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14章 :过河拆桥?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啊……”蓝雨恬再也不敢看下去,一下捂住了眼睛,全身上下不可遏制地颤抖了起来。

    “傻丫头,你真以为,我会把这最后一关弄成跟死亡地狱一样吗?如果真死了人,我做为主办方,也不好交待了。”旁边的蓝天放叹了口气,拍了拍蓝雨恬的肩膀,“你看,他现在不是好好的?”

    蓝天放伸手向前一指,蓝雨恬从指缝儿中悄悄地望了过去,随后,秀目不禁瞪大起来。只见对面校场中心处那座木塔,虽然已经完全倒塌了,但也不知道是哪个鬼才工匠设计的,倒塌下的那几根主体木柱,居然奇迹般地向上拱卫在了一起,然后,居中拱起了那个悬着绣球的木桩,看上去就如同朝天一柱般,现在正在那几根木桩的摩擦下,并没有倒下,只是直直地向下缓缓地坠落了下去,“咚”的一声响,那根木桩已经安然无恙地与地面接实,木桩上的梁辰毫发无损,只是身体略略摇晃了一下而已,根本没有受到半点伤害,成功地安全着陆了。

    “这一关,只不过就是为了考校招亲们的勇气,看他们有没有这种大无畏的精神面对着木塔倒塌的危险去抢那个绣球。也只有这样的勇士,才配得上我蓝天放的女儿。事实证明,这个小子,你确实没有看走眼。”蓝天放长长地出了口气,微笑说道。

    此刻,蓝雨恬一颗心才重新放回了胸腔里,同样大出口气,狠狠地剜了蓝天放一眼,却不说话了。

    远处,梁辰也已经敏捷地从木桩上爬了下来,不过心底还在扑嗵嗵跳个不停。

    刚才他几乎是以博命的姿态去拽那个绣球,不过当时心里面半点底都没有,唯一赌的,就是在赌蓝天放绝对不可能设下这样一个危及参加比武招亲世家子弟生命的陷阱,否则他就是自找麻烦。至于这个陷阱倒底会不会出人命,他也不敢叫准。刚才的某一刻,他都想直接跳下去了。不过好在没有这么做,否则的话,就算不摔死,也要摔断两条腿,比起现在的结果来,那可就太不值得了。

    幸好,他终于赌对了。

    暗自里抹了一把冷汗,梁辰心底下有些阵阵地苦,他突然间感觉到自己很愚蠢,甚至都不知道是了什么就这么拼命,如果真把命搭在这里,太不值当了。

    不过现在却不是想这个问题的最佳时刻,还有最后一关,必须要跑过那些世家子弟,将绣球第一个送上主席台,然后才算是自己赢了,向蓝天放胜利地交差。

    爬下木桩,梁辰二话不说,撒腿便跑,有多快跑得多快。毕竟,九十九拜都过去了,如果真差在这一哆嗦上,那前面所有的努力就全都白废,还白白地便宜了那些根本没出什么力的世家子弟。

    边儿上一声呼哨,那些世家子弟已经狂涌了过来。虽然他们捡得很慢,但刚才梁辰和龙天行在木塔上龙争虎斗,已经耗费了不少时间,再加上刚才梁辰爬塔拽绣球,也耗掉了两分钟,在这么长的时间里,只要不是个傻子或者是手脚不健全,捡完这些钉子还是不费什么事的。

    现在还剩下十几个世家子弟,都已经交了差,正摩拳擦掌的围在木塔下面,就准备等着梁辰下来争夺这个绣球呢。

    龙天行早已经自动退出了赛场,提前结束了这个场比武招亲之旅,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来得潇洒,去得从容,坦荡之间,很有贵族绅士的风范了。

    但那些世家子弟却并不甘心失败,一个个嗷嗷叫嚣着,疯狂地往上扑,就跟打美式橄榄球似的,一个接一个的扑,无论如何,先把梁辰摁住别让他跑了才是。

    只可惜,他们打错了如意算盘。如果是个普通人,他们这十几个人一涌而上,就算有三头六臂也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但现在,他们面对的却是可以在砥剑节上打通关的单挑王,六台杀人机器同时上都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这些细皮嫩肉的世家子弟?

    二话不说,梁辰上去就是一脚,正踹在前方那的扑过来的世家子弟下巴上,虽然没用全力,可那个世家子弟也是一个倒仰便翻了过去,再也爬不起来了。

    突然间一伏身,抱着绣球就是一个旋风式扫腿,伴随着“哎哟我的吗呀”的叫喊声,咕咚咚,周围又倒下了四五个人,剩下的,梁辰三拳两脚便解决一个,就算没有尽全力,也足让他们半天爬不起来。

    不到两分钟的功夫,十几个人全都趴下了,在地上痛苦地翻滚成一片,梁辰面前已经是一片坦途,再也没有半点阻滞了。

    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全都结束了。

    梁辰整束了一下衣服,施施然向着主席台那边走了过去,尽管衣衫破烂,满身血迹,却是气宇轩昂,自有一股强大的说不出的气场笼罩着他,让他有一种顶天立地的气势。

    “蓝家主,一切都结束了。”梁辰已经走到了主席台前,将绣球递给了蓝天放,微笑说道。

    “哈哈,好,好,梁辰,我果然没有看错你,确实是好样的。能从几十世家子弟佼佼者杀出重围,还能在身中一枪的情况不惜生死勇于救人,更能在明知危险的情况去拽那个绣球的绑线,你,值得骄傲。也只有你这样的勇者、智者,才能配得上我的宝贝女儿。”蓝天放哈哈大笑,不过梁辰却听得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隐隐约约中,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

    “下面,我宣布……”蓝天放已经走到了台上的扩音器旁,就要宣布比赛结果。

    “且慢!”梁辰感觉有些不妙,正要阻止蓝天放,蓝天放却是理也不理他,“下面,我宣布,来自j省的梁辰赢得了这场比武招亲的最后胜利,他也将成为我蓝家的东床附马。明天,就将举办结婚大典,也希望今天在场的诸位留下来,喝一杯喜酒。同时,我们还要邀请四海嘉宾,共同前来观礼!”蓝天放一口气将话说了下去,听得梁辰心底下一股邪火腾地蹿了起来,还想再说什么,突然间身后已经涌过来几个人,看上去满脸喜气,好像是在簇拥着他往一旁走,实际上每个人手里都握着一把枪,指在了他身上的各处,梁辰咬了咬牙,不得已,只好随着几个人转向了主席台的后方,出了那道小门。

    刚一出门,便有大批严阵以待的警卫涌了过来,最少几十人,都是严阵以待,持着枪,远处还有狙击手在屋顶瞄准了他,身上一排的光点儿,梁辰眯了眯眼,胸口怒意上涌,剧烈起伏着,真不知道这倒底代表着什么意思。

    “梁辰,我们对你没有恶意,希望你能配合一下,我们绝对不会伤害你的。”这个时候,蓝雨众已经走了过来,站在他的面前,面无表情地说道。

    “配合?让我怎么配合?”梁辰一挑眉毛,无比愤怒地道。

    “只要你不反抗就可以了。”蓝雨众避开了他的眼神,轻声说道。

    “你们摆出了这样大的阵仗,我就算想反抗好像也做不到吧?”梁辰不停地冷笑,心中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梁辰,请你稍安勿躁,过一会儿,家主自然会把一切情况都跟你说清楚的。”蓝雨众叹了口气道,随后一挥手,一群人涌了上来,将梁辰押向了远方。

    不过,这一次倒真的是很客气,居然没有对梁辰五花大绑戴铐子,正如蓝雨众所说,只要梁辰不反抗,就不会有苦头吃。

    一群人步行而去,转眼间,就已经来到了那个宗堂议事会的红楼,上了二楼,一群护卫站在旁边守着他,严阵以待。

    梁辰闷声坐在藤椅里,好像是真的累了,在休息,可是眼睛却是乍开乍合,神光闪动,在紧急地思量着,倒底如何才能将摆脱眼下的困境。

    不过当务之急最值得他深思的是,蓝天放倒底想要干什么?这才是最令他困惑的问题。

    难道,蓝天放是在过河拆桥?卸磨杀驴?利用完他之后便要处置他?可按照道理,似乎不应该。如果蓝天放真想这么干的话,又何苦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宣布他梁辰已经是蓝家的女婿了,并且还要在三天以后就举办婚礼?

    可是,如果蓝天放要真的并不是想对他不利,他这么做又是为何?难道,是真想把女儿嫁给自己?

    想到这里,梁辰心底狠狠地一跳,可是旋即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蓝天放是什么人?那可是名震华夏的蓝家家主,儿女的婚事,从某种程度上来讲,绝对是要与着经济、政治等等相关的利益挂钩的,自己一个藉藉无名只不过是来打酱油的乡村小子罢了,一没身份二没背景三没权势,不过就是被他所利用的一个小卒子,他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他梁辰?

    就算退一万讲,哪怕是蓝天放同意了,可出于家族利益考虑,蓝家的宗堂议事会会同意吗?虽然现在蓝天放已经统一了宗堂议事会,所有人都倾向于他,但在这种关系到家族利益的大事情上,宗堂议事会又怎么可能松口就这样随便地将蓝雨恬嫁出去?

    想来想去,梁辰的脑海已经有些迷糊起来了,分析了无数的可能,但每一种好像都不是答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