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66章 :半路又杀出一个程咬金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都叫什么名字?”李治国依旧语气淡淡地问道,但那种由上而下,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官威,让几个人心头都是凛,连刘玉柱这样天不怕地不怕的人物,也不禁低下了头去,唯有梁辰始终神色平静地望着李治国。

    “领导,我,我叫徐、徐天宇。”徐三点头哈腰地道。自己的大舅都跟在人家后面跟孙子似的,他自然更不敢出什么妖蛾子了,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刘玉柱。”刘玉柱瓮声瓮气地回答道。汪喜才看到刘玉柱的时候,禁不住就是一怔,这小老弟前天还跟自己在一桌喝酒来着,还送了自己一张里面有二十万块钱的卡,说是以后自己在这里发展,请他多关照,今天却以这种方式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让他情何以堪?颇有些怨怒地瞪了刘玉柱一眼,心道这小子真是命歹,怎么在这个时候搞事?现在自己就算想出手救他都没得救了。

    “梁辰。”梁辰也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梁辰?”当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李治国的眼睛骤然间就眯了起来,里面透射出了针刺般的寒芒来。

    梁辰立刻感受到了一股无名的敌意扑面而来,不过稍纵即逝,可依旧被他敏锐地捕捉到了。

    “这位领导,您认识我?”梁辰笑了笑,不卑不亢地说道。

    “你算个什么东西?省政法委李书记会认识你这种人渣?”旁边的汪喜才骂道,他一腔邪火正愁没地方发,梁辰成了最好的出气筒。

    刘玉柱登时喘气的声音就粗了起来,却不得不强压愤怒,抬起头狠狠地盯了汪喜才一眼,才低下了头去。

    李治国却是摆了摆手,脸色早已经恢复如初,只是深深地盯着梁辰,“流氓滋事,聚众斗殴,追打路人,堵塞交通,梁辰,你自己做了什么,你自己清楚吗?”后面的曹振憾原本跟丢了魂一样,自以为这一回官位不保要削职为民了,可一听到李书记这样讲,一对都已经开始混浊的眼睛登时就了起来,听到了李书记的弦外之音。李书记这么说,难道真的是相信了自己的话?上来就几项罪名一起罗列,把梁辰压得死死的,让他不能翻身?要照这么说的话,那自己岂不是可以全身而退,同时他的外甥也可以险险脱逃了?

    想到这里,他再次兴奋了起来,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梁辰,心底下只祈祷李书记赶紧把这件事情办成铁案,然后把梁辰投到监狱里去,那是再好不过了。

    “李书记,事实好像不是这个样子的,我……”梁辰一怔,从李治国这番话里,他听出了浓浓的敌意来,却是搞不清楚李治国为什么要这样说,刚要分辩两句,李治国却是已经回身便走,淡淡地抛下了一句话,“都先抓起来,拷到赉洮去,再审!”

    “我……”刘玉柱当时就急了,脸红脖子粗地刚要说话,却被梁辰手急眼快一捅他的肋骨,刘玉柱吸了口凉气,那句粗话就没骂出口,旁边早就上来两个特警,把两个人拷了起来。

    “祸从口出,不要乱说话。”梁辰压低了声音,在他耳畔说道。

    “不许说话!走!”两个特警抓住了梁辰的胳膊,从后面给他戴上了手拷,推着他就往前走。

    李治国一群人也已经走远,梁辰往前走,同时不停地抬头望向李治国的背影,心底下疑惑无限,这个李治国看起来并不是个糊涂人,否则怎么可能坐上那样的高位?但他为什么一上来就表现出了对自己浓浓的敌意?甚至不由自己辩解,直接便要把自己拷起来,看样子还要狠狠地审问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心底下猜测不停,转眼间,就已经来到了特警的车子旁边,刚要推上车,而其他的人也已经被压上了那些来时乘坐的车子,一车四个特警看守,车队即将再次启程。

    可就在这个时候,对面突然间又响起了警笛声,紧接着,对面同样是一片红蓝暴闪的警灯亮起,随后,又是一长排车队缓缓地驶了过来,停在了这条省级公路的对面。

    所有人都怔住了,翘首向对面望了过去,只见车队缓缓开至面前,随后,后面的奥迪车里,同样下走了一排政府官员。领先的是,正是良城市的市委书记,身后跟着的是赉洮县的县委书记——市长和县长都陪着对面的那位政法委书记。

    只不过他们今天并不是主角,真正的主角是他们中围拥着的一个中年官员。他的个子大概一米八零左右,威严的一张国字脸,此刻正皱着眉头,在人群的簇拥着向这边走来,望向对面。

    梁辰在特警的推搡下,刚要上车,一回头之间,便看到了这群人中围着的那位官员。登时便是一怔,“陈省长?”他心底下掠过了一丝惊喜。

    来的这位官员不是别人,正是j省曾经的常务副省长,一个月前已经荣升荣转为省委副书记的陈秉岳,也就是陈美琪的父亲。

    陈秉岳也是十分眼利,正望向对面的李治国,眼神一瞥之间,结果便看到了梁辰,同样也是一怔,似乎没有想到在这种场合下,居然能看到梁辰。不过当看到梁辰手上的铐子时,眉头登时皱了起来,眼中掠过了一抹不悦的神色。

    新年将至,他这一次来良城市,第一是履新上任之后,下基层视察。第二是新年将至,代表省委省政府来基层走访慰问,尤其是慰问几个回到故里养老的建国前的老干部。他也是刚到的,与梁辰就是前后脚,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就遇到了这种情况。

    “陈书记,您好,今天下来走访慰问啊?”这个时候,李治国已经看到了陈秉岳,转过身来,脸上绽开了一丝微笑,大踏向他走了过来。

    无论如何,陈秉岳省长,只要任内没有变动,下一步就极为可能升任省长,他虽然贵为政法委书记,却是丝毫都不敢有半点怠慢。

    虽然从级别上来讲,两个人都是一样的,同样是省委常委,但从实际情况来讲,省委副书记协助书记统领省委,比起陈秉岳,李治国还是低了半级。

    “呵呵,李书记,你也好,前天就已经知道李书记下基层视察来了,没想到咱们今天倒是碰巧撞车了。”陈秉岳微笑说道,向着李治国伸出了手去。

    说起来,两位省领导同时下基层视察走访,还撞车了,这种情况还是比较少见的。

    “说起来,这应该是我的荣幸。正好我对j省基层的情况还不算太了解,这一次就全当做是工作调研了,还需要陈书记多多指点。”李治国脸上绽开了一丝十足官样化的笑容,微笑说道。

    “李书记客气了。”陈秉岳笑应了一声,脸上同样是一成不变的官样化微笑。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的大领导,情绪控制收发由心,单从脸上看,你永远只能看到谦恭而温和的微笑,其他的,什么都看不出来。

    “李书记,这是怎么回事?你们的车队为什么停下来了?好像半路上还抓了很多人?看起来李书记是要现场办公了。”陈秉岳微笑着像是很随意地问道。

    “哦,也没什么,路上遇了一伙流氓寻衅滋事,便抓了起来,顺路带回到赉洮去。”李治国眉头皱了一下,不陈不徐地说道。

    “居然有这种事情?看起来这伙流氓还真是嚣张,敢在李书记的面前寻衅滋事,必须要狠狠地收拾一下。张书记,你们良城的社会治安是怎么搞的?居然会出现这种事情?嗯?”陈秉岳回过头去看了良城市的市委书记张立忠一眼,神色严肃一下来,冷声问道。

    张立忠的汗登时就下来了,“陈书记,对不起,我向您还有李书记检讨,这件事情,我亲自去抓,近期就狠抓社会治安,狠狠地打黑。”张立忠不敢辩解,擦着汗低声向两位省委领导检讨。只不过心底下这个憋屈啊,好死不死的,怎么这种烂眼边子的破事儿就让他摊上了呢?路上流氓打架斗殴,居然让两位省里大领导抓了现形,他现在都快要抓狂了。狠狠地瞪视着那边市里的政法委书记汪喜才,暗道这个汪喜才是干什么吃的?怎么没给自己打电话?

    汪喜才不敢抬头看他,心底下同样暗叫倒霉。

    陈秉岳瞥了他一眼,面色缓和了下来,轻“嗯”了一声,转头又向李治国道,“李书记,赉洮县应该是你这一次考察的最后一站吧?下午是不是就直接返回省里了?”

    李治国轻皱了一下眉头,脸上依旧是那种万古不变的笑容,应了一声,“是。”

    “嗯,既然是这样,张书记,你马上把这些人带到良城去,由你亲自抓这个案子,就别让李书记费神了,也省得耽误李书记的行程。”陈秉岳点了点头,向张立忠交待道。

    “是,陈书记。”张立忠应了一声,就要让自己这边的特警进行交接。

    李治国眼里有厉光一闪,突然间伸手就拦住了张立忠,“张书记,且慢。”回过头来望着陈秉岳,“陈书记,没关系的,我主管全省的政法工作,打击黑恶势力也是我的本职,还是我把这些人带走吧,别耽误了陈书记的行程才是真格。”

    两个省委大领导,居然开始在这里明里暗里的隐晦抢人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