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403章 :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那好,也希望蓝家主能遵守这个承诺。”梁辰绽颜一笑道。

    蓝天放皱着眉头望着他,半晌,才摇了摇头,“你这小子,真是一个奇怪的人,有多少人如果得到了这个机会,恐怕会拼命地巴结我,甚至是去讨好雨恬。而你,却好像唯恐避之不及的样子。甚至,连个要求都提出这样简单,简单得让我几乎都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我真猜不透,难道美人、金钱、权势,你对这些都不感兴趣?”

    “人和人,不一样。”梁辰淡淡地一笑道。

    “好吧,就算你不一样吧。但无可否认的是,你很明智,并不是想真的退出。要知道,这场比武招亲,现在来看,你是必须要参加。不仅仅因为这是你对我的承诺。更重要的是,你已经知道了蓝家的丑闻,想这样平安离开,好像不太可能了。就算我肯放你走,怕是许多人都不肯放你走了。如果不参加这场比武招亲确定你的位置和份量,恐怕接下来,你会有更大的麻烦。”蓝天放悠然笑了,端起了茶杯,呷了茶,轻瞥了梁辰一眼道。

    “您又来了,这好像真是一宗威逼利诱的交易了。”梁辰苦笑道。转来转去,蓝天放还是转到了这个上面,不过这种威迫好像来得有些晚了些,也没什么太大的必要了。大概,蓝天放只是想给他提个醒儿,或者是给他暗示警告,示意他要小心,也未可知。

    “那也未必。看你怎么想罢了。我并非想自夸,只是实事求是的说,恐怕这个世界上想得到这个比武招亲资格的人,就算不敢说是如过江之鲫,恐怕也要比这一壶茶里的茶叶还要多了。而你,呵呵,却是这样勉强。”蓝天放淡淡地一笑,指了指桌子上的茶壶,意味深长地道。

    “那我是不是应该表示荣幸?”梁辰端起茶壶自斟了一杯茶,呷了一口,抬头笑笑问道。

    “还是那句话,看你自己怎样想了。反正,就算你现在想逃走,也必定要抓回来去参加这场比武招亲了。况且,你也逃不掉。”蓝天放淡淡一笑,不过眼神却凌厉了起来。

    “看样子,我是别无选择了,唉,那我只好答应下来了。”梁辰叹口气,颇有些无可奈何地道。

    “这就对了。如果你真的夺得这个比武招亲的冠军,就算你不想得到什么,但我身为蓝家家主,又岂会怠慢了你?你所获得的丰厚回报,也必定是巨大的,甚至超出你的想像。”蓝天放意味深长地说道。

    “我现在不图什么回报,只想远远地离开这里,去过我自己的生活。”梁辰摇了摇头,靠在了藤椅里,点起了一枝烟道。说到底,如非得已,他真的不想再参加这个劳什子的比武招亲了。这几天发生的事情,纵然只是一个旁观者,他也感觉到很累,很血腥,心底很寒凉!

    “你这样的人,无论走到哪里都不会过上平静的生活的。人人血管里都有一条河,而你的血管里的则流淌的是一条风大浪急的河,河水滔滔,永远不止息。原本内里就是风大浪急,就算再想追求所谓的平和宁静,也只是一种假设罢了。事实上,当你真正平静下来的时候,你会发现,周边世界的安静会让你有一种提前进入死亡的假兆。所以,又何必那样自虐呢?!”蓝天放摇了摇头说道。

    “您对我的认识看起来比我自己对自己的认识还要深刻。”梁辰哑然失笑道,随后抬起头来,“蓝家主,其实我现在依旧很纳闷的一件事情是,这边已经尘埃落定了,可您为什么还要继续这场所谓的比武招亲呢?别告诉我,您是真的害怕失了面子,亦或是怕了这些家族千里迢迢地来到这儿却被你涮了一道,以后找蓝家的麻烦?还是怕龙门对这件事情有意见?”梁辰有些不解地问道。他当然清楚,刚才蓝天放给出的理由并不算合理。事实上,以蓝家的威势,就算比武招亲前一天宣布取消了,谁又敢把这个庞然大物怎么样?梁辰相信,蓝天放之所以还要继续举办这场比武招亲,肯定有着更深层次的意义。

    “不。”蓝天放脸色沉肃下来,摇了摇手指。@&@!

    “那是为什么?”梁辰其实早就知道了蓝天放会这样回答,不过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却依旧有些稀里糊涂的。

    “呵呵,因为我在见到你的时候,才有的这种想法。随后,我便在纳斯达克沽空了价值三百亿美元的股票。”蓝天放望着梁辰,再次意味深长地笑了。

    “沽空价值三百亿的股票?这跟我参加这场比武招亲又有什么关系?”纵然以梁辰的聪明,一时间也没有想到这里面倒底有什么直接的利益关联了。

    “你觉得呢?我认为你是个聪明人,应该能想得到这其中的关系吧?”蓝天放坐在那里,双腿交叠起来,居然闭起了眼睛说道,只不过,半眯的眼睛乍开乍阖之间,却隐隐有精光射出,瞄着梁辰,仿佛这也是对梁辰的一种考校了。

    梁辰皱眉不语,左手轻轻地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开始思考了起来。*&)

    半晌,深深地吸了口烟,将烟头死死掐灭在烟灭缸里,抬起头来,用一种几乎称得上是惊悚的眼神望着蓝天放,“蓝家主,你这是在赌博!”

    “你猜到了?”蓝天放眼睛猛地睁开,里面精光四射,死死地盯着梁辰,眼神里充满了说不出的期待,期待着梁辰能说出正确的答案来。

    “这一次比武招亲声势如此浩大,恐怕早已经传出去很长时间了。并且所有人也都知道蓝家跟龙门的关系,更知道如果龙门的子弟如果夺得冠军,赢得蓝小姐,成为蓝家的驸马,两家一旦合作,强强联合,肯定会在非洲攫取巨大的利益。当然,所有人也都清楚龙门的实力,丝毫不怀疑这场比武招亲龙门的子弟会取得最终的胜利,所以,他们闻风而动,估计现在早已经在纳斯达克把相关的股指推动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高度。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却居然反其道而行之,沽空价值三百亿的股票,那就证明,你已经做好了根本不想与龙门联姻的准备。可以想像,如果龙门此番铩雨而归,必定会让外人认为龙门与蓝家此后会交恶,进而再度引起股票动荡,到时候,股指必定会再度惊心动魄地下跌,而你沽空的三百亿自然会成为你囊中之物了。好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梁辰说到这里,脊梁骨上都禁不住有些阵阵发寒,额上也透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来。

    这真可谓是一声惊天豪赌!赌的就是所有人的意想不到。而这其中利用的,就是名。没错,就是一个“名”字,以蓝家之名和龙门之名,博潜在之利。能想出这种办法的人,不是大奸大恶就是大智大勇了。不过蓝天放好像不属于前一种人。

    说穿了,这是典型的空手套白狼!只不过,空手能套来这样大的一只白狼,绝对是世所罕见的大手笔了,岂只是一个牛字了得?

    “好,好,梁辰,你果真没有让我失望,居然能想到这一点,你实在是很了不起。”蓝天放盯着他,半晌后,啪啪啪地鼓了几下掌,长长地叹息了一声,赞道。

    “如果不出所料的话,就算我夺不到冠军,恐怕你也有一百种办法让龙门的子弟拿不到这个冠军吧?”梁辰隐蔽地轻抹了一下额上的冷汗,对蓝天放的这种心机首次涌起了某种说不出的恐惧心理。这个人,简直太可怕了,只是一动念之间,居然就策划出了这样一场惊天大手笔。三百万美元,就算对于那些大家族来说,也绝对是一个恐怖的数字了。敢做出这样决策的人,不是丧心病狂了就是根本智珠在握,一切都掌握在心中。

    “说得好,不过,哪一种办法也不如你这个雨恬亲自带回来的人夺得冠军有说服力。不过不承认,你的聪明实在让我很欣赏,真的很欣赏。可惜,你不姓蓝。否则,就算你是旁系,这个家主之位迟早也是你的。”蓝天放深深地叹息道。

    “免了吧,这个家主的位置,好像并不是那么好坐的。”梁辰吁出了一口长气,摇头苦笑道。

    “哦?你好像话里有话?”蓝天放豁地坐直了身体,凝视着他问道。

    “这个,又何必我说明呢?想必蓝家主心里有数吧?今天这一切,只不过是奠基础的第一步吧,如果所料不错,恐怕,接下来,您还会有更大的动作。”梁辰靠回到椅子里,抬头望着蓝天放,淡然一笑道。

    这一次,蓝天放悚然而惊。

    沉默了半晌,蓝天放眯起了眼睛,“你还猜到了什么?”蓝天放冷冷地问道,眼神已经有些阴森了起来。

    “呵呵,蓝家主,何必这样紧张呢?其实,我什么都没有猜到。”梁辰有些莫测高深地笑了笑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