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384章 :就是要你上来睡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转头打量了一下房间,虽然不是总统套间,没有外间,但屋子里的摆设却异常奢华,别的不说,单是那个青花瓷的落地大瓷瓶就价值不菲。不过,就算再奢侈也掩不住一个事实,那就是,这里只有一张巨大的按摩式水床,再没有睡觉的地方了。

    怎么睡觉,现在倒成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难题。

    “怎么睡我不管,反正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最后就别踏出这个房间的门。”蓝雨恬说完了这句话,忍不住俏脸飞红,转过头去,看也不敢再看梁辰一眼,只是偷眼从窗影中望着梁辰发怔的站在那里。

    梁辰皱着眉头,左右思量了一下,再不说话,转身便从床上抽出一个单人软枕,而后,打开了柜门,从里面抽出了两床毯子,往廊道旁一铺,“我就睡这里吧。”梁辰淡淡地说道。

    “那怎么行?会着凉的。”蓝雨恬急急地转身道。

    “那你睡这里,我睡床上。”梁辰哼了一声。

    “呸,你是不是个男人?还有没有点怜香惜玉的情怀?”蓝雨恬气得直咬牙。这个死榆木疙瘩,难道真的就这么不开窍?

    “我有这个情怀,但针对自己的女人。况且,就算有这种情怀,但更应该有的是做人的原则,尤其是做男人的原则。”梁辰已经在几句话的时间铺好了自己的“床”,随后脱下了外衣,躺了上去。

    “随你的便,冰死你也没人管。”蓝雨恬气得转过头去,不再理他。

    “我自幼出身贫贱,早已经习惯了。况且屋子里还有空调,冷不到哪里去。”梁辰淡淡地道,已经翻过了身去,合上了眼睛。

    “这个该死的!”蓝雨恬气得要死,却根本拿他没办法。咬了咬银牙,赌气地将自己扔在了床上,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隔了好长时间,外面依旧静悄悄地,蓝雨恬悄悄地将头探出去,却发现梁辰居然真的睡着了,还微微地打起了鼾。玉人在身畔,他居然半点不动心,蓝雨恬这一刻真有一种抓狂的感觉。深深地挫折感涌上了心头,让她很失败、很受伤。从小到大,她还没有这样失败过,一个男人,正值壮年并且对女人充满着无限暇想的男人,居然跟她同一间房里,就这样睡着了?对自己视若无睹?他究竟把自己当成了什么?仅仅是一个利益合作伙伴?还是压根儿就没拿自己当成是女人看?

    蓝雨恬越想越气,“好,你不是想在地上睡么?我今天偏就不如你的愿。就算你在地上睡,我也不会让你睡好。”

    于是,她故意使劲地翻身,将水床稀哩哗啦地弄出了很大的动静来,甚至故意伸手将床头上的一个水杯扔在了地上,在寂静的房间里,就算是落在地毯上,声音也很大。

    不过梁辰好像一旦睡起觉来六感就闭合了,居然没有半点感觉,依旧在那里呼呼大睡,根本没有半点醒过来的症兆。

    蓝雨恬足足折腾了能有半个小时,梁辰依旧睡得沉稳,反倒是蓝雨恬自己折腾出一身的香汗来。

    “简直就是死猪一头。”蓝雨恬气坏了,实在忍不住一头热汗,忽地一下坐了起来,盯着远的梁辰,心底在反复地折腾,“我就不信了!”她重新躺了下去,将松软厚实且温暖无比的大被子重新盖在了身上,拿起了自己的电话来,猫进了被窝里,拨出了几个号码。

    “把我房间的空间给我关了,打冷气,调到最低温度。少废话,让你做你就做。”蓝雨恬几乎是咬着牙根恶狠狠地说道,不过心底却在为自己想出的这个绝妙的主意叫好。宾馆里的空调温度冷热风虽然可以由室内自己控制,但外面还有总控制阀,也可以控制。稍候,空调热风果然关掉了,呼呼地冷风吹了进来。

    “我让你睡,我让你睡,今天非冻死你不可。”蓝雨恬心下暗自得意地笑道。反正她盖着那么厚实的大被子,当然不会冷到了。从被子里偷眼向外望过去,果然,不到一分钟,梁辰便已经醒了,坐起来疑惑地看了看头顶的空调,随后站起来在墙上的空调控制开关上拧了几下,却根本不奏效。皱起了眉头,冷冷地向着这边望了过来,蓝雨恬赶紧拿被角盖住了眼睛,心底下却在偷笑不停。

    “蓝小姐,你睡着了么?”却听见梁辰平静地走过来问道。

    “嗯?什么事?”蓝雨恬装做刚睡醒的样子,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掀开被子坐了起来。

    “空调坏了,我想我们是不是应该换个房间?”梁辰平静地问道。

    “嗯?是么?这些手下的人真是该死,连空调都弄不好。我喊人过来修。”蓝雨恬假装揉着眼睛,睡意朦胧地骂道。

    “不必了。我们换个房间就是。”梁辰盯着她,淡淡地道。

    “哎呀,那可不行,我这个人有个毛病,睡自己的房间睡习惯了的。如果换个房间的话,我怕我睡不好。”蓝雨恬摇头道。

    梁辰冷冷地盯着她,也不说话,就那样看着她。

    “我说,你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显摆你眼睛大么?”蓝雨恬被他盯得有些心头发毛,避开了他的眼神,哼了一声道。

    “蓝小姐,你觉得这样做有意思么?”梁辰深吸了口气,冷冷地道。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认为是我把空调弄坏的么?”蓝雨恬死不认帐,摊开双手满脸无辜地道。

    “蓝小姐,我只想说一句,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一切只不过是为了演戏罢了。”梁辰被她折腾得有些睡不着了,点燃了一根烟,深吸了口,平复了一下心绪道。

    “演戏又怎么了?演戏就不允许睡床上么?这么大的床,你一边我一边,谁也挨不着谁,又能怎么着?又不是要你假戏真做,你想我还不想呢。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满脑子龌龊的思想,如果不是为了明后天考虑,让你有一个良好的精神状态,你以为我喜欢让你睡到床上来么?少自做多情了。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蓝雨恬怒哼了一声道,却十足地有些色厉内荏。

    “蓝小姐,我已经有女朋友了,所以,有些原则和底线就永远都不能突破。哪怕现在只是演戏,我也不想这样。”梁辰摇了摇头道。

    “少来了。你女朋友是个演员,她也经常会演戏吧?难道戏里面的搂搂抱抱、共处一床,那不是演戏么?你不也是照样不在乎么?怎么偏偏就执着于这个形式不变?要是你不在乎自己的女朋友演戏跟人家接吻,却在乎今天夜里跟我一床,那你就是个十足的伪君子。”蓝雨恬红唇一撇地道。

    “住口。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她?那是她的工作,是艺术的表现形式,跟这个根本不同。”梁辰豁地一下站了起来,刘莎莎就是他的逆鳞,谁碰触到这块逆鳞,他就会跟谁急。

    “有什么不同?过程与结果都是一样的。”蓝雨恬也怒了,掀开了被子站在床下,与他怒目相向。两个人挨得很近,蓝雨恬高耸的胸膛剧烈地起伏着,甚至快要碰到梁辰的胸膛了。

    “不一样。人心不同。”梁辰退后几步,靠在了梳妆台上道。

    “人心不同?好一个人心不同,那你的意思是说,刘莎莎跟别人的男演员演戏睡在同一张床上,她想着的就是工作。而你跟我睡在同一张床上,想着的就是情与色了?要这么说,那就证明你根本不是什么好人。”蓝雨恬指着他的鼻子吼道。

    “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出发不同。”梁辰被她绕得一阵头大,终于发现,这个世界上任何一个女人都是惹不起的。无论跟什么样的女人吵架,都是一种错误至极的选择。

    “少来。你今天不是不想睡在床上吗?我就非要你睡在这张床上!”蓝雨恬越说越怒,突然间便冲了出去,一把将梁辰的毯子全都抱了起来,冲进了洗手间,扔出了那个宽大的浴池中去,然后拧开了水喉。

    “哗”的一声,水喉打开了,冷水将两条毯子彻底浇湿,现在梁辰就算是想在地上睡都睡不了了。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梁辰气得直握拳头,如果蓝雨恬是个男人的话,他现在早已经把他打趴下了。

    “睡啊,你倒是睡啊?你想出去也绝不可能。除非是你想死。况且,你已经答应了我要跟我合作,这出戏既然演,就要演到底,你出了这个房门,就证明咱们的关系撇清,戏就穿梆,看你到时候如何应付赵满堂的雷霆打击!就算你能应付得了,你的兄弟亲人也无法应对。孰轻孰重,你自己掂量。”蓝雨恬抱着肩膀怒哼道。

    梁辰胸口起伏难平,死死地握了下拳,望着蓝雨恬,半晌,终于缓缓地平静了下来。

    “好,蓝小姐,既然你非要让我上床去睡,去跟我较这个劲,我就如你的愿。”说罢,梁辰狠狠地将自己的上衣连着里面的内衣都一把脱拽了下来,露出了精壮无比的上身来,随后狠狠地将衣服摔在了地上。紧接着,抓住了自己的裤子,就势往下一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