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98章 :为什么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疯子,你他吗能闭上你那张臭嘴么?我倒要见识见识你那个所谓的狗屁的训练。”董海波指着姚伟林怒吼道。

    刘嘉逸也不说话,只是在一旁连声冷笑,显然心中同样不服气。

    而黄少君胸中一腔怒怒难平,但不像董海波那般脾气暴躁,易于冲动,只是冷笑一声,看也不看姚伟林一眼,转头望着自己三个人带过来的这三百子弟兵,看着一张张愤怒中夹杂着无限屈辱的脸,陡然间便提气高喝道,“兄弟们,这个烂人今天是如何侮辱我们的?告诉我,你们听到了吗?”

    “听到了!”三百子弟兵齐声狂吼,惊起了海滩丛林中无数飞鸟。

    “告诉我,你们真像这个混蛋所说的,是一群烂到极点的渣子兵吗?”黄少君挥舞着拳头怒吼道。

    “不是,不是!”三百个年轻的声音响遏行云。

    “告诉我,这个烂人所谓的狗屁训练,你们怕不怕?用最粗鲁的回答告诉我!”黄少君再次提高音量,几乎以喊破嗓子的声音怒吼道。

    “怕他个鸟!”三百个热血奔涌的年轻人咆哮的声音汇聚成了无形的怒龙,在天空中盘旋飞舞,振宵而起。

    “告诉我,你们当中有没有孬种?有没有人会退缩?”黄少君继续以振聋发聩的声音怒喝质问道。

    “没有!”三百条年轻的嗓子喊出的声音几乎快要把四面的山壁震倒,将这海岛上的原始森林完全移平!

    “那你们练不练?”黄少君终于落到了这个重点中的重点上。

    “练!”整齐划一的声音无比坚定,如锐利的刀锋,凛凛然划过了姚伟林和他带来的那几个下属的脸,让他们颇有些惊悚起来。

    不过稍后,姚伟林再次咧嘴乐了,“啧啧,听起来倒是颇有气势,看起来也很赏心悦目,只不过,表面文章好像没什么用。光靠喊口号,在战场上可不能当炮弹和重机枪使唤。”姚伟林哈哈大笑道,笑容中有着刻意的挖苦和贬低。

    这一次,三位教官出奇地闭口不言,没有一个人说话了,只不过,他们沉默的表情,阴沉的脸,还有眼里那屈辱的怒火和不甘。那三百个战士同样没有说话,甚至没有一丝杂音发出,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整齐地排成了队列,背手稍息,他们同样在沉默,但有时候沉默也是一种力量,不灭亡就爆发的力量。

    “全体都有,稍息,立定,跟着我,跑步前进!”董海波豁地一下转过身去,走到队伍前方,带队沿着那条简易的小路,向着原始丛林围绕着的岛中心跑步而去,其他的两个教官在旁边,三百人的队伍,整装出发,如一条蜿蜒的长龙,开进了海岛中心。张川几个人犹豫了一下,看了梁辰一眼,见梁辰向他们点头,便也跟在队伍后面,跑进了密林深处。

    “你这招激将法好像用得太狠了吧?当心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梁辰望着自己的这三百子弟兵的背影,出了会儿神,摇头苦笑道。

    “怎么?心疼了?”姚伟林有些好笑地望着梁辰,“没想到昔年号称佣兵界最冷血最残忍的暗影龙王今天居然开始学会心疼一群新兵蛋子了?”

    “少在这里阴阳怪气的。只不过,他们都是我的兄弟,也是我带来的,你这么打击他们,也等于是在剥我的脸皮。”梁辰转过头来笑骂了他一句道。

    “辰,其实从心底往外说,你带来的这批兵,无可否认,是我曾经见过的最有朝气、最有凝聚力和向心力的兵,他们的集体荣誉感和团队意识,要比国外那些冷血残忍且没有理想目标的佣兵们强上十倍百倍,而这才是一支部队真正能勇往无前,关键时刻可堪大任的核心前提。并且,这批兵,素质都很强,如果稍加琢磨,狠狠操练,以日后的佣兵界,肯定能声名鹊起。所以,我也是动了爱才之心,才设下了这么大的一个局,狠狠地羞辱他们一番,以此激将,让他们以更狠的姿态投入到训练中去。辰,你可是曾经教过我的,响鼓需用重锤,快牛更要狠鞭,所以,我这么做,也是用心良苦啊。”姚伟林嘻嘻哈哈地说道,虽然之前他很是丧心病狂地居然真枪实弹攻击董海波他们,但现在看他的样子,如果不是脸上的那道刀疤,真的很难将他跟刚才那个冷血残忍的疯子联系在一起了。

    “少来,当我不你什么心思?你这分明就是手痒了,想拿我的兄弟练手。我可警告你,训练可以,怎么训都无所谓,但必须要保证绝对的安全,同时也必须要给他们以尊严,不能像以前你在国外的佣兵部队做教官的时候,可以完全不顾及生死地去练,甚至动辄让战士喝尿吃屎,那是不科学的,更是不人道的。你要真这么做,别怪我回来找你的麻烦。”梁辰笑骂着警告道。

    “行了,知道啦。当初我那样训你的时候,就险些被你一刀干掉,我可不希望再出那样的一个人再给我这里来上一刀。”姚伟林指着自己的脸咧嘴一乐。当初就是他在训练的时候逼着梁辰去吃屎,结果当时年仅十六岁的梁辰险些一刀把他的脸劈开。不过,从那以后,两个人倒是不打不相识,成为了好朋友。后来在战场上梁辰还救了他一命,也被姚伟林引为平生知己,梁辰说话,莫敢不从。

    “况且,那些人渣都是流氓、小偷、杀人犯,整个一无赖的集合,训练他们自然不必考虑到他们的生死与感受。可你的这些兵不同,他们是曾经的退役军人,并且品行优良,是一块块纯金璞玉,跟那些人渣有着本质上的不同,我岂能那样对他们?况且,他们是你的兵,更是你的兄弟,我能感觉得到,他们有一种发自骨子里的荣誉感和骄傲感,他们是为你而战,为你的朝阳而战,所以,我当然要好好地教他们了。”姚伟林嘿嘿一笑道,接过了梁辰递过来的烟,打着火深吸一口,“还是家乡的烟好啊。这么多年漂泊无定,一看到这么多家乡人,难免有些兴奋,就要发疯,这个你也应该理解一下嘛。有时候爱的表达方式有很多种嘛。”

    “你知道就好,把你所有的一切都教给他们吧,包括如何在最艰苦的条件下生存,在最极端的情况下求生,如何在战场上保全自己最大限度地杀伤敌人,等等等等,否则烂在肚子里,对你也没什么好处。”梁辰喷出口烟雾,与他并肩走在一起,淡淡地一笑道。

    “这个没问题,我也真的很想找些潜质好的徒弟教一教了。不过,辰,我倒是有几个疑问,第一,你那么优秀,比我要强百倍,为什么不亲自教他们?第二,你不是玩人间蒸发退役了吗?怎么突然间又冒出来还要搞个佣兵公司?还有……”姚伟林忍不住心中的无数好奇地和疑问,一古脑地问了下去。

    这一刻,梁辰沉默了,许久,才摇头叹息了一声,“伟林,其实佣兵生活并不是我最想要的,那只不过是打磨训练自己的一种方式罢了,就如同手段总是为目的服务一样,我所做的一切,包括最残忍血腥的训练与厮杀,都是为了,想知道自己是谁。”

    “你是伟大的辰,这个还用怀疑么?”姚伟林有些莫名其妙地问道。

    “呵呵,其实确切地说,我只是想知道自己倒底从何而来。”梁辰看了他一眼,笑容中有一丝苦涩。

    “哦,明白。没想到,你这样强大的人,也会迷茫,真是想不到。”姚伟林啧啧叹道。

    “行了,别说我的事情了。说说你吧,这几年都干什么了?找你可真不容易。”梁辰负手向前走去,岔开了话题。

    “我?自从你玩人间蒸发消失退役之后,我在那里待着也没什么意思了,所以就带了几个志同道合的兄弟,四处飘荡,有钱的时候就花天酒地,没钱的时候就接接任务,做个保镖搞个暗杀什么的,飘飘荡荡地做个快乐的二逼青年,倒也不错。如果这一次不是你请我出山,我还真不打算重返这一行呢。”姚伟林哈哈一笑道,语气里却有一丝看破红尘的沧桑与唏嘘。

    “这一次,来了就别走了,在这里好好地待着吧,我以我的人格保证,这一次你见到的这支佣兵部队,绝对与以往的佣兵部队不同,他们有着同一的精神气质,有着同样的理想和奋斗目标,在他们身上,你能感受到蓬湃的青春和朝阳的活力,所以,拿出你全部的本事,好好地教他们吧。”梁辰淡淡一笑,看了姚伟林一眼道。

    “你这都第二次说这话了,不烦哪?”姚伟林挖了挖耳朵,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梁辰一笑,也不理会他。

    再向前走了十几分钟,穿越了一片原始森林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只见,好大的一片平川地带出现在眼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