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19章 :一个问题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蓝雨恬知道,梁辰的这句话倒底意味着什么。

    “好,梁辰,你别后悔。你记住了,这天底下,我想得到的,就一定会得到。无论用什么样的手段,什么样的方式。”蓝雨恬轻抹了一下脸上的泪水,咬咬牙,发誓般说道。

    “蓝小姐,我有件事情需要提醒你,人,不是一件可以任你摆布的东西。”梁辰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道。

    “我不管,哪怕只是在形式上得到,我也在所不惜。”蓝雨恬吸了吸鼻子,死死地盯着梁辰道。

    “蓝小姐,这又何必呢?形式上的得到就能代表着你将得到真正的幸福?那只不过是一种发泄式的占有罢了。感情,不是占有,而是贴心的温暖与关怀。蓝小姐,很抱歉地说一句,你真的不懂得什么是感情。”梁辰摇头叹息了一声,“蓝小姐,我们原本就不是敌人,又何必非要把敌人当做敌人呢?”

    “我得不到的,就是我所憎恨的。”蓝雨恬咬牙说道。

    “既然恨,又何必要得到?”梁辰揉了揉眉心,苦笑道。

    “因为爱才想得到,因为得不到才去怨恨。”蓝雨恬擦了擦眼睛,孩子似的发着脾气。

    “得不到就要怨恨?那这个世界上我们想得到却得不到的东西太多了,我们岂不是天天要活在怨恨当中?”梁辰淡淡地一笑,摇头望向窗外。

    “我……我说不过你,你脑子好使,嘴巴也厉害。不过你别以为说败了我就可以轻易离开这里,告诉你,除非你答应和我在一起,否则你永远都别离开蓝镇。”蓝雨恬站起来,沿着桌子走到了他身边,突然间一下就搂住了他的脖子,搂得是那样的大力,让梁辰险些都要窒息了。高挺的胸狠狠地挤压在梁辰的后背上,这样的天,穿着又是这样单薄,青春少女的热力澎湃而至,就算她搂得不狠,梁辰也要窒息了。

    “别,蓝小姐,你不要这样,有什么话我们可以坐下来慢慢说。”梁辰深吸口气,去分开她的手,可她却搂得这样紧,力气出奇的大,梁辰一下居然没掰开。

    “我不,我就不放手,我要放手你会飞走,远远地飞走,不会再理我了。梁辰啊,梁辰,你这个混蛋,为什么老天不让我先遇到你?你知不知道,我从来都对这个世界上的男人不屑一顾,认为他们没有我强,根本就没有娶我的资格。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比我强的男人出现,等着他把我娶回家门。现在,你终于出现了,却已经属于了别人,我不甘心啊,我不甘心。我不要放手,我就不放手。梁辰,选择我吧,我才是最适合你的。在事业上,我独挡一面,能帮到你。在家庭上,我会做好多菜,能为你亲自下厨。在情感上,我永远都不会背叛你,你就是我的唯一。就算你要聊天,无论你聊什么,我们都能聊到一起去……我们才是最适合的,你为什么就不能选择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蓝雨恬这一刻终于放下了所有的尊严和骄傲,伏在梁辰的后背上大哭着质问道,经历了这么多年的煎熬与折磨,经过了今天一天生生死死的起伏与波折,她曾经自认为坚强如钢铁永远不会对谁表白的心,在这一刻,轰然崩溃,崩溃的那一刻她才悲哀的发现,原来认为可笑的那些言情剧里的动辄哭泣大闹女生们,居然就是现实生活中自己的翻版。可是,这一刻,她又能怎样?

    泪水,将梁辰的后背打湿了一片,让他只觉得后背上一片湿热,他不再挣扎或是试图去掰开蓝雨恬的手腕,只是轻轻地叹了口气,用低沉而略有些滞重的语气说道,“蓝小姐,其实有些事情,真的无法勉强。男人和女人,并不是聊得来就适合在一起,并不是适合了就能够在一起。甚至,并不是能够在一起就会永远在一起,也不是永远在一起就会永远幸福。这一切,都是形式而已,真正的让人感觉到幸福的,是心与心的无距和紧密相贴。”

    “那你就不能敞开心灵去接受我的心吗?我们的心在一起不就可以紧密相贴了吗?”蓝雨恬还不想放弃。@&@!

    “蓝小姐,如果你执意到底,我也无法勉强,但我问你一个问题好吗?如果你能回答上来,我一定留下。”梁辰略略沉默一下,缓缓抬头,从对面的镜子里望向伏在他肩头哭泣的蓝雨恬。

    “好,你问,别说一个问题,就算一千个,一万个,我也会回答上来。”蓝雨恬身体一颤,抬起头来有些不能置信地望着对面镜子里的梁辰,难道梁辰真的松口了?难道这件事情真的出现了转机?

    “蓝小姐,不必这么心急回答,其实我只是想问,如果,我是说如果,我们真的在一起了,然后,有一天,有另外一个女子,以同样的方式向我表白,而我再一次无法拒绝,随她而去。那你,会怎样?”梁辰淡淡一笑,抬头望着她问道。

    “我会杀了你,然后再自杀!”蓝雨恬几乎是冲口而出,可说出之后,自己却愣住了。

    “呵呵,这样会变心的男人,不值得你爱。他今天会为了你背叛自己的爱人,明天也会为了别人而背叛你,你说,不是吗?”梁辰笑了笑,轻轻地拿开了她突然间就变得软弱无力的手臂,起身而去了。*&)

    蓝雨恬远远地望着他的背影,怔住了,两眼中依旧有清泪缓缓淌下,一滴,两滴,三四滴,直接滴落在桌子上。

    “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她喃喃自问道,心底下混沌一片,雷霆、闪电、暴风雪,困苦交织,让她不知何去何从。

    “这个混蛋小子,简直不知天高地厚,敢这样惹哭我蓝天放的女儿,今天事情一了,我必要他好看。”此刻,蓝天放的声音从蓝雨恬身后传了过来,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到蓝雨恬身后的。

    不过很显然,刚才的事情他都已经看到了、听到了,脸上怒意勃然,一对眸子里更是冷意森森。

    “爸爸……”蓝雨恬扭头看见了自己的父亲,登时就如乳燕投林般扑进了他的怀里,曾经那样强悍的一个女子,瞬间便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似的。

    “好孩子,别哭。我跟你说了好多次,对于这样铁石心肠的男人,你越哀求,他越看不起你,相反,你会因为丧失掉自己的尊严而变得没有任何自信,这又是何苦?放心,只要你想得到他,他就跑不掉。”蓝天放轻拍着自己女儿的后背,又是心疼又是愤怒地发狠道。

    “爸,我不是想要他的人,是想要他的心。你,你不懂……”蓝雨恬伏在自己父亲的怀里,哭了个哀哀欲绝。

    “爸爸是过来人了,什么不懂?想要留住一个人的心,必须要先留下他的身体。耳鬓厮磨才能日久生情。如果没有用时间熬过来,又怎么可能捕获他的心?只在他在你身边,时间总能改变一切的。”蓝天放哼了一声,语气十分强横地道。

    “他这样的人,哪有那么容易被征服的啊。”蓝雨恬抽抽嗒嗒地道,不过却被自己的父亲有些说得活了心。

    “凡事总要试试看,不试试,怎么能知道?”蓝天放拍了拍她的后背,“丫头,坚强些,别哭了,与其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回去准备庆典吧。明天就让他假戏真做,等生米煮成了熟饭,看他又能怎样?”蓝天放宽慰着蓝雨恬道。

    蓝雨恬抽抽嗒嗒地点了点头,父女两个人相扶着,下了茶楼而去了。

    夜幕终于缓缓降临了,可是蓝镇上却是一片欢乐的海洋,一片灯光的世界。因为,今天晚上蓝家要举行迎新节,并且要连续大庆三天。这个迎新节可不是迎接新年的节日,而是蓝镇的特殊规矩,每当蓝家重要人物新婚大喜的前一天晚上,都要举办迎新节,目的就是为了迎接新人,同沾喜气,幸福吉祥。

    整个蓝镇千家万户灯光齐绽,成了不眠之夜,堪比白昼。

    大街上,居然还有人舞起了龙灯,跳起了当地的民族舞,绸似翅膀,歌如身影,彩带纷飞,红绸飘飘,华灯盏盏,如幻似梦。

    宗堂议事会的红楼此刻也被布置得美仑美奂,从骨子里往外透出了一种喜庆的氛围来。

    整个红楼临时被改成了聚会的场所,里面华灯盏盏,最前方是一个小型乐队,中间处是一个巨大的舞池,两侧是长条状的自助餐桌,身穿燕尾服的侍者们在其中来回穿梭不休,两个胖胖的英国管家操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微笑迎接着来宾,偶尔还有会冒出一两句英语,那是地道的牛津腔。

    “大家请静一静,明天,就是我女儿,也是蓝家的明珠公主,蓝雨恬的结婚大典,按照我们蓝镇的规矩,今天晚上将举办迎新节,大宴各位来宾,大家同沾喜气。在此,我也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向大家宣布。那就是,明天我女儿大婚之日后,蓝家以后的主导权,就尽交我女儿手中。而我蓝家的新姑爷,梁辰,将入赘蓝家,辅佐我的女儿,将蓝家的事业,继往开来,发扬光大!”此刻,蓝天放站在主席台上,面对着所有来宾还有蓝家的宗亲子弟,满面笑容,大笑宣布道。

    此话一出,登时震撼全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