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599章 :自己配药自己吃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可是老百姓的怒火一旦被激怒起来,就如同决堤的洪水,势不可挡。古人所云的水能载舟亦能覆舟,也是这么个道理了。

    “砰!”枪声响起,那是钱仲培见场面已经开始不受控制了,担心出更大的乱子,终于命令武警向天鸣枪了。

    这一刻,他就算不出手也要出手了。

    实际上,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会出这么大的乱子,更没有想到的是,这个不公开审判居然动用上了私刑,就他刚才看到的一切而言,甚至都已经超过了刑讯逼供的范畴,简直就可以说是屈打成招了。那个李治国,简直就是在胡搞一气,就算他是省政法委书记,难道就以为法院是他的个人审讯室吗?说怎么干就怎么干,这还有没有一点党员干部的觉悟,还有没有一点法律意识了?过份,实在太过份了。

    这也让他异常的愤怒,同时心底下也暗暗后怕。他很清楚,如果自己不来,恐怕今天这一幕依旧会发生,如果要是发生,现场没有人制止,就必定会酿成更大的骚乱,甚至激起真正意义上的民变,被激怒的老百姓甚至会砸了这家法院,并且继续冲击公安部门甚至政府机关。而这里,可是省会,是省委省政府所在地,省长省委书记的眼皮子底下,出了这么大的乱子,那还了得?

    到时候,恐怕一个搞不好,这把火就会烧到他身上来,李治国有人保,拍拍屁股走人了事,可他呢?现在已经失去了中央的根基,出了这样的事情,就意味着他的政治生涯已经就此终结了。

    后怕的同时,他更是出奇的愤怒,李治国这个混蛋,吃粮不管穿,这简直就是浑整一气啊,难道他没有考虑过这样的后果?

    没办法,现在的李治国已经被逼上了梁山,冲着自己头顶上的这顶乌纱帽,也是不得不出手了。

    枪声响起,骚乱的人群终于安静了下来。

    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钱仲培终于站在了法庭门口,一脚门里,一脚门外,临时踩在了一块搬过来的木台子上,以便以让更远处的人看得见他。

    “我是省委书记钱仲培,同志们,不要冲动,听我说两句。”钱仲培站在木台子上,高声喝道。

    躁怒的人群听到说话的这个人居然就是省委书记钱仲培,一时间倒是吃了一惊,镇定了下来,静静地听着他讲话。

    无论如何,钱仲培都是这个省最大的父母官,况且老百姓刚才也是一时间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再加上种种因素导致刚才的激烈情绪,一旦他们平静下来,回归理智,事态就向着可控方向发展了。

    “同志们,说句实话,今天的情况,我不算太了解,但想必大家也未必十分了解。所以,先请大家静下来,我们先搞清楚这个情况倒底是怎么回事再做打算。这是其一。第二,就算是搞清楚了情况,也希望大家不要再冲动。要相信国家,相信党,相信我们的法律。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有罪者必惩,大恶者必诛,这是我们党和国家治国的方略,永远都不会变。在这里,我向大家保证,一旦弄清楚这里的情况,我们将会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该抓的抓、该放的放、该判的判,法治社会,法不容情!”钱仲培这番话,掷地有声,铿锵有力,倒也让老百姓们精神为之一振,都默不作声起来,只是睁大眼睛在那里看着,看今天这件事情倒底会得出一个什么样的结果来。@&@!

    正在这时,远处尖厉的警笛声响了起来,随后,省政法委书记李治国,江城市市委书记房德坤,几乎是同时间赶到了。

    “钱书记,我刚接到消息,听说连城区这边出了乱子,便赶过来了,这里倒底出了什么事情?”李治国看到眼前的这种情况,神色不禁微微一变,皱眉问道。

    尤其是,看到现场还有无数记者的时候,眼中神色更加阴沉起来。虽然表面神色依旧没有什么变化,可是心底下都快气炸了。

    他万万没有想到,手底下的人办事情居然这么不利落,一个秘密庭审,居然搞成了现在的这副模样。尤其是现场还招来了这么多记者,有他们在,肯定抓拍到了许多不应该让外人看到的东西,一旦这些东西,结果不堪设想。况且,就算没有这些记者,恐怕当时的场面也有许多人看到了,这可全都是人证,如果上面一旦查下来,就算是后面的人保他,恐怕也要费好大一番力气。

    他简直都要抓狂了,自己堂堂一个省政法委书记,想收拾一个地方上的地痞流氓,怎么居然就这样困难?三番两次的出手都不成,这一次还弄得自己要赤膊上阵了,可事情非但没有半点起色,反而向着自己极其不利的方面发展。这倒底是为什么?*&)

    房德坤也从人群外面挤了进来,跑得有些急了,再加上这些日子新得了一个美丽漂亮、风情万种的小情妇,所以没日没夜地在她身上耕耘导致身体发虚,等跑到钱仲培身旁时,满脑门子都是汗。

    钱仲培看也不看房德坤一眼,只是冷冷地扫了李治国一眼,心底下怒气往上涌,这厮还有脸装糊涂问出了什么事情?你自己搞出来的事情你自己不清楚么?还来问我?如果我不在这里,这儿就出了大乱子了。

    只是现在不是斗气的时候,他只能强压怒火,淡淡地应了一句道,“李书记,我也是下基层调研,正好路过这里,并不清楚这里出了什么事情。只不过我刚刚进来的时候,已经看到了这个小法庭正在进行一场庭审,但是,是由两个法警持枪威胁犯罪嫌疑人,然后两个医生模样的人要给他注射一种不明物质的液体。现场情况就是这样了,当时有几十名记者抓拍抓摄了下了当时的情景,还有几百名群众看到了这种情况。”钱仲培说到后面的这句话时,有意加重了语气说道。

    他这是摆明了告诉李治国,这里的事儿已经露了,捂不住也盖不住了,没准儿现在网上就已经出现关于这里情况的贴子、照片还有视频了,这可不关我的事儿。我能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要是真等这里捅出了大娄子,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你,我也要跟着吃锅烙。

    李治国听了钱仲培的话,眼角的肌肉剧烈地抽搐了几下,眼里掠过了一抹又惊又怒又惧的神色,他同样知道这件事情的重大,一个处理不好,自己恐怕真的有难了。

    脑子里急速转头着念头,思考着该如何以最小的损失挽回现在的局面,处理现在的事情,同时装做震惊的样子,两道眉毛一竖,“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幸亏钱书记处理得及时,没出现什么大乱子,否则的话,一旦激起民变,真要麻烦了。”

    他不知道这里面倒底有没有钱仲培在推波助澜,不过他也很清楚,钱仲培出现在这里绝对不是偶然,就算他想独善其身做骑墙派,但来自冷春棠的压力想必也是不小。

    但现在他已经无暇去想这个事情了,当务之急,是必须要将场面压下来。钱仲培就算是顾忌到冷春棠的压力,但也同样要忌惮自己背后的势力,所以,他现在是肯定不会与自己直接撕破脸皮的,要不然,他这一辈子的官场可就算是白混了。

    刚想到这里,钱仲培就已经压低了声音,“李书记,这边的事情,我已经暂时帮你压下来了。至于如何善后,你自己看着办吧。”

    他这一句话出口,就已经将自己撇清了,表明了自己现在并没有与李治国做对的意思。

    随后,他抬头向着对面的老百姓大声地道,“同志们,为了处理这件事情,现在我们省的政法委书记李治国同志也已经赶到了现场,他是主管全省公检法司的主要领导,也请大家相信李书记,一定能够将今天的事情处理好,将案子办一个水落石出的。”

    说罢,他便走下了台子,将李治国让了出来。而后,悄然带着人离开了。这也更加证实了李治国的猜测,原来钱仲培确实并不想得罪自己和自己背后的力量,他这么做,也摆明了是给自己机会处理这件事情了。

    当然,或者也可以说是,把这个不好处理的烫手山芋递给了自己,不管如何处理,处理得好与坏,那都是李治国的事情了,与他这个省委书记无关了。

    他这一招以退为进端的是玩儿得漂亮,这个时候,李治国也不得不挺身而出了,亲自赤膊上阵了。

    只不过,钱仲培走出人群的时候,眼神有意无意间扫了房德坤一眼,眼神里那冰寒彻骨的神色,让房德坤额上的汗水流得更急了。做贼心虚,他小心翼翼地低下了脑袋,不敢再看钱仲培一眼。

    钱仲培出了人群,坐到了车子上,揉了揉眉心,长出了一口气,心情有些烦燥。

    想了半晌,向秦秘书一伸手,秦秘书知机地将手机递了过去,钱仲培看了他和司机一眼,司机赶紧停下了车子,两个人下去抽烟了,钱仲培就在车子上打起了电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