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04章 :那你就别后悔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蓝天放盯着他,半晌,轻出了口气,“梁辰,你完全超越了我的想像,甚至,让我现在涌起了一种想与你平等对话的感觉。”

    “您过奖了,其实我只是不想事事太过被动罢了。”梁辰微微一笑道。

    “从你刚才说出那句话开始,你就已经从某种程度占据了主动。”蓝天放居然也如梁辰般揉了下眉头,停顿了一下继续抬眼望着他说道,“刚才我还想着,怎样才能让你将猜到或是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不过现在我却突然间不想这么做了。”

    “为什么?”梁辰抬头问道。

    “没什么,出于对你的尊重罢了。”蓝天放笑了笑说道,可是这句话如果传出去的话,恐怕会惊爆掉所有知情人的耳朵。蓝天放,是名震天下的蓝家家主,现在居然对着一个刚刚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说出了这番话来,那种震撼绝对是无与伦比的。

    “谢谢您的尊重。唔,时间不早了,我想我也应该回去了。呃,倒是忘了,蓝家主,我今天晚上住在哪里呢?”梁辰也不接着这个话题往下说,站起来伸了个懒腰道。

    “如果你希望,可以睡回到那座石牢中去,那里会很安全的。”蓝天放眼神复杂地望着他。

    “您的笑话其实并不好笑。”梁辰耸了耸肩膀,向外走去,蓝天放盯着他的背影,并未出声,而是静静地坐在那里,直到梁辰的背影远去,消失在了红楼外的竹林之中。

    梁辰出了竹林,吁出了一口长气,风一吹,才感觉到身上发冷,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出了一身的透汗——当然,或许也可以说是一身的冷汗。

    跟蓝天放这样的人对话,想要不辱不屈,又要不卑不亢,更不想激怒他让他将自己视为对手,恐怕也不是那容易的事情了。

    太费心机脑力了。

    梁辰有一种很累的感觉,迫切地想要找个地方睡上一觉。

    只不过,现在却并不到睡觉的时候,因为,有人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拦住了他的去路。

    “蓝兄,你好。”梁辰抬眼望着眼前那个英伟如山的男子,微微一笑道。

    “恭喜你,梁辰,终于洗脱了罪名。”蓝雨众英俊的脸上同样露出了一个亲切的笑容,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

    “呵呵,侥幸而已。还是蓝家主英明,心机如海,要不然的话,恐怕我这一辈子也洗脱了这个罪名了。哦不,应该说是等不了一辈子了,恐怕马上就要替人背这口黑锅,被凌迟处死了。”梁辰笑了笑道。

    “那也未必。清者自清,浊者自浊,蓝家的人,又岂是那样好糊弄的?”蓝雨众冷冷地一哼道,眼里杀机迸射。

    “好了,不说这些了。嗯,找个地方,咱们兄弟喝上两杯吧。这两天如果不是蓝大哥照应,恐怕我就算能活下来,也是个废人了。对此,梁辰深表感谢。”梁辰带着些感激地说道。

    “没什么,帮你就是帮自己。否则,如果蓝雨生那个小子真要得了势,恐怕对我也不是好事了。”蓝雨众摇头笑笑说道。不过随即抬起头来盯着梁辰,话风一转,“兄弟,今天倒要多谢你了。”

    “谢我?谢我什么?”梁辰装做听不懂的样子。

    “呵呵,兄弟,我蓝雨众并不是笨人,一切都能看得清楚。当然,你不想说破,那便没有说破的必要了,免得那么多麻烦。酒就不必喝了,如果不出意料的话,明天你还会参加比武招亲大会吧?呵呵,夺冠之后,我再请你喝酒,现在,你先去好好养养身体吧。”蓝雨众哈哈一笑道,主动握了一下梁辰的手,摇了两摇,随后转身便走了。

    梁辰望着他的背影,眯起了眼睛,随后,缓缓地摊开了手掌,只见掌中心处,赫然躺着一根银光闪闪的钢针。

    当时,就是他用这根钢针射入了蓝雨生的喉咙,给蓝雨众开枪救人赢得了最佳时间。

    不过,蓝雨众的这一声“谢谢”缘起何处,却让人有些费解了。

    梁辰眯着眼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人群之中,半晌,手指轻轻一动,钢针已经消得无影无形了,起身迈步,随便在蓝镇上找了个酒店,大睡了一场。这一觉睡得很香甜、很舒畅,过度浪费脑力和体力之后,睡个透觉绝对是世界上最舒服的事情。

    他终于可以完全放下一颗心来睡个好觉了,这一次,只要在蓝镇之上,安全上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的。毕竟,蓝天放还需要他去夺得这场比武招亲的冠军,如果他有半点闪失,恐怕这一次蓝天放真的会雷霆大怒了。

    迷迷糊糊之中,他突然间感觉到有些异样,心中警兆突生,伸手便向前一抓,同时双腿与腰腹一发力,身体如装了弹簧一般“腾”地一下反弹起来,足足弹射起了半米多空,眼睛尚未睁开,已经凭着感知意识用力一抓一扭,便听见“哎哟”一声,好像有人已经被扯到了床上,随后梁辰的身子落下,正好以一个骑跨的方式坐在了那个人的身上,右手呈现虎爪状,虚虚地抓在了来人的脖子之上,只需要稍稍用力,顷刻间便能扭断他的脖子。

    “你,你疯了?快放开我……”身底下的人扭动着,依稀传来阵阵惊怒交加的娇咤声。

    此刻,梁辰才睁开了眼睛,一抬眼,却发现身底骑着的人居然是蓝雨恬,此刻正满脸通红地扭动着身体,死死地咬着嘴唇骂道。

    “蓝小姐?”梁辰终于完全清醒过来,认出了眼前的人是谁,赶紧翻身下来。也唯有蓝雨恬才能穿过外面的明哨暗岗保护的人,长驱直入毫无阻滞地走进来了。

    蓝雨恬翻身而起,羞怒交加,呼地一下坐起来,一个耳光便扇了过去,却被梁辰一把抓住了手腕,“蓝小姐,刚才确实多有得罪。不过身处非常时期,我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抱歉了。”嘴里说着抱歉,可脸上的神色却依旧没有丝毫抱歉的意思。

    蓝雨恬手腕被他大手抓得生疼,死死咬了下嘴唇,眼光盯在了他的手上,“这就是你抱歉的态度吗?”

    “不是。只不过我不喜欢被别人打自己的脸。”梁辰硬梆梆地顶回了一句说道,随即松开了手。

    “我还不喜欢被人骑在身上呢,不是也照样被你骑了两回了?”蓝雨恬哼了一声,揉着手腕余怒未消地瞪了他一眼,怒道。她指的是半年前那次在虞叔还有这一次了。

    “啊?呃……”梁辰一头黑线,摸了摸鼻子,坐得稍远一些,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哎呀,我……”蓝雨恬此刻才发现自己的语病,真的说错话了,禁不住霞飞满面,一把捂住了脸,羞得转过头去,连坐都不知道怎么坐好了。

    确实,这句话说得简直有些太暧昧了。不知情的人还以为倒底是怎么回事呢。

    “咳,蓝小姐,这个,您深夜来访,有什么事么?”梁辰尴尬地轻咳了一声,岔开了话题。

    向着窗外一望,外面已经是一片夜幕漆黑了。墙上的挂钟也指向了凌晨一点钟。梁辰的这一觉足足睡了将近十个小时了。

    “没什么事,就是来看看你死了没有。”蓝雨恬咬了咬嘴唇,怒哼了一声道。

    “谢谢蓝小姐的挂心,我现在活得很好。”梁辰笑了笑说道。

    “你现在活得好,明天恐怕就要死得很难看了。”蓝雨恬放下了手,站起来低骂了一声道。

    “对不起,蓝小姐,我并不明白您这是什么意思。”梁辰挑了挑浓眉,眉心轻皱问道。

    “梁辰,你不会这么傻吧?难道真的认为这仅仅是一场普通的比武招亲?”蓝雨恬咬了咬红唇,向着四周望了望,低声说道。

    “对不起,蓝小姐说的倒底是什么意思,我并不明白。可否说得清楚点儿?”梁辰点起了枝烟,深吸口问道。

    “说清楚个屁,总之你明天真敢参加比武招亲,死掉的机率会超过百分之九十九。你难道真的意识不到这里面的危险性?你这个蠢货!”蓝雨恬气急,已经爆粗口了。

    “哦?既然是这样,那蓝小姐为什么还非要扯着我回来参加这场比武招亲?难道你真的那么想我死么?”梁辰饶有兴趣地望着她问道。

    “想你死有一千种办法,你以为我会这么费事?”蓝雨恬咬牙切齿地指着他骂道,手指头都快戳到他的额头上来了。

    梁辰轻轻地拨开了她的手,“那是为什么?”他定定地望着蓝雨恬问道。

    “我……跟你这个傻子说不清楚。总之,你明天坚决不能上比武招亲的这个擂台,否则你很有可能就会挂掉。我不知道你跟我爹之间倒底达成了什么协议,可是,如果你不信,非要参加的话……如果你真赢了,就别后悔!”蓝雨恬说到这里,脸颊突然间红了起来,死死地瞪了他一眼,使劲跺了跺脚,头也不回地转身而去了。

    梁辰望着她的背影,皱起了眉头,有些不解其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