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596章 :阴招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连城区人民法院。今天是周三,也是传统的政治学习日,按照上级的要求,今天全院干部职工全都去市中法参加省高法举办的反腐倡廉图片展,所以,连城区法院基本上已经没有人了。

    不过,基本上已经没有人了,不代表真的就没有人了。

    起码,现在那个小法庭里,就已经坐满了人,而连城区人民法院院长这一次居然直接客串大法官,无比威严地坐在那里。

    周围是书记员、陪审团,不过陪审团只有两个人,规模小得可怜。没有一个听审的观众,剩下的就都法维护秩序的法警。毕竟,这是一场结果既定的秘密审判,也不可能搞那么多人来听审了。

    现在,梁辰居然被用连体的那种几十斤重的大镣铐铐了起来,颇有些艰难地站在审判席上。没有辩护律师,直接面对法官。

    不过梁辰依旧十分淡定,唇畔甚至还挂着一丝鄙薄的笑意,这看在那些心里面有鬼的人,自然是格外愤怒却又有些无形的心虚。

    “现在庭审开始。梁辰,男,某某年出生,藉贯某某地,现就读于北方师大,大一新生。按照公安机关和有关部门的证据显示,自某某年九月份入学以来,你先后参与了多场打架斗殴事件,并且斗殴至死,重伤害者多人。非法巧取豪夺,积累不法资产,黑恶势力团伙不断壮大。后又为谋求正面社会形象,不惜于新发村纵火……”那个法官摊开了长长的卷宗,开始读了起来,梁辰只是闭着眼睛,恍若未闻一般。

    读了大概能有十几分钟后,那个法官终于结束了宣读,抬头问道,“犯罪嫌疑人梁辰,现在本法庭严重怀你与十多起流氓寻衅斗殴、刘文波谋杀案、新发村纵火案等多起严重干扰社会治案秩序、造成极坏影响的案件有关,并且人证物证俱在,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吗?”

    其实在这种秘密庭审中,所谓的问话都只不过是多余的,象征性的东西走个过程而已。就算犯罪嫌疑人申述也无济于事。都秘密审判了,你申述还有个毛用啊?

    剩下的程序就是如何让犯罪嫌疑人签字承认所有罪状都是成立的了。

    其实再民主的国家里,这种秘密庭审也是存在的。当然,大部分庭审都是证据确凿,但不能公开审判,但也有极个别的案件是公器私用,所谓审判不过就是走个过场程序,主要就是要个结果罢了。

    毕竟,任你民心如铁,官法也似洪炉,公器祭起,想收拾任何一个人,还真不算一件太难的事情。

    梁辰听到那个法官问话,终于睁开了眼睛,定定地望着那个法官,“第一,我不同意这个宣判结果,我是无罪的,这一切罪状都是构陷,属于子虚乌有,所以我坚决不认。第二,这种秘密审判是不合法的,也是不合程序的,无论我是否有罪,我都强烈要求按照公正、公正、公平的程序进行审判。第三,我身为华夏公民,在没有被正式剥夺所有政治权利之前,我也有权要求请我的辩护律师出场为我申诉,同时也有权请求进行庭上自辩。”

    一番话说下来,铿锵有力,让那个原本就有些心虚的法官更加没底气了。

    不过,这件事情可是上面的大领导强烈要求办理的,想审也得审,不想审还得审。深吸了口气,他用木锤敲了敲桌子,“因为你所涉及案件性质的特殊性还有考虑到恶劣的社会影响,所以,犯罪嫌疑人梁辰所主张的三项权利本庭全部予以驳回,你现在只需认罪伏法,静待本庭最后宣判。如果对宣判结果不服,可以在十五日之内向上级法院提起上诉。”

    他这是摆明了不给梁辰半点机会了。

    而所谓的梁辰拥有的上诉的权利,那也只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主要目的就在于先诱导梁辰认罪签字,一旦他签了字,任何事情便都好处理了。

    只要他签了字,他想上诉?别说门了,连窗子也没有啊,直接就判你个死刑,待个几天,拉到法场上就毙了你,一切就全都ok了。

    “我没有罪,所以我坚决不承认法庭所做出的对我的宣判是合理、合法、有效的,我更不会签字。”梁辰轻哼了一声,闭上了眼睛,干脆就来了个不理不睬。

    屋子里所有的人似乎都没有什么意外,大概他们也认为以梁辰这种人,要是如此轻易地就认罪伏法那才是怪事。

    那个法官没有说话,只是咬了咬牙,向旁边的一个法警使了个眼色,那个法警点了点头,便悄然转身出去了,而那个法官依旧在那里“苦口婆心”地劝着梁辰认罪伏法,但梁辰就是闭眼坐在那里,根本不理会他。

    一分钟后,门外走进了两个穿着白大卦戴着口罩的人,其中的一个人,手里拎着一个药箱,而另一个人则空着手,虽然戴着白口罩,但眼神却锐利至极,顾盼间让人心底生寒,同时,如果谁要是望向这双眼睛时间稍长一些,不知不觉中便有一种好像要陷入这眼神之中的感觉,神志也居然有一些模糊的感觉。

    这一对眼睛散发着妖异无比的力量,仿佛能摄人魂魄力一样,天知道这个人倒底是干什么。

    “梁辰,你的犯罪事实就摆在这里,铁证如山,也无须再经过繁杂程序对你进行审判。你,现在,必须要伏法。”那个法官见两个穿着白大卦的人进来,陡然间对梁辰提高了音量喝道。

    也就在这一刻,四个膀大腰圆的法警八手齐出,一下便摁住了梁辰,随后,其中一个身材瘦削一些的那个穿白大卦的人,从容地打开了药箱,从里拿出了一个针管,针管里装着的是一种绿色的药液,绿得诡异,绿得可怕。

    举着针头,他便向着梁辰走了过去,而另一个人则走到了梁辰的面前,强行扳起了他的脑袋,让他注视着自己的眼睛。

    此时此刻,梁辰身上戴着几十斤重的连体镣铐,行动不便,并且旁边还有这么多人按着他,就算是他插翅也难逃了。

    而梁辰很清楚,身后那个人即将给自己注射的是迷幻药,这种药物,他以前曾经在与一个中情局特工打交道时看到过,只要这种药物一注入进去,就算一个人的意志力再强大,最后也必定会全面溃散,神经弱化,意识模糊。

    再加上面前的那个长了一对妖异眼睛的人肯定是一个擅长精神迷幻类的催眠高手,双管齐下,意识被强行绑架式控制,别说让一个人承认犯罪事实,恐怕就算是让一个承认他老妈养汉偷人才生下的他,恐怕这个人都会点头连连地答应下来。

    这些人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甚至不惜动用这样的阴招让梁辰“认罪伏法”。

    随着那个针头离梁辰的胳膊越来越近,情势也变得愈来愈危险起来……

    连城区人民法院门外。

    原本这里很冷清,因为全体干部职工都去市中法参观的原因,所以大门紧锁,来办事的人也只能望着紧闭的大铁门失望的离开,并没有谁在大铁门外等候多久。

    但这种冷清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随着一长串车子的到来,“吱嘎”一声,车子上下来了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至少三四百人,围堵在大门口,拍击着大铁门,不停地喊着,“我们要求公平、公正、公开的审判”“放梁董事长出来”“我们要见梁辰董事长”。

    并且,他们还拉出了一道大大的横幅,上面写着,“法院处事不公,秘密进行庭审”还有,“强烈要求公正、透明、公开的司法审判秩序”等等等等。

    随着他们的喊声,周围的老百姓们开始好奇地围了过来,站在远处边好奇地看着,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人群越聚越多,不到十分钟,已经聚了不下上千人了,都围在旁边看热闹,今天的这个场面还真是稀奇,以前可从来都没有见过。

    人群之中,高羽和吴泽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远处,盼望着钱仲培赶紧到来,要不然的话,再这样下去,他们弄了这么多人来,同样也不算太好收场。当然,他们更担心的是辰哥现在的安危,也不知道他现在倒底怎样了。

    正在这时,尖厉的警笛声响了起来,远处,一列车队缓缓开了过来,打头的警车开着红蓝暴闪,带领着车队直行到远处,停在了那里,随后,车子上下来了不少人,几个警察拦开了路人,走到了大铁门前那群人面前,拦开了一条路,随后,一群衣冠楚楚一看就是领导模样的人走下了车子,脸上带着惊诧的表情,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来了,他们终于来了。”吴泽深吸了一口气,强自压抑激动的心情,低声地叫道。

    只要钱仲培来了,无论事情有多糟糕,就会有一线转机了。当然,这一线转机倒底有多大,谁也说不好,但他们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无论如何,都必须要紧紧地抓住这个翻身的机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