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530章 :五大巨头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不,不会的,绝对不会的。我老大会捞我出去,就算捞不出去,他也不会这样对待我的家人的。”乔远狂吼着,在地面上死命地挣扎着说道。可是已经好几天没有睡觉了,原本就精神极度困乏,这个时候最容易听到幻视幻听现象,现加上白先明这么一刺激,结果眼前的景像就发生了改变了,他看到了,看到了自己的老婆孩子如狗一般被锁在那个阴暗潮湿的地下室里,看到了自己以后被判刑后,老婆孩子被活活饿死,死里枯瘦一把,然后被人随便找了个袋子装起来埋到了荒山上,甚至连个坟包和碑位都没有……

    这一刻,他的心真的好痛,死命地挣扎着,整个人都要崩溃了——其实谁都有一颗心,惜家心、怜子心,如果没有心,没有情感,又怎么能称得上是一个活生生的人?这一刻他的吼声,也只不过更加证明了他的恐惧和怨恨。

    “会的,为什么不会呢?鸟尽弓藏,兔死狗烹,有用的人,自然捧着。没用的人,卸磨杀驴。你们江湖上混着的人,自然清楚这个道理,你又何必再在这里自欺欺人呢?”白先明见自己说的话奏效,心中暗喜,却是丝毫不敢放松,必须要一步步紧逼,彻底让这家伙心理上崩溃,然后好实施自己的计划。

    “我,我……”乔远牙齿咬得格崩崩作响,狂吼挣扎着,却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了。

    白先明的话字字诛心,如一柄柄利刀,狠狠地砍在了他的心上,让他的心在一刻不停地滴血。其实他很清楚,白先明所说的话确实是实情。

    “呵呵,乔远,你稍安勿躁,不必这么激动。其实,有一个好办法,可以救你,只不过,就看你现在配不配合了。”白先明微微一笑问道。

    乔远不说话,只是睁着一双满是红丝的眼睛抬头死盯着白先明,眼神里有茫然、有混乱。连续几天没有睡觉了,他真的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如果不是为了家人能活命的希望,他何必在这里苦苦地撑着?可现在白先明的话,先是让他堕入了无底的黑狱之中,而后无疑又直接给予了他一丝希望的曙光,让他如同一个溺水的人终于抓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死死地抓在手里,不想放,不能放!

    不得不说,白先明这个心理战术玩儿得不错,不愧是多少年的老公安了。

    “如果你想让你的家人好好的,想让自己少判几年,就改投明主吧。”白先明手指夹着烟,也不看他,只是看着空中那一缕缓缓向上袅枭升起的烟雾。

    “我……”乔远喉头格格作响,这一刻,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话来了。

    在江湖上,反骨仔,尤其是背叛一位大哥后改投另外一位大哥,这是大忌,就算以后没人报复,可是走到哪里都会遭人唾弃,在这个江湖上也根本混不下去了。

    “当然,如果不愿意再过这种生活,你也可以归隐,你的家人,会有人帮你照得很好。你应该明白我所说的这个照顾得很好是什么意思,这可不是你现在背后的那位黑心老大所谓的照顾。”白先明微微一笑,收回了望着缭绕烟雾的眼神,重新将目光聚焦在了乔远的脸上说道。

    乔远脸色不停地变幻着,从绝望,到茫然,到痛苦,到挣扎,最后,终于开口说话了,可说话的声音连自己都吓了一大跳,简直就像是两块锈蚀严重的铁片在相互摩擦。

    “投谁?”他的喉咙如同有火在烫,烫得他每说一个字都是那样的费力。

    “这个问题,不必问我,你应该清楚。”白先明微笑说道。

    “连你,也是,他的人?”乔远有些不能置信地望着白先明。他当然知道白先明现在的位置,市局的政治部主任,那可不是盖的,在普通眼里,已经是好大的官了。尤其是在社会混子眼里,更是一座门神般的存在。

    “是。”白先明干脆利落地回答道,没有半点犹豫。

    “他,真的这么厉害?连你这样的人都能收服?”乔远喃喃自语道,沉默了半晌,随即抬起了头,“我想明天早晨见到我的家人。”他咬了咬牙说道。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白先明笑了,心头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了地,居然开始起身收拾东西,随后走了出去,依稀听到他的声音在审讯室外面响起,“今天晚上就算了吧,让这个乔远睡一觉,要不然,搞出人命来就不值了,他刚才已经躺在地上晕了过去。”

    屋子里的乔远咬着牙,望着门外,眼神中依旧在痛苦地挣扎着,不过依稀能够看得出来,他眼神里最后的一丝坚定,早已经开始逐渐软化、消融,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比的希翼与渴望。大概,这种渴望是源于对某种不公的愤恨,对于某人将信将疑的感激。

    第二天,清晨起,便是阴云密布,凛凛寒风能穿透人的骨头。随后,上午九点多钟,雪花终于飘落了下来。

    最开始,雪花不过米粒大小,可到了最后,居然一片片的如鸟羽一般,越来越大,不多时,地上便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雪。

    市中心会幢大楼的会议室中,所有人都阴沉着脸,盯着对面的那面电视墙。电视墙上呈现蓝屏状态,随时待命播出图像。

    屋子里总共坐了十四个人,包括所有j省的本土老大,还有新来的六位老大。

    应总盟会的要求,j省今天召开远程听证会,总盟会要详细了解j省现在为什么这么混乱,以及拿出解决这场混乱的方案。

    新来的六位老大也不得不来,如果他们不来,就证明了他们心虚。所以,他们现在也不得不正面面对梁辰了。

    不过,看样子,他们好像并没有做贼心虚的觉悟,相反,一个个坐在那里,面目阴沉或是极其不忿,看着梁辰的样子也是有恃无恐,仿佛今天这个听证会非但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影响,反而让他们的底气和胆气更足了,望着梁辰的神色更加不善了。

    其他的几位老大都保持着沉默,没人说话,并且稳稳地控制着自己的眼神,只是盯着那个一片蓝屏的电视墙,眼神很谨慎,好像那面电视墙上随时都会钻出个贞子来似的。

    刘华强依旧如往常般沉默着,看不出多大的神色变化,只是偶尔间快速而隐蔽地瞥向梁辰的一眼时,就忍不住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无比的怨毒来。当然,这种情绪是隐蔽至极的,没人能看得出来他的这个眼神。

    梁辰则一如既往地淡定从容,脸上古井无波,看不出任何神色变化,包括兴奋或是愤怒的神色,淡定得让人心里有些没底。

    六个新来的老大望着梁辰,不停地交换着眼神,渐渐地,梁辰的这种淡然居然开始让他们心里有些没底起来,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说实话,他们实在不愿意与这个梁老大直面,尤其是这样面对面地坐着,虽然他这么年轻,并且也没什么太硬的根底,但他往那里一座,带给自己的压力却是无与伦比的,让每个人都觉得是一柄藏在鞘里的刀,虽然默不作声,可一旦抽刀出鞘时,就一定会锋锐毕现,血光迸溅。

    十点整,电视墙上开始传来了高清信号,紧接着,屏幕中出现了一个小型的环状会议室,有五个人坐在会议室中,都是已经头发花白的老人。居中坐着的一个,年纪最大,看样子最少有八十岁了,满脸的老年斑,坐在轮椅上,脸上有一种阅尽沧桑之后的淡然,静静地盯着电视墙。他的眼神并不算清亮,甚至很混浊,可就是这双混浊的老眼,无论盯向谁,都让人有有一种莫大的压力如山般沉重地袭来,让人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是一种长久居于上位养成的威压,到了这个层次,甚至与年纪无关、与位置无关了。他就是总盟会会长,威震华夏五十年的暗秩序第一人,汪海全。

    剩下四个人同样也堪堪将近七十岁的年纪,分两旁落座,左首第一个,一头富丽堂皇的白发,鹰一般的眼神锐利于无匹,凌厉至极,仿佛能切金断玉一般。熟悉的人都知道,他便是总盟会第一副会长,赵满堂。而他身旁的那位,则有些瘦小,但一双手很有力,宛如年轻人的手。如果单看这双手,却并不显得苍老了。他就是总盟会的第二副会长,李满江。右首的第一个,体态有些雍肿,大腹便便,笑口常开,像是一尊弥陀佛,他是总盟会的第三副会长,逮满春。

    剩下的那个玩着紫砂壶的老人,自然也就是新任的总盟会副会长,恭居末位的虞占元了。

    全国总盟会五大巨头,此刻终于聚齐,这一次,却只是为了区区一省而单独召开的这场听证会,在全国暗秩序历史上来说,也算是比较罕见的了。

    五大巨大同时出现,j省的会场中氛围登时就是一紧,每个人都不自禁地挺直了胸膛,坐直了身体,就连梁辰也不敢有丝毫怠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