,答得详细无比,有来龙有去脉,有出处可查询,驳得公诉方律师无话可说,最后只能坐下去保持沉默了。

    就在双方进行庭上辩驳,同时法庭相关人员正在验审相关证据资料的同时,后面的一个专供证人暂待的房间里,几个人正坐在屋子里百无聊赖地抽着烟,颇有些心神不宁。

    这几个人打扮得还算中规中举,可是那满脸的横样儿和骨子里往外透出来的那种流氓气,就算再怎么掩饰也是掩饰不住的,一看就知道是长期在社会上浪荡、不思进取的那种社会闲散人员,带着一种标签式的气质。

    不过,这几个小子除了这种同一性的气质之外,倒是还有另外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右手的小手指全都不见了,指根儿处一个齐刷刷的切口,好像是被利刃剁下去的似的。

    但这一切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既然几个人都是同一件案子的证人,为什么又会待在同一间屋子里?那可是有串供的可能,是坚决不允许的。也不知道是江城区中级人民法院的空屋子太少,还是法警们有意的疏忽,总之,他们就被聚到这一间屋子里,等着一会儿上法庭做证了。

    不过这帮小子倒是不知道这些具体的程序,还以为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呢,此刻正在屋子里抽烟说话。

    “马哥,赵妍让咱们做证,搞倒梁辰,这事儿,你看真能成吗?”看来几个人都很熟悉,其中一个长着一张刀条脸儿的家伙凑到了另一个眼珠子特别子好像得了甲亢似的家伙身旁,小声地问道。

    “我他吗哪知道啊。我们赵光赵老大残了以后就退出江湖跑到云南去了,原本我都跑出j省了,可赵老大硬是找人把我喊回来了,说有搞倒梁辰的机会,还给我十万块。”那个大眼珠子边抽着烟边说道。虽然十万块是不少了,但一想到对手是威震大学城、现在甚至已经成为整个j省道上的十四位大哥之一的梁辰,这家伙还是有些心底下打怵,一提起梁辰来,手在微微发抖,指根儿处都在隐隐做痛。他们分别是大学城社会上的五大巨头赵光、钱亮和胡浩的手下,他们当时可是清楚地记得梁辰那狠辣冷酷的手段,现在还记忆犹新。

    几个人全都沉默了下来,不说话了。只是相互间看了看,都看到了眼里的一丝不确定和惊悚。

    没办法,梁辰的威名现在在j省实在太响了,如果扳不倒梁辰,恐怕他们几个可就惨了,必定会被梁辰收拾死。就算梁辰真的被扳倒了,他还有那么多生龙活虎的兄弟,如果逮住他们,也一定会往死里搞的。

    “也,也不用怕他吧?据说这个梁辰好像惹到了省里的一位大人物,还有市里的房书记,这一次可是政府要对付他,所以他好像也没那么容易躲过这一劫的。”沉默了半晌后,其中的一个开始给他们打气,不过这气打得多少有些无力。

    正说到这里,一直虚掩着的门外突然间响起了脚步声,随后,两个低低议论声音响起,那是两个一会儿准备带他们去法庭的法警的声音。

    “前面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其中的一个法警问另一个刚刚忍不住好奇回来打探情况的法警道。里面的几个家伙都不傻,当然知道他们议论的是什么,一时间就都把耳朵竖了起来,屏气凝息,仔细地听着。

    “前两案,梁辰完胜,而且还把公诉方律师都搞下去了,现都被抓到了咱们后院关起来了,说是要另案审理。”那个法警压低了声音,带着抑制不住的兴奋道。不过他的声音虽然在刻意压制,却依旧很清晰地传进了屋子里几个人的耳朵里,让他们更加的震惊,当然,也更加的惶恐起来。

    这个消息,意味着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