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602章 :进入看守所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连城区法院院长张克礼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场比较普通的不公开审判案件,居然会演变成最后的这个结局。

    当然,这个所谓的“比较普通”并不是指这个案子的结果,而是因为指使他如此搞这个案子的人。那可是江城市市委书记,省委常委,以后必定会成为省领导的地方要员,绝对的大领导。有他亲口授意,这件案子就算出的事情再大,又能大到哪里去?

    反倒是他现在还并觉得这件事情会闹得多大。

    在他看来,官家永远是官家,想收拾局面,有的是办法。就算现场让那些老百姓看到,顶多就是处理起来棘手一点儿罢了,他根本就没当做一回事儿。并且,现在他也一直认为,房书来会来救他的,一定会把他捞出去。

    虽然出去以后有可能无法再任法院院长了,但自己这么出死力帮他干活,这位市委书记也一定也不会让自己失望,肯定会给自己找一个好地方待着的。

    其实张克礼最初的时候只不过就是房德坤的小车司机罢了,而且还是房德坤在边城区任区长时候的司机。

    但他为人机灵,又善拍马屁,最主要的是,他敢送。所以,在房德坤任区委书记的时候,就把他弄到了边城区法院任办公室主任。从那以后,张克礼搭上了房德坤这条线,伴上了这株大树,便死不松手,逢年过节必送礼,出手最少五万起,一年光是他自己送给房德坤的钱就不下三十万。而房德坤一路青云,而张克礼也自然是水涨船高,到最后在房德坤的运作下,他终于如愿如偿在去年登上了边城区法院院长的宝座。

    因为感激房德坤的提携之恩,他也必定要投桃报李了,房德坤要求他做这件事情,虽然当时他也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他太相信房德坤的能量了,就算是出了什么事情,他相信房德坤也一定摆平的。

    况且,如果这件事情做成了,他甚至还有可能更进一步,谋得更高的官职和更大的利益。贪俗驱使之下,他就做出了这样利令智昏的事情来。

    就如房德坤所说,所有的事情全都是他一手策划的,除了那两个穿着白大卦的人他不知道底细、只知道是房德坤派来的人外,其他人,根本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听命于他行事罢了。当然,这些人也全都是他在连城区法院这几年来收买的心腹,可以说对他死心塌地,十分信得过的。

    现在张克礼就在自己的办公室里脑子里乱七八糟地想着心事。曾经的那间豪华的办公室,现在暂时已经被当成了囚室,刚才还坐在秘密审厅里威风八面的法院院长,现在成了囚徒,在在里面坐立不安。被临时关在办公室里,据说这也是上面的授意,毕竟现在情况未明,再加上张克礼身份特殊,还不适合直接把张克礼抓到警局或是看守所里去。得上面的人研究过后再做决定。

    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看着外面威严地守卫在外面不允许他随意进出的警员,他心底下多少有些打起小鼓来,现在他最期待的就是见到房德坤,只要见到他,才多少能让自己安心下来。

    倒是盼着谁来谁就来。

    外面静悄悄的廊道里突然间响起一阵脚步声,随后,房德坤那张熟悉的胖脸已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房书记……”一直趴在门口翘首以待的张克礼喜不自禁地喊了一嗓子,却被房德坤用威严的目光制止住。

    随后,房德坤已经走到了门前,站到了他的面前。跟在他身后的,还有江城市市委市政府的头头脑脑和连城区的头头脑脑,连城区的区长和区委书记额头上都已经冒汗了,跟在房德坤身后紧张地直搓手,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张克礼居然这么大胆子,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这简直就是知法犯法,亏他还是一个法院院长。

    不过,如果他们要是知道房德坤居然就是这件事情主使者时,恐怕会跌破了眼镜了。

    因为避嫌的原因,房德坤并没有进屋子,而是当着两个警员的面儿与他说话。

    “张克礼,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居然敢进行秘密审判,还用这种手段威逼犯罪嫌疑人,你倒底为什么要这样做?”房德坤做出了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狠狠地怒斥道,不过眼睛里却隐蔽地向他使了个眼神。由于他站在最前面,其他人都在他身后,所以这个眼神也只有张克礼能看得见。

    曾经跟在房德坤身畔那么多年,张克礼对房德坤的这个眼神自以为心领神会,他觉得这是房书记在暗示自己,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自己要把握住,如果乱说话的话,恐怕他也不会伸手救自己了。

    当时他就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般,一颗忐忑的心反而安静了下来,只是装出了一副委屈可怜的样子,“房书记,我这也是被逼无奈啊。这个人所犯的事情,情节很严重,性质很恶劣,不宜进行公开审判,所以才以这种不公开的方式进行审判的。没想到,他在现场居然反抗,还企图逃走,打伤了审判人员,并且,跟疯了一样,逮人便打。我们也是迫不得已,让法警用枪支控制住了他,可他还是力图顽抗,最后我们只能给他注射安定剂了。可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人就闯了进来……”

    张克礼开始在那里信口胡说,颠倒黑白了。

    “是么?居然是这样的情况?”房德坤皱起了眉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半晌,回过头去向身后市纪委和法院的人说道,“你们组成一个专案组,好好地查一查这个案子,或许别有隐情也未可知。”他严肃地道。

    “好的,房书记。”身后跟着的纪委书记和法院院长点了点头,记下了这番话。

    “无论如何,你今天的做为是严重违反国法党纪的,我建议先羁押。待事实查清楚后,如果触犯刑法就移交上级公安机关和法院处理,党内也会做出严肃处理。”房德坤继续下达指示,后面的人继续用心记下。

    张克礼听到这句话心里头便更有底了,他听得很清楚,“建议羁押,待事实查清楚后再做处理。”那就意味着老领导已经在为他活动捞他出来而争取时间了,只要他能守得自己的这张嘴,不该说的坚决不说,就肯定能等得到机会。想到这里,终于暗自里长舒了一口气。

    “走吧。”房德坤脸色铁青一片,拂袖而去,不过临走前再次向他投去了一眼,眼里没有责备,只有告诫和勉励,似乎在说,你不必着急,我会捞你出去的。

    张克礼心下如释重负,悄悄地退回了办公室里,心底下开始盘算接下来的事情。

    不多时,有两个武警上来把他押上了车子,直奔看守所而去。按照房德坤所说的,他暂时要被羁押。

    而房德坤处理完这边的事情后,火速赶回到了宾馆,与赵妍商量了一番。下午,赵妍将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便紧急出了门,也不知道是会见谁去了。

    张克礼安然进入了看守所,因为其特殊的身份,便被安排在了一个条件较好的单间里。

    吃过了他觉得比猪食还难吃的晚饭之后,担惊受怕了一天的张克礼正准备上床睡觉,就在这时,他这间屋子的门打开,两个看守警走了进来。

    “张院长,今天晚上要委屈你一下了。”两个看守警搓了搓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怎么?”张克礼院长横眉立目地问道。虽然身处在看守所之中,但他并没有一个身为犯人的觉悟,觉得自己以后还是要出去的,甚至还有可能继续当自己的法院院长,这些小小的看守警哪放在他的眼里?所以毫不假以辞色。

    两个看守警倒是十分客气,对他的态度恍然不见,“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晚上有一个明天就上刑场的死刑犯,情绪十分激动。原本,死刑犯是必须要一人一个单间的,同时还要有一个守夜的。可是,现在仅余下这一个单间了,被您占了。我想,如果您不介意的话,挪个地方么?就委屈您一晚上,到别的号子里跟其他犯人挤一挤。”

    他们说的倒是没错,原则上来讲,死刑犯是必须要单独羁押的,并且还要有专门的人陪护,就是为了防止出现什么意外情况,或是死刑犯自杀,没能被及时行刑。

    “不行,我就要睡这个房间。你们自己想办法去。”张克礼哼了一声,躺在床上道,根本不尿他们。身为法院院长,他来过看守所,当然知道其他的号子是怎么一个情况。八个人甚至是十几个人睡一间屋子,臭气薰天,跟猪窝一样,他可待不了。

    “这个,张院长,我们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按照规定,死刑犯行刑前一晚,是必须要有一个单间的。要不然,您看这样好不好,我们把那个死刑犯挪到这间屋子来,放心,肯定不会吵到您,他一来,我们就偷偷地给他注射镇定剂,保证不会吵到你们。明天一早,睡醒一觉后,他就会被送走了。”两个看守警软磨硬泡,张克礼人在屋檐下,不得不让步,最后,那个死刑犯终于被挪到了他的房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