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571章 :蹦极的滋味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不过,第二天,好梦正醋还在美梦中流着口水的索因卡便被人很粗暴很无礼地摇醒了。

    睁开惺忪的睡眼,他便看到了一张脸,一张很长很长像马脸一般的人脸。有一道伤疤斜斜从左额划至右唇,让他看上去更加恐怖且冷酷。如果黑夜里出来,会吓死人。

    不过,现在这张暴力特征十分明显且有些恐怖的马脸上正挂着人畜无害的笑容,正低头微笑望着他,“尊敬的未来的几摩法内亚国王陛下,您好啊,您的臣民向您请安了。”

    他的笑容虽然有些丑陋,但很是亲切。他的语声也同样很温柔,很亲切——可他的动作却半点也不亲切,正两只手卡着他的脖子,将他如拎一只破布娃娃一般悬了起来。

    这家伙身高足有一米九,两条粗壮得堪比树棒子似的大胳膊把索因卡架在空中,可怜的索因卡两脚离地,晃晃荡荡的,同时被他卡住脖子,艰于呼吸,两个眼珠子不停地往外鼓,脸孔通红,两脚无助地在空中踢腾着,如果再这么掐一会儿,恐怕他马上就要窒息而死了。

    “嗬,嗬……”索因卡从喉咙里迸出了这几个算是吼也算是叫的字眼儿,眼里满是恐惧和哀求。同时,身畔居然有强烈的大风呼啸吹过,澳门二月份的天气虽然不算寒冷,可是百米高空的大楼顶上,冷风也是吹得索因卡身体冰凉。

    “亲爱的国王陛下,您这是在向我求饶,希望我放手么?唔,很好,那我可放手了。”那个家伙发出一阵炮仗般不怀好意的笑声,突然间便松开了双手。索因卡喘过了一口气,身体急速下坠,惊悚地回头一看,我的妈呀,下方的地面至少有一百米高,下面的人年看上去比蚂蚁大不了多少,车子也跟火柴盒似的。自己居然被人临空拎在一个高楼之上,这要真摔下去,那不得变成一瘫收都收不起来的大鼻涕啊……

    “啊……”他身体高速下坠中,忍不住便叫了出来。

    只不过刚刚喊出口,便感觉到两腿、双臂陡然间就是一紧,随后,整个人像是被绑上了一条皮筋似的,下坠到最低点后,重新向着空中反弹而起,手舞足蹈,堪堪飞上楼顶的时候,却被那个刀疤马脸的疯子一把抓住胸口,重新拎在了空中。

    “尊敬的国王陛下,要不要再试试这种蹦极的滋味呢?很刺激的。据说,全亚洲最高的蹦极台也就五十四高,还不到六十米。这栋威尼斯人大酒店可是有一百多米呢,想必在这上面玩儿蹦极应该是一种很刺激的享受吧?”那个刀疤马脸上大笑着,突然间又是一松手,随后,在索因卡惨绝人寰的叫喊声中,重新再次高空坠落,而后又弹了上来,再次被那个丧心病狂的疯子一把抓在手里。

    “怎么样?爽透了吧?要不再试试?”刀疤马脸人毫无人性地哈哈大笑着,做势又要松手。

    “不,不,不……”索因卡浑身颤栗着,大叫着,突然间“噗哧”一声响,随后裤裆里臭气薰天,随后裤子已经洇透了——刚刚睡醒,谁也架不住这么极限的刺激,他已经吓得大小便失禁了。

    “他吗的,就这么点儿胆子还敢出来唬人?真他娘的没种。”那个刀疤马脸的疯子厌恶地捂住了鼻子,将他扔到了天台上,解开了他身上的弹力索。

    索因卡跟个娘们似的抱个肩膀哆哆嗦嗦地缩在角落里,至始至终,还没有从刚才的噩梦中清醒过来。@&@!

    他很疑惑,自己不是一直在梁辰的房间里睡觉吗?怎么现在突然间就出现在天台上了?还被这个该死的刀疤马脸人恶狠狠地玩儿了一通?难道这又是一个梦?

    他觉得应该是这样,于是狠狠地咬了下舌头。结果,用力过猛,险些把舌头咬下半截来,巨大的痛楚袭来,却让他更加认清楚了一个事实——眼前的一切,绝非噩梦,就是现实。

    “你,你是谁……我现在,可是有主人的,如果你敢动我一根汗毛,我主人会杀了你的。”索因卡强自镇定下来,忍着自己裤裆里薰天的臭气,把梁辰搬出来做挡箭牌。在他临时起意的这个计划里,梁辰既是他的一个挡箭牌,又是他即将要行骗的冤大头苦主。拿他出来挡刀,再合适不过了。

    “嘿嘿,实在不好意思,你的主人现在正在吃早餐看报纸呢,恐怕没空儿理你。要不然,你给他打个电话?”那个刀疤马脸人嘿嘿一笑,又是那种人畜无害的笑容,但看在索因卡眼里,却是惊心动魄。如果可以,打死他他这辈子也不想再看一眼这张恐怖的脸和这个看似和善的笑容了。

    “你,你……”索因卡一肚子鬼点子,现在却对这个刀疤马脸上根本派上任何用场,正转着脑筋想着如何才摆脱眼前的局面时,刀疤马脸人居然真的已经把电话递了过来,就递到了他的耳畔,“喏,尊敬的国王陛下,您的主人要与您通话。”*&)

    索因卡哆嗦着手接过了电话,电话那边响起了一个平静的声音,“索因卡,我是梁辰。”

    “主人,主人,快救我啊,我被一个疯子绑到了楼顶上,他要杀我,他肯定是宋家派来的人……”索因卡一听之下就跟捞到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似的,嚎啕大哭起来,那叫一个哀哀切切。

    可惜,他那个伟大的主人却根本不为所动,只是在电话中略带嘲讽地平静说道,“他不是宋家的人,也不会杀你,因为他是我的下属。”

    “啊?”索因卡嚎啕大哭的声音登时戛然而止。

    “主人,您这是,什么意思?”索因卡咽了口唾沫,有些艰难地问道。他现在心底下很有些不妙的感觉,梁辰应该不会是看破了他的小伎俩了吧?

    “没什么意思,我只是觉得,既然你认了我做主人,就应该对主人忠诚。我跟你说过,关于忠诚最重要的品质内核,就是诚实,不欺骗。很可惜,你没有做到这一点。而我这个人向来很讨厌骗我的人,所以,只能跟你说一声抱歉了。”梁辰在电话里叹息了一声,已经挂上了电话。

    那个刀疤马脸上此刻狞笑了一声,上来就一把抓住他的胸襟,重新将他拎起在空中,就如同拎着一只小鸡似的那般轻松,一步便跨上了天台边缘,将索因卡的身子探到了楼外去。

    “不,不,不要杀我,我说实话,我说实话,给我一次机会,给我最后一次机会吧,我一定说实话,说实话……”索因卡苦胆都快吓破了,四脚乱舞地嚎叫着道。

    那个刀疤马脸人冷冷地注视着他,眼神阴寒而残暴,看了他半晌后,才将他如破口袋般往天台里侧一扔,重新走了下来。

    “先把你自己收拾干净,再滚回到辰哥的房间去,把你知道的一切都说清楚,否则,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他抛下这句话,扬长而去。

    坐了一屁股自己的屎的索因卡长喘着大气,浑身哆嗦成了一个球儿,此时此刻,他才知道,梁辰有多长可怕。

    原本他偷梁辰的钱梁辰却以德报怨反倒给了他一些钱,让他认为梁辰应该就是华夏话中那种君子可以欺其以方的人,非但对他没有半点感激之心,反而心底下骂他是个傻瓜。后来阴错阳差,梁辰再次救了他,他依旧没有感激之心,反倒对梁辰动起了歪脑筋,准备利用梁辰的同情心还有功利心,再阴他一次。

    没想到,这一次却结结实实地踢到了铁板上,昨天晚上好像还相信了他的话并且对他笑脸相迎的梁辰,今天早晨居然就翻脸不认人,险些把他弄死,想想刚才那个恐怖的刀疤马脸人,他就一阵阵地后怕。

    那个该死的家伙,也太疯了吧?天台上这么大的风,如果他的手稍微抓不牢松开一点儿,自己的一这条小命岂不是要交待在这儿了?

    心底下后怕着、抱怨着、咒骂着,站了起来,转动着眼珠子,眼看着那个刀疤马脸人已经走掉了,他又动起了逃走的心思。不过想来想去,最后还是决定放弃了,偷偷地潜入到下面的洗衣房里弄了套侍者服穿上,然后胆颤心惊地重新去往梁辰的房间第二次“报到”。

    毕竟,现在卡特锡族和宋家人的肯定在满世界地找他,如果他敢露头,肯定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况且,骗了梁辰还想逃跑,想一想这个刀疤马脸人的手段,他心下就一阵冰寒,哪里还敢跑?

    忐忑不安地敲响了房门,迎接他的还是那个刀疤马脸人,脸上一片戏谑的笑容,有意无意地盯着他的裤裆,似乎在笑他刚才懦弱的表现,这也让索因卡羞愧难当。

    低头走进了房间,索因卡只走了两步便一下跪在那里,然后像狗一样爬过去,想要再次来个阿巴克族的大礼,去亲吻梁辰的鞋子,却被那个刀疤马脸人很不客气地一脚踹到了旁边去,他只能缩在角落里不敢动弹。

    此刻,刚刚吃完了早餐的梁辰用雪白的餐巾擦了擦嘴,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去洗个澡吧,顺便想想一会儿应该说些什么,该怎么跟我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