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338章 :砥剑前夕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十二月三十一日,公历新年的最后一天。就在今天晚上,砥剑节大幕也即将全面拉开。

    经历了平安夜、圣诞节、欢狂夜之后的江城,再度迎来了一个庆新年高蜂。

    这一天学生也全都放假了,朝阳所有旗下的公司也都放假,员工们该探亲的去探亲,该陪女友的陪女友,不过大学城相比之下非但没有寥落下来,反而更热闹了。毕竟,本地的学生还是少数,大多数学生家都是外地的,回去一趟着实不容易,况且交通工具也实在不便利,坐火车挤得恨不得把人脑袋挤成狗脑袋,就算这样估计也还有好多人都买不到票。该死的据说耗巨资建成的订票网站五个八个小时都登不上去,家离得近的骑自行车要是顺风话估计都能蹬到了。

    所以,短短的三天假,大部分住宿的学生都选择了在学校老老实实地待着。况且,再有半个月就要考试了,正好温习一下功课也不错。

    朝阳人特意摆在武馆对租的楼上楼下开了二十桌,一桌十个人,二百多号人济济一堂,包括太子哥还有董海波他们全都到了,吃了个团圆饭,酒喝得也是畅快淋漓。

    喝到最后,几个女生都有些乏了,便回宿舍去了,刘莎莎也跟着王琳琳她们一起去了宿舍聊天。剩下一帮大老爷们接着喝。

    今天梁辰十分开心,不过却是滴酒未沾,望着一群兄弟,心底下说不出的成就感。无论有再多的钱,无论有再大的势,人两眼一闭,一切就都没有了,全都飞灰烟灭了。但有了一群兄弟之后就不同了,就算你死去了多年,也依旧会有人惦着你,念着你,逢年过节或是祭日,你的坟头也不会寂寥,总会有几瓶老酒,几盒香酒,还有几句碎碎的念叨。

    “我说凯哥,你家琳琳姐呢?怎么不见人了呢?”此时,张岩嬉皮笑脸地凑到了张凯身边,端着杯子笑嘻嘻地道。张凯的伤已经好利落了,再没什么大事,早已经在几天前就回到了这里,跟着董海波他们修改制定训练大纲,投入到了新人训练之中去了。

    这些日子,那些跟梁辰打天下的老班底们也一直没有闲着,在做好这边的事务性工作的同时,只要一有时间,便轮岗加紧投入到训练之中。

    原本一个个就是身体素质岗岗的学生,大部还都是练体育出身的,再加上个个脑袋瓜子都好使,训练起来也是不怕苦不累,取的效果自然也是事半功倍,张凯也时不时带着他们跟耿帅还有董海波他们的团队叫劲,居然也能弄个胜负三七开,着实是不容易了。要知道,那帮人的训练量可是要比他们大得太多了。

    此刻,张凯正满腹心事地喝着酒,听了张岩的话,没好气地应了一声,“我怎么知道?”

    “啊?凯哥,不会是跟琳姐闹别扭了吧?”张岩端着酒杯嘿嘿直笑道。

    “滚蛋。”张凯板着脸骂了一句道,不过张岩也不生气,教官就是这么一副脾气,除了跟辰哥能稍微好一点之外,见到其他人一概板着脸,不苟言笑的样子。

    正嬉皮笑脸地还想要打趣几句,一只大手拍上了他的肩膀,张岩一回头,赶紧站直了身体,喊了声“辰哥”。

    “呵呵,没事儿。我也来看看咱们的张凯张教官,今天晚上倒底是怎么了,这样闷闷不乐的。”梁辰笑着走了过来,坐在了张凯的身畔。

    “你说呢?”张凯看了他一眼,轻哼了一声道。

    “我不知道。”梁辰故意装糊涂。

    “你……”张凯刚想说什么,转头看了周围一眼,周围的兄弟立刻都知趣地走开了,包括高羽和李吉他们几个。

    张凯也没解释,只是盯着梁辰,压低了声音说道,“你难道不知道砥剑黑拳的凶险?还非得要这么跟他们打来打去的?值得吗?”

    “这是一次上位的机会,博成了,咱们就可以迎来真正大发展的春天。”梁辰淡淡一笑道。

    “可这是动辄生死要人命的事情,如果你真有什么不测,嫂子怎么办?这些兄弟怎么办?你难道没想过?”张凯死死地捏着酒杯,手背上都爆出了一条条青筋来,“更重要的是,我,欠不起你这个人情。”说到这里,张凯已经动了感情。

    “屁话!”梁辰立眉骂了一句,少有的发怒了,由于尽量压低了声音,周围人都没有听到,“这不仅仅是为了你,更是为了圆你父亲的一个梦,也是为我们朝阳赢得一个大发展的机会,换做你,你会不会去冒险一博?况且,我们是兄弟,只要为我的兄弟,无论做任何事情,我都不会有半点含糊,这是我该做的,我自己愿意做的,你又欠我个狗屁的人情?”梁辰骂道,他几乎没怎么骂过人,这还是头一次。

    “我替你去打。”张凯握着酒杯,豁地抬头望着他。

    “用不着。我意已决,如果你再敢拦我,别怪我翻脸不认你。”梁辰哼了一声,脸色缓和下来,转头向着四周望了一圈儿,突然间站起来清清嗓子,长喝了一声,“兄弟们,听我说一句,好不好?”

    “好……”一群兄弟们立马兴奋了,都端着酒杯围了过来,屏气凝息地听辰哥要跟他们讲什么。

    “今年是公历年的最后一天,可惜的是,你们凯哥的终身大事至今还没有解决。哦,或许这么说有些太严重了。换个说法吧,你们凯哥还没有正式拥有一个女朋友呢,至今在情感上还是一个处男,别说是生理上了,你们替不替他着急啊?”梁辰忍笑问道。

    “着急,哈哈……”一群兄弟哄堂大笑起来,张凯满头黑线,一张略有些发黑的脸膛早成了紫红色,“辰哥,你干什么?”他又羞又恼地道。

    梁辰也不理他,继续说下去,“今天晚上,大家伙儿就都帮你们凯哥圆了这个梦吧。我们一起去和他泡妞,助他一臂之力,好不好?”

    “好……”所有兄弟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一个两个嗷嗷地怪叫了起来,还有人在不停地打着口哨。

    “今天晚上都听我指挥,咱们朝阳人向来除了不做事,做事就要做最轰轰烈烈,做最好最优秀的,现在,去几个人,到周围的便利店买蜡烛,越多越好,咱们要给凯哥办一个最浪漫的求爱仪式!”梁辰大笑道。

    早有十几个兄弟扔下杯子便飞奔了出去,你争我抢的,生怕落了后似的。

    过了一会儿,每人都抱着好大的一捆蜡烛回来了,看那架势,几乎是将周围的所有便利店里的蜡烛都买光了,足足有五百六根。

    “走,我们出发。”梁辰一挥手,所有兄弟哄笑着,已经簇拥着他和手足无措的张凯出发了,直奔大学城而去。

    不多时,便已经来到了王琳琳宿舍楼的楼下。

    “都给我摆上,摆成两个大大的心型,中间再穿根丘比特的箭,打火点着,然让咱们伟大的凯哥站在这最浪漫的求爱蜡烛中,向着他最心爱的女孩子,喊一声,我爱你!”素来稳重的梁辰今天晚上居然带着大家伙儿一起发起癫狂来,大笑道。

    “你疯了吧?这里这么多人,我怎么喊出口?”张凯一张脸已经红透了,在梁辰身后低声急急地道,梁辰转头一看,这家伙居然脸上都已经满是汗珠子了。

    “爱就勇敢说出口,像你这样的闷口葫芦,什么时候是个头?”梁辰笑道。此刻,一群兄弟早已经把蜡排好,点着。今天晚上天公也是做美,居然少有地没刮风,几百枝蜡烛围成了两心一箭,静静地燃烧在操场上,远远望过去,说不出的静美。

    此刻,周围已经围过了不少的人,都远远地在一旁看热闹,王琳琳的宿舍楼上也早就黑压压探满了一排排兴奋的女生脑袋,叽叽喳喳地议论个不停,不知情的人都在猜测这倒底是哪个多情的男生以这么浪漫的方式在给女朋友传递爱的信息。

    此刻,楼上的王琳琳和刘莎莎几个人也正好奇地探下了头来,正看见操场上站着黑压压的一群棒小伙,还有那幕浪漫的美景。

    王琳琳一眼便看到了操场中间被人群拥在其中手足无措的张凯,眼眶登时就湿润了。

    “这个死木头,今天怎么开窍了?”王琳琳擦了擦眼睛,又是幸福又是感动地小声骂了一句。

    “呀,是凯哥,琳琳姐,你太有福气了,凯哥居然这么浪漫呀。”何晶“呀”的一声喊出来,艳羡不已地道。

    “哈,这个小凯呀,今天倒也开窍了嘛,不过,琳琳,咱可得矜持些,一定要他喊得声嘶力竭了才能下楼去。我当初就是一点也不矜持,太主动了,结果现在你们辰哥才一点儿都不珍惜我。”刘莎莎高兴地说道,不过最后一句却开始借题发挥了,旁边几个女孩子捂着嘴巴偷笑不停。

    “小凯,喊吧,‘我爱你’这三个字就是要在这个浪漫无比的时刻喊出来!我们支持你,爱要喊出来……”高羽几个人大笑着一劲儿地把张凯往前推,梁辰在一旁含笑袖手看热闹。

    “你们,你们杀了我吧……”张凯被推到蜡烛正中间去,急得都要跳脚了,回头骂道,要他这样的人把这句话喊出声来,那还不如杀了他算了。

    “喊出来,喊出来,喊出来……”一群兄弟们可不管他怎么想,都在那里高声笑道,一起起哄。

    周围看热闹的人一见到居然是师大一条龙梁辰手底下的兄弟要向女生求爱,太劲爆了,一群人也不知不觉地跟着扯嗓子叫了起来,“喊出来,喊出来,喊出来……”

    音浪一浪高过一浪,到最后简直都有些惊天动地了,张凯嘴巴张张合合,最后实在煎熬不过,闭着眼睛,不管一切,豁出去了,仰天大吼了一声,“王琳琳,我,我……卖……蜡……烛……”

    “哐哐哐哐哐……”周围一群兄弟仰天绝倒,我靠呀,这个凯哥,简直不要太有才了吧?

    楼上的王琳琳听得瞠目结舌,原本期待着幸福降临的她,顿时傻在了那里。

    “哈哈……”何晶和孙莹已经抱着肚子笑翻在宿舍的床上,捶着床已经直不起腰来了。

    “我的天,这个死小凯,不是找揍么?”刘莎莎听得又是吃惊又是好笑,却见到王琳琳已经气得一个高蹦了起来,转身便向着楼下直冲了过去。

    “哎,琳琳,琳琳,你给我回来,女孩子要矜持,你不能就这么下去呀。”刘莎莎一把没抓住,赶紧在她身后紧追过去。何晶和孙莹也意识到不好,以王琳琳的火爆脾气,张凯这一次算是把她得罪到底了,估计少了不了苦头吃,这一对欢喜冤家别再到下面直接上演一场徒手肉搏的火爆大戏,那可太跌份儿了。

    两个人也紧跟着往下追。

    可她们哪里追得上身手比男人还矫健的王琳琳,噔噔噔不到半分钟便已经跑下来了,远远地边从宿舍楼里往外奔边指着张凯大骂,“你个死人,死木头,不会浪漫就别学人家搞浪漫,搞完了浪漫就掉链子,还跟我嚷嚷卖蜡烛,我让你卖蜡烛,我让你卖蜡烛……”王琳琳边骂着,边奔了过来,上去伸手就打。

    她的动作何等之矫健,还没等其他的兄弟反应过来呢,她就已经奔到了张凯面前出手了。

    好在张凯反应极其迅速,一把便抓住了她的手,王琳琳气极,左拳随之跟上,一拳便打向他的心窝,却又被张凯牢牢抓在手里。

    “混蛋,你放开我。”王琳琳怒叫着,拼命地挣扎着,使脚乱踹,张凯也不说话,只是直直地盯着她的眼睛,“你个死木头,再敢看我,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王琳琳的泼辣悍劲儿彻底发作,怒咤着,尖叫着,可刚刚喊到这一声,张凯突然间便已经吻上了她的唇,这一刻,天为之旋,地为之转,王琳琳梦想中的一切,就在这一刻,突如其来地发生了。

    在无数蜡烛的围绕中,她怔在了那里,随后,眼泪也便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死木头,死木头……”她在心底狠狠地骂道,却是说不出的幸福和宁静,仿佛这一刻,整个世界只剩下了她和他两个人。

    此刻,刘莎莎的手机突然间响了起来,正看得有些发痴感动的刘莎莎慌忙拿出手机一看,却是梁辰发来的一条短信,上面写着,“莎莎,我爱你!”

    再抬头时,却哪里能找得到梁辰的身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