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533章 :晴空霹雳乱云卷,一语惊破十四洲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老虞,这几个孩子虽然是我们的晚辈,但那也没什么,我听说,你还曾经打算要收梁辰做你的义子呢?虽然后来没有收成,但这个梁辰与你之间关系密切,好像也是不争的事实吧?所以说这些都没用。我并不是想指责谁,只是想说,古人还讲究一个内举不避亲呢,所以,是我们的晚辈也没什么大不了,只要秉公处理,在公言公就足够了。”这个时候,李满江说话了,他每说一句话,都捏一下自己的手指,指节上发出咔咔的轻响声。

    他接下去说道,“其实我也觉得老逮的话说得很有道理,这几个孩子来的时间短,暂时无法控制自己的手下导致奴大欺主的现象也不是不可能的,要给他们时间去掌控局面嘛。况且,我觉得,之所以发生这么大的事件,背后肯定隐藏着深层次的原因。就比如,那四个曾经老大手下的头马原本就对某些人不满意,现在积压到了一定的顶点,于是自作主张去砸人家的场子泄愤,也不是不可能的。唔,说到这里,倒是要不得不批评梁老大两句,虽然你们本身好像并没有过错,但能让下面的小弟和马仔对你们意见如此之大,可见你们平时的行事手段和对下面的欺压未免有些过份,否则,这些人何必如此冒天下之大韪去攻击你们呢?这简直就是把脑袋别地裤腰带上玩命儿嘛。而能让人如此跟你们玩儿命,这本身就已经很说明问题了。证明现在j省顺序一哥的威信不够,无法掌控局面,如果长此以往,就算这一次事情压下去了,恐怕还会有第二次,第三次,最后导致j省暗秩序的全面混乱,这才是我们这些老头子最担心的事情啊。子恒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对j省的事情太不上心了,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位置交到了一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手里,这简直就是对j省暗秩序的不负责任嘛。依我看,如果子恒还不回来的话,那就可以试试让他去做一个普通的老大,让出这个顺序老大的位置算了。”说到这里,逮满春的语气严厉了起来,抬起头看了大屏幕一眼,直直地望向张凯,虽然因为视频角度的原因,从江城这个方向看,感觉不到他在看谁,但实质上张凯却突然间觉得眼前一阵寒气直冒,他的眼神就如同两柄利剑,直插入自己的眼中,里面精光闪烁,居然有一种让人不敢逼视的感觉,饶是他平素里以锋锐出名,被朝阳人私下里喻为朝阳之剑,但这一刻,他颇有一种自己的这柄剑被对方的剑一剑削断的无力感。

    好在这一刻梁辰终于说话了,“李会长,我倒是觉得,你这句话未免有失公允了。”

    一句话出口,满堂皆惊。

    李满江是什么人?那可是全国总盟会的副会长,除了会长汪海全之外,只要在总盟会的管辖范围内,他想指责谁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就算拍桌子骂娘,只要对方低一个级别,那就必须要受着。

    可是梁辰区区一个地方的老大,而且还是那种终身制荣誉老大,并没有什么实质的权力,也永远都不会参与整个j省顺序一哥的角逐,可以说就是一个虚衔赏赐,跟现在机关单位里那些不占领导职数的副主任科员或是主任科员差不多少,他居然一上来就敢直截了当地指责李满江,这胆子未免也太大了。

    一句话出口,连虞占元手都颤了一下,有些暗暗心惊起来,不过吃惊过后,却禁不住在心底下暗赞了一声,“好小子,不愧是我老虞看中的人,看来,我虞大炮这个外号应该换姓儿了,换成梁大炮了。”

    那边的韩平和衣尚民禁不住惊怒交加,豁地一下站了起来,指着梁辰齐声骂道,“梁辰,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指李会长,这是簪越,是逾制……”他们都是李满江的晚辈,从来没有敢想像过居然有人指责自己敬若神明的李满江副会长,这种震怒可是货真价实,不搀半点水份的。

    “都给我闭嘴!”梁辰此刻突然间怒吼了一声,吼声之大,透过音箱,震得整会议室里都嗡嗡做响,随后便是电流交击的“滋滋”锐啸声,刺耳至极,会议室里的几位老大都忍不住皱了下眉头,强自忍住了因为锐响的刺激带来的心头烦恶之意。

    这一吼,威严惊人至极,再加上突然间的爆破性质,韩平和衣尚民被他这一喝吓得忍不住一个哆嗦,下意识地退了半步,显然平时对梁辰忌惮颇深。不过甫一醒悟过来,却是面红耳赤,悄悄地又挪了回来,心底下又羞又恨,当着李会长的面,自己居然被人家这一吼就吓退了过去,这也忒他吗的丢份儿了吧?

    “好,很好,哈哈,很好,像你这么胆色敢于指责我的年轻人,现在还真不多了。我倒想听一听,你为什么敢这么指责我。如果说得不通,我坐今天下午的飞机,亲自去江城看看你,看你这位j省打通关的第一高手,倒底有什么样的本事和底气!就算老虞拦着我,我也必定要去。”那边的李满江怒极而笑,花白的寿眉都一根根竖了起来,显然因为梁辰这一句话动了真怒。

    “李会长,我想你误会了。其实我这并不是指责,只不过是道出了一个事实而已。”梁辰吼出那一嗓子后,不紧不慢地说道,语调沉稳有力,似乎刚才那声狮子吼根本不是他发出来的。

    汪海全眼放奇光,通过屏幕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梁辰,眼神中对他好像有着浓厚的兴趣。

    “事实?好啊,那你就现在就跟我摆一摆我是怎么有失公允的这个事实吧,我李满江洗耳恭听。”李满江越发愤怒,却不好在晚辈面前失态,怒极而笑道。

    “我只想说,您刚才所设想的一切,都基于在假设的基础上,推理的前题是错误的,自然结果也就是有失公允了。”梁辰慢条斯理地说道,丝毫不为李满江锐利刀枪的眼神所迫。

    虞占元盯着大屏幕,同时用眼角的余光扫射着汪海全,便看见汪海全隐蔽地轻点了一下头,望着屏幕上的梁辰,眼神里的兴趣越来越浓厚了。

    “假设?错在哪里?”李满江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问道。无论如何,当着汪海全会长的面儿,一切总要以理服人,总不会以自己的身份压人,否则必定会让虞大炮抓住痛脚,再次对自己进行轰击。看起来这个梁辰也深谙此道,否则绝对不可能当面质问自己。只是他就纳了闷了,这个年轻人怎么就这么沉稳且胆子奇大,并且心细如发能觑见这种细微之处并巧妙加以利用?要知道,普通的老大一见到总盟会最高级别的五位巨头,基本上腿都有些软了,话都不会说了,像张凯那样镇定,已经是难能可贵了,更遑论如梁辰一样居然质问自己而且还这么从容不迫了?

    这小子真他吗是个怪胎。

    “您其实一直是在假设这件事情韩平几个人并不知情,只不过是他们手下的马仔自己搅风搅雨,与我们做对,是这样吧?”梁辰微笑问道,神色愈发笃定。

    “这又算什么假设?刚才所有人分明都亲耳听到了,那是韩平几个人自己亲口承认是自己失职,御下不严,才导致这种情况的发生,这件事情原本与他们无关,他们只不过是跟着吃了锅烙火烧罢了。并且,他们已经向你道歉了。杀人不过头点头,怎么,你现在还想紧追不放,就要把这个纵容手下同门相残的罪名扣到他们的头上么?”李满江连连冷笑道。既然这小子想跟他玩儿,他就跟他玩儿到底好了。

    “李会长,其实我一直想问您一个问题,只不过,这个问题不知道当不当问。”梁辰微笑问道,面对李满江的怒火丝毫不乱,甚至还有“闲心”去问李满江的问题。

    李满江哼了一声,心底下倒是愈发好奇,怎么这小子一下就避开了自己的问题,反而要问自己,这样不按常理出牌,是什么意思?不过,他这一哼,明显也是默许了的意思。

    “其实我只是想问,如果我说,我明年会参加美国总统大选,并且当上总统,您信吗?”梁辰微笑问道。

    一句话出口,众人尽皆石化,梁辰疯了么?这问的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跟主题根本半点都不搭啊。难道现在的混搭风已经流行到了说话方式上了么?

    李满江一怔,大怒道,“小兔崽子,满口胡言,你是在消遣我么?”他还从来没被一个后生晚辈如此戏弄过,如果不是头发已经不剩下几根了,很可能就会出现怒发冲冠的壮观景像。

    “这就是了。我同样是亲口说话,为什么您不信呢?而韩平几个人说的话,为什么您就相信了?这又是什么道理呢?难道,他们亲口承认此事与他们无关,就与他们无关了吗?不经过调查核实就相信当事人所说的任何话,不讲证据,不面对事实,如果您非要这样认为,我只能抱歉地说一句,您这是,包、庇、纵、容!”梁辰最后四个字一字一顿地说出口,登时再次满室皆惊,尽皆震憾!

    真可谓,晴空霹雳乱云卷,一语惊破十四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