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532章 :汪会长的态度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唔,梁子恒呢?让他出来说话,把你们j省的情况说说清楚,我们这群老头子看看倒底是怎么回事。毕竟都是同门嘛,何必要这么斗来斗去的呢?没有惹外人笑话。”汪海全微微一笑道,很是和蔼可亲地望着电视墙说道,眼神的亲昵不加任何掩饰,就如同在看着自己的子侄一般眼神溺爱。在他看来,这些都是他的晚辈,甚至是隔了两辈的晚辈,也是总盟会未来的希望,他当然要高看一眼,厚爱一层。

    “报告会长,梁子恒大哥有要事不在,暂时由我替他代言,希望会长谅解。”张凯清了清嗓子,望着电视墙说话了。问到了梁子恒,他这个代言人也必须要到了说话的时候了。

    “哦?子恒不在,由你代言?唔,也好,也好,你叫什么名字?”汪海全有些好奇地望着屏幕上的张凯,看着他坐得标他般笔直的身体,点头微微一笑问道。

    “报告会长,我叫张凯,是梁子恒大哥的兄弟。”张凯挺直身体,不卑不亢地回答道。尽管心底下有些紧张,但表现中规中举,尤其难得的是十分沉稳。这也是梁辰带出来的兄弟统一的气质,私下里大家伙儿你闹我闹不成样子,像一群大顽童,但认起真来的时候个个都是沉稳练达,丝毫不见年轻人的那种毛躁。

    汪海会点了点头,“张凯,唔,不错,年纪轻轻就能成为j省顺序老大的代言人,前途可嘉,好好努力吧。”

    他这句话一出口,赵满堂几个人便是一皱眉头,而虞占元则是咧开嘴无声地乐了。肯定张凯,便等同于是肯定了梁子恒,而虞占元更清楚,张凯背后究竟代表着的是什么人,他当然没有不高兴的道理。

    “谢谢会长夸奖提携,晚辈一定会努力。”张凯谦恭地说道。

    “唔,你不错,很好。下面,就由你来介绍一下具体情况吧,我真的很想知道,怎么j省现在没有了守望者,就会乱成这个样子呢?总盟会不是新派去了六位老大相帮嘛,现在居然都没有稳定住局势?嗯?”汪海全说到这里,语气严肃起来,转头斜瞥了赵满堂几个人一眼,赵满堂等三位副会长立即额上见汗,居然有些不敢抬头了。只有虞占元有滋有味地拿着紫砂壶啜着茶水,啜茶的声音很大很大,听在几位副会长的耳朵里,分外刺耳。

    “是,会长,情况是这样的。从大年初二开始,梁子恒大哥的场子,还有梁辰老大的场子,便接二连三地被砸,我们开始时只以为有个别人闹事,并没有理会,收拾好场子继续营业。不过从初二开始,一直到现在,持续有人砸我们的场子,而且动静越闹越大,有规模、有组织,并且砸我们场子的都是同一帮人,至于是谁,晚辈等下再说。但我和梁老大明知道是谁,却一直保持克制容忍的态度,始终宽容以待,不曾打击报复。可就是这样,他们依旧没完没了,针对我们的场子继续狠砸,就在两天前,他们甚至还连夜组织了近七百人,联合起来,共同砸梁子恒大哥和梁辰老大在j省最红火最兴旺的十家场子。好在恰巧江城的警方从年前开始就布置了一场名为雷霆的打黑除恶行动,而后恰巧在当天晚上启动,结果就将这些人抓了进去。至始至终,我和梁辰老大一直都保持着克制,始终没有回击报复。并且,在这些马仔被抓进去后,我们也积极地组织营救捞人。只不过警方现在抓得很厉害,我们也不好太过份动作,所以成效甚微,这一点,我要向汪会长和总盟会检讨。”张凯不徐不陈地将事情的经过介绍了一遍。他的介绍客观而真实,并没有偏袒向谁,也没有喊冤叫屈,更没有指责埋怨谁,倒也让任何人都挑不出一个理字来。也让赵满堂等几位副会长望着他的眼神登时变了,这小子如此年轻,却被人谁调.教得这么厉害,话说得滴水不漏,能教出他的人,只怕会更加厉害。想到这里,几个人油然将目光集中向了梁辰——谁都不是傻子,当然清楚张凯是谁的人,只不过有些事情需要尽照不宣,不能放在明面上来说就是了。

    “哦,原来是这个情况。”汪海全点了点头,瘦长的手指轻轻地敲击着桌子,沉默了半晌,抬头问道,“刚才你说其实你们已经查到了是谁干的这件事情,那可否说一说,这些人都是谁呢?”

    “可以,他们分别是乔远、吕德、张驰、王少华这四个带头的人带的头,砸的我们的场子。他们,也是我们j省道上的人,目前也在我们暗秩序体制之中。”张凯沉定地说道。

    “乔远、吕德、张驰、王少华?你们j省暗秩序的老大里,有这么几个人么?我怎么没有听说过呢。”汪海全皱着眉头,在大屏幕上依依从各位老大脸上看过去,尤其是长时间的停留在了几位新来的老大脸上,嘴里虽然这样说,好像是在发出疑问,可实际上却是法眼如炬,似乎早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们当然不是,而是曾经的葛立、孙青几个被废的老大的头马,目前已经转投到了韩平、衣尚民、罗祥和朴成顺的手下。”旁边的虞占元咧嘴一笑道。

    “哦?竟然有这种事情?朴成顺,你倒是来说说,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你的手下居然会与梁子恒老大和梁辰老大发生冲突,还带人去砸人家的场子?倒底是你们御下不严,还是你们亲自做出的决定?”汪海全语气严厉了起来,盯着朴成顺问道。大屏幕里,虞占元十分隐蔽地望了梁辰一眼,心道,“小辰子,现在我也只能帮到你这么多了,如你所说,让汪会长亲自去问这个最弱的朴成顺。你小子可要给我长长脸,把这件事情解决好,争取把那几只苍蝇都赶出j省去。”他在心底默默地道。

    “报告会长,我并不知情,也不知道这件事情居然是乔远干的,事后我才知道。对于这件事情,我要向梁子恒老大和梁辰老大深表歉意。这是我御下不严造成的结果。”说到这里,朴成顺堂而皇之地站了起来,面不改色地深深向梁子恒还有梁辰鞠了一躬,厚颜无耻到了一定程度。

    张凯和梁辰俱是面无表情,只是微微一点头,没有任何表示。

    而旁边的韩平、衣尚民、罗祥几个人也同样站了起来,齐声说道,“我们也实在不知道有这种情况的发生,这几个兔崽子居然联合到了一处,跟梁子恒和梁辰老大做对,这是我们御下不严的失职,对此,我们深表歉意。”几个也同时深鞠一躬。

    汪海全不再说话了,只是默默地注视着现场,好像在观察着什么。同时,这也让他的态度更加含糊莫明起来,好像在帮谁,又好像谁都没有帮,总之,只能用天威难测这句话来形容了!

    赵满堂也不说话了,现在毕竟没有波及到他的手下刘宇和王见远,他也暂时喘口气,顺便琢磨一下接下来该怎么办。至于现在的情况,就让李满江和逮满春去应付吧。他们两个老奸巨滑的家伙,既想在j省分杯羹,又想不出头,天底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他当然知道,这件事情绝对不仅仅是只道一个歉就可以万事ok的了。

    “呵呵,你们几个小子倒真是有趣,手下的人搞这么大的动静,甚至联合在一起动用了近七百人的人力去砸人家的场子,你们居然推说不知道?这可真是好笑,你们都他吗是死的么?老子不在j省了,就真的以为管不着你们了?”虞占元一拍桌子,怒吼骂道。

    “老虞,你这话说得在理,但也不在理。其实这件事情我倒是觉得应该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嘛。大家可以想一想,这四个曾经的老大手下的头马,现在转换朴成顺还有韩平几个人才多长时间?恐怕还不到一个月吧?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就想把人心拢住,不出半点问题,好像这也是不可能的。所以,出现点什么情况,甚至掌控不住,那也只能证明时间太短了,还没有完全理顺过来。占元,我们都是年轻的时候过来的,也知道在基层拼杀不容易,所以,要多给年轻人一些机会,多原谅他们的一些小过错嘛,不能因为出了一次事情,就把性质说得这么严重,直接葬送这些年轻人的前途,半点机会都不给他们,这也未免过于求全责备了嘛。”那个大腹便便的副会长逮满春打了个哈哈,满脸笑容地向虞占元说道。

    “逮胖子,你少在这里混稀泥扯来扯去的,当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狗屁心思?朴成顺和罗祥就是跟你多年的老兄弟的儿子,让他们去j省就是捞资本并替你捞好处的,你现在跑出来胡说八道一气,企图就这么混点稀泥就蒙混过关了?我呸,真是做你的春秋大梦。”虞占元大怒道,恨不得一口唾沫喷在逮满春脸上。他当年就是有名的虞大炮,敢于因为任何事情向任何人开炮,现在也不例外,正所谓姜桂之性,老而弥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