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534章 :十二点之约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啪”,李满江因梁辰这一句话,终于动了真怒,手中“啪”的一声响,厚厚的瓷杯子居然被捏成了满天瓷片,乱飞一气,显示了他手上那惊人的力道。近过七十,居然还有这样强劲的指力,当真惊人。

    “梁辰,你知不知道,这是在以下犯上?”李满江盯着屏幕中的梁辰,瞳孔急剧地收缩,缩成了针尖儿大的一点——有时候,人是因为害怕或是寒冷而导致瞳孔收缩,但也可以因为愤怒。出现这种情况时,大多数时候,都是怒无可怒的状态了。韩平和衣尚已经彻底懵掉了,瞠目结舌地望着梁辰,这家伙胆子长毛了么?简直就是找死啊,敢如此出言顶撞李会长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语出过份,他凭什么?凭什么?

    “李会长,我当然知道什么是以下犯上,不过今天这个场合,最大的上是汪会长,其他的人,都是下。况且,我们总盟会虽然以暗秩序起家,但更是一个讲理、说理、行理的地方,否则,如果时时处处都不讲理,时时处处都拿大帽子压人,时时处处都以上欺下,时时处处都以势力为尊,把所有的道理都抛之一旁,任人唯亲,偏听偏信,一叶障目,闭目塞听,那我们总盟会又谈什么发展壮大?谈什么持续发展?谈什么世代传承?讲道理,才是总盟会永远不变的真理,才是真正的公平所在,任何人都可以说出自己心中的怀疑,任何人都可以根据事实做出自己的判断,最后让事实,让证据说话,这才能营造一个公平、公正、公开的氛围,才能平众心、消众怨、安众情。所以,我并不认为这是在以下犯上,我只不过刚刚道出了一个怀疑的事实而已。并且,这个事实是同样建立在假设成立的基础之上——假设您根本不听我的解释,就一门相信韩平几个人所说的话,如果您真的这么做了,这种情况已经发生变成既定事实了,才证明您是在包庇纵容,否则,如果您不是这样做的,接下来,您会听一听事实的真相,听一听我们的具体申辩,看一看我们拿出的证据,以事实为根据,以盟理为准绳,这个假设当然就是不成立的,既然假设不成立,就更没有包庇纵容一说了,相反,我会说您英明伟大,说您明察秋毫,说您秉公办事,难道,不是这样么?”梁辰面对着李满江的震怒,面不改色心不跳,侃侃而谈,理辩十分,李满江居然被梁辰的这一番话堵得哑口无言,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哧溜”虞占元狠狠地啜了一口茶水,眉飞色舞地看着梁辰,也不管他能不能看到,悄悄地直竖大拇指,“好啊,真他吗的好啊,这小子这张嘴,简直能把死人说活了。太强了,当着汪会长的面儿,李满江就算是有天大的脾气恐怕都发不出来了,憋死他,最好把他憋炸了。哈哈哈哈,爽……”虞占元在那里心头暗爽。

    对面汪海全眼神却是越来越亮,盯着梁辰,不知不觉中,微驼的腰背已经渐渐挺了起来,眼神中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了。

    “好,好,好,梁辰,你的嘴皮子功夫还真是够厉害,那我就拭目以待,看你是怎么拿出这个证据来的。如果能有证据证明确实是韩平他们命人故意为之,我自然会闭嘴。如果你拿不出证据,那就休怪老夫晚上就去江城,会一会你这个牙尖嘴利的小后生,届时见面,我看看你的牙倒底有多尖,嘴倒底有多硬!”李满江怒无可怒,可是当着汪海全会长,再大的愤怒也只能忍着,格格崩崩地直咬牙,说完了,便坐在那里,闭目养神起来,一言也不再发。

    赵满堂盯着梁辰,眼神愈发凌厉起来,他素来知道李满江是怎样的一个人,今天这个梁辰居然能借势将李满江逼到了这样一个不得不与他就理辩理的地步,这种思维和智慧还有胆魄,确实让他刮目相看——当然,一旦让赵副会长刮目相看的人,要么就是飞黄腾达指日可待,要么就是被踩入地狱,万劫不复。至于梁辰属于哪一种,那倒是不得而知了。

    “证据,我当然会拿得出来,只不过需要一些时间。”梁辰微微一笑道,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壁钟,心底下默默地念道,“但愿,事情能按照我们的预想的进行,否则,第二套方案就要提前启动了,不过恐怕不一定会收到最理想的效果。”

    “需要一些时间?多长时间?如果太长时间的话,汪会长身体欠佳,恐怕会有些疲倦,更何况全国总盟的事情如此之多,今天特意为你们j省的事务召开专门会议,已经是对你们的抬爱,你们可别让汪会长太过久等。”此刻,逮满春开口说道,依旧是那副笑呵呵的样子,他心细如发,从梁辰的这句话里便已经发现了他现在的证据肯定没有准备充足——当然,这也是他们几个最开始制定下来的策略,就是要让这个梁辰因为听证会召开得太过仓促,没有证据可拿,事实证明,这句话果然奏效了。

    “我同意逮会长的话。如果你们让汪会长在这里等上一年,难道大家也就这样陪着你们等下去么?每一个人的时间都是宝贵的,不可能任你们这样挥霍。我看,就再给你十分钟的时间,你现在就去请出你所谓的证据来。如果你拿不出证据,事实证明,今天梁辰你堂上激辩的一切,就是一番空话,没有任何意义,虽然没人能证明这件事情不是韩平几个人故意为之,但你们也同样无法证明这件事情就是他们几个人暗地里操纵,所以,一切就要按照总盟会的处理意见办了。”赵满堂沉声说道,很是冷静。

    现在他已经拿梁辰当成了一个人物,所以说话间已经很是谨慎了,滴水不漏,就是不想再给梁辰半点把柄可捏。

    “十分钟?赵满堂,你他吗有病吧?十分钟能干啥?你跟你老婆在床上搞炮子十分钟也下不来吧?”那边的虞占元“砰”地一下把茶壶重重地墩在了桌子上,指着他毫不留情面地骂道,污言秽语满天乱飞。不过这倒也无可厚非,毕竟暗秩序不像华夏的官场,江湖气还是蛮重的,从上至下都是这样,透着一种满是血性的草莽味道,别说拍桌子骂娘,就算是现场打起来也是大有人在的。但虞占元这话委实说得太难听了。

    “你放屁。”赵满堂大怒,一拍桌子,同样指着虞占元大骂道。

    “好臭!”虞占元用手扇鼻子,成心恶心他。

    “老匹夫,我先不跟你一般见识。就算梁辰十分钟之内能不能拿得出这个证据来,赵会长身体欠佳,我们不能让赵会长久等。”赵满堂看了旁边已经闭上了眼睛开始闭目养神的汪会长,强自压抑怒气道。

    虞占元刚想说什么,汪海全闭眼再次说话了,“没关系,等一下无所谓的。梁辰,就给你们一个小时的时间,到中午十二点钟,希望你们能在十二点之前拿出证据来,否则,这件事情就只能按照非韩平等人之过来处理了。”

    “是。”梁辰点头应道。

    “会长英明。”韩平几个人同样躬身说道,不过心底下却连连冷笑,“证据,证你吗的头”每个人都做了周密的安排和部署,就不信这个梁辰真的能拿到什么狗屁的证据来,他只不过是逞一时口快,嘴硬罢了。

    虞占元掏出块老式的怀表看了看时间,重新放了回去,心底下默念着,“小辰子,我已经替你尽到最大的努力了,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

    那边,张凯也眼神冷冷,神色不动,掌心里却已经握出了一把汗来。抬头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指针滴滴答答不停地往前走着,现在是上午十点半,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兄弟们,倒底能不能在十点半之前,半个小时之内,拿到证据,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

    场面一时间沉肃了下来,没人再说话,可是谁都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当时钟的指针指向十二点钟时,无论结果如何,暴风雨就将如约而至了。

    恰巧于此时,梁辰的手机响了,他掏出了手机低头看去,就在这一瞬间,正坐在他身畔的朴成顺依稀看到了他手机上晃过的一个名字,“李吉”,他的一颗心登时抽紧了一下,没错,梁辰的那条忠实的狗,李吉,今天这么重要的场合居然不在?他去了哪里?在干什么?想到这里,他磨了磨牙,转头向罗祥低语了几声,罗祥眼神同样抽紧起来,将话递向了衣尚民和韩平。

    随后,几个人都默契地掏出了手机,紧急发起了短信。他们来到j省,当然不可能不带着自己的班底和亲信,最重要的事情,当然要交给他们去做了。

    梁辰似乎毫无知觉,只是默默地发了个短信,随后便揣起了手机,靠在椅子上开始闭目养神了。

    在紧张的氛围中,时间在一分一秒地过去着,对于某些人来说,格外漫长,对于另外一些人来说,却又格外短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