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41章 :一般很大的棋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按理说,虞占元跟李天娇有着如此密切的关系,知道这件事情也是情理之中了。

    梁辰却是纹丝不动,脸上神色波澜不惊,只是微笑摇头,“不可能。”他刚毅的薄唇轻启,吐出了这三个字来。

    “嗯?怎么不可能?你把蓝天放得罪得那么惨,还把他的宝贝女儿气得都吐血了,现在蓝家上下全都恨你恨得要死,你以为他会放过你?”虞占元怔了一下,随后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来,问道。

    “我并不认为他会放过我,但我也同样不认为他会向我动手。第一,他理亏在先,感情的事情,原本就是你情我愿,他却以强取豪夺甚至是绑架式的方式要求我入赘蓝家,本身就是他理亏。第二,我于蓝家有功。如果不是我,蓝天放家主也不会借此机会找到藉口对蓝家进行清洗整合,将家族内部整合成真正的铁板一块。如果没有我的帮助,蓝天放也不可能在沽空三百亿美元,取得巨大的利益,更不可能查出蓝雨众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为蓝家解决了一颗真正的定时炸弹。他非但不感谢我,反而要以德报怨,这又是哪家的道理?”梁辰轻哼了一声,缓缓说道。

    “哈哈,小子,人家哪里有以德报怨嘛,分明就是想将自己美若天仙的闺女嫁给你,还要把蓝家的产业交给你去打理,这分明就是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嘛,你这么说可有些不知好歹了。”虞占元哈哈大笑道,不过眼睛却一直盯着梁辰,里面神光炯炯,隐隐间倒是越来越欣赏这个小子了。

    “虞叔,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梁辰有些郝然摸了摸鼻子,摇头说道,“我是在说蓝家主不可能要派人追杀我的事情。”

    “唔,那,那你接着往下说,为什么蓝天放不会继续追杀你。”虞占元点了点头,微笑着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第三点就是,就算他真的想对我动手,也会有所顾忌,因为既然我能请得动杨忠勇司令的女儿出来帮忙,也说明我与杨忠勇关系匪浅。除非是他想往死里得罪杨忠勇,落杨忠勇的面子,否则的话,他绝对不会向我动手的。”梁辰坦然自若地说道。

    “呵呵,小子,你倒真是会借力打力,没错,全中,蓝天放只要不是个混蛋,就不可能向你动手,我刚才只不过是跟你开个玩笑,试试你的胆魄罢了。”虞占元哈哈一笑,点了点头道。不过随后眼里又涌起了笑意,直盯着梁辰,“小子,我现在倒是很好奇,你跟那个老军痞的女儿,倒底是个什么关系?人家居然肯千里迢迢地赶到你那里,只为了救你,而且还带了军队,据说你还亲了人家,哈哈,这件事情,倒是越来越有趣了。”

    敢情无论多大年纪的人,都有着八卦的本性,现在虞占元眼睛里熊熊燃起的八卦之火,就已经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这个,我们只不过是普通朋友,她曾经是我的老师。”梁辰摸了摸鼻子,含含糊糊地一带而过。

    不过事情上,他和叶梓之间表面上确实是这种关系。但具体如何,恐怕只有当事人才清楚了。

    “啧啧,你这个老师倒也不简单,实在是太伟大了,居然为了自己的学生,奔波千里去救你?”虞占元啧啧叹道,眼里的八卦之火愈烧愈旺。

    “没有,没有,不是这样的。其实当时她就在我们附近泡温泉疗养,而后我向她求援,她就过来帮我了,仅此而已。”梁辰连连摆手道。

    “好像不对吧?小辰子,就算她在附近,你向她求援她就帮你来了?而且还不惜请动了王牌师的大校师长来帮你?做为杨忠勇的女儿,她又怎么可能不知道那些顶级豪门的厉害之处?居这样帮你,是摆明了豁出命来也要救你出水深火热之中了,怎么在你嘴里,好像就变得这么轻松?就像是你掉进泥坑里,只不过你老师恰巧在旁边,便拉了你一把似的?”虞占元微微一笑,不紧不慢地问道。

    “事实上,我也是求了她很长时间的,此前也亦是做好了她不会帮我的打算。不过,我也没想到,她居然真的会去帮我,而且还这样不遗余力。”梁辰叹了口气,事实上,他也同样为这件事情有些迷惑。当初也是偶然间灵机一动,想到了泰庆附近有温泉,联想到杨忠勇曾经跟他说起过,叶梓因为脚伤的原因,出去泡温泉疗养了,而后,他就抱着试试的态度给叶梓打了个电话。

    不过叶梓却根本没有想像中的那般难求,一听到他的情况,立马就决定过来帮他。只不过,前提是答应她为她做一件事情罢了。过程就这么简单,简单到梁辰现在想起来,还有些云山雾罩,如坠梦里,搞不清楚这倒底是怎么回事。最后,也只能归结为叶梓这人面冷心热,刀子嘴豆腐心,两人师生一场,不愿意看到他受委屈就是了。

    “唔,要照这么说的话,小叶子怕也是喜欢上你了吧?”虞占元哈哈一笑,眼里有促狭的光芒闪过。

    梁辰立即额头狂汗。

    “虞叔,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我们之间是清白的,只是最纯洁的师生关系。”梁辰满额冷汗道。这件事情可不是开玩笑的,如果真让杨忠勇知道了,原本他跟叶梓之间就不清不楚的,杨老军痞已经因为这件事情质问过他一回了,现在再知道这件事情,不得气得三尸神暴跳,真会活劈了他也说不定了。

    “算了吧,小子,我承认,你这招借力打力玩得不错。但你记住了,杨老军痞也不是吃干饭的。况且,这个世界上哪有不透风的墙?如果我所猜不错,恐怕杨老军痞现在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到时候,无论你怎么解释,怕是杨老军痞都不会信,不活劈了你才怪。”虞占元怪笑说道,很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极其无良。

    “就算是饮鸠止渴,当时我也确实是没有什么好办法了,只能这样做了。”梁辰叹息了一声,摇头说道。

    “那也未必。他闺女肯去救你,就说明在她心里面,你的位置极重,杨老军痞就算想杀你,恐怕她闺女也会跟他急的。”虞占元这一刻倒是哼了一声,反过来替梁辰说话了。没办法,他跟杨忠勇好像天生是对头,没事就喜欢做对玩儿,甚至连闲聊天也要站在杨忠勇的对立面去想问题。

    这一次,梁辰并没有说话,只是叹了口气,颇有些无奈。

    “小子,无论如何,你这么利用杨忠勇的闺女,就算他闺女不计较,杨忠勇也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不过你放心,只要你回到了江城,有我在,杨忠勇就拿你没办法。况且,他用着你的时候更多,如果现在就一刀把你杀了,恐怕违背了他的本意了,哈哈。”虞占元看见梁辰有些郁闷起来,不禁拍了拍他的肩膀,哈哈地笑道。

    “那就谢谢虞叔的照顾了。”梁辰转忧为喜,站起来向着虞占元鞠了一躬。

    真正的大丈夫向来是能屈能伸,审时夺势的而为的。当一个人什么都没有的时候,迫于压力向人低头屈服,那叫做耻辱。当一个人已经到达了一定的位置,别人都认可了你的能力时,因为压力而退一步,那不叫耻辱,而是风度。

    现在在虞占元眼里,梁辰向他的致谢,那就不是因为压力缓解心有余悸的惊魂道谢,而是风度的体现了——无形中,梁辰早已经在他的心底下由最初的一颗小树苗,逐渐长成了一株大树。虽然还未到达参天遮日的程度,但现在也是足够粗壮了。

    “坐吧,其实你也不必谢我,现在的你,在j省的位置举足轻重,你出类拔瘁的能力让杨忠勇必须要重视你,甚至都在利用你在谋篇布局,去下一盘很大的棋。如果知道当时的情况,就算是他闺女不出手救你,恐怕他也会出手救你的了,甚至不惜把你抢回来。所以,你利用他闺女一下,也并不算多大个事情,不必放在心上。”虞占元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递给了他一枝烟。

    “呃,虞叔,我想你误会了。我不是利用叶梓,而是求叶梓来帮我。这是个人情,必须要还的。”梁辰额上就是一阵瀑布汗,一直强调道。无它,只是因为“利用”这两个字,实在有些过于冰冷且不近人情了,功利得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好了好了,别再这么死抠字眼儿了。无论是利用也好,是求也罢,反正结果都是一样的,你没事儿就行。大丈夫行事,只问结果,不问过程和手段,只要现在你没事儿就行,这才是以后存续并且发展的本钱。”虞占元摆了摆手,对这个问题倒是有些不置可否。大概,像他这样的枭雄想事情,从来不会去从人情味儿的角度去考虑,而是养成了利益至上的这种定式思维了。或许有些冷血且不近人情,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在道上混,可以讲义气,但不能心慈手软,什么时候都讲究那些东西,最终吃亏的只能是自己。

    饶有深意的望着梁辰,虞占元缓缓地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