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586章 :气场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后面几个岗哨被四个警察毫不客气地用枪指着控制住,让他们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羞愧且愤怒地握着拳头,眼里像要喷出火来,死死地盯着那几个警察,如果可以,真想狠狠地暴揍这帮家伙一顿。

    “你们干什么?就算是警察,好像也不能随意这样乱闯私人场所吧?更何况这是我们安保公司的办公地点,如果传出去,会对我们公司造成多大的负面影响?”这个时候,高羽已经走了过来,双手一拦,制止住了后面波浪般涌过来的人潮,紧盯着前面带头的那个人道。

    “你是谁?”那个身材高削的人冷冷地斜了高羽一眼问道。他的肩膀上扛着一枝三花,居然是一位一级警监,那至少是省厅副厅级领导了。

    “我是朝阳安保公司总经理,高羽。请你们亮明身份,说明来意。”高羽沉声静气地说道。

    “高经理,是吧?我是省公安厅副厅长徐重德,我们怀疑朝阳安保公司董事长梁辰与几宗重大案件有关,请他回去进行调查。事急从权,公事公办。这是搜捕令,你看清楚,还希望你们能遵纪守法,配合我们的工作。”徐重德脸上神色冷冷地说道。

    “什么?敢抓我们梁董事长?他犯了什么法?为什么要抓他?”后面那些已经听清楚这些警员们来意的员工们登时就炸了,呼喊声山呼海啸般响起,两三千人同时喊起来,那是一个何等壮观的场面?

    呼喊声如拍岸的惊涛,喊得山崩地裂,群情汹涌,其愤涛涛。

    所有人都愤怒了,梁辰在他们心中,威望之高,无可想像,现在就如同长者,如父母一般的存在,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更如神一般的超脱,有着亲人的温情与敬神般的膜拜,更何况,梁辰还是他们的衣食父母,梁辰对他们的重要性勿庸置疑。现在居然这些人居然要抓梁辰,他们不炸才怪。

    愤怒的人群海浪般往前狂涌,挤得前排的高羽等人几乎都要拦不住了。

    对面的徐重德唇畔牵出了一抹令人心悸的冷笑来,他早已经接到了上级的命令,其实就是要在今天这个场合来抓梁辰,就要激怒这些人,如果他们敢反抗——几千人共同反抗,闹出的声势之大恐怕没人敢想像,那基本上跟造反都差不多少了,正好给了他们一个最有利的一举扫灭这个“黑恶”势力团伙的机会,他巴不得现在这些人冲击他们的队伍呢。

    高羽为人沉稳,知道这个时候表达愤怒是可以的,但如果真的要是群情汹汹冲击对面警员队伍,那可就要出大麻烦了,于是与马滔等几个人拼命拦着后面的人,同时高声厉喝,可是后面的兄弟们已经被冲昏了头脑,哪里还能考虑到这些?眼看他们就要拦不住了,而对面的军警们早已经紧紧地握住了手里的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指向了对面的人群。

    就在场面即将失控的时候,突然间一声长喝响了起来,就算是在几千人愤怒的呼喊声中,依旧清晰可闻。

    “都安静!”

    随着这一声长喝,梁辰已经装容整齐地从屋子里走了出来,径直走到了徐重德的身前。

    “辰哥”、“辰哥”高羽几个人悄悄地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水,手下人反应的激烈程度已经超过了他的想像,让他们颇为感动的同时也有些害怕闹出大事。现在辰哥终于出来了,相信他必定能控制住这个场面,几个人倒也松了口气。

    梁辰的这一喝,就如同给大家伙集体打了安定剂一样,几千双眼睛齐刷刷地望着他,场面顿时安静下来,只有愤怒粗重的呼吸声此伏彼起,其他的,居然一丝杂音都没有发出来。

    对面的徐重德眼神顿时眯了起来,望向前方的梁辰,里面有针刺一般的光芒射出。眼前的梁辰实让他大吃一惊。他实在没有想到,上面领导要他这位省厅主管刑侦的副厅长亲自抓捕的人,居然这么年轻,就像一个在校大学生。但更让他悚然一惊的,这个梁辰不但如此年轻,更重要的是,他的威望如此之高,仅仅只是一句话,便让现场这几千人全都鸦雀无声,这份威望和号召力绝对不是盖的,他当副厅长这么多年,自然养成了一份锐利的眼神,能够清晰地看得出,他们是真心地服气拥护这个年轻人,那是从内心深处迸发出来的情感,没有半点伪做与假装,这才是最让他惊诧的事情。

    年轻俊才他见过无数,但这样具有绝对统治力并且能够把这样庞大的一个集体打造成如此具有凝聚力和向心力的年轻人,他还是头一次见到。

    “这个年轻人,倒底是什么来头?”徐重德一时间心情有些沉重起来。这样的人,看他所拥有的能力和这种能在短时间内建立这样一个公司的庞大能量来看,绝对不应该是一个普通家庭出来的底层小市民,他身后必定有着庞大的背景。这一次,自己奉命行事,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是不是会被人当枪使了?

    一时间,心下有些惊疑不定起来。如果真要得罪了这个年轻人,那就等同于得罪了他身后的那个庞大的背景势力,恐怕这也不是自己一个省厅副厅长能得罪得起的。毕竟,在普通人眼里,他威风八面,风光无限,可在一些真正掌握超级能量的人眼里,他连一只蚂蚁都不如,说捻死他,不过就是抬抬脚的事情,不费吹灰之力。

    可是事已至此,他也没办法再退了,只能硬起头皮继续往前顶。不过,望向梁辰的眼神,已经由最初的狂与不屑,转为现在的震惊和凝重。

    “你就是朝阳安保公司梁辰梁董事长?”徐重德不敢怠慢,尽管是来抓人的,但不自觉地,语气已经客气起来。

    有些人,天生就拥有一种强大的气场,无疑,梁辰就是这种让任何人见到都不敢轻易怠慢的人。

    “呵呵,徐厅长,您好。”梁辰微笑着主动伸出手去,态度很和蔼、很亲切、很官方,呃,他好像连半点犯罪嫌疑人的觉悟都没有,搞得好像是国家人领导人接见外宾似的。

    徐重德不觉地就伸出手去,下意识地与梁辰一握,嘴里也道了一声,“梁董事长好。”

    可是回过神来的时候,却有些羞愧,自己简直是猪油蒙了心,昏了头了,他是来抓人的,不是来搞外交的,怎么还跟一个犯罪嫌疑人握上手了。

    后面朝阳安保公司的人见他前踞后恭,人群中禁不住响起了一阵低低的哄笑声,让徐重德颇有些难堪。

    不知不觉中,梁辰无论是气场还是威压,一上来就稳稳地压制住了他,让他堂堂一个副厅长居然无法发威,尤其还是这样一个年轻人,这在他为官的历史上还是从来没有遇到过的事情。

    咬了咬牙,缩回了手去,重新冷下了一张,“梁董事长,我们严重怀疑你与近半年内几起重大的案件有关,请你现在配合我们回去协助调查。同时,也希望你能管束好你手下的员工,不要让他们轻举妄动,否则就是阻挠公务,后果自负。”徐重德冷冷地道。

    不过他倒很是油滑,表面上说得严厉,其实是在暗地里给梁辰有意无意地提了个醒儿,告诉他,我们只抓你一个人,希望你别再闹出太大的事情了,要不然,这个罪名可是不小,你自己掂量吧。

    他也是不明就里,不愿意就这样把梁辰往死里得罪,凡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嘛。毕竟,他现在也摸不清梁辰的根底,如果就这样冒冒然得罪了梁辰,如果梁辰归案不能翻身也就罢了,万一以后要是背景强大安然无恙呢?自己岂不是要遭殃了呢?

    梁辰微微一笑,“这是自然。”说罢,回过头去,看了自己的兄弟们,朗声说道,“大家稍安勿躁。这个世界,清者自清,浊者自浊,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我梁辰问心无愧,自然也不怕去警局走一趟了。所以,大家不要慌乱,一切照旧,安心训练出任务,等我回来。”

    随后,他便向着徐重德伸出了双手去,往他面前一递,笑道,“徐厅长,我也不难为你,按照你们的规矩,给我戴上铐子吧。”

    徐重德没想到梁辰居然配合,而且神态淡然自若,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心底下惊疑不定,更加没底了。犹豫了一下,摇了摇头,“既然梁董事长如此配合,戴铐子就不必了,请吧。”稍一犹豫,他已经做出了决定,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梁辰深深地望了他一眼,微笑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整理了一下衣服,便往前走去。

    不过,临走前,仿佛不经意间回过头去深深地望了高羽几个人一眼,几个人心领神会,退入了人群之中,消失不见,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望着梁辰登上了警车,一群员工们心口无法的堵塞难受,可辰哥已经说了,他会没事儿了,人们也只能静默站在那里,目送他们的辰哥远去,一时间心头忐忑,也不知道辰哥倒底会不会有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