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06章 :做证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审判长已经发话了,倪羽咬了咬牙,不敢再说其他的,只是点头应了一声,“审判长,我请求传唤证人。”

    “可以。”审判长点了点头,“下面传唤公诉方证人。”审判长面无表情地按照程序继续进行庭审。

    不多时,一个个子矮小,长得有些奸头獐脑的家伙畏畏缩缩地从后面走了进来。

    他一走进来的时候,场上就响起了一片嗡嗡嗡的低低议论声,那声音是从后方传过来的。

    梁辰皱眉望过去,眼前的这个人他并不认识,更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证。

    不过场上嗡嗡的议论声倒是吸引了他的注意力,抬起头向后面望了过去,便看到了阶梯状的审判厅里,最后排的位置坐着几十个面孔黝黑的农村村民,有男有女,此刻正用愤怒的眼神盯着那个人,好像很想冲过去暴打那个家伙一顿似的。

    那些村民就是新发村人了,看样子好像都认识眼前的这个人。

    “请保持法庭肃静!”审判长用小木锤敲了敲桌子,威严地喝道,场中重新静了下来。

    “审判长,这就是我传唤的第一个证人。他足以能证明梁辰与新发村纵火案有重大干系。”倪羽狠盯了梁辰一眼之后,才转过头去望着审判长说道。

    审判长点了点头,看了那个贼眉鼠眼一看就不是善类的家伙一眼,那家伙倒也机警,在倪羽的暗示下赶紧上前一步,“尊敬的审判、各位陪审团成员、各位领导,我叫张耀良,是新发村人,几年前就已经离乡打工去了。今年回家过年,除夕的那天,我去朋友家玩儿牌,晚上啤酒喝多了,出去小解,于是便看到了一个人影鬼鬼祟祟地在几座柴草垛旁边躲闪,手里还拿着一个打火机,好像在点着什么东西。我也没有在意,但不多时外面就着起了大火。”张耀良把当时自己“看到”的情景绘声绘色描述了一遍。

    只不过他刚说到这里,法庭后面就已经响起了一片怒吼声,“混蛋,张老五,你胡说,分明就是老孙头的孙子还有李寡妇他们家的孩子玩炮仗点的柴火垛,你居然在这里信口雌黄瞎说一气……”

    后面坐着的新发村村民虽然不明白张耀良为什么这么说,这么说的目的倒底是什么,但他们并不傻,知道他是公诉方的证人,这么说肯定有些恶毒的用意,况且,他还在这里歪曲事实地瞎说,当时就急了,一个两个站起了怒吼道,还有几个年轻的村民实在气急了,撸胳膊挽袖子地便沿着通道往下走,很想揍他一顿出出气。

    “肃静,法警,请维持现场秩序。”审判长不得不再次用锤子敲桌,好一顿折腾,总算是压制住了那些愤怒的村民们的情绪。

    其实也不由得这些村民们不愤怒。

    这个张耀良本身就不是什么好鸟,成年后,整天也不种地,游手好闲,偷鸡摸狗,今天有酒今朝醉,属于屯大爷的那种小流氓,口碑极恶,老百姓们烦他都烦得不行不行的了,恨不得他走到大街上背后都有人吐唾沫。

    这小子倒是除夕大年夜的时候回到了家里,至于他为什么要出这份红口白牙说瞎话的证词,那就不得而知了。

    刘传文只是满脸冷笑,也不说话,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机会。

    “证人张耀良,你那晚看到的是谁?你确定纵火人就是你看到的那个人么?”审判长盯着张耀扬说道。

    “我确定,这起纵火案肯定就是那个人干的。要不然,一个人没什么事情拿着打火机往柴草垛旁边躲什么呀?而且他还不是本村人。所以,他肯定就是纵火人。”张耀良继续在那里瞎白话。

    “嗯,如果你再看到这个人时,会不会认出来就是他?”审判长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没问题,就算化成灰,我一眼都能认得出来。我这个人,天生就是记忆力好。”张耀良点头哈腰地道,却是一直不敢回头面对自己的那帮村民老乡们,怕他们愤怒的眼神把自己戳得稀烂。

    “审判长,下面我请求传唤公诉方的第二个证人。”倪羽扬着脖子说道。

    “好,传唤公诉方第二个证人。”审判长点头道。

    不多时,第二证人也来到了现场,梁辰皱眉望了过去,这个人身材魁梧、膀大腰圆,雄赳赳的一条汉子,看上去好像有些眼熟,他一时间却是想不起倒底是谁了。

    “是他?”这个时候,台下的耿帅忍不住惊怒交加地低喝了一声道,这个人他当然熟悉,曾经就是朝阳安保公司的一个员工,叫孙晓石,某军侦察兵退伍,天生一副当特种兵的好材料,当初耿帅对他也是十分欣赏。只可惜,这个人当初在地方上是因为偷东西,被勒令强制退伍的。来到这里后,他死性不改,居然又偷起了东西,结果被耿帅带人抓了个现形,后来就强行解除聘用合同开除了。

    没想到,他居然怀恨在心,当起了对方的证人来。耿帅又羞又愧,心底感觉无比的对不起梁辰,自己训的兵,居然出了这么一个反骨仔败类,一时间牙齿咬得格格响,拳头捏得紧紧的,真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揍他一顿。

    “别急,听他怎么说。”高羽按住了又羞又愧牙齿格格响的耿帅,向他沉稳地摇了摇头道。

    这个时候,台上的张耀扬已经惊叫了起来,“是他,就是他,我认得,当时就是这个人,拿打火机点柴草垛。”张耀良几乎是跳起来叫道。

    “肃静!”审判长喝了一声,张耀良才闭上了嘴巴。

    “你认得这个人?”审判长冷冷地问道。

    “认得,认得,他就是我当天晚上看到的那个放火的人。”张耀良鸡啄米似的点头道。

    “你叫什么名字?”审判长转头望向孙晓石问道。

    “我叫孙晓石,曾经是朝阳安保公司员工,后来因为一些原因离职。现在在一家板厂打工。”孙晓石舔舔嘴唇,偷偷地望了一眼稳稳站在那里正盯着他看个不停的梁辰,有些心虚地小声回答道。

    这句话刚说完,下面就响起了嗡嗡的低议声,一个曾经是朝阳安保公司的员工,居然跑过来做证了,这事儿倒是越来越有看头了。

    “除夕当天晚上,你在哪里?在干什么?”审判长询问道。

    “我受人指使,当天晚上去、去新发村,纵、纵火。”孙晓石越说声越小,说到最后,居然牙关开始有些打颤起来,审判长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受谁的指使?”审判长皱起了眉头问道。

    “就是,就是,他!”孙晓石颤着手指向了梁辰。

    “哄……”场上一片哗然……

    “肃静。张耀良,孙晓石,现在你们都是新发村纵火案的公诉方证人,现在我以审判长的名义告知你们的具体法条,做伪证就是犯罪,希望你们考虑清楚自己所说的每一句话。”审判长见证人到齐,威严地将法条阐述了一遍,随后,转头向刘传文道,“被告律师,现在你可以自由提问了。”

    “好的,审判长。”至始至终一直保持沉默并没有说话的刘传文终于开口了,他居然在笑,笑得让不屑一顾的倪羽颇有些毛骨悚然。其实他也清楚,自己这一方的两个证人俱都有些牵强,还有很多漏洞可寻。但一想到自己身后站着的大靠山,自然也就无所畏惧了。

    其实当初这两个证人预备着,就是为了预防那场秘密庭审走个过场使用的,但没想到,那场不合法的秘密庭审失败了,两个证人也没派上用场,结果就一直闲置了。

    不过后来某人找到了他,还要他继续打起精神来准备这个案子,所以,他也做了些准备,但仓促之间,他实在准备得不够充分,自己清楚都有哪些漏洞,甚至证人都被法院严密的看护起来,闹得他连串供都没有太多的机会。现如今,他也只好赶鸭子上架硬着头皮来了。

    “首先我想请问公诉方证人张耀良,你现在的职业是什么?”刘传文站了起来,走到了张耀良的身边,慢条斯理地问道。

    “我现在在打工。”张耀良含糊其词地说道。

    “在哪里打工?什么职业?”刘传文一双眸子炯炯有神地盯着他,看得张耀良有些浑身不自在。

    “我反对。审判长,这涉及到了个人隐私,并不属于本案的范畴。”倪羽抓住机会跳了起来叫道。

    “审判长,我只是想从多个侧面证明这个证人的证词是谎言,他所做的伪证,所以请审判长允许我问下去。”刘传文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向审判长躬身道。

    “反对无效,被告律师,你可以继续问询。不过请尽快问及与本案相关问题。”审判长点了点头说道,尺度拿捏得十分准确。

    “回答我的问题。”刘传文盯着张耀良继续问道,语气寒厉了起来。

    “我,我……”张耀良颇有些难以启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