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537章 :看你能挺几针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跟着辰哥,我敢保证,江湖上的人绝对不会说你是三姓家奴,不会说你是反骨仔,只能赞你一声,英明,除此之外,别无二话。同时我也可以以这条命保证,辰哥对你绝对不会低看一眼,相反,会更加呵护关照。因为,你在今天的这一刻,能挽救j省这种混乱的局面。要知道,现在j省都乱成什么样了,难道你真想眼睁睁地看着这场混乱的发生?眼睁睁地看着原本平静的江城道发生大规模的道上混战,同门相残,血流成河?师兄,你向来是一个义气的人,拜托,现在请你从大局考虑一下吧,如果你能吐口指证朴成顺那几个人,局势便会得到逆转,会让整个j省纳于辰哥的掌控之中,到时候,一切平定,你也是大功一件。就算在j省道上不能青史留名,但同样也会知悉内情的兄弟们口传诵,你这也是功德啊。我们在道上混的人,已经造了无数的孽了,现在因为一个死忠的愚蠢想法硬抗着,眼睁睁地看着一切的发生,这是对道上兄弟们的犯罪。其实你想一想,这些老大们的相争,最后苦的是谁?不还是我们这些打前的排头兵矮骡子炮灰吗?伤的人是我们,死的人是我们,而那些败了的老大,顶多拍拍屁股走人就是了,又怎么可能为这一切买单负责?师兄,你要好好地想一想,请你三思啊!”徐大胆苦口婆心地劝道。

    不得不说,他的口才还真不错,大局大势,微局微势,上至老大之争,下至马仔之难,分析得一清二楚,说得透彻无比,这也更让乔远的一颗心活泛起来。

    乔远沉默着,脸上阴睛不定,这一刻,开始认真地考虑起自己要不要反的这个问题了。

    想了半晌之后,乔远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大胆,给我枝烟。”他主动伸出手去,向徐大胆要烟。

    徐大胆伸手递给了他一枝烟,给他点燃,他默默地吸着,吸得很深很深,以至于吐出的烟雾已经不再是白色,而是淡青色,这个吸烟的动作也显示了他内心深处的纠结与痛苦。

    毕竟,像他这样以义气为重的江湖汉子,说反容易,但真正做起决定来,又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松?

    不过,从这一点上也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有操守有原则的江湖老混子,而今,这样的江湖老混子却是越来越少了,大多数新崛起的社会混子那是有奶便是娘,谁给钱谁就是老大,没钱,连亲爹恐怕都不认了。

    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从江湖道上的混子心态逐渐的变化却也能略窥其中一点端睨了。

    一枝烟吸完,乔远将烟头扔下,终于做出了决定。死死地一咬牙,抬头望向徐大胆,“大胆,我反了。”

    徐大胆大喜,同时心中如释重负,脸上绽开了笑意,隔着桌子用力地抓住了他的手,“师兄,好样儿的,我以你为荣。”

    “不过,我还是要看到我的家人。我可以反了朴成顺,可以跟着辰哥,但前题条件不变,我依旧要看到我的家人。辰哥不是义薄云天么?如果他能让我看到他的家人,我现在就反,否则,大胆,恕我说一句不该说的,答应别人的事情做不到,他也不配做一个大哥,本质上来讲,跟朴成顺也没什么本质的区别了。”他摇头说道。

    “你放心,十一点半之前,你必定会见到你的家人。”徐大胆用力地点了点头。他当然也知道,乔远这也是对辰哥反过来的一种考验了。不仅仅是想救出自己的家人,更想通过营救自己的家人看到辰哥是否真心关心自己的下属家人生命安危,是否真的替下属着想,而不是空话套话来骗他。更主要的是,他想看看辰哥的能量,如果他能在这种极端情况下还能救出自己的家人,那他的力量无可厚非,绝对够强大,那几位老大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自己跟着辰哥,有辰哥罩,以后也肯定不会遭到那些老大们的打击报复。如果救不出来,所有的一切都是空谈了,他还不如抱着自己的名声黯然度过下半辈子。

    说白了,乔远的脑袋瓜子同样不白给,他这也是在为自己预留后路。

    徐大胆当然清楚这一点,不过也不说破,毕竟,乔远有乔远的苦衷,他深深地知道在道上混的人,最担心的是什么。无外乎是家人被牵连,自己跟错了人,曝尸街头,不得好死,而且留下无数骂名。

    用力地点了点头,徐大胆起身出去了。

    乔远也依旧被送回了审讯室。

    刚一出门,跟着他一同而来的高羽已经迎了上来,“东哥,辛苦你了。”微笑说道,握着他的手摇了两下。徐大胆原名叫徐劲东,高羽叫他一声东哥也是情理之中。

    事实上,徐大胆就是昨天晚上他临时想到的一个办法,为保证乔远的反水加了一道保险,就怕乔远见了自己的家人之后依旧什么都不说,那就麻烦了。

    而他刚才在门外已经听得清清楚楚,知道乔远这样的人除了不应承什么,一旦承诺,必定会做到,一颗心登时就放了下来,看起来,让徐劲东这个乔远曾经的师弟和江湖领路人出面去做工作,远比任何人做他的思想工作要好得多。事实也证明了确实如此。不过,徐大胆是乔远的师兄这个信息,可不是一般人能打探得到的,就算是徐大胆平素里也是只字不提,如果不是百事通无意中得知这件事情,将信息及时发送过来,乔远的思想工作还真就不好做。

    “跟我还这么客气,我对辰哥现在是最服气的,如果他能当上j省的大哥,咱们j省的马仔们就有福了,不必今天打明天杀的了。唉,我也做过马仔,知道马仔是多苦命的一群矮骡子。”徐大胆叹了口气道。

    “东哥心忧大局大势,我们这些人,还要向你们这些前辈学习取经。”高羽真诚地说道,没有半点伪做。这句话,确实是发自内心了。

    随着越来越成熟,江湖的经验越来越丰富,地位越来越高,他的思维的维度与广度也来越宽阔深刻,能够真正地理解徐大胆这番话内里的含义了。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只想知道,辰哥倒底能不能十二点钟之前找到乔远的家人?如果找不到的话,那可就麻烦了。”徐大胆有些担忧地说道。

    高羽这一次沉默了下去,随后深吸一口气,“我相信,我的兄弟们,一定能做到!”他握了握拳头,坚定地说道,眼神里有着对自己的兄弟说不出的信任。

    “哗……”一瓶冰冷冷的矿泉水从许山头顶上浇了下来,昏死了半天的许山终于迷迷糊糊地清醒了过来,一抬眼,便看到了一颗锃亮的大光头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王八蛋,我杀了你!”许山恶毒地咒骂着,想跳起来,却根本动弹不得,仔细一看,自己的胳膊已经被固定在前排坐椅上,整个人也被用安全带绑在了后排座上,连动一下都不可能。

    而他的胳膊上的衣袖早已经被撸了起来,露出了两条毛茸茸的粗壮手臂。

    “想杀我,你现在是没这个能力了。废话少说,许山,乔远他们的家人在哪里?跟我讲清楚,如果你不说,少不了你的苦头吃。”李吉喷出了一口烟雾,在缭绕的烟雾里冷冷地盯着他的眼睛说道,眼神中满是凶狠狞厉的神色。

    他这些天以来的江湖大哥可不是白做的。

    “让爷们张嘴说话?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哈哈哈哈。”许山狂笑了起来,对他这种亡命徒来说,生命早就已经置之度外了,如果人不怕死,还能怕什么?

    李吉眼里闪过了一丝讥诮,慢条斯理地掏出了一个小盒子,缓缓打开,盒子里居然是两根雨长的钢针,钢针底部锋锐无比,但依稀有四根更细密的针,紧靠着主针连在一起,李吉手指轻轻向下一推,那四根更细的钢针一下打开,呈现了一个小小的伞形。

    “许山,我知道你不怕死,但这个世界上有比死还可怕的事情,那就是生死不能。现在保持沉默是你的权力,希望你能一直保持到底。别怪我没告诉你,这可是明朝锦衣卫用过的东西,据说,在这种刑罚之下,还没有人能撑得过十针,就看你现在能挺几针了。”李吉阴狠地笑着,已经将那枝钢针再次收拢起来,并成了一根针尖,将那根钢针刺入了许山的小臂上肌肉里厚实发达的地方,随后稍稍一用力向外一拔,在肌肉的阻滞之下,那根钢针的顶部伞状钢针一下张开。

    许山顿时发出了一声狂嚎,额上的汗水哗哗地往下淌。

    “你可以不出声的,山哥。”李吉冷笑着,将手里的钢针缓缓扭动着,伞状的钢针在肌肉里来回地旋转,将表皮下面的肌肉缓缓地、不断地切割、拧碎,许山浑身上下颤栗着,狂嚎着,想缩回手臂去,却根本做不到。

    这一刻,他的整颗心脏痛得几乎都要爆炸开来,他终于明白了李吉刚才所说的那句话,“世界上有比死还可怕的事情,那就是生不如死。”现在他充分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生不如死。这种看似文雅而且不动声色的酷刑,让他一瞬间从人间堕落地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