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364章 :找上门来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送梁辰去机场,回来时,刘莎莎却并没有顺原路返回,走上了另一条路,不多时,车子已经来到了山津路的一个装饰别致的咖啡厅里,将车子停好,走了进去。几个保护她的兄弟则也将车子停在外面等着她,时刻保护她的安危。

    进了咖啡厅,侍者已经走过来,居然连问也没有问,直接将她带到了六号座位旁边,那里早就有人待候着她了。

    “呵呵,刘小姐,真是百闻不如一见,果然貌美如花,请坐。”一个身量极高,凤眉斜挑,靓丽无比的女孩子坐在那里,正玩弄着一柄小银勺,见刘莎莎走过来,微笑做了个“请”的手势。

    “谢谢夸奖,你也是一样。”刘莎莎坐了下来,不卑不亢地道。

    “梁辰看中了你,倒也真是有眼光,的确是绝色美人,我见犹怜。”那个女子目不转睛地望着刘莎,又赞了一句。

    “这位小姐,你叫我来,不会只是为了夸奖我漂亮吧?很感谢你的夸奖,不过,今天早晨你给我打电话说有关于梁辰的事情要告诉我,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现在可以说了么?”刘莎莎抿了抿嘴唇,冷冷地说道。

    “别着急嘛,美人在身侧,多欣赏一下会儿也是一种享受。先点些喝的东西吧。”那个女孩子微微一笑道,随后唤来了侍者。

    “一杯卡布其诺,谢谢。”刘莎莎随便点了杯喝的,侍者退了下去,很是彬彬有礼。

    “刘小姐,跟梁辰认识多长时间了呢?你们在一起,倒真是珠联譬合,让人羡煞呢。”那个女孩子用小银勺轻轻地搅动着杯里的蓝山咖啡,抬头望着刘莎莎问道。

    “这好像跟你没什么关系吧?甚至我们现在并不认识,所以,我没有义务回答你的问题。”刘莎莎冷冷地道,态度已经开始强硬起来。

    今天早晨她突如其来便接到了一个女孩子的电话,从来不认识她,可她在电话里去说,中午想约她见一面,跟她说一说梁辰的事情,如果她不来或是把这件事情告诉了梁辰的话,梁辰将会有危险。

    考虑了再三,刘莎莎还是决定来见一见这个神秘的女孩子了。当然,外面的兄弟并不清楚情况,只知道嫂夫人来跟一个朋友喝咖啡,具体是谁,他们也不甚清楚了。

    “哈哈,好,好,有性格,我喜欢。”那个女孩子抚掌大笑道,向刘莎莎竖了竖大拇指。

    “如果你还这么无聊的话,我走了,没有兴趣陪你在这里瞎缠。”刘莎莎哼了一声,已经站了起来。

    “呵呵,你可以随时走,我并不拦你。不过,如果你要是真的担心梁辰的安危的话,那你最好还是坐下来好好地跟我聊聊。否则,我无所谓。”那个女子并没有生气,只是笑笑说道。

    刘莎莎撑着桌子,死死地咬着下唇,最终还是忿忿地坐了下来。

    没办法,梁辰就是她的命,为了梁辰,她可以付出一切,无疑,这个女孩子一下便点中了她的死穴,让她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无法不坐下来继续听下去。

    “对嘛,这样乖乖地坐下来听话多好。”那个女孩子唇畔掠过了一丝狡黠的微笑来,一笑道。

    “你倒底是什么人?凭什么敢说自己知道关乎于我男朋友生死的话?我男朋友是个顶天立地的好男儿,这个世界上没有难得住他的事情,没有他迈不过去的坎儿,所以,你的话我并不信。”刘莎莎怒哼了一声,真的已经开始失去耐性了。

    “哈哈,看来你很崇拜自己的男朋友,已经把他当成自己的偶像了。”那个女孩子摇头而笑。

    “这没什么,对我来说,他就是我的天,我的地,我的一切,当成偶像又算什么。”刘莎莎哼了一声,想起了梁辰,心中忍不住就是一阵甜蜜,唇畔有一丝无法掩饰的微笑悄然绽放开来。

    那个女孩子看到刘莎唇畔那丝代表着幸福与甜蜜的微笑,心底下突如其来地便有怒火升腾而起,咬了咬牙,脸色逐渐转冷下来,“当成了天和地又能怎样?在他危难真正的来临时,你能真正地帮到他么?你所谓的爱能在他无路可退的时候,帮他度过难关么?还是你的爱能帮助他打拼,撑起属于他自己的一片天空?花瓶的爱,永远只是一种摆饰罢了。”她冷声哼道,有意地打击刘莎莎道。

    这句话让刘莎莎的脸色顿时苍白了起来,脑子里登时乱了起来。没错,这个女孩子语利如刀,一下便戳中了她心底最柔软的一块。

    其实跟梁辰在一起,一直以来,刘莎莎就有着一种莫名的惶恐,梁辰实在太优秀了,优秀到她甚至在梁辰面前都有一种无助的自惭形秽的感觉。仅仅只是四个多月的时间,他居然就能打拼下这么大的江山,这么大的产业,手下员工过千,产业铺天盖地,成为了响当当的大学城师大一条龙,照这样发展下去,她简直不敢想像梁辰以后会成为怎样的一个大人物。

    而她自己,又拥有什么?除了这份美丽之外,她几乎一无所有,她只能付出自己全部的爱给梁辰,却正如这个女孩子所说,根本帮不到他一星半点,甚至,自己最多只能勉强不去做一个寄生虫罢了,除此之外,她什么也做不了。如果梁辰真的有什么危难,自己只能看着干着急,除去为他紧张、担心、害怕、痛哭之外,她还能干什么?

    做为一个向来自立要强的女子,这并不是刘莎莎想要的,她真的相帮梁辰,可却真的帮不到。就如同,那天晚上,梁辰突然间就不知去向。等他回来的时候,满身的伤,她只能抚着他痛哭,甚至根本连发生了什么事情都有不清楚。

    那个女孩子的一句花瓶,刹那间便深深地刺痛了刘莎莎的心,她狠狠地咬着下唇,心底已经被这句话刺得流血了。

    “你,你你这人简直就是不可理喻,我爱不爱他,能不能帮到他,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情,就算我帮不到她,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刘莎莎死死地盯着她,紧紧地握着桌角说道,可是脸色却已经苍白下来,手心已经被桌角硌出了深深的印痕,却根本不自知。

    “呵呵,莎莎小姐,干嘛这么激动呢?我只不过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已。况且,毫不讳言地说,我也喜欢梁辰,你我之间是情敌,所以,这件事情当然跟我有关系。如果,你是个有能力的人,能够帮到梁辰的话,我也无话可说,想必这番话也打击不到你。但很可悲的是,梁辰现在眼前就有一场大灾难即将来临,或许除了我能帮到他之外,好像在这j省,真就没有其他的谁能帮到他了。”那个女孩子淡淡一笑,好整以暇地靠在软沙发上,望着刘莎莎道。

    “你,你说什么?”刘莎莎听了这话,又惊又怒,豁地一下便站了起来,死死地盯着她道。

    “我说我们是情敌嘛,怎么?你们别说还未结婚,就算结了婚,我也有喜欢梁辰的权力和资格吧?”那个女孩子靠在软沙发里,抬头望着刘莎莎,淡淡地道。

    “这是另外一件事情,现在我只想知道,梁辰倒底有什么大灾难?你又怎么会知道的?我为什么要相信你?”刘莎莎挥手打断了她的话,急急火火地问道。

    如果真像她所说,梁辰即将大难临头却不自知的话,那情不情敌的事情便要立马放到一边去了,首先要解决的就是梁辰的问题。

    “难道你这么真心喜欢梁辰,啧啧,倒也是他的福分呢。其实直说也无妨,我也并不清楚梁辰会有怎样的祸事,只不过,根据目前的情况发展变化来看,梁辰已经惹了大祸,并且还惹到了某些手眼通天的大人物,如果仅凭现在自己的能力,他现在羽翼未丰,注定会是个必死之局。或许,只有我有这个能力帮到他,至于你,只能有无助哭泣的份儿罢了。”那个女孩子瞥了她一眼,摇了摇头很是怜悯她地道。

    “你,你,你倒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刘莎莎咬了咬唇,心下惊怒不堪,却又将信将疑。毕竟,这个女孩子一看就知道绝非普通人,她那身看上去很随意的衣服,却是意大利最顶级的设计师手工制作而成的,单是这一套衣服,恐怕就够一个工薪阶层挣一辈子死工资了。她手上的那个小戒指,是最纯的绿猫眼儿,单只这一颗宝石就价值连城,就算那个戒托都是最顶级的工匠精工打造的,可那枚戒指甚至在杯子上蹭了蹭去,她却丝毫不在意,试想想,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是普通人?

    她这样的人所说的话,即便不能全信,那也是空穴不来风,最少有一半以上的可信度了。

    况且,想起几天前梁辰回来时的惨像,还有这几天偶尔听几个兄弟聊天兴奋地说辰哥已经成为j省地下世界暗秩序的什么终身制荣誉老大,综合这些情况,刘莎莎没理由不相信梁辰好像肯定干了一些出格的大事情,而这些事情会不会给他引来祸端,那只有老天才知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