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538章 :救人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事实证明,这个世界确实真的有比痛苦还可怕的事情,起码现在许山已经承认了这个事实。在挨了五针之后,两条手臂的上臂表皮下面的肌肉完全被绞碎,鲜血流成一条小河把车子的坐垫全都染红之后,他终于招了。

    而这五针,也足足耗费了掉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现在时间对于朝阳人来说,是无比宝贵的。因为他们要在十二点钟之前把证据成功地送到听证会现场去。

    而现在,已经是十一点二十分了,最多还有四十分钟的时间。

    李吉匆匆拿着电话下了车子,按出了早就已经待拨发状态的那个号码。

    “泽子,搞定,地址在锦华大街七百五十六号一个地下室里,那是一个临街商铺,兄弟,你要抓紧时间哪……”李吉在电话里焦急地说道,不停地看着表。

    “收到,不惜一切,准时救人出来。”电话那边的吴泽沉稳地应道,随后,电话里便响起了剧烈的引擎轰鸣声。

    十分钟后,吴泽已经带着十几个兄弟来到了李吉说到的那个地方,到了这里一看,他的眉头禁不住皱了起来,只见,这间临街商铺居然是铁将军把门,卷帘门横住了他们的去路。没有钥匙,他们根本打不开门。可如果强行武力破除的话,现在可是处于闹市区,他们敢这么做,肯定会有人报警,到时候,又是一堆麻烦,就算没什么事儿,但必定会耽误时间。吴泽脸上的汗下来了,咬了咬牙,正要不顾一切让人先把门砸开再说的时候,远处,摩托车引擎轰鸣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个戴着头盔的家伙已经出现在一群人眼里。

    “泽哥,是吧?”那个家伙下了摩托,也不摘头盔,谁也看不清楚他的脸,嘿嘿一笑,向吴泽说道。

    “我是,你是哪位?”吴泽皱眉望着他,戒备地问道。

    “自家人,不必多说。”说着话,他手里已经弹出了根钢丝,在吴泽眼前一晃,随后蹲了下去,在卷帘门上的那把锁头上比划了两下,“哗啦”一声已经拽开了卷帘门,做了个“请”的手势。

    吴泽看了他一眼,犹豫了一下,毫不迟疑地便带着人走了进去。

    开灯,找到了地下室的入口,结果,又是一把大锁头横在了他们的面前,于是,那个戴着头盔的家伙依旧挺身而出,还是一根钢丝,轻松打开,就这样,走进了地下室,又连续开了两道锁,最终,当灯光打开时,吴泽与一群兄弟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景像。

    只见,地下室中东北角里,放着一个大铁笼子,两个,一个三十六七岁的妇女还有一个小男孩儿被关在大铁笼子里,跟狗一样。母子两个人看样子像是饿了好长时间,有气无力的,看着他们的眼神只是间或一轮,尤其是那个孩子,瘦骨磷磷,两只小手抓着铁笼子,眼神里的凄苦与无助让见者无不落泪。母子的衣服上全都是粪便尿渍,脏得一塌糊涂,再加上满身伤痕,这种惨像,简直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同时,地下室里弥漫着一股子混合着潮湿与粪便的臭气,闻者欲呕。

    那个小男孩一见到进来了这样一群人,吓得半爬着往回缩着,后腰上露出了令人触目惊心的一道道鞭痕来,还有一块块铬铁铬伤的痕迹。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看守的人没事儿的时候殴打虐待他们取乐来着。

    那个女子用无力的手勉强搂着孩子,用无助的眼神望向他们,紧抿着嘴唇,仿佛在眼神哀求他们,别再虐待自己母子两个了。

    “这群人渣!王八蛋!”吴泽见到这种情景,心底下如被重锤狠狠地击打了一下,难得过他要呕出血来。后面的兄弟们也全都愣住了,他们无法想像,一个老大,居然这样对待自己手下的家人,这还是人吗?那对母子的惨像,让这些兄弟甚至不忍再多看一眼。只有录像的那个兄弟强自硬起一颗心肠,将dv对准了她们。毕竟,这些都是要做为证据呈上去的,他必须要录到底。

    狠狠地咬了咬牙,吴泽回过头去向那个戴着摩托头盔的家伙吼了一声,“还愣着干什么?开锁,救人!”

    那个戴头盔的人愣了一下,如梦方醒,赶紧跑过去用手里的钢丝捅开了锁头,掀开了铁笼子盖儿,其他的兄弟一拥而上,七手八脚,小心翼翼地将这对苦难的母子救了出来。

    “都小心些,别弄伤她们。”吴泽站在后面叮嘱着,心底下对朴成顺已经不再是鄙夷不屑,更多是无法言说的仇恨。

    江湖道上,仇敌之间尚且能遵守祸不及家人的原则,可是这个朴成顺,居然对自己手底下的人用这种方式进行控制,简直就是泯灭人性的畜牲,甚至连畜牲都不如。

    “求求你们,别再打我的儿子了,打我吧,打我吧……”那个妇女紧紧地搂着自己被吓坏了的儿子,身体因为害怕而剧烈地颤抖着,苦苦地哀求道。

    “大嫂,你别害怕,我们不是朴成顺的人,我们是来救你们的。对了,您是,乔远乔大哥的爱人吧?”吴泽赶紧走了过来,安慰着他们,同时示意自己的兄弟们离得远些,另外让人去买些吃的来,千万要把这对母子照顾好。

    “是,是,我是乔远的妻子,这是我们的儿子。大兄弟,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啊,如果你们要是不来,我们就死了。我死不要紧,可是孩子还小啊……”那位大嫂一听是救星来了,眼泪登时扑落落地掉了下来,一把抓着吴泽的手,泣不成声。

    “大嫂,你放心,我们来了,就不可能让你们再受半点委屈。”吴泽轻轻抱起了那个骨瘦如柴的小男孩儿,安慰着乔远的老婆道,同时起身便往走。

    哪想到,刚刚走到地下室门口,突然间一股风声袭来,居然有人偷袭。

    吴泽猝不及防,刚想躲,但他抱着那个孩子,如果要是自己闪身躲开,那个孩子必定要遭殃,一咬牙,豁地一转身,将后背亮给了对手,同时双手搂紧了那个孩子,拼命向下一扑。

    纵然他身手矫健,扑出去很及时,卸去了大半的力量,但那一刀终究还是砍在了他的后背上,“扑!”一声令头皮发炸的闷响,那一刀直接砍开了吴泽的羽绒服,砍透了里面的毛衣和衬衣,在后背上拖出了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鲜血如泉水般涌了出来。

    “泽哥!”后面的一群兄弟眼睛登时红了,两个一把抱着吴泽,另外两个抽出了甩棍,直接便冲了上去。两个人配合极其默契,其中一个人虚势往上一抢,却已经抡圆了膀子掷出了甩棍,只见见外面“哎哟”一声轻叫,另外一个人一手短刀,一手甩棍,趁势便抢了出去,经了眼睛一般砍杀了起来。其他的几个兄弟一起往上涌,出了地下室,一时间喊杀声大做,与外面的人战在了一处。

    “大兄弟,大兄弟,你不要紧,天哪,你流血了,你流了好多的血。”乔远的老婆尖声惊叫着,用手去捂他后背上的伤口,却哪里捂得过来。身后那个摄像的兄弟几乎都要dv捏碎了,狂吼了一声,抽出了甩棍,就要扔下dv冲出去。

    “小庄,给我继续录,我要把这群人的嘴脸全都暴露在汪会长面前。还有,一定要保护好她们母子的安全,不能有半点损伤。我没事儿!”吴泽狠狠地一咬牙,登时清醒过来,三两下便脱下了羽绒服,撕下了羽绒服的里子,斜下里将伤口狠狠地一裹,已经亮出了一柄短刀,将小男孩子交在乔大嫂手中,带着人咬着牙已经冲了出去。

    外面,喊杀声大作,十几个人已经冲进了屋子里,与吴泽的兄弟对战在了一起,也不知道是谁的人。不过吴泽可以肯定,这些人必定是韩平他们的人,毕竟,朴成顺的人现在已经被吉子制住了,并没有多余的人手。

    不过这种情况下,尤其是在闹市区,那些人投鼠忌器,有枪也不能用了,否则,一旦开枪,那被警察抓住,那就彻底完蛋了。

    吴泽倒也真是悍勇,带伤冲了出去,一刀便已经在其中一个人的肩膀上挑开了一道巨大伤口,随后又是一甩棍将另一个人砸得半边肩膀都塌了下去。

    对方不到二十人,吴泽这边只有七八个人,其中吴泽还受伤了,但就算这种情况,不到两分钟,就已经完全解决战斗,把对方所有人全部打倒,扔到了地下室去了。他们这些日子在安保公司那边的强化训练终于收到了效果,这群人就算再精锐,再能打,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现在的他们,论起贴身肉博能力来,简直能跟野战部队的正规军精锐特务连战士拼一拼了。

    “带上那个领头的,走!”吴泽已经冲了出去,心底下却是恨得滴血,他吗的,这一切险些阴沟里翻船栽了,外面居然连个放风的都没留,太大意了,简直太大意了。如果有下次,不,以后坚决不能再有下次了,否则自己受伤栽跟头是小事,如果耽误了大事,那他万死也难赎罪!

    带上了刚才去买东西被打伤受伤的兄弟,还有乔大嫂母子两个以及其中的一个领头者,吴泽一群人上了车子,便风驰电掣地向着听证会现场那边赶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