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546章 :考验?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韩平几个人听到了楼下的警笛声,全都有些愕然起来了,凑到窗前一看,登时便看见无数警察已经把整栋大楼都包围住了。

    “怎么搞的?来了这么多警察?是要把整个j省道上一网打尽么?”朴成顺还没有反应过来,扒着窗子皱眉往下看。

    “你个傻比,梁辰他们都已经出去了,看,他们在那里,警察根本没把他们怎么样。这些警察是来抓我们的!”韩平此刻终于反应过来,狂吼了一声,拔腿就往外跑,后面几个人如梦方醒,也跟着往外跑,可是刚刚跑到门口,外面急促的脚步声便已经响了起来,紧接着,“哗啦啦”的枪械声响,一排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他们,随后,威严的喝声响了起来,“双手抱头,蹲在地上,都不许动。”

    韩平几个人一见情况这种,知道跑不出去了,无可奈何,只能依然双手抱头蹲了下来。

    “韩平、衣尚民、罗祥、朴成顺,警方怀疑你们组织暴力集团,寻衅滋事,聚众社会斗殴,现在,你们必须要我们回去警方接受调查。”一个高大英伟的男子排众而出,向几个人厉声喝道,随后一挥手,“全部带走。”他是市局的刑警支队队长,长着一张威严的国字脸,不苟言笑。

    当锃亮的手铐铐在几个人手上时,几个人心底下的屈辱无法形容。以前年轻的时候局子倒是没少进,可是自从上位后开始,在暗秩序混了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被人当场抓走,太他吗的憋屈了。并且,最让他们难受得几乎要吐血的是,这个局,明摆着就是梁辰设的。

    他们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张凯要将这件事情拖到明天再议,为什么梁辰当着汪会长的面儿根本只字不提对他们的处罚要求,原来,是在这儿等着他们呢。

    可现在他们也毫无办法,只能老老实实地跟着这些警员们走,根本不敢有半点反抗,否则当场被人打死那就更划不来了。现在,他们只期待着上面能来人捞他们了,否则,单单是刚才那个刑警队长对他们宣布的那几条指控,恐怕就要把牢底坐穿了。

    几位曾经嚣张无比的老大戴着头罩被押出了大楼,上车前,他们分明看到了远处梁辰正倚在一辆雷克萨斯旁边抽烟,看见他们下来了,居然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笑容深处,却隐藏着说不出的嘲讽。

    “辰哥,拘留所里的事情,我都安排完了,放心,不会出半点纰漏,从上至下,都有我们的眼线照应。”吴泽站在梁辰身畔,低声说道。

    因为失血过多,他脸色有些苍白。其实他原本早就该去医院的,却一直拖到现在,就是想亲眼看一看这群混帐王八蛋被抓进局里去的那份沮丧屈辱,才一直咬牙撑到现在。

    “唔,做得不错,你的那些朋友,倒是不白交。”梁辰微微一笑道。这一次,能全面借力收拾掉这四个老大,打击空降过来的这几个的嚣张气焰,吴泽绝对功不可没。正是他事先暗中与相关的一些基层或是中层政法工作者们通报消息,才让警方的眼线获得的情报那么准确,事先埋伏在预设地点,也正是因为他授意相关中层并安排几个警员去相关的场子守候,并且有意无意地吸引那些暴徒们的攻击,才给韩平几个人“栽”上更大的罪名,多一项,至少判决多两年。同时,这几天来他几乎把自己全部的政法中层人脉全部发动了起来,现在,法院那边处理此次案件前所未有的迅速,现在所有的卷宗都已经整理出来,逐项比对刑法定罪,就等着最后宣判了。

    可以说,现在韩平一伙人的命运就死死地捏在了梁辰的手中,只要他愿意,随时都可以发动收拾他们,并且不费自己半点力气,完全是借势而为。

    这一招阴险无比,却又是光明正大,让任何人都挑不出任何毛病,说不出什么来。

    当然,有些时候一定的事情并不一定就能实现最后的结果,因为任何事情都不是绝对的,只因其中的某个变数罢了。

    “这一次一定要他们在里面生死不能,就算被人捞出来,也要给他们留下一个永生难忘的深刻记忆。”吴泽语气阴森,直透寒气,比冬意更甚。

    “呵呵,就算他们出来了,他们的骨干也都在里面,况且离心离德,至少一年半载也是无人可用,再也翻不起多大的浪来了。”梁辰微微一笑,这一次事情,到目前为止,态势的发展还是让他比较满意的。

    “辰哥,你们原来在这儿等着他们,来了个釜底抽薪哪,我还真以为你大人大量,不想收拾他们了呢。哈哈,好,太好了,让他们先进去好好待几天,过些日子,我疏通一下门路,也关进去几个人,狠狠地收拾他们。”李吉脸上露出了一个阴狠至极的笑容来,拳节子捏得嘎嘎做响。

    “这件事情不必你操心,我来安排就好了。”吴泽挺了直腰说道,脚下却是一阵虚浮,骇得李吉一把扶住了他,嘴里不停地埋怨着为什么他还不去医院,然后赶紧火烧屁股地把吴泽强行架上车送走了。

    密密麻麻的人群终于散去了,人群后面的梁辰裹了裹身上的衣服,钻进了车里,启着了车子,回大学城去了。

    上京。李满江阴沉着脸负手站在一座假山畔,而逮满春则与他并肩而立。

    “老李,会长让梁辰这小子自行去这件事情,倒底是什么意思?”逮满春站在他身侧,深深地呼吸着冷凛的空气,转头问道。

    李满江冷冷一笑,“无论是什么意思,会长看起来这一次是不想让我们插手了。”

    “可我们不插手好像不行吧?现在赵满堂的人可是依旧在j省待得好好的,根本没闪腰也没岔气,元气未伤。如果我们现在退出来,岂不是白白便宜了赵满堂?”逮满春颇有些不甘心地道。

    “那也未必。你觉得,梁辰这个小子是那么好对付的?”李满江阴沉沉地一笑道。

    “嗯?那你的意思是……”逮满春虽然脑满肠肥可是脑子却是转得不慢,脑海里飞快地转了两下,登时明白了李满江这句潜台词的意思。

    “或许这并不是一件坏事,让他们斗去吧,斗得越厉害越好,如果能在j省牵扯赵满堂更大的精力,让他无暇兼顾其他已经取得绝对控制权的省份,或许,我们还会有更多的机会策反。另外,赵满堂现在外围的黑拳产业已经受到了梁子恒疯狂的冲击,损失惨重,自顾不暇,现在无法专心于国内的事务,这也是我们大好的机会。只要能打破他现在一家独大的局面,对我们每个人都有百利而无一害。”李满江仰头望天,此刻天空中已经飘飘然落下了雪花。

    “难道,会长现在就是想避免这种一家独大情况的出现,才对他进行打压?”逮满春抚着自己的夹层双下颌,眯起了眼,压低了声音说道。

    “会长的心思没人能琢磨得透,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希望稳定,而稳定的基础就是我们这些副会长之间的相互制衡。而现在,制衡赵满堂的力量显明不够,所以,他才把虞占元也调回了总盟来帮他。”李满江托起一片雪花,看着那片雪花融化在掌心之中,淡淡地一笑道。

    “奴大欺主啊。”逮满春叹了一句,不过话里行间,却颇有兴灾乐祸的感觉。

    “那也未必。奴是否真正壮大,还要看会长的意思。会长一代枭雄,雄才大略,又岂会如此轻易被架空。孙猴子再厉害,也翻不过如来佛的手掌心去。只不过,顾忌到总盟的稳定和念及旧情,某些人的野心他不想去理会罢了,要不然,翻手一镇,便会让他彻底倾覆。”李满江冷笑说道,但这番话中却包含着他看人看事的精准,对他人和自身定位的准确认知。

    “其实,何止是他?我们也是一样的。现在的一切,全都是会长赋予的,所以,会长想什么时候拿回去就能拿回去。”说到这里,李满江轻叹了一声,一甩掌心,掌心中一滴水珠散碎而去。

    他这番话,让逮满春怔住了,“难道,你是想说,会长这么做,是在,进行一场考验?”逮满春突如其来的问道,虽然问得有些唐突,但他相信李满江会懂的。

    果然,李满江并没有说话,只是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抬头看了眼天空中越来越密集的雪花,又是一声长叹。

    “要是这样的话,我们该怎么做?难道,就忍心看着那几个小子被梁辰搞死?今天他已经当着会长的面狠狠地煽了我们一个大耳光,现在,如果他把这几个小子弄残或是弄死了,我们的脸可真要丢尽了。”逮满春哼了一声,脸上的肥肉轻颤了几下,显然因为今天的事情很不爽,心底下极为恼火。况且,这也不单单是脸面的问题了。

    两个人早就已经为了对抗赵满堂的骄横和威压,迫于时势联合在了一起,现在早已经同枝连气、密不可分了。现在这种情况,两个人同时被一个小辈打脸,自然也要这样出手对付梁辰了。只不过,要说谈到联合起来同时向梁辰施压,这个他们还真羞于这样做,毕竟,梁辰现在的身份与他们比起来,就如同一个蚂蚁在同一头大象掰手腕,只见一群蚂蚁围攻大象的,何时见过一群大象群殴一只小蚂蚁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