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78章 :无名烈火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梁辰见到他的神色,禁不住就是一怔,他没想到,刘文波的反应会这样剧烈。一瞬间,他有一种预感,自己好像又趟入了一条不知深浅的河。

    只不过,事已至此,再说其他也是多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怎么?刘主任,难道你当年犯下的过错,要让那两个曾经相爱的人买一辈子的单来承受那无边的痛苦么?”梁辰一皱眉头,冷冷地道。

    “谁,谁让你来的?是不是周家的人?他们,他们是不是想让你来杀了我?哈哈,哈哈,他们终于要过河拆桥了,这么多年,他们终于要这么做了。救命,救命,救命……”刘文波狂吼了一声,突然间伸手就去拽门,整个人就好像突然间疯了似的。

    梁辰浓眉一皱,手疾眼快地拿起了桌子上的茶杯盖,一下掷了下去,登时便砸在了刘文波握在门柄的门上,“啪”地一声脆响,刘文波哀嚎了一声,手已经无力地垂下,而梁辰早已经弹身便到了,抓着他的胳膊轻轻一扭一推,刘文波已经身不由己地被推倒在屋子中央的地毯上。

    “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要什么都行,不要杀我……”刘文波伏在地上,如一条摇尾乞怜的狗,痛哭流涕地道。

    “刘主任,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并且,这一次来,我也不是要杀你的,而是真心想求你办件事情。”梁辰皱着眉头,将刘文波扶起到床上,说道。可是心底下那种不祥的预感却越来越强烈,依稀感觉到,当年李厚民和王丽薇的分手,好像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你,你真的不是周家的人派来杀我的?”刘文波此刻身体犹自颤抖着,说话都是上下牙关直打颤,眼睛里犹着有着巨大的恐慌,好像面前的梁辰不是人,而是吃人的魔鬼。

    “周家?是干什么的?”梁辰脑海里高速运转,这个世界上,能用xx家来称呼的,而且还能让刘文波如此害怕的,恐怕也只能是那些大家族了。而据他所知,华夏之中,真能排得上号的大家族中,似乎还没有周家这个家族。

    “你,你来杀我,居然连周家是谁都不知道?还是你故意想玩儿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来戏弄我?我求你,就算是你想杀我,也给我一个痛快吧,别折磨我……”刘文波嚎叫着,渐渐地又有歇斯底里的症兆。

    “刘主任,你冷静一下好么?再重申一遍,我根本不知道你所说的这个周家倒底指的是什么,更不是要来杀你的,只是想请你出面,将以前李厚民和王丽薇之间的那个误会澄清,让他们破镜重圆,除此以外,再无他意。”梁辰的眉头越皱越紧,直觉地感到,李厚民和王丽薇之间的这个问题,肯定不会那么简单了。他突然间有些犹豫,自己现在应不应该别再继续这件事情,如果可以,现在抽身好像应该还来得及。可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事实上,他很清楚,自从自己找到刘文波开始,恐怕,这件事情就不是再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了。他有些后悔,自己现在问题和麻烦重重,却又无意中趟入了这淌浑水之中了。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别问我,别问我……”刘文波反来覆去的嚎叫着这句话,就这样突然间崩溃了,崩溃到让梁辰这样的人居然暂时都有些不知所措。

    梁辰知道不能再这样逼下去了,否则的话,刘文波真的容易崩溃掉,到时候别说帮忙了,甚至搞不好事情还会弄得一团糟,更加无法理顺了。

    深吸了口气,“刘主任,看起来您今天的状态不适合谈话,那今天先这样吧,改天我会再来拜访你。”梁辰心底下叹了口气,转身开门走了出去,屋子里,只留下了失魂落魄的刘文波,坐在那里喃喃地反复地重复着,“我不知道,什么都别问我……我不知道,什么都别问我……”

    不得不说,梁辰今天确实有些沮丧,没想到自以为拿捏到了刘文波的痛处,如果以此要挟,刘文波必定会就范,这件事情也便十拿九稳了。却没有想到,中间却搞出了这样一幕,让他吃惊的同时又有着说不出的疑惑,甚至疑惑到,让他现在很想找到李厚民或是王丽薇,问一问这个周家倒底是怎么回事。

    可他知道,现在却不是问这个问题的时机了。毕竟,这里面潜藏着什么不简单的秘密,他根本都不清楚,又如何去问?况且,他有一种直觉,即使是真的弄清楚了,恐怕结果也不一定会很好,起码不会像自己想像中的那么好。

    想到这里,他禁不住长出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心,这件事情,暂且先放一放吧,有时间再说。目前来看,也只能这样了。

    刚要举步往楼下走,身上又是一股说不出的躁热冲击了上来,让他这一瞬间有一种莫名的狂躁,说不出的那种狂躁,狂躁得让人心底有股火苗腾腾地往上冲,冲得头脑有些发晕,意识居然都出现了短暂的模糊。

    “该死,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梁辰扶着自己的额头,死死地捏了下拳头,喉结上下滚动着,很有一种无法自持的感觉。一种渴望,如春苗般茁壮强悍地从胸口处不停地向外生长,生长,生长得他突然间无比的想念刘莎莎,想念与刘莎莎那些温存甜蜜的日子,想着夜的温柔与疯狂。

    深深地吸了口气,强行将那种躁热感压了下去,梁辰虽然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倒底出了什么状况,但可以肯定的是,这种情形很不妙,他必须要回家,马上回家。

    不过,就在他感觉稍稍好了一些,刚想举步的时候,就听到自己的手机短信铃声响起,拿出手机一看,他禁不住一怔,却是陈志勇的短信,只面上面写着,“速来凯乐酒店七零一二房间,急!急!急!”

    七零一二?他下意识地转头一看,那就不是刚才刘文波的房间斜对着的房间吗?陈志勇在那里干什么?又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握了握手里的电话,他慎重起来,难道是刚才陈志勇看到了自己进了入刘文波的房间,想跟自己说些什么?

    还是他知道什么内幕,想对自己进行提醒?

    他想了片刻,便重新转身,走到了七零一二号房门前,敲响了房门。同时转头望向了七零一三号房间。那间房子里依旧静悄悄的,听不到里面有什么声音,也不知道突然间崩溃的刘文波,倒底现在在干什么。

    房间里“咔啦”一声轻响,门锁打开了,梁辰强忍着心底下的那股不断侵袭的热浪,推开门走了进去,廊道里没人,陈志勇好像开完了门就回到屋子里,有意跟他躲猫猫似的。

    “陈大哥,找我什么事?难道你早就知道我现在就在凯乐酒店么?”梁辰关上了房门问道,同时快步向屋内走去,他竭力地想喝杯凉水什么的,压抑一下那从内心底处不断地向外扩散的那股热浪。

    可是刚刚走到房间里,他突然间便怔住了,只见,面前的床上,正坐着一个娇俏的人儿,静若幽兰,美若仙子,那不是高丹又是谁?

    “小丹?你怎么会在这里?”梁辰深吸口气,强行压抑住心底下的那股即将勃然而发的烈火,脑海里还保持着一份清明,止住了脚步,靠在了穿衣镜旁,缓缓地问道。

    “我,我一直在这里等你。”高丹局促不安地扭着手指说道,只不过一抬头,却惊诧地发现,梁辰现在两颊上居然是一片不正常的红晕,像是喝多了酒的样子,又好像是重病发烧,总之,十分不对劲。

    “你一直就在这里?那陈大哥呢?他有没有在这里?”梁辰只觉得脑海里如同万架战车驶过,轰隆隆地做响,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意识,暂时还能保证自己的逻辑思维的方向正确性。

    “陈大哥?什么陈大哥?我,我不知道啊?你,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高丹有些发怔地道。

    “我很好。你……好吧,那我先走了。”梁辰晕头转向,现在这种情况,别说他现在身体已经有些不正常了,就算是正常的,也根本无法得知到倒底出了什么事情。所以,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只能是,转身,离开。

    “梁辰,你别走,我,我等得你好苦,你留下来,陪我说会儿话,就一会儿,好不好?”高丹一见梁辰要走,情急之下便冲了过去,去抓梁辰的胳膊。没人知道,这么多天以来,她倒底是怎样的煎熬,怎样的无助,怎样的相思,这种累积的情感一下爆发出来,让她在这一刻只想梁辰不要走,不要走,多陪她一会儿,哪怕只是一会儿,让她倾诉一下对他的相思,就足够了。

    可是哪里想到,她这边伸手用力一扯,结果那边的梁辰居然就是一个踉跄,仿佛突然间变得弱不禁风起来,一下就被她扯了踉跄了一下,倒转过来,曾经强悍如山的身体就像一面山般,仰面向着高丹倒压了下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