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89章 :一个请求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车子一路开回了梁辰的家,脱下了衣服,梁辰打了盆水,擦洗了一下。

    今天下午经历的事情太过离奇了,先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晕倒在了宾馆里,后来居然又摊上了一场人命官司,其间的复杂离奇,非一言所能道也。

    倒底是谁要陷害我?亦或这件事情真的只是一个巧合?梁辰躺在床上,深思起来。虽然暂时间没什么事情了,但如果真是有人想阴自己,事情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结束的,今天只是一个开始罢了,后面肯定还会有接踵不断的打击,他必须小心应对。可令他有些纳闷的是,今天自己好像出来得太简单了,这个罪名洗脱得也很轻松,大量的证据证明自己并不在现场,潜藏在暗处的敌人的这一击,就这么简单轻松地被他化解了?还是只想给他一个警告?

    还有,那个古芸芸倒底是什么人?她和王丽薇之间倒底又是什么关系?她跟今天下午的凶手案倒底有没有关系?

    无论敌人是谁,看起来都是想用体制内的规则对他进行狠狠的一击,就算对他不能造成威胁,也要打痛他,让他知道厉害。能够动用体制内的力量对自己进行打击,这又是怎样一个人物?

    梁辰想到这里,心底下突然间一跳,他想起了曾经的那个新来的省政法委书记李治国对自己的态度。当时他好像对自己很是不满意,上来就给自己扣了好大的一顶大帽子,如果不是陈秉岳及时赶到,恐怕他想化解这场危机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难道是他出手想对付自己?可仅仅只是为了对付自己,便策划了这样一场凶杀案,这场面铺得好像有些太大了吧?另外,如果他真的想对付自己,又岂会这样轻松了事?为什么不把这件案子直接办成铁案?难道是顾忌到陈秉岳的存在?只是想给自己敲响一个警钟?可这个警钟又是为谁而敲?不会有打草惊蛇的嫌疑?

    想到陈秉岳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梁辰再次皱起了眉头,他记得很清楚,当初在良城市,陈秉岳曾经对他隐晦地说过,自己好像无意中得罪了一个惹不起的女人,那这个女人究竟是谁?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陈秉岳并没有明说,但很清楚的是,连他这个省委副书记都有些打怵的女人,肯定是极其厉害的了。想到自己得罪过的女人里……梁辰苦苦一笑,好像就是蓝雨恬了,当然,也包括她的母亲李天娇。难道居然是李天娇向自己出手了?而这个明显与今天的凶杀案有着说不出的密切关系的女人古芸芸,跟李天骄难道也存在什么关系?

    梁辰越想脑子越乱,真有些头疼起来了。不经意间转头向窗外望过去,外面黑沉沉的一片。东北寒冬时节的夜很黑、很长,好像永远没有黑暗的覆临天空,凛然如刀般的寒意再加上这黑沉沉的夜幕,让人心头有些压抑。

    思索了好长时间,梁辰也没有思索出一个具体的结果来,但可以肯定的是,现在的形势是越来越扑朔迷离了,必须要小心谨慎应对,尤其是行事必须要小心再小心,同时做好一切准备。靠人不如靠自己,打铁还需自身硬,首先要自己变得足够强大,才能迎接未可知的强大挑战。他有信心,凭着自己的力量,能战胜所有明里暗里的敌人。

    抛开一切心思,踏踏实实地睡了好大一觉,第二天清晨,照例早起打拳,无论何时何地,对于体魄的锤炼他从来都不会放弃。

    打完了拳,换上了衣服,精神抖擞出去了。

    今天他要去朝阳安保基地那边看一看,因为董海波、黄少君还有刘嘉逸已经秘密挑选队员完毕,只要护照一办下来,这批人就可以启程赴海外,进行专业训练,同时更改国藉,组建合法佣兵公司了。

    虽然离大学城这边有将近五公里的路,不过梁辰并没有开车,而是一路走了过去,除非必要,否则他轻易不会开车,体魄的强健需要长时间的坚持才能成功,梁辰不但坚持,同时也不会放过最细微的能够锤炼自己体魄的细节。

    他之所以对这个佣兵公司的组建如此关心,也是存了一个心思——虽然他并不过份倚重武力,行事主要靠的是智慧,但武力这个东西却是能撑起一个人必不可缺的底蕴。况且,拥有一个合法的海外武力基地,也相当于拥有了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坚实碉堡,有朝一日,或许就能用得上。并且,冥冥中,他有一种说不出的预感,或许就在将来的某一天,这支武装力量就能派得上真正的用场。但至于是怎样派上用场,他自己却也说不清楚了,那只是一种直觉而已,但他从来都相信自己的直觉。

    不多时,他已经来到了朝阳安保公司。这一次,倒是没有受到门口警卫的盘查,毕竟,他可是现在朝阳人真正的背后大老板,况且这么多天出来进去,如果这些警卫再认不出自己真正的老板,那可真是怪事了。

    刚一进门,便听见里面喊声阵阵,如雷如潮,站在门口,梁辰便能看得见巨大的训练场上,一阵阵安保公司的员工们正在热火朝天的训练当中,跳沙坑、匍匐前进、负重跑步、徒手攀登、冷兵对抗……等等等等,每一个人额上都冒着腾腾的白雾,场面一片火热,除了没有武器之外,其他的一切,又跟真正的军营有什么区别?

    梁辰并没有打扰他们的训练,而是站在那里,饶有兴趣地在那里看着自己的这群员工们在训练,心底下涌起了火热的情愫来。这种大熔炉一般的环境,确实能随时随地感染人、鼓舞人,让人心头无比的振奋。尤其是眼前都是满场飞奔的年轻人,耳畔响起的是充满雄量力量的声声嘶喊,真是让人心激荡,不能自持。

    现在安保公司的规模越扩越大,已经由最初的近千人发展到了现在的两千五百人以上,就人数上来讲,已经一跃成为了全省安保公司前十强之列。并且生意也是越做越大,以超强的素质和公道合理的价格,创下了朝阳的品牌。短短的两三个月时间,生意已经迅速扩展开去,合同无数,雪片般飞来。况且,还有像李厚民、张大年这些人的暗中出力帮助宣传,想不火都难了。现在安保公司已经完全能够实现自给自足,并且纯利润极其丰厚,俨然间已经成为了业界冉冉升起的一颗新星,最近已经有媒体准备来报道

    现在高羽唯一犯愁的是,公司想要继续扩大规模,这块地已经不算太够用了。虽然高羽对于未来公司的发展倒底要向着多大的规模去,心底下也没有个太准确的概念,但无疑,越干越大,当然是他的理想。如果可以的话,他并不介意将这个安保公司全国铺开,最好几十个省会城市都有分部,几百个地级市都有子公司,那才好呢。梦想无极限嘛,有梦想才有实现的可能。

    正站在那里饶有兴趣地看着自己的这些完全军事化训练的员工正在训练,身后响起了一个略有些激动的声音,“辰哥”。

    梁辰一回头,便看见两个强壮的大块头站在自己后面,尽管寒冷腊月,滴水成冰,可这两个家伙居然全都光着膀子,只穿着一条迷彩军裤,强壮的身躯上块块肌肉隆起,身上腾腾的热汗,说不出的暴力凶残,同时也充满了力量的美感。

    梁辰笑了,这两个家伙一个是张川,一个是谷成山,都曾经是受过张凯特训的精英中的精英,是他曾经设定下的种子力量。不过当初张川在那场大学城激浊行动中挨了一枪,后背快被打烂了,现在还是一身的伤疤。而谷成山则挨了一刀。好在伤势虽重,却都没有落下什么后遗症,两条汉子恢复过来后,依旧是龙精虎猛。

    只不过,随着佣兵公司即将组建起来,梁辰也在考虑,是不是要将这十个优秀至极的年轻人全都抽调回来,给他们发挥更大能力的空间和舞台。毕竟,各项事业的发展都在用人之际,他有些舍不得这些优秀的年轻人。

    “大川,山子,你们也一直在跟着训练么?”梁辰亲切地一人给了一拳,笑问道。

    “伤好之后就一直跟着训练,我们种子力量的所有人,都在跟着董教官进行训练。”谷成山听到梁辰的问询,下意识地敬了一个军礼回道。

    “呵呵,很好,你们的学业没有落下吧?”梁辰点了点头,转弯抹角地把话题往他想要的方向上引。毕竟,有些事情不能说得太过直接,否则会让兄弟误会,伤人心——这一点,梁辰一直都做得很好。

    “没有,这次考试,我们考得都很好。”张川憨厚地一笑道。这家伙一米九十多的身高,壮得跟堵肉山似的,那一次受伤之后,便吵着也加入了种子力量的队伍之中,张凯当时也便答应了下来。

    “辰哥,我们朝阳种子力量团队,有一个请求,希望您能答应。”谷成山上前一步,紧盯着梁辰,略有些激动地说道。

    “都是兄弟,什么请不请求的,有事直说就是了。”梁辰挑了挑眉毛,颇有些惊讶。在他心底,谷成山一直都是那种沉静若水的人物,很有高羽那样的大将气度,倒是很少见他这样激动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