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597章 :咆哮公堂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派个代表,把事情说清楚。”此刻,省委办公厅副秘书长金柄勋走了过来,皱眉问道。

    这一次领导轻车简从要走基层进行调研走访,却并没有说要去哪里,只是说随便走走看看。这样的事情以前也是有的,钱书记这个人干工作比较务实,最不喜欢的调研方式就是在一大群地方领导的陪同下走马观花地看,然后再听一堆浮夸的报告。他喜欢不定期带上几个人,说走便走,或是在市区里转转,或是下基层调研一下,这才能最佳的了解社情民意、为做出决策掌握更多的第一手鲜活的资料,顺便解决一下随时遇到的民生问题。

    这一次,倒也和以前往没什么不一样的,但车子一路行到连城区法院这边的时候,却被熙熙攘攘的人群给堵住了,下来一看,居然有近四百名群众拉着横幅堵住了边城区法院的大门,强烈要求还他们公道,要求什么公开庭审,搞得他也莫名其妙。按理说,告状的地方却被有冤屈的告状老百姓给堵住了,要求公正公平,这确实是一件很丢面子的事情,更何况,省委钱书记恰巧路过这里。一时间,他也不敢怠慢,边着人问清前面倒底是什么情况,边紧急打电话给江城市委书记房德坤,还有江城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胡玉志的电话。

    房德坤接到电话的时候,明显就是一怔,看样子好像并不清楚具体情况,在电话里支吾了两句后,说自己马上就会赶过来,然后便挂上了电话。而胡玉志则大吃一惊,原本要赴京开会的他现在立即调转车头往回赶。

    无论如何,江城市连城区法院就是在他的治下,出了什么乱子,他也是责无旁贷。况且,现在还好死不死让省委书记钱仲培看到了,可把他给郁闷坏了,在车子上就连续拨打连城区法院院长的电话,却一直是处于关机状态,气得他把手机都摔了,命令司机加速疯狂往回赶。

    这边,问了几句后,金柄勋便已经清楚了具体情况,赶紧跑到钱书的车子前汇报道,“钱书记,这里老百姓说,他们是大学城的普通百姓,现在里面正在进行一场极为不公平的秘密庭审,是要利用公家的手段强行审讯一个犯罪嫌疑人。他们都是犯罪嫌疑人曾经资助过的人,还有不少是犯罪嫌疑人的员工,所以,他们赶了过来,为里面的那个犯罪嫌疑人鸣冤。”金柄勋压低了声音向钱仲培汇报道。

    钱仲培其实心底下明镜儿似的,哪里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自禁暗暗点头,没想到梁辰的手下居然这么灵通,一点就透,这也给了他一个可以迈步的台阶。

    毕竟,就算他想出手的话,如果他就这么冒冒然赶过来,什么理由都没有,就算把梁辰保下来了,但他也势必会被有心人扣上了一顶干扰地方司法独立权的帽子,大加攻讦。说到底,无论司法公正与否,毕竟在名义都属于独立体系,任何政府和党委力量都不得凭借手中权力干预甚至影响司法公司。

    而梁辰的手下居然能领会他的意图,直接搞出了这么一出来,他身为省委书记,在自己的治下见到这种群体上访的事情,如果不管,那才是有问题了。

    这也是他的老道之处,就算想做什么,也坚决不予人以口实,授人以柄。

    不过,事实上他也并不想真正的出手。第一,两方势力来回辄压之下,他最后还是两不相帮,否则引火烧身不明智。第二,梁辰是不是真的有问题,或者是不是真的被人拿住了把柄,他同样不清楚。如果梁辰的屁股真的不干净,被人拿捏得死死的,他要是出手,就算保下来,也难保以后会不会反弹,甚至在明面上闹到更高的层面上去。

    所以,他早已经定下了一个原则,不说,不做,只看,只听。毕竟是偶遇嘛,什么都不搀与,这总不算是出手吧?就算是李治国背后的那方大势力,好像也拿他没辄,对吧?

    而这样的话,两不相帮,我只是坐在这里看你们斗,在规则内斗,在体制内斗,在道理上斗,为大家创造一个公开平等的斗争机会,你爱咋整咋整,我就不吱声,就看看,这好像就谁都不会得罪了吧?

    抱着这个心思,钱仲培皱起了眉头,重重一拍车门,“简直是胡闹,又不是军事法庭,什么案子还需要进行秘密庭审?这又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一推车门,他便走了下来,眼中满是怒气。

    金柄勋哪里知道钱书记这倒底是真是假啊?赶紧开了车门把钱书迎了下来,小心地跟在身后往前走。

    前面的群众一看到面前的人群波开浪卷,随后一个无比威严的官员走了过来,他们也不管是谁,登时就扑了过来,围在了一旁,“领导,梁董事长冤枉啊,他被警察给不由分说就抓到这里来了,据说要进行审判,还不允许我们进入现场观审,我们强烈表示抗议,梁辰董事长,那可是个好人哪,这个世界上,为什么好人就没有好报啊……”

    这些老百姓对梁辰的情感可是货真价实的,一方面,梁辰对他们仗义出手,出钱出力帮扶他们,另一方面,还竭尽全力安排他们没有一技之长的穷苦家人在自己的企业里上班,虽然挣得不多,但足以能改善他们的生活,养活一家人,让他们能在艰辛的生活中看到未来的一缕希望。他们对梁辰的感激不搀半点虚假。虽然这一次是由高羽他们紧急组织起来送到这里来的,但这喊冤却是实实在在的喊,并且还有一些有心人专门教了他们怎么喊,就更具有说服力了。

    “乡亲们,你们别急,慢慢说。我想听听这倒底是怎么回事。”钱仲培混迹官场多年,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当然一眼便能看得出来。

    虽然明知道这些人是梁辰的下属组织来的,但他们哭诉的时候所流露出来的真情实感,足以动人。心底下倒是小小地吃了一惊,没想到,梁辰在大学城那边的威望和人气居然如此之高,倒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宾馆内,房德坤暴怒地摔了手机,光着膀子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挥舞着拳头几乎是声嘶力竭地怒吼,“这群刁民、混帐,他们是怎么知道梁辰在连城区法院的?我明明已经安排得很妥当了,派连城区法院院长亲自押阵,怎么消息还是泄露了出去?混帐,混帐,混帐!”

    “老公,别生气了,你还是赶到现场去看看吧。但愿,李书派来的人已经派上了用场,现在梁辰已经‘招供’了。只要庭审结束,拿到梁辰亲自签字的供词,那就什么都好说了。这就是我们收拾梁辰的有力证据。只要他们那边能把现场控制好,就算是钱仲培来了亲自出手也没什么用。哪怕梁辰日后翻供,也完全可以将责任推到钱仲培身上去,就说有了他的包庇,梁辰才敢改了口风翻供的。相信,李书记不会轻易退让的。”赵妍倒是比房德坤能沉得住气,仔细地分析道。

    房德坤听了赵妍的话,仔细想了想,点了下头,“唔,你说得倒是没错。”他重新镇定了下来,穿好衣服,亲了赵妍一下,匆匆走了出去。

    连城区法院。

    外面已经喊得是沸反盈天,里面同样也没怎么消停,“砰砰咚咚”响成一片,桌椅互挤声与人的呼叫吃痛声不绝于耳。

    不过,这种声响现在在外面那巨大的喧闹声中,倒是被完全地遮掩下来,没人知道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可当事人却是清清楚楚,因他们亲眼见证了一位绝世猛男是如何发威的。

    就在那个持着针头的人即将一针刺入梁辰胳膊的时候,戴着镣铐并且一直被四个法警摁在下面好像已经没有半点还手之力的梁辰,突然间向下猛地一蹲,随后就如一根被压缩到极致的弹簧般暴起,一下便将四个法警的手顶开,随后头向前狠狠地一撞,正顶在了那个正瞪大了眼睛想催眠他的人两眼之间。

    那个人鼻梁骨便发出了一声清脆无比的声音,鼻血长流,一双眼睛也被撞得撞血,向后便栽了过去。

    与此同时,梁辰就是一个大旋身,手中戴着的沉重无比的镣铐一下便砸在了那个正要将针头刺入他身体的人右脖颈上。十几斤重的大铁镣抡起来可不是闹着玩儿的。

    这一下便将那家伙砸得一声没吭,软软地挫倒。

    不过,随后那几个法警却已经扑了上来,有两个拽出了警棍,还有两个正要去摸枪。可是他们的攻击还没等展开,就看见一幕奇景——梁辰舌绽春雷般的一声怒吼,突然间就戴着几十斤的沉重镣铐,一下便从被审判席上跳起了两米多高,合身一扑,便已经将一个正要摸枪的法警扑倒在那里,膝盖只一顶,便已经顶在了他的胸上,将他顶晕了过去,随后,他的雷霆打击便毫不留情地展开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