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74章 :眼中有月,心才温柔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随着最后一个音符的响起,音乐戛然而止,全场皆静,足足静默了一分钟。这天籁一般的音乐早已经浸入了人心,甚至早有脆弱的女孩子不堪这长笛的情伤,无声而泣,潸然落泪。

    这长笛声真像是有着说不出的魔力一般,直击人心,时时刻刻环绕着人心深处那最柔软的一块,让人不堪乐声,不堪情累……

    梁辰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他不得不承认,高丹的长笛,真的具有迷乱人心的魔力,音乐领域内,就算他只是个外行,也能听得出,她是个真正的天才。

    终曲,人却未散。

    全场静默了一分钟后,回味了一分钟后,陡然间,便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经久不息,还有人在不停地喊着高丹的名字,是激动,是仰慕,是崇拜……等等等等。

    而高丹就站在那里,持着一管银笛,痴痴地望着下面观众席上的某一个位置,眼中那如月色般的泫然,终于在这一刻,轻轻掉落,一滴滴,轻轻滴在了白裙之上,扑落落地滚了下去。

    或许会有很多人在想像,她这一刻肯定是沉浸在音乐的氛围之中,无法自拔,感而落泪。而又有谁知道,这一刻,她心中是如此的欢喜,快乐得像要飞翔。因为,那个人来了,真的来了,现在,就坐在下方,倾听着自己的演奏,真心地倾听了一次自己关于爱恋的诉说。而这,是她此生中最大的开心。

    终于散了,一切都结束了。梁辰也悄然地起身,向外走去。走在已经是深夜无人的梧桐甬路上,他抬头望着天空中的那弯将满的月,深深地叹息了一声。

    “你为什么叹气?难道,我的长笛不好听么?”身后传来了一个柔柔的、胆怯的声音,像是比那长笛还幽、还怨,音色还美。

    随后,一个纤细高挑的人儿已经从前面的梧桐树下走了出来,拦在了他的面前。

    卸了妆的她,更有一种属于本真的美,无论何时,无论她出现在哪里,只需要随随便便地往那里一站,哪怕是阳光烈日之下,也自有一种清冷幽静的光芒瞬间环绕,像是让人看到了夜空中一轮皎皎的寂月。

    “好听。”梁辰笑了。

    “好听你为什么还要叹气?”高丹走了过来,抬头看了他一眼,却又像是一只小鹿般不敢看他的眼,快速地低下头去,修长的十指绞在了一起,像是很紧张。这那一次夜晚苦候之后,两个人第二次独自相处,她真的很紧张,可她却不害怕。

    “正因为好听,所以才叹气。”梁辰停下了脚步,抬头看了一眼夜空中的那轮未满的月,再次叹息了一声说道。

    “你听到了什么?”高丹轻轻地抿了抿唇,柔柔地问道。

    “听到了一朵花开的声音。”梁辰轻出一口气道。

    “花为谁开?”高丹绞紧在一起的手轻颤了一下,像是有些艰难地抬起头来,鼓起了心中所有的勇气,定定望向他,渴望得到一个予以肯定的答案。

    “无论为谁开,都应该感谢。”梁辰避开了她清幽却炽烈的眼神,也避开了这个话题。

    “不需要被感谢,花开花落,是花的事情,感谢与否,与花无关。况且,花要的不是感谢,而是渴望被摘下,永久地绽放在她希翼的人心中。”高丹定定地望着梁辰,执拗地说道。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气馁。

    “可是手中已经有花了,再去摘花,徒然伤情。于人于己,都是伤害。小丹,对不起,其实你生命中应该摘花的人,还未出现。”梁辰摇了摇头,实在不想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了。

    “开不开是花的事情,摘不摘是人的事情。我自开,我自怜,我自落,我自喜乐,我喜忧伤。你又何必说对不起呢?”高丹似乎对这个答案早就已经预料到了,没有生气,也没有埋怨,只是幽幽地说道。

    两个人一时间都沉默了下来,突然间都好像无话可说了。

    梁辰也不知道有些话怎么开头,其实他该说的都已经说过千遍万遍了,再说就烂了,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可是,如果他不说些什么,又总觉得实在太尴尬了。纵然他想将某个话题继续引向深入,并且好像收到了效果,却好像又并没有收到任何效果——高丹像是接受了他的答案,却永远不接受这个结果,这真是让他头疼的一个问题。

    “今晚的月色真好,也是我这么多年来,第一次如此感觉到安宁,安宁得让想起了小时候的摇篮。”反倒是沉静的高丹再次打破了沉默,抬眼看了看天空中那弯似乎被冻在了夜幕中的半圆之月,微笑说道。

    “希望你永远这样安宁下去。或许,安宁才是你生命的本质,你的安宁,也不应该被凡尘俗世中的一切所打扰,没有人拥有这样的资格。”梁辰也笑了,他突然间发现,高丹好像很少笑,但一笑起来,却很美,美得如皎皎月色。

    “这是表扬吗?”高丹笑得更甜了,那是真心的笑。

    “我只不过是在阐述一个事实。”梁辰摸了摸鼻子,有些脸红。

    “眼中有月,心才温柔。这轮月,永远会陪着我,直到生命的尽头。有它,我才安宁。没有它,我的天空,将是一片永恒的夜。”高丹柔柔地叹了口气,看了梁辰一眼道。

    梁辰只能装做没有听见,拿出一枝烟来,点燃,深吸了一口,吐出了一口凛厉香醇的白雾。他知道,对于这个执拗的女孩子,他再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不如不说。他突然间发现,其实这样也很好。或许,一味地强求摆脱什么,最后的结果并不一定如愿。就如同总是强力地压缩一根弹簧,谁也不知道那根弹簧最后会以如何强劲的姿态反弹而起。

    淡然相处,不动心,至无极,乃大中庸之道,强求,终究是要落了下乘了。想到这里,他心底倒是突然间有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可就在他还没来得及窃喜的时候,高丹居然转身而走,让他有些错愕。

    “我的长笛很美,不过你的花也很香。”远去的高丹洒下了一串难得的笑声,居然就那样走远了,消失在远处的夜幕之中。

    高丹走得很快,转眼间已经走过了街角,随后便躲在了一栋小白楼后面,小心翼翼地往那边看,当看到梁辰怔怔地站在原地半晌才返身往回走的时候,才如释重负地长吁了口气,咬了咬红唇,脸上挂上了幸福的微笑。

    其实爱一个人,也是一种幸福。

    “你的笑容看起来很傻,跟你在舞台上的表现截然相反。”突然间,她的身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吓了高丹好大一跳。

    转头一看,黑暗的角落里,隐藏着一个高挑的身影,夜色模糊,看不出是谁,不过高丹能听得她的声音来。

    “你很喜欢这样在背后吓人么?”高丹轻吁口长气道。

    “不喜欢,但我不介意吓一吓默默爱着梁辰的女孩子。”那个人并没有走出黑暗,只是淡淡地一笑道。

    高丹一如既往地保持着沉默,不再说话了。半晌,才幽幽地说了一句,“谢谢你。”

    “不必谢。其实你爱得很苦,做为一个旁观者,只是有些看不下去罢了。”那个黑暗中的人影摇了摇头说道。

    “你又何尝不是?”高丹像是反诘,又像是同病相怜。

    “也不是。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喜欢他却是一个人的事情。他可以不爱你,但我却拥有爱他的权利,并且,我也有着在爱他的过程中获得快乐的权利。”高丹摇头说道。

    “你很达然,不过这种没有结果的达然永远只是一场苦恋。”那个人淡淡地道。

    “能够这样去爱,苦也是乐。只要能得到来自他的一点点反馈,便是我最大的幸福。就比如,他送我的花,还有,今天晚上他真的能来参加这场音乐会,还有他真的听懂了那首蒲公英的约定。”高丹的语气同样很淡,却淡得让人惊心动魄。

    “谁都不是圣人,谁都有七情六欲。他只不过是在压抑,不想逾越道德的底线,他是个真正的君子。”那个人好像很了解梁辰。

    “是啊,他确实是君子,而这,我也是我义无返顾爱上他的原因。”高丹想起了梁辰,美丽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微笑来,淡淡的月色银晕洒落在她的脸上,恬静美丽。

    “其实,君子可以欺其以方,当然,这是建立在你真想得到更多的回馈的基础之上的。”那个的语气像是在试探,更像一条引诱伊甸园中的亚当和夏娃的蛇。

    “不必了,于我而言,这已经足够。”高丹摇了摇头说道。

    “你的语气并不坚决。其实我能读懂你的心,貌似绝望之下,隐藏着你渴望得到什么的不甘,难道不是这样么?”黑暗的那个人冷静地说道。

    高丹抬头望着空中的银月,沉默着,没有再说话。

    “如果你愿意,明天,会有一个惊喜等着你。”那个黑暗中的人悄悄在黑暗中退去了,就如同来时那般寂寂无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