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艇网小说目录

都市强少 第333章 :奇谋

时间:2018-10-12作者:舞若小说网

    :

    尽管包面外房很吵,卫生间外受过专业训练的保镖也敏锐地听到了里面的动静,一下打开了门了,枪都已经拔了出来,低垂向地面,子弹也已经上了膛。

    “吗的,你们干什么?吓得老子几乎要尿到裤子上了。”宁少回过头来怒骂道,边骂边提上了裤子。

    “对不起,宁少,我们刚才在外面听到了异样的声响,害怕您有闪失。”那个保镖眼里闪过一丝怨怒,忍气吞声地道。这个宁少向来骄横跋扈,对待手下从来都是粗鲁蛮横,根本没有任何道理可讲,如果不是看在宁少的权势与钱的份上,恐怕没有几个人甘愿给他当这种受气的孙子。

    “滚开,一群没用的东西,该出现的时候不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瞎他吗的出现。老子上个厕所你紧张个毛?”宁少系上了皮带,歪歪斜斜地走了出来,劈手就给了保镖一个耳光。那个保镖咬了咬牙,退到了一旁去,另外两个保镖转过了头去,不想再看。

    “宁少,快过来唱歌嘛……”那两个美丽妖娆的女孩子欺身过来,又要往他的身上缠,却被宁少一脚一个踢到了一边去,“都给老子滚,吗的,老子现在突然间就心情不好,很不爽。那个该死的王八蛋,要不是他,老子能被禁足这么长时间?以后还要东躲西藏,吗的,滚,全都给老子滚,谁都不许跟过来!”宁少狂怒地大骂道,歪歪斜斜地往外走。

    两个女孩子伏在地上不敢动,几个保镖也相互间望了一眼,不敢靠这个喜怒无常的宁少太近,只敢远远地跟着。

    “宁少,你喝多了,我们回家吧。这么晚,在外面不安全的。”此刻,那个管家模样的中年人走了过来,皱着眉头扶着宁少说道。

    “用不着你扶我,我还没七老八十呢,自己会走路。”宁少挥臂打开了他的手,怒哼了一声,已经跌跌撞撞地下了楼去。

    那个中年人深吸了口气,眼里闪过了一丝怒意,却强自压抑了下来,只是带着几个保镖走在后面,今天宁少的态度实在太恶劣了,就算心情再怎样不好,也不能如此拿手下的人不当人,实在太不象话了。一群人心底下有气,虽然碍于职责不得不保护他,但谁也不想靠他太近,要不然的话,再挨一顿骂徒惹晦气就犯不上了。

    前面的宁少走得很快,转眼间已经拐过了走廊,等后面的几个人走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直接下了楼,推开玻璃,直奔停车场而去。

    “都上车,安全护送宁少回家。”那个中年人叹了口气,挥挥手道,几个保镖已经走了出去,就看见宁少已经推开了守在外面的保镖,直接上了自己的那辆布加迪·威龙,车灯亮起,两台lockheedmartinf-104战斗机用的涡轮喷射引擎嗷的一声咆哮起来,整个车身震颤了一下,疯狂地驶出了停车场,一路绝尘而去。

    旁边的那些保镖想拦根本就拦不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车子已经冲上了大街,飞驰而走。

    “快,都上车,追上宁少,不能让他这么由着性子酒后驾车,会出危险的。”那个中年人吃了一惊,心道宁少今天也太任性了,边在心底下抱怨,边吩咐手下人一齐上车,在后面追赶而去。

    可此时已经是深刻十二多钟了,大街上车流量早已经稀少起来,原本华京的大路基本上都是六车道设计,此刻车子稀少的情况下,时速能达到432公里的布加迪·威龙发起了威来,那基本上无车可挡。

    一路疯狂咆哮,从零加速到一百公里只需要6秒钟的跑车一上路就开始向前狂奔,短短的十几秒内速度就已经飙到了一百公里以上,后面的几辆陆虎哪里是它的对手,只几下就已经被甩到了连车尾灯都看不到的程度。

    “快,快,给我加速,追上宁少,他真是喝多了,这么开车,简直就是在找死。”那个中年人急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向着身旁的下属狂吼道。他开始后悔,早知道这样拼死也不应该带宁少出来,就算带他出来也不应该让他自己开车,现在宁少如果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恐怕自己也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头儿,宁少的那辆车子可是布加迪·威龙啊,搭载的是两台战斗机的引擎,咱们这陆虎哪跟得上啊?”开车的那个保镖哭丧着脸道,脚都快踩到油箱里去了,也跟不上人家那辆被喻为世界上速度最快的超豪华跑车。两三分钟下来,连前面的车影都看不着了,根本不知道宁少去哪里了。这车子实在是太快了。

    幸好车子里装有全球定位跟踪导航仪,就是为了监视宁少这辆无人能及的跑车的,打开了跟踪导航仪,终于看到了一个小红点儿,正过了古钟楼,沿着七达岭大道一直向前,往前开去。

    再前方,就是号称华京秋名山的小凉山。那里的山道九曲十八弯,错综复杂,一路环绕而去,如果一个不小心跌下山去,那可就是万劫不复了。

    后而后几辆陆虎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在追赶,但实在追不上,前面的车子速度暴快,转眼间就已经上了小凉山,依旧车速不减。

    “给我打开车内通讯器。”那个中年人满额的冷汗哗哗地往下淌,暴吼道。旁边的保镖已经打开了通讯器,“宁少,宁少,我是燕飞,请您停下来,您这样开车太危险了!”燕飞狂吼道,可车子里却是一片重金属音乐的声音,还夹杂着宁少的大笑声,“爽,他吗的好爽啊,哈哈……”

    突然间,就听见宁少一声狂吼,随后,就是“轰”然一声大响,车内传来了一阵“稀哩哗啦”的声音。再然后,又是一声巨响,接下来,一切陷入了寂静,追踪导航仪上的那个不断闪烁的小红点终于停顿了下来,安静了。

    “宁少,宁少,您怎么了?请报告情况!”燕飞狂吼着,通讯器几乎都要被捏碎了,可是那边却是一片嘶嘶啦啦的电流响起,根本什么都听不到了。

    旁边的保镖也骇然怔住了,握着方向盘的手不自觉地颤抖起来,“头儿,宁少他,会不会,撞车了?”他有些不敢想像。

    那么快的速度,如果一旦撞车,后果不堪设想。

    “别他吗的废话,快开车!”燕飞将通讯器摔了个稀巴烂,狂吼道,一颗心早已经跌下了万古深渊。

    站在小凉山第二个弯道上,望着下方熊熊燃起的一团火球,燕飞心凉如水,他知道,一切都完了,这种情况,宁少如果不死的话,那他就是神仙了。

    不过,他还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让下面的人去找,要是万一宁少当时被甩出去挂在哪棵树上侥幸大难不死呢?

    不过愿望是丰满的,现实是骨感的,他的所有希望都在宁少被烧焦的残骸被拖出车子的时候,尽化为泡影。

    站在遥远的山顶上,梁辰望着眼前的这一切,悠悠一声长叹,一条罪恶的生命就这样结束了。

    身旁的秋林发出了一阵阵似哭似笑的悲声,听上去像独狼啸月,又像是夜枭啼悲,说不出的凄然,闻者心碎。

    “千媚,千媚,我终于替你报仇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秋林蓦然间伸出双臂向着月亮狂笑起来,嘴里狂吼着,连续不停地狂吼着,像是要把满腔的怒与恨,尽数在这一刻发泄出去!

    旁边的那个“赵培宁”,缩着身子,有些恐惧地望着眼前两个人,哆嗦着,颤着声道,“辰,辰哥,我,可以,走了吗?”

    一直关注着秋林的梁辰回过头望了他一眼,淡淡地一笑,“可以!”话刚说完,出手如电,一掌便劈在了他的颈根儿,“赵培宁”吭也没吭一声,便已经倒在了地上,晕了过去。

    此刻,如疯魔了一般的秋林才缓过了神来,停止了哭笑,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梁辰,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恐怕我这一辈子都要在切齿中度过,却无法为千媚报仇雪恨了!”

    “呵呵,何必说谢呢?我们是朋友!”梁辰笑笑道。

    “好,我先把他处理掉。”秋林点了点头,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针管,针管里满是绿色的液体,一看就是剧毒药物。

    “算了,留着他吧。今天晚上如果不是他,或许你也不能如此轻易地报仇了。说起来,这个家伙无论是长相还是演技,都是一流,居然真的骗过了那些保镖,成功跑到了这里来,给我们留足了时间,把真正的赵培宁塞进车里去,制造了一起酒驾车祸冲下悬崖的现场了。”梁辰伸手一拦秋林,叹息了一声说道。

    如非得已,他真的不想杀人,亦或是见证着一条生命的消逝。

    不过说起来,这个假赵培宁今晚还真是立了一大功。就在赵培宁上厕所的时候,梁辰借机把真的赵培宁抓走,换上了这个假冒的赵培宁,来了一场狸猫换太子。而后这个假赵培宁开车一路飙到了小凉山,随后,梁辰又把真的赵培宁塞了进去,抹去了现场所有的脚印,再制造了一起酒驾车祸的现场,真正的赵培宁,死无可死了,恐怕就算是神仙来查,只要知悉内幕的不爆料,就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事情的真相,而只是认为,这只不过是赵培宁耍脾气酒驾之后的一场意外罢了。

    当然,这个假的赵培宁相似度足以乱真的长相与模枋能力,也同样是这奇谋之中最重要的一环。如果不是他骗过了那些保镖的眼睛,还有他的配合,恐怕这个计划也要随之流产了。

    “那你想怎么处理他?”秋林望着这个假的赵培宁皱眉问道,实在有些厌恶。这家伙简直跟赵培宁长得太像了,让他一看见这小子就不由自主地想干掉他。

    “只要不杀他就可以了。毕竟也是一条生命,也没有犯过什么滔天的大罪,只不过走错了路而已。或许,你可以有办法让他失去以前的记忆,重新给他一个人生,也未尝不可。”梁辰呵呵一笑道。

    “梁辰,你这是妇人之仁。仁慈过份,便是对自己的残忍。搞不好,这小子以后会成为一个祸根的。”秋林还有些不甘心。

    “我相信你。”梁辰从他手里拿过了那个针管,扔到了一旁去。

    “好吧,那就如你所愿。我会让他失去现有的记忆,成为一个没过去的人。”秋林摇头叹息了一声,将他塞进了车子的后备箱里,准备处理掉他。

    “梁辰,你是我这辈子唯一的朋友,你今天为我所做的一切,来日我十倍百倍以报。不多说了,我要赶飞机飞回马尔代夫去了,免得赵家的人又怀疑到我的头上。”秋林甩下一句话,头也不回地坐进了车子里,飞驰而去了。

    他确实是今天早晨的航班去往马尔代夫的,但中途下机却通过秘密渠道高速返回。做戏要做做足,既然已经报了这深仇大恨,自然也要继续回去,无论是真想度假还是掩人耳目,他现在都需要赶回马尔代夫去了。至于怎么回去,他自有办法,反正不会引起任何人的怀疑就是了。

    梁辰呵呵一笑,竖起了衣领,坐进了一辆奔驰600之中,启着了车子,扬长而去了。那辆车子是秋林为他准备代步的。对于秋林来说,这辆百多万的车子甚至都不如孩子的玩具。

    第二天一早,梁辰便和刘莎莎坐上飞往江城的飞机,一路飞回去了。路途太远了,开车回去不算太安全,两个人还是选择了坐飞机。

    回到江城时,江城已经下起了漫天大雪,北国的江城银妆素裹,一片银白,好一派冬日风光。

    “辰哥,嫂子,在这儿呢,这儿。”两个人拖着行李箱刚走出大厅,便听见远处的喊声,循声望过去,两个人登时吓了一大跳,好家伙,远处黑压压的一片人,足足近百号,清一水龙精虎猛的年轻汉子,个个身着黑西装,扎着领带,跟接见外宾似的,很正式的样子。这些也都是最初跟着梁辰打天下的那些核心骨干死忠班底了。
小说推荐