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23章 :杀了我吧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只不过,我最后没有死,并且,蓝家主还宣布,我将入赘蓝家,成为蓝家实际上的掌权者。想必,听到这个消息时,你会非常的不爽吧?”梁辰叹口气说道。以他的聪明,如果还猜不出来接下来的事情,他也不是梁辰了。

    “没错,就是这样。所以,很可惜,梁辰,其实你原本不需要死的,如果你在比武招亲后,远遁出了蓝家,就不会死,或者,起码不会死得那么快。只不过,你现在必须要死了。因为只有你死了,并且我再制造一场你打死蓝家家主的假像,再出手把你打死,才能瞒过那群蠢货不明就里,同时保存自己,最后达到向蓝家复仇的目的。不过很值得庆幸的,连老天爷都在帮我,居然让蓝天放只身处在这个竹林之中,还要你来见他。如果我再不出手,岂不是对不起你们?!”蓝雨众弹了弹烟灰笑道。

    “真是好计划。不过我很疑惑的是,好像我没有杀死蓝家主的理由吧?”梁辰摇了摇头,眼里很有些疑惑地望着蓝雨众问道。

    “你当然有。因为你不喜欢蓝雨恬,不想与她结婚。而蓝天放逼迫着你想让你留下来,你不同意,便打死了蓝家主。梁辰,你真的以为,和蓝雨恬演这场戏,能骗得过我?做为一个曾经为爱所伤的人,难道我还看不出你望着雨恬时的眼神,是一种疏离和漠然吗?你瞒不过我。”蓝雨众轻哼了一声,望着梁辰摇头说道。

    “这你都能看得出来,蓝大哥,我不得不承认,你是个人才。可惜,你终究选错了路。其实,原本你可以放下包袱,活得更好的。但你执意要制造更多更大的罪孽,让这几天,流了太多的血。如果你非要这样走下去,你的结局,也不会太好的。”梁辰摇头叹息道,心里面对蓝雨众只是说不出的惋惜。这样一个雄才大略的人才,却把所有的智慧都用在了复仇和阴谋当中,他的心理已经因为仇恨而严重扭曲,确实是可惜了。

    “胜者成王败者贼,我行我素不问天。梁辰,不必你在这里给我上课。”蓝雨众弹飞了手里的烟头,彻底平静下来,已经微笑着站了起来,用枪指着梁辰,“实在对不起,梁辰,现在你已经知道了所有的一切,更要死了。不过,死之前,我还是要说一句,其实我很佩服你,你是个有本事的人,死在我的阴谋之中,同样可惜。我们之间,如果没有这样的事情,或许真的会成为朋友也说不定。”蓝雨众望着梁辰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惋惜来。

    “蓝大哥,我劝你一句,如果你现在回头,或许还来得及,甚至能少造一些杀孽。希望你三思。”梁辰望着蓝雨众的眼神里露出了一丝悲悯,叹息说道。

    “回头?哈哈,梁辰,一个失败者有资格向一个胜利者说这样的话吗?你现在,可以死了。”蓝雨众大笑起来,手中的枪已经对准了,火光突现,照着他的胸口,“砰砰砰”就是三枪。

    可就在他枪声响起的前一刻,梁辰突然间就是一个剧烈的大翻滚,直接滚到了那个石桌旁边,避开了这三枪,而那三枪也在地面上留下了一排深深的弹孔。

    蓝雨众狂吃了一惊,没弄清楚刚才还一动也不能动的梁辰,怎么现在居然就弹射起来矫健如豹?刚才他可是亲眼看见梁辰将那杯红酒喝了进去的,那里面装着的可是最先进的延时麻醉药。

    不过他的反应也极其迅速,虽然心中惊疑,却是毫不迟疑,继续抬手向着梁辰“砰砰砰”又是三枪,不过他的动作还是迟了半秒钟,对面的梁辰早已经暴喝了一声,发力一脚便踢在了石桌上,整张桌面倒翻了过来,恶狠狠地向着他砸了过去,正砸在了他的身上,同时也挡住了梁辰所有被攻击的角度,子弹射在石桌上,火花四溅,石屑纷飞,可梁辰却是半点事情都没有。

    “砰……”那张几乎有近百斤的沉重石桌桌面一下便砸在了蓝雨众的身上,蓝雨众踉跄着后退了半步,刚要停下身子去拔另外一把枪,可是此刻梁辰哪里还会给他半点机会?早已经如狼似豹般飙射了过来,一个势大力沉的扁腿便狠狠地踹在了石桌桌面上。

    巨大的力量爆发出来,蓝雨众已经口喷鲜血倒飞了出去,摔在了地上,挣扎难起。而梁辰早已经两步蹿了过来,干脆利落地两脚便踢折了他的两个肩胛骨,让他的两条胳膊连动一动都不可能。随后,站在他身畔,轻轻地叹息着摇了摇头,“蓝大哥,其实刚才如果你及时回头的话,或许,还会活下来也未可知。但现在,恐怕你半点机会也没有了。”

    “你,你,你怎么还能动?”蓝雨众用不能置信的眼神望着梁辰,颤抖着声音问道。@&@!

    “我当然能动。因为那杯红酒已经被我调换了,只不过你没有看出来罢了。”梁辰摇头说道。

    “哈哈哈哈,好,你杀了我吧。成王败寇,我无话可说。梁辰,你厉害,我服气!死在你这样的手中,也不算委屈了我。”蓝雨众狂笑起来,身体在地上疯狂地扭动着,嘴里嗬嗬大叫,露出了森森的白牙,居然去咬梁辰,看起来,他现在就想死了。否则的话,如果落在蓝家人手里,怕是他连死的资格都没有了,必定会受尽酷刑,那种痛苦,他无法想像,也不敢想像。

    “杀你?呵呵,蓝大哥,最有资格杀你的,恐怕不是我。”梁辰摇头叹息了一声道,轻轻地闪开了身,露出了身后一个高大却满面悲愤的身影。

    那不是刚刚死去的蓝天放,又是谁?

    “你,你还活着?这,这怎么可能?你刚才不是已经死了吗?”蓝雨众盯着蓝天放已经被鲜血打湿了一片的胸口,身体在剧烈的颤抖,眼前的一切,实在超过了他的想像。*&)

    “雨众,我真没有想到,居然是你。更没有想到,你为了一个女人,居然会得如此疯狂,如果愤世嫉俗,甚至不惜向我开枪。雨众,你,你还是我亲手养大的儿子吗?”蓝天放语声悲怆地声声质问道,一双睛里已经闪动出了悲伤而愤怒的莹光。堂堂一代蓝家家主,这一刻,也禁不住心中的失望与悲愤,落泪了。

    “你的儿子?哈哈哈哈,至始至终,你什么时候拿我当成过你的儿子?如果我真是你的儿子,你又怎可能面对着宗堂议事会做出的决定而无动于衷,要把我的未婚妻嫁给蓝雨生那个畜牲?如果你真把我当成了你的儿子,这么多年,你除了利用我为你做事之外,你倒底还给过我什么?”蓝雨众再次疯狂起来,想要站起,却被梁辰轻轻一脚踢在了他的脊背上,整个身体一麻,不得不再次躺了下来,嘴里愤怒狂吼道。

    “那个女人,不过就是个人尽可夫的滥货,你又何必拿她当真?我给了你什么?雨众,你门心自问,如果没有我,你早已经死在了荒野上,又哪里会有今天对我的质问和谋杀?如果不是我,你就算长大也只能是个沿街乞讨的乞丐,又哪里会有现在的成就和尊严?雨众,我对你很失望,真的很失望……”蓝天放悲怆地说道,同时撕下了自己的唐装衣服扔到一旁,上面居然挂着一个小小的血包,里面,赫然是一件黑色的避弹衣。上面还嵌着一个小小的弹头。

    “我不许你这样说她。不许你这样说她。她是个好女人,只不过是被你们这样恶毒的形容而已。你这老匹夫,根本就不懂什么是人性,什么是感情。在你的眼里,只有强权,只有地位,只有金钱,除此以外,你什么都没有,甚至都可以拿自己的女儿做为交换利益的工具!”蓝雨众疯狂地大叫道。

    “畜牲,你给我闭嘴,如果我真是那样的人,我何苦于把你这样养大?”蓝天放怒发如狂,蹲下去劈手就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你养我就是养了一条看家护院的狗罢了,说这些,还有他吗的什么意义?!来吧,来吧,杀了我吧,事情已经败露,如果你还真当我是你的儿子,就把我杀了吧,也算是给我一个解脱。”蓝雨众狂笑说道。

    “畜牲,畜牲,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死你?”蓝天放怒无可怒,一把抓起了刚才蓝雨众被梁辰撞落的枪,顶在了他的胸膛上,怒吼道。

    “如果你真是我父亲,就打死我吧,哈哈,我不会恨你,相反,我会感谢你,如果你真打死了我,对我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反正我很久以前就已经死了,就死在了我的未婚妻被蓝雨生强.暴的那个夜里,就死在了宗族议事会决定将我的未婚妻嫁给蓝雨生的那个晚上,就死在了她和蓝雨生的结婚大典之上。打死我吧,打死我吧!”蓝雨众疯狂地大吼,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激劲,居然一下就硬生生地坐了起来,向着蓝天放的脖子一口咬了过去。

    蓝天放猝不及防,向后闪了一下,可是无意中已经勾动了手中的扳机,“砰”一声轻响,钢铁做成的子弹带着强大的冲击力,带着炽烈的火光,已经击中了蓝雨众,直接打穿了他的胸膛,射入到了他身后的地面上去。

    鲜血顿时喷了出来,激溅到了蓝天放的脸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