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510章 :死中求活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快,准备长绳,我们从这边绕到那边的山壁,把他们拉上来。相信辰哥他们肯定会退到那边去的。”高羽狂喝了一声说道。

    “啊,对对对,快点,快点,草他吗的,我怎么没有想到这个主意,都听羽哥的,拿绳子,跑到山壁那边去,把辰哥他们从火场中救出来。”李吉和马滔大喜过望,同时喊道。

    其实这个主意并不算难,早就该想到了,可是一群人实在急得晕头转向,心里乱做一团,又有哪里有时间想这些?

    不得不说,能在平常状态下超水平发挥的那只不过是天才,但如果能在超常情况下正常水平发挥的,那才是人才。天才虽然很令人惊艳,但只不过是用来惊艳这个世界罢了,论起真正的可堪大用的,还是那些杰出的人才!

    毫无疑问,高羽在这危难之中这一刻的表现,已经称得上是可堪大用的人才。哪怕是如此简单的一个想法,但在如此危急关键时刻,他依旧能冷静沉着地想得出来,事实证明,他已经真正的成熟起来了。

    虽然看上去这好像是一件小事,但涉及十几二十几条鲜活的生命,并且在所有人都无计可施的情况下,再简单的办法,再小的事情,也是足以挽救全局的大事,这是智慧与力量的象征。

    一群兄弟齐齐狂吼着往那边赶,村书记吴海明也如梦方醒,帮忙张罗着找绳子,不多时,便已经从最外围处村部的仓库里找出了一盘粗缆绳来。

    几个兄弟早已经急火火地抬着粗缆绳拼命地往山崖那边跑。

    村子依山而建,山崖那边的顶头其实并不远,只有那么六七百米而已,一群人顶着漫天的烟尘火星疯了一般地往那边跑,不到两分钟,便已经跑到了山崖这边。

    “辰哥,岩子,你们在不在下面?”一群人被冲天而起的烟雾迷了眼,根本看不清下面的情况,只能一群人齐声大喊。

    稍后,下面果然传来了回音,那是梁辰的声音,依旧稳定,从容不迫,于熊熊烈火中彰显着那不凡的胆魄与气度,“我们就在下面。”

    “辰哥,接绳子,你们赶紧爬上来!”一群人悲喜交加,将早已经泼了水的绳子一下便抛了下去。

    山壁距离下面足有三十多米,不过这捆缆绳大概有五十米,应该足够了。

    “兄弟们,小心山壁边缘的利石不要把绳子磨断,都给我抓紧绳子,把辰哥他们救上来。”高羽激动不能自己,却强自按捺着胸中的激动,小心地布置着一切细节,这一次,只能成功,不允许有半点失败。

    “收到!”一群兄弟齐声高喝,看得跟上来的那个武警中队长心中同样热血奔涌,激动不能自持,带着十几个武警官兵,同样加入到了拉绳子的行列之中。

    随着绳子那头沉沉一坠,不多时,一个身影率先冲了上来,大家仔细一看,却是那个抱着孩子的兄弟。

    “孩子,我的孩子啊……”此刻,一个年轻的母亲已经从身后的人群中冲了出来,把孩子抢抱在怀里,悲喜交加,哭成了一个泪人似的。

    “兄弟们,辰哥他们就在下面,千万别松劲!”那个兄弟狂喝着,也加入到了拉绳子的阵营之中。

    尽管现在已经有三四百人拉着绳子了,让这根救命的绳子坚若磐石,根本不缺他这点力量,但他现在唯一能表达自己心情的,也只有这件事情了。

    接下来,一个接着一个矫健的身影终于爬了上来,当最后一个身影以矫健的姿态跳上悬崖的时候,登时,现场欢声雷动,一群兄弟扔下了绳子,欢呼着扑了过去,将那个他们心中神一般的男人集体抬起,高高抛向了天空,一下,又一下,连续扔了十几下,才放了下来。

    “辰哥!”高羽走了过来,竭力想让自己走得稳定些,可走着走着,他已经不由自主地跑了起来,越跑越快,等到了梁辰身畔,握着梁辰的手,还未说话,悲喜交加的泪水便已经夺眶而出——刚才那动魄惊心的一幕一幕,着实让这位心理素质超强的大哥级人物现在想起来,也是心底下一阵颤抖,冷汗直流,不敢再想。

    “梁董事长,谢谢您,谢谢您救了我的孩子,我们全家此生无以为报,下辈子,就算做牛做马也报答不了您的大恩哪……”此刻,身后那个抱着孩子的年轻母亲,还有惊魂未定的一家人,全都涌了过来,齐齐地跪倒在了梁辰面前,哭着长跪不起。

    “你们这是干什么,都起来,都起来吧……”梁辰去扶他们,却一个都扶不起来,相反,非但没扶起来,再抬头时,眼前不知道何时,已经黑压压地跪了一地的人,个个泪如泉涌,用无比尊崇感激的泪眼望着他。

    “恩人,你就是我们新发村老少六十九口的大恩人,如果不是你,这个村子将妻离子散,彻底衰亡了,从今天开始,只要是我们新发村的村民,就一定在家里供您的长生牌位,此生此世,无论何时,都要祈求上天保佑您,长命百岁,永远安康,新发村的老少爷们,谢谢您和您的兄弟们!”村书记吴海明泪水纵横,率先带头,领着全村的人跪在了那里,一个头便磕了下去。

    刹那间,全村近二百多口人,无论老少,无论长幼,俱是一个头磕在了地上。

    千恩万谢,无以言表,也唯有用这种最原始最封建也最能表情达意的方式,来感谢他们的救命恩人。

    就在这时,山底下消防车呜哩哇拉地叫唤着,终于赶到了,于是,漫天的水龙飞飙了起来,就如一柄柄雪亮的利剑,狠狠地刺向了肆虐的火魔。虽然他们来得有些晚,但终究,还是来了。

    不过,跟随着他们一起来的,还有无数开着红蓝暴闪的警车,包括一大排高级越野车,细细一看车牌,居然全都是小号车牌,明摆着,这都是省领导的车子了。

    看起来,这场险些造成近七十口人遇难的特大火灾,已经惊动省里所有在家的领导们。

    山崖离下面的村子并不远,一大群人死里逃生庆幸不已的人从上面簇拥着梁辰他们往下走,刚走到下面,便看见一个梳着油亮的大背头,穿着件厚呢风衣、像是领导干部模样的人在另外一群西装革履的人拥护着快步向着这边走了过来。

    “谁是村书记?赶紧过来,省里的领导全都来查看火灾现场了,你们刚才到哪里去了?为什么不来迎接?”那个梳着大背头的领导一见到那些村民们居然拥护着一群并不是官场的人走了下来,登时心底下就有些不满,有一种被夺了风头失宠的感觉,一脸怒气地吼道,居然没有先考虑到村民的生死,而是想到的是新发村村民的礼数倒底周全不周全。

    “吗的,这他吗谁啊?这个时候还摆出这个臭官架子来。”马滔低声骂了一句。

    吴海明抬头向前望过去,禁不住愣了一下,他当然能认得出来那个人是谁,居然就是江城市的市委书记,房德坤。

    “那个是江城的市委记房德坤,梁董事长,省里的领导都来了,我先过去看看。”吴海明小意地望着梁辰说道,像是在征求着梁辰的意见。好像现在省里的领导在他面前,也不如梁辰大。不如无论如何,他也是是体制内最基层的村官,人家领导都亲临现场视察灾情了,如果他要是不过去看看再介绍一下情况,还真说不出过去。

    “没关系,吴书记,你们去吧,我们收拾一下就走了,不必理会我们。”梁辰微笑说道,并不以为意。从本质里来讲,他对这些官们有些本能的反感,尤其是眼前这个江城市的市委书记。因他很清楚地记得,房书君的父亲,好像就是这位江城市的市委书记,房德坤。

    如此说来,这个房德坤还是他的“仇家”的父亲,如果让这个人知道自己的身份,现在面对面,也不一定是什么好事,至少会很尴尬。

    点了点头,向吴海明微笑说道。

    “别别别,你们别走,我去一会儿就回来。”吴海明连忙摆手道,同时快步向着那边跑了过去,准备应付几下就回来。

    梁辰笑了笑,

    “房书记,您好,我是新发村的村书记兼村主任吴海明,我代表全体新发村的村民们感谢各位领导亲临现场指导救火,体察民情。”吴海明跑过去要去握房德坤的书,房德坤却厌恶地看了一眼他那满是灰尘泥土的大手,并没有伸出手去。

    “你们怎么回事?这么大的火,现在不组织人力救火,还有闲心跑到那边去看风景?你这个村书记是怎么当的?还想不想干了?”房德坤怒哼了一声,背着手质问道。

    “房书记,您别误会,我们不是没有组织救火,而是刚才火势太大,消防车又没有赶到,实在没办法救援。刚才如果不是朝阳公司的梁辰董事人带着好多人来帮我们救火并且救出了七十口村民,我们这个村子就全毁了……”吴海明心底下有火,不过身处体制之内,倒是不敢对房德坤露出什么不敬的神色来。

    “朝阳公司的梁辰?”当一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房德坤愣住了,随后,两只肉泡眼中逼仄出凛凛的寒芒来,向着那边望了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