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46章 :砸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砥剑节已经过去了,尘埃落定,原本就应该进行利益和产业再分配分工,不过因为总盟会的决定,这个分配和分工延期进行,现在,是时候了。下面,对六位老大的产业分配,按照原有的承接顺序,顺位分配,大家有没有意见?”虞占元点了点头,随后抬头问道。

    原属于j省的几位本土老大都没有说话,只是冷眼旁观,梁辰则始终面带微笑,同样没有说话。

    “既然大家都保持沉默,那就视为没有意见,集体通过。六位老大,这是你们目前掌握的公业数额,请清查。希望你们在任内把这些产业发扬光大,多赚红利。”虞占元干脆利落,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一挥手,身后的两个管家模样的人已经把一个个大大的牛皮纸袋给新晋的六位老大分发了下去。虽然罗祥的位置空着,但依旧摆上了一个大牛皮纸袋,也显示了虞占元做事的公道。

    “第二个议题,是关于奖励。不好意思,这个奖励就暂时没有新来的六位老大的份儿了。因为这是针对过去五年内产业发展的状况而言,希望各位老大不要有意见。”虞占元面无表情地望向了刘宇几个人。

    久未说话的刘宇略微一欠身,微微一笑,“虞守望客气了,这是应该的,我们初来乍到,什么事情都没有做过,如果拿到这个奖励反倒让人诟病了。您随意怎样分配,我没有意见。”

    不得不说,刘宇这番话倒是很上道儿的,并且笑容亲切,没有一丝虚伪,也让几位老大都皱起了眉头来。这个人,刚刚被落了面子打了脸,j省的顺序一哥摆明了不待见他们,他居然还能如此伸缩如如,摆明了心机深沉,倒不是罗祥那样的草包能比的了。

    “好,难得你识大体。”虞占元不冷不热地赞了一句,而后继续说下去,“按照我们的规定,无论哪位老大,只要手中掌握的公产营利相比上一任达到百分之十以上,就可以从营利部分之中抽取出百分之一做为奖励。达到百分之二十以上,就可以从营利部分之中抽取百分之二做为奖励,以下依次类推。营利较之上一任不足百分之十的,不予奖励,严重警告。如果没有盈利反而亏损的,将会按照比例收回公产。不过很可喜的是,经过细致的财务调查,在座的六位老大,手里所掌握的公产情况良好,都很不错,最少也达到了百分之十以上的盈余规模,现在就按照比例进行奖赏。”虞占元继续说道,主持着这个奖励仪式。随后公开了对每位老大奖励的数额,这也是鼓励先进,鞭策后进了。

    半个小时后,奖励完毕,虞占元清了清嗓子,“现在,宣布一项特别奖励,这是专门针对于我们j省新晋终身制荣誉老大梁辰的。首先第一项,是总盟和分盟以及区盟的奖励,一个亿,这也是梁辰的个人私产,不算公产。其次,梁辰因为举报有功,汪会也特意指示,从查处罚没的那二十亿私产之中,再抽取出一亿,做为对梁辰的奖励!这也是汪会长亲自指示的,大家有意见吗?”虞占元左右望了过去,一群老大寂寂无声,包括新来的几位老大都缩着脖子坐在那里。

    你虞占元都说了,这是汪海全会长的指示,谁他吗还敢有意见吗?那不是摆明了想找死么?

    “没意见就好。鉴于梁辰的大公无私的表现,我们j省也准备从本省角度,给予梁辰以重奖,从总盟会返还j省红利的比例中,抽取出百分之一,做为对梁辰的奖励,具体数目大概同样在一亿左右,以示公正,表明我们j省时刻与总盟会保持一致的步调,坚决打击侵吞公产和转移截流公产的行为。现在,大家可以讨论一下这个奖励的可行性。如果可以的话,即日起,开始实施。”虞占元点了点头,继续说道。

    这句话刚一说完,底下“嗡”的一声便炸开了。j省的一群老大倒还好些,毕竟之前是有了一些心理准备的,况且他们也清楚,梁辰一个人就查出了那几位老大私藏的将近二十亿财产,如果按照道理,梁辰最少能得十亿,可总盟会却一个令下来,算上奖励,只给了他两亿,这已经是天大的不公平了。虞占元这么做,无论怎么说,都是出于公平的目的,给予梁辰一定的补偿罢了。无可厚非。并且,最重要的是,哪个老大其实都是这么干的,谁都有公产私有的小算盘,只不过有些人做得隐蔽,并没有露出马脚罢了,如果他们真要这个时候眼红提出异议来,那可是自找别扭了。到时候虞占元要真反过来查他们一下,他们也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不过,他们这样想,新来的那些老大却都不干了,就连刘宇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要知道,虞占元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每个人手里掌握的公产产业,最多不超过三亿,而梁辰一个人的奖励就达到了三亿之巨,并且全都是私产,再加上手里掌握的公产,这小子隐然间已经高高地超过了他们一头,狠狠地压在了他们上面。

    而如果从实际上来说,梁辰这个终身制荣誉老大,永远都不参加砥剑节,表面上看,好像地位超然,实则根本就是永远的位列各位老大末位,永远的第十四位老大,而这个位置的存在,只不过是对拳手的一个象征性的鼓励罢了,就这个位置本身而言,其实位卑职小,根本没有什么话语权。可现在倒好,他一个人的私产都快赶得上几位老大被分配的公产之多了,这摆明了就是在欺负人。如果几位老大要是还能再忍下去,那也忒没血性了。无论如何,必须要讨一个说法出来。

    其实钱不是最重要的,可虞占元这么做,摆明了就是要控制他们,排挤他们,不给他们位置。相当于直接告诉他们,你们几个在j省就是一泼狗屎,连荣誉老大都排位在你们之上,你们最好还是好自为之吧。

    朴成顺登时炸了。

    “虞叔,他一个人得到的奖励,而且还是私产,居然比我现在手里这份两亿三千万的公产资产总量还多,而他仅仅只是一个荣誉老大,这好像,有些不公平吧?最起码,让我们这些新晋的老大,心底下有些不平衡。”朴成顺怒哼了一声,将那个牛皮纸袋往桌子上“啪”地一扔,盯着虞占元道。

    他刚才就憋了一肚子的气,现在终于找到发泄的机会了。梁辰身后的马滔登时就是脸色一狞,退后了两步,像是要离开会议室似的,慢悠悠地一步步踱向了朴成顺的身后。

    “哦?那你想要怎样的公平呢?怎样做,才会让你们心里平衡呢?”虞占元冷冷地一笑,不紧不慢地问道。

    “谁都知道,荣誉制老大只不过是个摆设,一个只知道打拳的机器,又有什么能力和资格得到这么多?现在他得到的私产远远地超过了我们的公产数,难道说我们的位置反倒要落在一个臭打拳的后面?所以,虞叔,我建议,j省对梁辰的奖励应该慎重,否则难免会遭人诟病,认为我们这些正常的顺序老大的反倒不如一个打拳的工具,这样又会让人心何堪?让我们还有什么积极向上努力工作的动力?”朴成顺挥舞着手臂,慷慨激昂地说道,正说到激昂处,不提防李吉早已经踱到了他的身后,大手闪电般伸出,早已经抓住了他的两臂,暴喝了一声,两膀一较劲,早就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

    朴成顺虽然个子不高,但极其壮实,最少也有一百六七十斤,李吉居然就那样如提着小鸡崽儿一般轻轻松松地将他提了起来,“砰”的一声,狠狠地将他仰面朝天倒摔在了桌子上。

    “哎,你……”朴成顺根本就没看清楚身后的人倒底是谁,厉叫了一声,刚要挣扎,就看到李吉早已经一把抓起了旁边的那个足有三四斤重的玻璃烟灰缸子,嘴里暴怒骂道,“草你吗的,我让你慷慨,让你激昂,让你公平,让你平衡,让你满嘴跑火车!”

    “砰砰砰砰砰砰砰……”李吉一手摁着朴成顺,让他动弹不得,另一只手握着烟灰缸子兔起鹘落,狠狠地一下下砸了过去。

    只听得耳畔闷响声声,眼前鲜血激溅,只几下,朴成顺就已经满脸开花,四颗门牙齐齐被砸断,满嘴的鲜血哗哗地往下淌,在桌子上淌成了一条条小河。

    最后一下,“啪嚓”一声,烟灰缸子已经完全被砸碎,朴成顺满脸的碎玻璃茬子,李吉扔下了手里还握着的小半截烟灰缸,在朴成顺身上擦了擦血,哼了一声,“朴老大,记住了,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须知,祸从口出。”

    说罢,转身重新走回到梁辰身畔,双手交叉站在了他的身后,神色冷峻,酷得要死要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