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45章 :代言人上位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其他的几个人都看得傻掉了,况且这个黑衣年轻人的出手简直太快了,用雷轰电掣来形容也毫不过份,不到五秒钟,罗祥就已经被彻底打躺下了,虽然不至于有生命危险,但受伤也颇重,看样子至少要在医院躺上半个月了。

    其实在这这种江湖会议上,大打出手的情况很普遍,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但问题是,现在j省的人也太强势太霸道了,居然上二话不说,上来就开打,而且出手如此之狠,打的还是总盟会空降过来的老大,这胆子简直就是包了天了,简直连半点面子都打算给他们留。

    “混蛋,把他给我抓起来!”其他几位老大都是怒火狂烧,见不过不人面子的,但没见过这么不给人面子的。朴成顺狂吼了一声,后面一阵脚步响声,紧接着,十几个下属已经扑了进来,个个掏出了枪,直指着对面的那拎着黑色折叠凳的年轻人,眼里杀气腾腾,大有一言不合便开枪的架势。

    剩下的两个人已经扶起了罗祥,紧急送往了医院。

    不过,对面的那个年轻人却只是冷冷地哼了一声,面对着这么多把枪,居然连正眼都没有瞧上一眼,只是叼了根烟,打火点上,冷冷地喷出了一口烟气,站在那里,两眼斜瞥,不屑地发出了一声冷哼来。

    “狗东西,你是什么人?敢以下犯上,打总盟会下派的老大?”朴成顺咬牙切齿地骂道,从一个下属手里劈手夺过了一把枪,指着他恶狠狠地骂道。

    此刻,虞占元居然半点反应都没有,像是什么都没有看到,只是坐在那里,看也不看向这边一眼,端着紫砂壶,悠然地喝茶。而曹子健也是惊诧万分地望着眼前的形势,心底下惊疑不定。虽然他想像过总盟会这样空降几位老大下来,肯定会引起j省方面的反弹,尤其是来自梁子恒的反抗,不过,他从来没有想像过这样对抗的场面居然如此火爆,火爆得一塌糊涂,二话不说,直接就动上手了。

    现在局势复杂莫测,他实在不敢再往里深趟,只能装聋作哑壁上观,否则的话,搞不好再把自己陷进去,那时候就麻烦了。

    “误会,一切都是个误会。朴老大不必如此动怒。我这个代言人向来脾气火爆,而且忠心耿耿,最见不得别人阴阳怪气地诋毁或是质问我,刚才失手打伤了罗祥兄弟,实在不好意思。不过,咱们江湖上有句话,叫做不打不相识嘛,我也相信各位老大包括罗祥兄弟都是识大体的人,自然不会介意这点小事情。况且,我们江湖中人,打打闹闹也是正常的,只要不出人命,动个手什么的都无所谓,证明了我们的血性和勇气嘛。如果真要连手也不敢动了,那我们还混什么江湖呢?各位老大,你们是不是?”这个时候,梁子恒走了过来,拦在了那个黑衣年轻人的身前,哈哈一笑说道。

    “梁老大,你这番话说得可就有些太露骨了。动手不是大事?那在今天的这个场合算不算大事?你的一个下属,居然敢冲上来将一位老大打得重伤,这算不算大事?如果你现在就说不算大事,好,我立马就崩了你的下属,或是挑了他的四脉,废了他,你看怎么样?”朴成顺牙齿咬得格格响,狠狠地盯着梁子恒,手里的枪依旧对准了他身旁的张凯,大有一言不合便开枪的架势。

    “我说的不是大事,是指没什么原则冲突的情况下。朴老大,如果你这样说的话,那我可不可以视为你初来乍到,要祭人头立威呢?是不是可以看做是要拿我梁子恒开刀祭旗?另外,竖起你的耳朵听着,这位兄弟,不是我的下属,而是我的代言人,从现在开始,我梁子恒在j省之内,一切事务,均由他负责,他说的话,就代表我说的话。如果你们敢动他,就是在动我梁子恒。他要被废了四脉,或是干脆被杀,呵呵,我梁子恒向来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谁敢让我付出血的代价,那就要做好全面开战血债血偿的准备。”梁辰浓重地一哼,枭雄巨孽的狰狞面目终于露了出来,阴森森地一笑说道。

    随后,再也不看朴成顺,转头望向虞占元,“虞叔,我在北美那边还有些事务,这几天要赶过去处理一下,什么时候回来不一定。我走之后,我的兄弟张凯,全权代表我处理一切事务,他就是我,我就是他,不分彼此,可以代表我做出一切决断。”

    “嗯,可以,找一个代言人说话,这并无不妥。有事你就去忙吧。”虞占元点了点头。

    “好的,那麻烦虞叔了,我先走了。曹秘书长,失陪。”梁子恒拿起了桌子上的包,只是向着曹子健一点头,而后便甩下这一群人,居然就那样施施然出门而去了,连头也不曾回一下。

    “我草他吗的,这个王八蛋,一省的老大,居然就把我们晾在这里了?只找了个代言人含糊我们?”朴成顺肚子里疯狂地咒骂道,都要气疯了,却是毫无办法。用枪指着张凯,现在他倒是有些下不来台了。

    如果张凯只是梁子恒的一个普通下属,或许没这么麻烦,他现在甚至可以真的开枪废了张凯。但问题是,张凯现在的身份却是梁子恒的代言人,这个身份就要命了,那摆明了,只要梁子恒不在,他无形中就等同于j省的老大,面对着这位老大,就算只是临时性的,他要真敢开枪,那就是违反了规矩,可是真正的以下犯上了,到时候,就会授人以柄,j省的老大完全可以向总盟会提出请求,要求把他调走,或者干脆直接把他撵出去,那他就麻烦了。毕竟,无论怎么打怎么闹都可以,但j省的老大就是j省的老大,他可以骂别人,打别人,别人不服气可以在底下阴刀子捅他,但在面子上,必须要尊敬这位老大,树立绝对的权威,否则,一省之内,没有个主事的人,相互间甚至连老大的面子都不给,说打就伸手,这不是完全乱套了么?这种情况,就算是总盟会也是不愿意见到的了。

    说穿了,张凯伸手打罗祥,那是白打。因为梁子恒主动主来迎接,罗祥却趾高气扬不给面子,老大出手教训他是应该的。但如果他敢反抗甚至动枪,那就是坏了规矩,纯粹是自寻死路了。

    “朴老大,我看你还是先把枪放下吧,有什么话慢慢说。”这个时候,虞占元慢条斯理地说话了,无论怎样,他都是地头龙,好歹也要适当缓和一下气氛,要不然老是僵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儿。

    “好,虞叔,我听您的。”朴成顺怨毒无比地盯了张凯一眼,几乎是咬着牙根儿放下了枪。

    梁辰在一侧冷眼旁观,倒是逐渐看出了端睨来。

    没说的,这个朴成顺跟罗祥肯定是一伙的,搞不好就是哪个副会长不甘心让赵满堂一个人独霸j省,几乎是同时把手伸到了j省来。

    而旁边冷眼旁观不动声色的那个刘宇还有王见远,俱是神色平淡,脸上没有半点波动,应该也是另外一系的人了。看衣尚民和韩平虽然怒形于色但眼睛里却分明闪动着一丝快意的样子,同样能看得出来,这两个人也是另外一系的人,搞不好,他这一系或者跟另外一系有大仇也说不定,要不然的话,他们绝对不可能如此幸灾乐祸的样子。

    看到这里,梁辰心底不禁暗暗点头,大略已经看得出具体的端睨所在了。不过,具体的一切,还有待于进一步细致的观察。现在做定论,还为时过早。

    六位老大的位置一字排于,都空在那里。这一次,就明显看得出来排序了,刘宇、王见完、韩平、衣尚民、朴成顺按照位次顺序依次坐下,能看得出来谁大谁小了。被打倒送往医院的罗祥的位置现在空着,就在朴成顺之后。

    无形中,刘宇明显是在这些人中位置靠前,剩下的也自不必说。

    曹子健在虞占元右侧坐下,脸上神色阴沉,也不知道心底下在想些什么了。

    而张凯则就大马金刀地坐在了原来梁子恒的位置上,俨然间,好像已经代替了梁子恒,真正的成为了j省的老大了。所有j省老大脸上的神色都很古怪,不时地斜瞥了张凯一眼,心底下俱是无比的疑惑,搞不清楚,梁子恒这么做,倒底是什么意思。这很明显,完全是摆出了一副要扶这小子上位的态度,可这小子倒底是谁?哪里冒出来的?梁子恒为什么要这么大力地推他?一切,暂时都成为了一个谜,不是知情人,谁也无法破解了。

    一时间,会议室里再次静了下来,人人各怀心思,都没有先开口说话。

    虞占元威严地环顾了一下周围的老大们,轻咳了一声,“各位老大,人都已经到齐了,开会吧。别的废话我就不讲了,首先对总盟会下派过来的几位老大到任,表示欢迎,j省也坚决拥护总盟会的英明决策。”虞占元率先鼓起了掌,随后,会议室里也响起了寥落的掌声来。鼓得最起劲的,居然是梁辰。只不过,这掌声与现在的这种氛围明显有些不搭调,颇有讥讽的意味,也让那几位老大齐刷刷地把眼神望了过来,里面各种神色俱全,有愤怒、有轻蔑、有戒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