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70章 :他是打火机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哈哈,活该!”刘莎莎在屋子里快意地笑着,肚子都快笑破了。

    “你叫什么名字?”这个时候,那铺小炕上的老太太终于睁开了眼睛说话了。梁辰回头望过去,便看到了一双清澈无比的眸子正望着自己。

    那对眸子里,居然没有半点风烛残年的迟暮混浊,相反,清澈透亮,黑玉也似,如果光看这双眼睛,梁辰真的会误会认为对面望着自己的是一个妙龄少女,而不是一个年近七十的老婆婆。这双眼睛,实让梁辰很是吃惊。不过,她望着梁辰的眼神深处,却有着一抹说不出的惊云,转瞬消失,恢复了平静,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了。

    “姥姥您好,我叫梁辰。”梁辰赶紧向前走了两步,低头说道。

    老婆婆不再说话了,重新闭上了眼睛,淡淡地道,“外面的大门没有关,你去关一下吧。”

    梁辰便是一怔,看这位婆婆的神色,好像并不是十分待见自己似的,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不过,依旧保持着礼貌与微笑,点了点头,“好,我这就出去关门。”

    刘莎莎有些不高兴地看了自己的姥姥一眼,下了炕沿,“你别动了,陪姥姥说话,我去关门。”说着,她就要往外走。

    “让他去吧,你留下来陪我说说话。”婆婆依旧是语气淡淡地道。

    “姥姥……”刘莎莎有些生气地娇嗲嗲喊了一声。

    “嗯?”婆婆转头看了刘莎莎一眼,眼神很严厉,让刘莎莎下意识地低下了头去,好像很畏惧自己的姥姥似的。

    “好了,莎莎,你陪姥姥说话,我去关门吧。”梁辰轻拍了拍刘莎莎的小手,走向了门外。他很清楚,刘莎莎的姥姥之所以这样做,看起来应该是有话想单独跟刘莎莎说,自己也不好“赖”在这里不走了。

    说着话间,便已经出门而去。关上了外面的铁门,站在小院当中,他点燃了一根烟,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屋子里,刘莎莎正颇有幽怨地瞪着自己的姥姥,“姥姥,您干嘛这个态度?他可是我的男朋友,再者说,刚才又为我们出气了,赶跑了那两个舅舅还有可恶的舅妈,您……”

    刚说到这里,婆婆已经再次睁开了眼睛,向她摆了摆手,打断了她的说话。“莎莎,我不管你们是什么关系,总之,离他远一些。”

    “啊?姥姥,您,您这是什么意思啊?”刘莎莎瞠目结舌地怔在了那里,尽管自己之前无数次地想过这个问题,可那也仅仅只是最私密的想法罢了,从未跟人提起过。并且,虽然自己是这样想的,但这句话现在却是从至亲之人的口中说了出来,颇为让她十分难过——极其难过。因为,这代表着她的至亲家人对梁辰的一种不认可和不接受,在她心底,这是她所无法承受的。

    “他这种人,很危险,你与他在一起,只会害了你。”婆婆轻叹了口气,望了正站在院子中的梁辰一眼,摇头说道。

    “他危险?我没有觉得。他对我很好,非常好,特别好。”刘莎莎咬着嘴唇,幽怨地看了姥姥一眼,那种骨子里的犟劲儿又犯了。

    “这不是你应该继续和他在一起的理由。”婆婆摇头而道,神色很严肃,很认真,没有半点在跟刘莎莎开玩笑。

    “为什么呀?您说他危险,可他哪里危险了?”刘莎莎忍不住眼圈儿就红了。她带梁辰回来,原来就是想让自己的姥姥看看梁辰,获得姥姥的同意和认可,也算是了了自己的一个心愿。可她却没有想到,居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她真的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他这个人或许并不危险,但危险却总会与他同在。如果你坚持和他在一起,有一天,当他承受不住危险而死去时,你会更难过,更伤心,以你这种与你的母亲极其相似的毅然决然的性格而言,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你会生不如死。”婆婆叹息了一声,眼光温柔下来,挪到了炕边,轻握住她的小手,眼中有怜爱的神色闪起。

    “可是现在就让我离开他,我会更加的生不如死。”刘莎莎突如其来地泪如泉涌。其实,与其说她是在说服姥姥,却不如说是在说服自己。

    “孩子,长短不如短痛,我劝你放弃吧。或许他不是一团火,但他是能制造火焰的打火机,当他打着火焰闪亮在世界上时,最后也因为自己制造的火焰而焚尽自身,甚至包括他周围的人。”婆婆眼光如电,居然穿透了刘莎莎的眼睛,直射入她的内心深处中去了。

    “您这是偏见。”刘莎莎捂着耳朵,不想听,也不要听。其实这一次回来,她是想姥姥讨个主意的,却没有想到,姥姥居然直接给出一个结论,她好像在这一刻放松了下来,可是,这一瞬间她非但没有半点解脱的感觉,反倒是更加的心如刀割。

    “不是偏见,而是直觉。”婆婆叹息着说道。

    “这个世界上没有直觉,只有事实。”刘莎莎泪眼朦胧,大哭道。

    “莎莎,相信姥姥的话吧,这样的人,我见过很多很多,他们个个绝艳惊才,天资优越,但最后的结果,都是身死名裂,不得善终,而他们身边的人也都是凄惨收场,姥姥不想你也有这样的结局。”婆婆轻抚着刘莎莎的秀发,抬头向院子里的梁辰,这一刻,眼神中有一丝痛苦和恍惚。

    “他很厉害的,无论任何困难都不会难倒他。”刘莎莎哭泣着,不甘地分辩道。

    “莎莎,我知道你想姥姥对他有一个认可。这个我能理解,并且我也认可这个小伙子。他年轻、高大、英俊、有智慧、对你痴心,他很完美,可越是这样的人,越不应该属于你。因为,世界上越是完美的东西,越是消失得越快,无论是物,还是人!”婆婆收回了望向梁辰的眼神,叹口气道。她的话语里,包含着对世界那种深刻的认知和看破一切的沧桑与睿智。

    “我……”刘莎莎无话可说,一下便扑倒在炕上,拼命地掩住嘴巴哭泣了起来,却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惊扰到外面的梁辰。

    “孩子,相信姥姥的话吧。这个年轻人,真的不属于你,也不属于任何人。他就是上天一时兴起开的一个玩笑,时间到了的时候,他就会被收回去的。你不要还抱有对他放弃一切跟你走隐世过田园生活的期待与幻想,因为,他这样的人无论是走到哪里都会引人瞩目,都会引起灾祸。或许他也不想,但他就是这样的人。能引发火焰的人,走到哪里都会点燃周围的一切可燃之物。你,再好好地想一想吧。”婆婆深深地叹息了一声,结束了自己的说话,不过,那深深的叹息中,却有着说不出的复杂情愫,好像不仅仅是因为害怕刘莎莎受到伤害那么简单了。

    梁辰站在院子里,已经连续抽了三根烟了,抽得口干舌躁,嘴里都有些发苦了,不知道为什么,在外面的等待的时刻,他心底下突然间有些烦燥,搞得他心烦意乱,烦燥不堪。就在他刚刚点燃第四根烟的时候,刘莎莎终于出来了。

    她的眼睛一片红肿,看上去好像哭过一样,梁辰心底下登时一紧,疾步走了过去,握住了她的手,“莎莎,怎么了?”他小意地问道,依稀能看到,刘莎莎脸上还有一丝未擦净的泪痕,他一阵心疼。

    “没怎么,只不过刚才跟姥姥说那两个舅舅的事情,还有姥姥最近身体不太好,然后就哭了一场。你冷了吧?快进屋来吧,在外边傻站着干什么呀,看你的手,这么冰。”刘莎莎摇头勉强地笑了笑,看起来心情不太好。

    梁辰敏锐地感觉到,好像并不是这个原因,但他并没有多问,只是紧紧地握住了刘莎莎的手,手上传来了坚定的力量,“莎莎,无论有任何困难,我们都要一起去面对,只要你不放开我,放心,一切有我。”梁辰轻揽她入怀道。

    “嗯!”刘莎莎轻轻地点头,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地拱入了他的怀里,可是梁辰并没有发现,她眼中又重新涌起了一层闪亮的泪光。

    两个人相拥着走进了屋子,直到快到里屋的时候,才分开来。梁辰习惯性地整束了一下衣服,始终保持衣装的整洁,这也是对他人的尊重。

    掀开了挡寒的棉门帘,两个人走了进去。

    “姥姥,梁辰来了。”走在梁辰身后的刘莎莎隐蔽地揩去了眼角的泪痕,装出了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甜甜地向姥姥腻声说道。

    “嗯,坐吧,年轻人。”婆婆点了点头,也不看梁辰,只是随手指了指炕沿。

    梁辰依言坐了下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间有些紧张,这个看上去慈祥安静的老婆婆,居然能给他一种说不出的压力来,这种感觉很是吊诡,让他又是好笑又是吃惊。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位老婆婆,绝对不是普通人。

    “梁辰,很高兴你来我家做客。”婆婆盘膝坐在里炕上,淡淡地道,语气里无悲无喜,没有任何情绪,给梁辰一种电子拟人声的感觉。

    “见到您也是我的荣幸。”梁辰微笑着彬彬有礼地道。

    “刚才的事情,多谢你了。”婆婆依旧语气淡淡地道,梁辰刚要说谢,可是婆婆接下却是急转而下,“不过就不牢烦你多管闲事了。这根簪子,大约也值得上你那四十万,拿去吧!”

    婆婆随后从头上摘下了一管如碧湖秋水般的玉簪子,在炕革上轻轻一滑,滑到了梁辰的面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