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24章 :为什么不答应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蓝雨众脸上的笑容戛然而止,怔怔地盯着蓝天放,眼里缓缓地流出泪来。

    “雨众,雨众……”蓝天放扔了枪,一下抱住了蓝雨众,声嘶力竭地吼道。俗话说得好,生的不如养的亲,这是他养育了多年的养子,无论如何,故意也好,过失也罢,当蓝雨众即将死在自己的手中时,那份悲痛无法形容。尤其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家族内乱,这种悲楚更是让他锥心刺骨,痛彻心肺。

    “爸爸,我不怪你,这是我绺由自取,我不怪你,只希望,你能放过,她……”蓝雨众嘴角溢着血,望着蓝天放,瞳孔渐渐扩散,缓缓地倒了下去,终于死了。只不过,他死的时候,脸上居然带着微笑,大概,对于他来说,这也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否则,就算是今天的阴谋成功了,在今后的日子,他也必将活在夜夜血腥的噩梦中,生不如死。毕竟,一个亲手杀了自己父亲的人,就算再是铁石心肠,也永远不会走出那片可怕的阴影。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其实,这对他来说,未尝不是一种解脱。蓝家主,节哀吧!”梁辰深深地叹了口气,轻拍了拍蓝天放的后背道。

    “雨众,雨众……”蓝天放半跪在地上,抱着自己的养子,老泪纵横。中年丧偶,老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而且还是在这场一场人伦惨剧中自己亲自“送”走的,这未尝不是世界上最大的痛苦与悲哀。

    梁辰叹息着,缓缓地走出了这里,如果可以,他真的不想在这里再待下去了,哪怕是一秒钟。豪门恩怨,血腥厮杀,这一切,就算他始终身处事外,也有些触目惊心,说不出的累。而这一切,倒底是为什么?仅仅只是为了财富?为了权势?好像是的,又好像不是,他也说不清楚。

    他并没有回到红楼之中,而是直接绕出了红楼,走回到了自己的旅馆之中,简单地收拾了一下行李,他准备连夜便走了。

    这里的事情已经落下大幕,他现在只想回去,好好地休息一下,无它,心累。

    不过,就在他收拾行李的时候,敲门声却响了起来,让梁辰皱起了眉头。走过去打开了房门,却看见曾经在星凯帝豪遇到过的那个想杀他的管家,周嘉鑫,此刻正站在门口。

    “姑爷好。”周嘉鑫微躬了下身子,表示对他的尊敬。

    “周管家?深夜来访,有何指教?”梁辰心底下一沉,知道自己好像暂时应该是走不成了。

    “不敢指教。只是家主吩咐过,让我侍候在您身边,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向我提,我都会满足您的需求。”周嘉鑫很有礼貌地说道,但话里的含意不言而喻,所谓的贴身侍候,绝对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嗯,也好,给我备辆车吧,顺便再帮我去买张最近时间泰庆飞往江城的机票。有劳了。”梁辰唇边泛起了一丝冷笑,看着他说道。

    “对不起,姑爷,家主说过,只要您不离开蓝镇,一切都好说。所以,您的这个要求,我无法做到。”周嘉鑫不卑不亢地道。

    “哦,原来如此,看起来,蓝家主是真心想留我做客了。”梁辰冷冷一笑道,同时四面看了看,走廊的远处,影影绰绰有几道黑影在闪动不停。

    “姑爷,我想这并不是做客,其实蓝家原本就是您的家。您说,不是吗?”周嘉鑫向着梁辰绽开了一个很真诚的笑容,可这个表面真诚的笑容在梁辰眼里看来却是说不出的虚伪。

    “我的家不在这里。”梁辰哼了一声,已经关上了门。

    周嘉鑫却并不以为意,只是在门外微微一笑,略提高了一下音量说道,“姑爷,我知道您的身手强悍绝伦,但我劝您还是别抱着逃走的希望,因为这周围有五百名警卫护卫着您。所以,您还是好好地睡上一觉吧,等明天到来的时候,再与小姐举办成婚大典。祝您睡得安祥,晚安。”他的声音逐渐远去,梁辰并没有回应,只是靠在窗边,皱着眉头,点着了一枝烟,像是在深深地思考着什么,一根烟抽完,随后去卫生间痛快地洗了个热水澡,便上床睡觉了。

    这一夜,他睡得很是踏实,似乎,并没有为任何事情担心,好像对一切都胸有成竹,尽在掌握之中。

    第二天清晨,五点钟,梁辰便已经醒来了,照例是举着电视机打拳,练习,直到身上出了一层的透汗,才轻轻地放下了电视机,冲了个澡,随后细心地刮了刮胡子,将被子叠起,就如同睡在自己家中一样。随后,一切收拾停当,穿好了衣服,就坐在房中,好像静待着什么人的到来。

    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钟,时间已经指向了七点钟。正常的,结果大典是在八点十八分举行,如果不出所料,现在,他等待的人应该就快到了。

    果然,没过上两分钟,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

    梁辰深吸了口气,拉开了房门,蓝天放高大的身影就站在他的面前,不过,面容憔悴,鬓角一片雪白,居然是一夜白头。显然,昨天晚上他过得异常煎熬。

    “蓝家主,您好。”梁辰心底下叹息了一声,点头问道。

    “你准备得怎样了?”蓝天放走进了屋子里来,直接便坐在了床上,抬头望着梁辰。

    梁辰走过去,靠在窗边,点燃了一枝烟,沉默着,并不说话。

    “我在问你,准备得怎样了?”蓝天放眉头一皱,有些不满梁辰的态度,略提高了一下音量。

    “抱歉,蓝家主,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梁辰摇了摇头道。

    “我觉得你不应该不明白。”蓝天放冷哼了一声,昨天的煎熬让他现在心情很不好,态度也有些恶劣起来。

    “我天资遇钝,还请蓝家主直说。”梁辰也不理会他的态度,摇了摇头道。

    “好,那我就说得清楚些,你跟我女儿结婚大典,八点十八分就要开始了,所以,现在你最好跟我去宗堂议事会换衣服,收拾一下,然后,与我女儿举办婚礼。”蓝天放紧紧地盯着他道,像是生怕他突然间长了翅膀飞掉一样。

    “蓝家主,真正的凶手已经抓到了并且绳之于法了,我们之前的约定好像也应该履行了吧?当初我们可是说好的,我们通力合作,抓出那个背后的元凶,然后,您就让我自由离开这里,难道现在您想毁约吗?”梁辰抬头直视着蓝天放,尽量克制内心深处的愤怒,缓缓地说道。

    “没错,这是我们以前的约定,不过,现在我改主意了。”蓝天放摇了摇头,微闭了一下眼睛随后张开,说道。

    “噢?为什么?”梁辰挑了挑眉毛,微微一笑问道。

    “因为昨天雨众的死深深地触动了我。”蓝天放说到蓝雨众,眼中又禁不住涌起了一丝无法形容的悲切。

    “抱歉,蓝冢主,我不明白蓝雨众的死跟我的留下有什么关系。”梁辰皱起了眉头,没想到蓝天放居然会这样说。

    “正是因为雨众的死,让我感觉到了这个世界上美好的事物真的并不多了,我要有生之年尽我最大的可能把一切能属于我的东西全都抓住,悉心呵护,把我能给予的都给予它们。现在,家族内乱,兄弟反目,我失去了我的兄弟,我的侄子,老父昏迷,亲情不再,养子也亡,白发人送黑发人,我很疲累,很伤心,剩下的,属于我的美好的事物也仅仅只有一个雨恬了,她是我的公主,是我的明珠,是我最心爱的女儿,也是蓝氏嫡系仅存的血脉。看得出,雨恬是真心的喜欢你,我不想让她伤心地看着你离去,所以,为了她,你必须要留下,就这么简单。”蓝天放深深地望着他,缓缓地说道。

    梁辰沉默了下去,深吸口烟,抬起头来重新望着蓝天放,“蓝家主,您难道觉得这样做,不是太过自私了一些吗?为了您的心安,就把我留下来,那我呢?您考虑过我的感受吗?蓝小姐确实很出色,很优秀,但我早已经心有所属,只想专情,不想别恋。”

    “那是你的问题,跟我无关。你必须要留下,这就是铁的事实。”蓝天放硬梆梆地说道,语气里有着不容置疑的强硬,显然,在他这里,事情已经没有半点回旋的余地了。

    “如果我说不呢?”梁辰眯了眯眼睛,淡淡地问道。

    “别忘了,你现在在哪里。从你来到蓝镇开始,你就已经失去了说不的资格。”蓝天放望着他,语气已经转冷了下来。

    “蓝家主,你错了。人人都有说不的资格,只不过,说不的结果或许会略有不同罢了。”梁辰摇了摇头说道。

    蓝天放怔了一下,有些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皱眉问道,“那你倒底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呢?”

    “答应,为什么不答应呢?”梁辰居然笑了,笑得有些意味深长,看在蓝天放的眼里,颇有些莫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